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配〕〔仙尊大人你别跑〕〔剃阴头〕〔绝代神主〕〔美女总裁的特种高〕〔重生之秦帝归来〕〔医路风云〕〔拜师之极品美女〕〔夺魄令〕〔超品仙医〕〔许你一场繁花似锦〕〔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蒙婚过关:专属妖〕〔至尊剑皇〕〔民国小妖女〕〔偷心教师〕〔天圣兽尊〕〔大宋武英传〕〔一笙有喜〕〔太古重生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十四章 征程狮驼山(三)
    就在我即将贴近那张脸的时候,突然那张令人无比恐惧的脸,突然后退,然后肆意的大叫起来……

    我莫名所以,然后看见那张脸迅速的消失,但我透过火车厕所的玻璃看到我的额头再次出现了那个神秘的印记。

    随着那个头颅的消失,周围的空气也恢复了以往的温度,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咚咚咚!里面的人快点啊,等不及了,都排队了!”

    哼!还骗老子说不怕这印记了!不过这个印记能保我几次,我真的不知道,万一哪一次不灵了或者那个邪魔王不怕了,那我不就死翘翘了?唉,想到这,我摇了摇头,打开厕所门出去了……

    出去的时候周围的人还在埋怨着:“这人时间也太长了吧?”其他的人还在附和着:“就是就是,没有文化!”

    他娘的上个厕所跟有没有文化有关系吗?懒得理你们,我没有理会他们,直接回到了硬卧上。

    回到硬卧上以后柱子抬头看看我,想说什么,然后又没说,我也假装没看见,倒在硬卧上双眼紧闭,回想着刚才的一幕……

    刚才真是很险,如果没有这护身的印记,恐怕我早就命归西天了,这样也不是办法,虽然这印记对于邪魔王来说还是比较有效的,但不可能总有效,邪魔王也说过,要不是钟馗废除她八成的功力,这印记对她来说可以当做不存在,看来我得赶紧找到狮驼山的道观,找到这位仙乙真人,他肯定有办法对付这个邪魔王。

    算了,算了,不想了,突然我有了一些倦意,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等我再次醒来,是柱子把我叫醒的,柱子一边推着我,一边说道:“文华,醒醒了,到西宁了,我们到站了!”

    我听到后面的话才知道,我们到西宁了,于是我睁开眼睛,缓了缓,坐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对柱子说:“到了啊!那我们下车吧!还要继续换乘去玉林的呢!”

    我们俩个收拾好行囊,然后又在西宁火车站坐上了去玉林的火车,虽然都是硬卧票,可以睡觉,但是也特别乏累,又经过了一天的折腾,我们到达了目的地:玉林!

    我提议先找了个招待所住下,休息一天,毕竟旅途劳累,柱子爽快的同意了!可能因为他也比较乏累。

    休息过后,我们在玉林打听了怎么去通天河,得知要先做客车到石门县,然后在当地要花钱坐农用车才可以到达通天河……

    我们按照上面的办法,首先到达了石门县,在石门县过夜以后,第二天一早就坐着农用车,一路颠簸的奔着通天河……

    期间我一直在打听这狮驼山的消息,可让我奇怪的是,当地人根本就没有听说过狮驼山这么个地方,也没有这么个山,狮驼村,狮驼县,狮驼市统统没有,不会是那个神秘人记错了吧?

    我呆着一路的疑问,终于见到了通天河……

    第一眼看见通天河就被它气势磅礴的汹涌河水所震撼到,毕竟这里是长江的源头,宽大的河床,河面宽能有近百米,岸两旁都是郁郁葱葱的茂密树林,一直绵延着很远很远……

    “我的天呐,这通天河也太雄伟了!”柱子不由得赞叹道。

    我继续观察着周围,连绵的山脉无穷尽,这尼玛上哪找什么狮驼山去了?想到这我回头看着送我们来的老农,问道:“老大哥,您听过这附近又个叫狮驼山的地方吗?”

    “啥子?”老大哥歪了歪脑袋。

    可能是因为这河水异常汹涌,导致水流湍急,水声过大,老大哥没听清,于是我加大了分贝说道:“狮驼山!!”

