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杂货〕〔精灵之捕虫少年〕〔灵谲〕〔欧皇的无限之旅〕〔医妃在上:鬼帝请〕〔坟地小保安〕〔阴婚撩人〕〔肆虐次元的无限剑〕〔狐嫁女(银花火树〕〔永生者的角色扮演〕〔乱世王者〕〔阴司交易〕〔位面键盘〕〔混在女武神里的钢〕〔无限巫道求索〕〔恐慌世界〕〔变身大小姐的混世〕〔死亡拼车群〕〔暗影熊提伯斯的位〕〔末世穿越之书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三十五章 钟楼抓鬼(一)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到有人轻轻的推我,意识恢复以后,我听到的是马村长的声音,轻声的在呼唤我:“大师,醒醒了,十一点了,我们是不是该出发了?”

    我缓缓的睁开眼睛,看见村长正看着我,还在一边轻轻推我的胳膊,一边轻声的呼唤着:“醒醒,大师!”

    “嗯……”我轻呼了一声,随口问了道:“几点了?”

    “十一点了,大师,你看……我们是不是……?”马村长见我睁开眼睛,停止了手里的推搡动作,坐到了炕沿上。

    我刚起身,就感觉脑袋“嗡”的一声,“啪”的一下,我又倒在了炕上,顿时感觉屋子在昏天暗地的转着,并伴着头痛难忍,胃里也再翻江倒海,喉咙里、食道里火辣辣的疼……

    马村长看到我的反应,立马问道:“是不是头痛?”

    我强忍着点了点头。

    “那是喝上头了,我去给你弄碗水,喝点缓解一下!”说完,马村长就起身走进了东门的厨房。

    我用手揉了揉太阳穴,这种感觉实在是难受,我尝试着起身,顿时又是一阵天旋地转,我用手捂着脑袋,闭着眼睛,强忍着一点点的坐了起来……

    “水来了,水来了……”东门被推开,马村长的声音从那个方向出来。

    我睁开眼睛看了看,还是天旋地转,我又赶紧闭上眼睛……

    “头晕吧?来,快喝点水清醒一下!”马村长的声音在我旁边响起……

    我抬手去接,马村长把碗递到了我的手里……

    我闭着眼睛将碗送到嘴里,“咕嘟”的喝了一大口,“噗!~~~”一阵阵醋味在我口腔里回荡,那感觉……

    “这是什么啊?”我被惊醒的睁开眼睛看着马村长。

    马村长嘿嘿的一笑,说:“头晕好点了吧?”

    经他这么一说,天旋地转的感觉还真没有了,我用手抹了一下嘴,追问道:“这水里有醋啊?这么酸?”

    “醋!一半醋一半水,可以醒酒的,这土方法才管用呢,我们用了好几十年了,一喝多了就喝醋。”马村长嘿嘿的边笑边说。

    我嘬了嘬嘴,真是酸爽啊,可能是因为醋的酸刺激了我的脑神经,现在看东西确实没有天旋地转的感觉了,胃里的翻江倒海也好多了,我又端起碗“咕嘟咕嘟”的全都喝了。

    “你靠在墙上休息一会儿,我先去集合大家!”马村长说完,扶我靠墙,然后便走了出去……

    我能明显的感觉到我各个器官的难受感在日渐消退,这醋真是有效啊,我心里赞叹着。

    过了一会儿,门被推开了……

    马村长走了进来,问道:“怎么样了?大师,好点了吗?”

    “好多了!”我回答道,然后起身站了起来,说:“人不用去太多,有几样东西得替我准备一下!”

    马村长见我站了起来,立马过来扶我,说:“能行吗?现在?要不在歇会?时间还早……”

    我晃了晃脑袋,天旋地转的感觉已经完全消失了,我吸了口气说:“没事儿了,你去让人准备只大公鸡和大黑狗,再备好刀子,随时准备杀鸡和狗!”

