刚刚更新: 〔冥婚暗宠:冥帝大〕〔买一送二:霸道爹〕〔最强透视狂兵〕〔透视小神农〕〔重生异能萌妻:项〕〔景秀田园:美食农〕〔腹黑魔帝绝宠天材〕〔末日微尘〕〔输出之神〕〔崛起从挽明开始〕〔草根霸图〕〔回到明朝当学霸〕〔荣耀王者之无敌召〕〔光头武僧在都市〕〔白夜宠物店〕〔一世神游〕〔香里〕〔谪仙重生修真〕〔乱入的鬼怪美剧世〕〔华裳素颜为谁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四十章 元魂到位
    钟楼里面的村民们不知道怎么回事,都跑了出来,边跑边喊:“怎么了?怎么了?”

    我坐在地上抱着马晓翠的尸体,悲痛欲绝,而村民们看到眼前的情景,也都为之震惊,一个个脸色都吓的煞白,急忙追问:“大师,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低头看了看马晓翠已经失去了血色的面目,那个匕首还深深的在喉咙处插着,阵阵血液流淌着……

    我没有抬头,抬起微微颤抖的手去握住匕首,然后一用力,“噗”的一声,匕首被我拔了出来,匕首出来的一刹那血浆喷涌,我看着那慢慢变小的血浆注,深沉的说:“马晓翠自杀了,她要为马村长报仇,自己穿来了一身红衣,要变成十分可怕的逆亡魂!”说到这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回头看了看站前我周围的村民们,然后眼神停在了墩子身上,看着墩子一字一顿的说道:“然后来杀你们全村人!!”

    墩子被我冰冷的眼神看着,瞬间脸色惨白。

    当我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墩子“扑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大哭道:“马嫂,是我胆小,我不是人!我不该丢掉马村长自己跑了,你杀了我吧!呜呜~!~~”

    周围的村民看见墩子的动作都楞了一下,紧接着当时在钟楼里跑的壮年们也都纷纷跪了下去,学着墩子哭喊着,其他的村民也都纷纷低下了头。

    我缓了缓内心激动的心情,抬头看了看天空,然后慢慢的放下了马晓翠的尸体,站起身说道:“你们把马晓翠和马村长的尸体都搬到他住的地方,做两口上好的棺材,备足纸钱,我明天晚上天黑之前回来帮他俩超度!”说完我捡起地上的七星剑和行囊起身就走……

    “大师!”身后传来了异口同声村民的呼喊。

    我回头看了看,用手指了指墩子,说:“你跟我走,带我回到仙灵观!至于尸体,我看了下天象,今晚月不满,没事!放心抬吧!”顿了一下又说:“记住我说的!两口好棺材,备足!!纸钱!!”

    “一定一定!”

    “放心吧大师!”

    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回答着,而墩子却犹犹豫豫的走到了我的身旁,抹着眼泪不说话。

    我没有太多语言,也没有看墩子,目视前方的说了句:“带路!!”

    墩子没有回答,默不作声的在我前面走着……

    而我,在后面也同样默不作声的跟着……

    一路无话……

    我满脑子都在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切,机械式的跟着墩子的身后走着,直到前面墩子停了下来,说了句:“到了!大师!”我才抬眼看了看,的确是我熟悉的建筑物,门前的匾上写着“仙灵观”三个字。

    墩子低着头没有看我,说道:“我走了大师!谢谢你!马嫂和马大哥要来找我寻仇,我一定把命赔给他们!”说完转身就跑了……

    我摇了摇头,叹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唉!!!”发生这样的事,我心里是最难受的,眼睁睁的看着两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流走了。

    唉!我一边叹息,一边走到了仙灵观的门口……

    “咚咚咚”我轻轻的敲了三下门,然后静静的等待着。

    没多久,门“吱”的一声被打开了,里面熟悉的老者走了出来,深沉的说了句:“事儿办妥了?”

    我点了下头,没有答话。

    老者狐疑的看了看我,问道:“怎么?出了什么岔子?”

    我又点了下头,还是没有答话。

    老者思索了一下,然后转身走了进去,留下了一句:“进来说!”

    我默默的走了进去……

    院子里还是老样子,没有什么变化……

    我随手关上门,看见老者进了柱子所在的房子,也跟了进去。

    到了屋子里,老者在炕上看着柱子的身体,悠悠的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我看见柱子的身体才想起来元魂的事儿,就赶紧从行囊里拿出了盒子,说:“元魂在这个盒子里,麻烦道长先救我兄弟吧!”说完,我将盒子放在了炕沿上。

    老者拿起了盒子,在手中摆弄了一番,然后又放下了盒子,起身站起来说:“你先闪到一边,我要作法了!”