    “狮驼山?”老大哥思索了一会儿,说道:“么听过,你们问问别人吧!”一口标准的地方语言彻底的封杀了我的希望,看来想打听到这个地方是不可能了,有可能是在深山老林里面,这些人都没去过……

    “么事儿,我走了咧!人儿我送到咧!”老大哥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路。

    我赶紧追问道:“老大哥!这哪里能过到河对面去啊?”

    “啥玩意?河对面?别过去了,对面有魂魂儿!”老大哥摆着手的回答着。

    “魂魂儿是啥?”我走到了老大哥身边问道。

    “魂魂儿就是……鬼!!尤其晚上,哎呀,这通天河都么人来哟!”老大哥说到这神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听到鬼,我瞬间来了精神,没错,应该就是这附近,于是我更进一步的做到了老大哥旁边,问道:“哦?就是有鬼喽?这河死过人呐?”

    “也不知道从啥时候开始的,这河晚上总能听见哭声,而且是女人的哭声,可吓人咧!我们村长为这事儿现开的大会,通知的所有人晚上不能来这河!”老大哥神色严肃的回答道。

    我琢磨琢磨,继续问道:“那……你们村长就没请过法师什么的?”

    “法师?请了,作法那天晚上我们谁都没敢来,那法师自己弄的,结果……”老大哥说到这语塞。

    “结果怎么了啊?”我赶紧追问起来。

    “结果那个死了……”老大哥咽了口唾沫,指着柱子站的地方继续说道:“就死在他站的那个地方咧!”

    看来还是个厉鬼,我想了想问道:“那……你们没有见过这个女鬼吗?”

    “谁敢来啊?一到晚上我们村儿吓得都门窗紧闭,法师都死咧,我们这些人晚上还敢来吗?”老大哥接着问道:“我看你们都挺年轻的,来这里干嘛咧?”

    我思索了一会儿,觉得这个老大哥挺有意思的,于是就半开玩笑的说道:“对付女鬼啊,我是你们村长请来的!”

    “真的吗?那你们可小心了,这女鬼可厉害咧,那……既然你们是为了对付女鬼来的,而且还是村长请过来的,那这趟车钱我不要了!”说罢,就从口袋里掏出了我给他的钱,硬塞给我。

    我赶紧推脱道:“不,不,不,这一码事一码,事儿归事儿,你也是靠这个吃饭!”

    “你能替我们收了这个女鬼,我们全村都得感谢你,这给大师送来应该的!”说完,老大哥把钱塞进我的口袋里,并且死死的按住口袋。

    我这出来找狮驼山的,怎么揽了个收鬼的活了?在说这女鬼的情况我也不了解,我行囊里只有简单的一些法器,刚才路过他们村的时候,也没有看见类似杂货铺的地方,只看见一个简陋的食杂店,那个地方能有么?我有有点后悔了,可是这个老大哥这么实在,我实在不忍心丢下就跑哇,在说,狮驼山很可能就在这附近。

    我思索再三……对老大哥说道:“行,这女鬼的事儿你回去告诉村长,就说能不能成功不一定,但我尽力!”

    “哎呀……真是大师!那我就现回去了!这天儿也快黑了,别看我这么大岁数了,真害怕这东西,那哭声,吓人呐!”老大哥说完就准备发动他的拖拉机。

    “我在问个事儿!”我说道。

    “大师,你说!”老大哥一边发动他的拖拉机一边说道。

    “哪能过这个河?”

    老大哥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然后站起身指了指东边,说道:“你顺着河边往那边走,走个大概几百米就能看见一个独木桥,这上下几公里,就那么一座独木桥,而且因为年久失修,很是危险呐!”

    “好!谢谢大哥!”我说完走到河边往东面看了看,隐隐约约在河面上有一条黑乎乎的东西,那应该就是独木桥了!

    “年轻人,小心为妙啊!!”远处传来了老大哥的声音,原来他已经发动了拖拉机。

    “谢谢你!老大哥,我们知道啦!”我回应着!