    “好!好!我这就去!”马村长闻言后立马走了出去,并关上了门,关门前嘱咐道:“大师,你再休息会!”

    “去吧!我没事儿了!”说着没事,但是还是感觉有些不舒服,马村长离开以后我又坐回了炕上,背靠着墙,闭目养神起来……

    昏昏沉沉的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再次被推开……

    我睁开眼睛,看见马村长再次走了进来,走到了我的身旁关切的问道:“感觉怎么样了?大师!”

    我沉沉的吐出了两口浊气,然后站起身问道:“我让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吗?”

    “备好了,备好了!”马村长立马应答着。

    我抬了抬手,拾起炕边上的七星剑和我的行囊,迈步走向屋门:“走吧!出发!”

    “好!”马村长应了一句就小跑到我的前面,开了屋门……

    外面聚集着十来个壮年汉子,手里有拿火把的,有拿手电筒,都一言不发的在注视着我这里……

    我看了看他们,歪头问马村长:“这……怎么还有拿火把的?”

    “大师,您不知道,咱们这地方穷,手电筒就四个!嘿嘿”马村长解释道。

    “哦!”我点头应了一声,然后继续说道:“留下六个,其余的让他们散了吧!”

    “这……能行吗?”马村长狐疑的看着我。

    我揉了揉还在隐隐作痛的胃部,然后说:“能行,带好我让带的东西!”

    马村长迟疑了一下,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着壮年们喊道:“留下拿手电的四个,再留下两个个,那个……”马村长伸头看着壮年们,扫视了一圈说道:“马立生,马大壮,你俩留下,剩下的都散了吧,回家锁好门窗!”

    壮年们默不作声的都散开了,只剩下了拿着手电的四个,还有刚才被点名的两个站在原地看着我和马村长。

    马村长看了看我,然后看了看手里的表,问道:“现在十一点半,出发吗?”

    我没有迟疑的点了下头,说道:“带路吧!”

    马村长听后,对着壮年们大喊了一句:“走!出发!跟大师捉鬼去!”然后带头走向了西面,我也跟着村长后面走着……

    一路无语……

    我看见了不远处的钟楼,这次是我近距离看见这座古老的建筑,这个建筑是一个典型的筒子型,直上直下,四周五米左右的距离没有其他任何建筑物,离这个钟楼最近的房子也在五米开外,而且那些房子都没有亮着灯,不知道是无人居住,还是关灯睡觉了,这个钟楼的外观是水泥墙,从上到下都是灰黄色,在一楼的位置有一个门,是红色的木质门,门上挂着一个古旧有些生锈的锁,门也是有些褪色,再往上看就只有一个白色的大钟表盘挂在楼上,正在“咔哒咔哒”的走着,指针在移动着,背面的白色表盘也由于岁月的原因,出现了褪色的情况,而表盘的数字仍然全都是一、二、三……十二,我在往上看了看,这次看清了那个细长细长插在房顶上的针,它确实是一个真,由粗变细,长长的指向天空,至于干嘛的……我现在还看不出来……

    我们一行人走到了木质门的门口,停下脚步以后,马村长回头问我:“大师,现在进去吗?”

    我摇了摇头,从手里取出罗盘,问了句:“这周围为什么没有其他的房子?远处的房子怎么都是黑着灯的?”问完便在这个钟楼周围走了起来,一边走,一边观察着罗盘的情况……

    马村长命令了一声:“都在这等着!”然后就跟在了我的身后说:“这周围为什么没有房子……这个我真不知道,远处的房子都怕这鬼哭声,早早就睡了!”