    我“哦”了一声,赶紧走到了墙角,看着老者。

    只见老者将柱子的身体挪了挪位置,放到了炕的中间,然后在三面墙上分别挂上了三面镜子,而镜子是冲着柱子身体的方向,而后老者继续在门口的这面墙上挂了一面镜子,冲着柱子的脑袋。

    “道……”我刚想插嘴问,被老者的一个眼神吓得憋了回去,没办法,只能看着了。

    接着老者拿出了佛尘,在柱子身上掸了掸,掸完以后从拂袖里抻出一条长长的绳子,是金黄色的,绳子的一段缠在了柱子的额头上,然后用佛尘的末端在纸质窗户上捅出了一个洞,把另一端伸出洞外,露在窗户外面。

    紧接着老者把盒子放在了柱子丹田的位置,放完以后走到了地上,在柱子头对着的位置盘膝而坐,双目紧闭,佛尘就放在了膝盖上……

    嘴里振振有词的念叨着我听不懂的话……

    不是中国话,能是外文?不可能啊,这外文我都不懂,那柱子种一辈子地了,能听懂?那这老者念给神仙听的?还是念给阎罗王听的?我还是胡思乱想起来……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那金灿灿的绳子动了,微微颤抖,我看着颤动的绳子,心里担心:这拴在柱子额头的绳子不得掉了呀?但刚才老者的意思明显是只能看不能言语,所以我也只能瞪大眼睛看着了。

    不一会儿,从那装着元魂的盒子里轻轻的冒出了白雾,白雾一点点的升腾,升到了绳子的高度,然后缠绕这绳子向柱子头颅的放向缓慢的移动了起来……

    我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惊得下巴都快掉了下去。

    我眼睁睁的看着白雾一点点的接近柱子,而老者还在双目紧闭的念着不知名的语言。

    “到了到了!”我心里暗暗的叫道,心情也随之紧张了起来,心脏仿佛都要跳了出来,难道,柱子就要活了?想到这,我真是万分的激动,双手紧紧的握着,握的手上骨骼都“咔咔”作响。

    待白雾到达柱子额头绳子的时候,瞬间从柱子的额头铺满了整个柱子的身躯,现在我已经看不到柱子了,他完全被白雾所笼罩着。

    正当我聚精会神的看着眼前的种种不可思议的时候,老者的声音响了起来:“走吧!我们先出去,能不能活就看你兄弟的造化了!”

    老者的一番话我有些没听明白,心道:你不是让我收集来元魂就可以救柱子吗?现在又说能不能活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你他娘的逗老子呢??

    老者也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站起身来,抬手值了下门外,说:“出去说!”

    我也只能无奈的走了出去……

    走到了院子的石凳上坐了下去,回头看着老者把柱子的房门关了起来,然后也走到了我对面的石凳上坐了下来,捋了捋银白色的胡子,轻声说道:“这元魂已经在融入你朋友的身体了,现在就是时间的问题了,我们只有等了!”

    我还是没明白老者的意思,摇了摇头问道:“这元魂已经找来了,怎么我兄弟还得看自己造化??”

    “元魂是找来了,可能不能吸收得看元魂,也得看你朋友本身!”老者淡淡的说着。

    “什么意思?”我越听越糊涂了。

    老者叹了口气,放下佛尘,说道:“元魂乃七魂之首,是一个有着思维的魂体,就像我们人一样,打个比方吧,让你跟母猪结婚,你愿意吗?”

    “我当然不愿意,那也不是一个品种啊!”我反驳道。

    “对啊!所以元魂也有不愿意的时候!”

    我继续反驳的说:“那他俩是是一个品种啊,都是人!怎么能不愿意呢?你要是说拿一头母猪的元魂给柱子,别说元魂了,柱子也不能愿意啊!”

    老者无奈的笑了笑,然后解释道:“我打的是比方,那在比方,你愿意不愿娶一个翻蹄亮掌、龇嘴獠牙、满脸痦子、身高一米二,屁股占一半的女人?”

    我靠!!你也太狠了吧?这世上还有这女人?我惊讶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老者见我没说话,继续追问着:“你就说愿意不愿意!!”

    “当然不愿意啊!虽然我至今还是光混,但我……”

    “你的光辉历史我没兴趣了解,我是打比方给你!”老者直接打断了我的话,继续问:“现在懂了吗?”

    我挠了挠头,有点云里雾里,狐疑的问着:“那我抓那个鬼魂的时候,看着还行啊!柱子应该能同意啊!”

    “我靠!你别问我了,你的智商没救了!”老者拍了下石桌,连连摆手。

    我回想了老者所说的前几句话,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说道:“我好想明白点了,也就说得看那个女鬼的元魂能不能相中柱子,还要看柱子能不能相中那个女鬼,对不?”问完,我赶紧盯着老者,期待着老者的肯定。

    老者微微的点了点头,说:“你就当是这么回事吧!”

    我一听老者肯定了我的猜测,立马来了精神,凑到老者面前,问道:“那道长,我是不是应该去抓个漂亮一点儿的女鬼元魂?这个钟楼女鬼的元魂柱子不一定能相中,嘴老大了!”

    老者翻了翻白眼,一字一顿的说:“现!在!开!始!你!别!说!话!”

    我撇了撇嘴,无奈的望着柱子的房门,期待奇迹的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亿万甜婚:老公,〕〔幸得相爱,陆少深〕〔农家小辣妻〕〔爱上阴间小娇妻〕〔顾轻舟司行霈〕〔权路迷局〕〔山村透视兵王〕〔桃运小农民〕〔肉欲娇宠[H 甜宠 〕〔妖孽王爷绝宠狂妄〕〔甜婚第一宠:总裁〕〔论总受如何正确护〕〔独宠101次:总裁深〕〔重生国民男神:九〕〔原来爱情回来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