    “什么小心为妙?是怕我们掉下去吗?”柱子满脸疑问的看着我。

    “不是,他是在冲你喊呢!”看着这个傻大个,我突然想逗逗他了。

    柱子摇了摇头,说道:“冲我喊?冲我喊什么?我又不会寻短见!”

    我拍了拍柱子的肩膀,悠悠的说道:“告诉你别害怕啊,你脚下踩着点地方,前几天刚死了个人!”

    “我靠!!!”柱子一下蹦了起来,赶紧躲到了一边,冲我喊道:“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还跟那个老头鬼鬼祟祟的,看我笑话呢?”

    我蹲下抓起了一些泥土,捏了捏,然后又放在鼻子上闻了闻,有一股血腥味,看来那个老大哥没有骗我,只是这女鬼什么秉性我完全不知道,无从下手啊!想到这,我走到了柱子旁边坐下,然后拍了拍旁边的土地,说道:“坐!”

    柱子也听话,直接坐下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啊?”

    “没什么,我们晚上没什么吃的,你去河里看看有没有鱼,我们叉个鱼吃!”我坏笑的看着柱子。

    柱子完全没有发现,直接站起身说道:“这个我拿手,保证让你吃到饱!”然后就走到了最近的树上,开始爬树。

    我没看明白柱子的举动,问道:“你上树上叉什么鱼?”

    “我需要先弄个武器啊!”柱子的声音从树上传下来。

    也对,我没有生活常识嘛,人家小时候都是在河里叉鱼,抓蝌蚪,青蛙什么的,我只能在家听爷爷讲故事,让爷爷教我阴法,因为我没有玩伴嘛,所有人都不跟我玩。

    我再次起身,仔细的观察起周围环境,身后是条破到不能在破到土路,也就拖拉机能进来,周围两边是郁郁葱葱的密林,眼前是湍急的河水,河水对面是一座土丘,不能称作是山,因为不高,土丘上面也都是密密麻麻的树。

    我走到了河岸边上,用手试了试喝水,冰冷刺骨,夏天这么炎热,河水凉是正常的,但冰冷刺骨绝对不正常,我顺着河水看了看河水上游,又看了看河水下游,都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密林,河水蜿蜒曲折,河水尽头消失在密林中,远处眺望,看着最高的山峰,坐落在河水的上游,也就是东侧,我站在这里看,这能勉强看到一个山尖,看来距离我不近呐!

    “扑通!~”

    我正在观察的时候,一声巨响!吓得我赶紧回头看向下游,只见柱子站在距离河岸一米的地方,在弯腰看着什么,我赶紧喊道:“柱子哥,你小心点,水流湍急,注意点!”

    柱子没有抬头,喊道:“我弯着腰呢,没事儿!”

    我还是不放心,于是赶紧走到对着柱子的岸边,万一有什么事儿我好有个反应时间。

    许久……

    柱子伸直了腰,然后大步的往岸边走,我赶紧伸手去拉,柱子上岸后,脱掉了外裤,边脱还边说:“这河水也太凉了,这夏天怎么能这么凉呢?在说,没有鱼啊,我看了那么久,一条鱼没有!”

    我蹲下身子,一边帮柱子脱裤子,一边说道:“没有就对了!这说明我的推断没有错!”

    柱子甩掉了裤子,用双手摩擦着双腿,抬头问道:“什么推断没有错?”

    我摸了一下柱子的裤子,的确冰冷刺骨,坐到柱子旁边,悠悠的说道:“在盛夏,这河水冰冷刺骨,而且没有生灵,就说明一点!”

    “说明一点??那一点?”柱子狐疑的看着我。

    我向后躺了下去,躺在被太阳晒的滚烫的土地上真舒服,然后表情严肃的说道:“说明……这河里有脏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权路迷局〕〔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骗婚总裁:独宠小〕〔肉欲娇宠[H 甜宠 〕〔原来爱情回来过〕〔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娇软美人[重生]〕〔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渔家有财女〕〔情嫂 (梁甜芬王飞〕〔山村透视兵王〕〔偷香(杨羽)〕〔掳爱成婚:陆先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