    我“哦”了一声,眼睛没有离开手里的罗盘,目前的罗盘没有任何变化,指针一动未动,我走了一圈发现这个钟楼只有前面的一扇木质门,并没有其他出口,长约十米左右,宽约十米左右,正方形,前后左右通体的水泥墙,都是灰黄色,后面和左右两面再无任何其他窗户或突出物……

    当我走在钟楼东面墙大概中间位置的时候,罗盘的指针突然动了一下,指向了灰黄色的水泥墙,我心里一惊,抬头看向水泥墙……

    我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会儿,这面墙没有任何异常啊,我伸手又摸了摸,“嘶!~”刚触碰到墙面我就立马缩了回来,冰凉无比,这大夏天的,墙就算不热,也应该是温的,肯定不会是冰凉的,我低头看了看罗盘,指针还是坚定的指着墙面……

    马村长也观察到了我的异常,轻声的问:“大师,怎么了?这墙……”说到这,马村长也伸手摸了摸,刚一触碰也是瞬间收回了手,惊讶的问我:“怎么这么凉?”

    “我现在还不知道,但这面墙肯定是有问题的,你们平时没碰过吗?”我一边仔细的观察着水泥墙,一边问着。

    马村长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没……没碰过啊,这钟楼都很少有人来的,这几天出事儿了,更没人接近了!”

    我再次伸手贴住墙面,感受着手掌传来冰冷刺骨的寒意,没一会儿,我就收了回来,因为这墙实在是寒气入骨!

    我抬头看看了天上的月亮,叹息道:“满月,大凶啊!”然后看向马村长问道:“这月亮这几天都是这么圆吗?”

    “嗯……”马村长沉思了一会儿,说:“好像是,没注意过,反正昨天是圆的,前天……就真忘记了!大师,这月亮圆怎么了?”

    “月亮圆,就说明这个鬼很凶!”阴法的事,对于一个门外汉来说,现在哪有时间解释,只能这么应和一下。

    马村长“哦”了一声,然后又问道:“大师,现在怎么办?快十二点了!”

    我伸手在行囊里拿出一张符,写了一张镇魂符,然后尝试的贴了上去,符纸刚一触碰墙面,“唰”的一声就瞬燃了!

    我看着燃尽的符纸,叹了一声:“唉!这鬼真是怨气极重!”心想:怪不得黑白无常不来抓她回阴间,恐怕就连黑白无常也不是她的对手……

    马村长惊讶的轻声问道:“怨气极重是什么意思啊,再有这么……么冷的墙,能把这纸烧着了???再说!这也没有火种啊!!怎么回事?大师!”

    我懒得跟他解释,解释他也听不懂,我还得花费一番口舌,我只是淡淡的回了句:“阴事,不要问!看可以!不要说话!”

    马村长显然被我的严肃惊到了,立马重重的点头,没有再说话。

    我思索了一会儿,心想:现在没有必要研究这面墙了,因为我还没有见到女鬼,这墙肯定跟这个女鬼有关系,先见到女鬼再说吧!

    我收回思绪,抬腿走向钟楼的正面,一边走,一边跟村长说:“你也告诉他们,无论见到什么,都不要说话!也不能大声尖叫,明白吗?如果谁觉得不行,现在就让他回家,人命关天!!”

    马村长连连点头,没有说话,听过以后小跑的超过我,跑向了那些壮年。

    我站在木质门的门口,一边等着马村长嘱咐,一边思索着这应该是个什么鬼?该怎么降服?一定要拿到这个鬼的元魂!!

    正在我思索的时候,马村长小跑到我面前,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轻声的问:“都嘱咐好了?”

    马村长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我握了握手里的七星剑,说:“开门,我们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亿万甜婚:老公,〕〔幸得相爱,陆少深〕〔农家小辣妻〕〔爱上阴间小娇妻〕〔顾轻舟司行霈〕〔权路迷局〕〔桃运小农民〕〔肉欲娇宠[H 甜宠 〕〔妖孽王爷绝宠狂妄〕〔甜婚第一宠:总裁〕〔山村透视兵王〕〔论总受如何正确护〕〔独宠101次:总裁深〕〔重生国民男神:九〕〔原来爱情回来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