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情深赋流年〕〔洪荒之无上妖帝〕〔夜幕下的武者〕〔我有一个立方体〕〔杀出个位面〕〔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地球穿越时代〕〔造尸成神〕〔我的黑碑有灵气〕〔重生之八十年代新〕〔五神天尊〕〔天下第一剑道〕〔圣天魔帝〕〔盛世为凰:暴君的〕〔三界之主〕〔绝代掌教〕〔神眸创世〕〔伪装成隐士高人〕〔都市之魔神驾到〕〔神级帝二代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十三章 征程狮驼山(二)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上午9点多了,我抓紧时间收拾了一下自己,然后开始整理这几天被糟蹋成废墟状的屋子,这一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呢,一边打扫一边观察着屋子里的每个角落,这个房子虽然不大,也没有院落,但毕竟是祖上留下来的,而且我在这个屋子里住了好几十年,感情很深。

    拾到地下的各种废料,然后发现这地上还有血迹,就是那天对付女鬼时候留下的鸡血,于是我便又开始刷地,规整东西,忙的真是不亦乐乎,我刚做在简易床上喘口气,柱子就飞奔了进来,直接跑到了我身边,说道:“文华,我来啦!”

    嘿,小子来的正好,正好我累的跟狗似的,于是我向后坐了坐,靠到了墙上,坏笑着看着柱子。

    柱子显然被我的坏笑吓到了,忙坐到我旁边问道:“怎么了?文华,我这……”说到这,开始打量起自己的全身,然后继续说道:“我这没穿错什么啊,怎么了?”

    我笑眯眯的摇了摇头,悠悠的说道:“没事儿,你来的正好,帮我快点收拾屋子,我收拾累了!”

    “就这事儿啊!简单!”柱子说完,就撸起袖子开始收拾,还别说,有一个五大三粗的兄弟真是一件不错的事儿,体力活可以帮你笑纳。

    我突然想起了他爹的事儿,于是坐起来问道:“柱子哥,昨晚给你家父烧过去了吗?”

    柱子一边拖地,一边回答道:“烧了,烧了,放心吧,都完事儿了,我家父也该安心的投胎转世了!”

    “那你母亲到敬老院了吗?”我再次问道。

    “今儿一早我就送去了,家母为了不耽误我出门,早就跟人家说好了!”

    真是个善良的家庭,我不由得赞叹!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收拾,屋子里已经十分的整洁了,我看着整洁的屋子,不由得赞叹道:“柱子哥,你真牛,我收拾那么久都没什么干净的样子,你这来了,几下就搞定!”

    柱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嘿嘿的傻笑道:“我没有别的本事,就是会出把力气!”

    “坐会,歇会!”我拍了拍身边的简易床,让出了一个地方。

    柱子应了一声,就坐下了,然后扭头问我:“文华,这次咱们去哪啊?都干什么?是斩妖除魔吗?”

    “斩妖除魔?你和我有这本事吗?我一个半吊子,你一个蛮力子!”我笑着回答道。

    “那我们去干什么啊?”柱子有些沮丧的说道。

    我看着柱子沮丧的表情,好奇的问道:“没看出来,你还有点英雄情结嘛,怎么着?想拯救世界?”

    柱子竟然被我问的脸红了,赶紧解释说:“没有,没有,我这一个农村小子,哪能拯救世界呢?你这不是笑话我呢么?”

    我点燃了一根烟,拿出中国地图,铺在了简易床上,说道:“柱子哥,你听说过狮驼山吗?”

    “狮……驼山?”柱子想了一会儿,问道:“没听过,是这附近吗?”

    “不是,应该在长江上游附近!”我一边看着地图,一边说着。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都走出过这里!”柱子也低头看起了地图。

    我仔细的看了一下长江上游附近的地方,没有叫狮驼山的地方,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呢?我有点费解,按理说地图上应该有记载的,可是我仔仔细细的翻遍了整个地图,别说是长江上游了,所有的地图上的字我都看了,都没有狮驼山这三个字,这我到底应该怎么找呢?应该去哪呢?

    柱子看着地图说:“这长江在哪呢?上游?是往上看吗?上面也没有长江啊,是俄罗斯啊!”

    我懒得理这个呆头了,继续一边摸索着地图,一边回想着那个神秘人说的一点一滴。

    突然,我看到了一处地方,茅塞顿开,既然我祖先是钟馗,钟馗是神,那肯定跟神有关系,那个神秘的道观也一定跟这些都有关系,神的老窝在哪?在天上嘛!哈哈!我终于知道了,于是我兴奋的拍了拍柱子,说道:“走,我们出发,我知道去哪了!”

    看着我信心满满的样子,柱子疑惑的问我:“去哪?俄罗斯吗?”

    “俄什么罗斯,那都出国了!跟着我走就对了!”我兴奋的起身开始收拾行囊!

    “哪啊,到底是哪啊?”柱子继续追问着。

    收拾完行囊,走出门口,回头看着还在傻傻站在原地的柱子,说道:“还不快跟上?记得把门锁好!”

    柱子应了一声就拿着自己的行囊跑了出来,然后锁上门,回头继续问道:“到底是哪啊?内蒙古吗?”

    我抬头看向天上火辣辣的太阳,悠悠的说道:“通天河!!”

    柱子听了以后在我身后百思不得其解,继续问:“通天河?我们不是去找什么山吗?怎么又去河了?”

    我依旧看着太阳,问道:“神仙在哪?”

    柱子被我的话问愣住了,磕磕巴巴的回答道:“神仙?在……在天上啊!”

    我躲开太阳的阳光,低头摸了一把被晒发热的脸,然后缓缓的说道:“答得对,天上,既然在天上,我们自然要去通天河!”

    柱子恍然大悟的拍了一下脑门,说:“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

    你都看哪去了?你想到,你都看俄罗斯去了,你能想到?我无奈的摇摇头,走在前面,丢下一句:“跟上,火车站买票!”

    “好嘞!”柱子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走进火车站,我回头看了看柱子,从口袋里掏出钱,递给柱子,说道:“去买票吧!”

    柱子接过钱就直奔售票口,我坐在了后面的是墩儿上,一边掏出烟,吸了起来,一边看着售票口……

    不一会儿,保安竟然出来了,去拽着柱子,“不好!”我叫了一声,赶紧跑过去。

    到了柱子跟前,赶紧推开保安问:“怎么了?怎么了?”

    保安看了看我,问道:“你是这人的家人啊?”

    “是啊!怎么了?”我回答道。

    “赶紧弄走啊!不弄走我们报警了!什么通天,神仙的!精神病吧?”几个保安看着柱子。

    柱子还不愤的喊道:“你们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我要去通天河,找神仙!你们干什么拽我?还有你个卖票的!老子说了要去通天河,你卖给我通天河的票就完了,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里面的售票员听了以后,冲着外面嚷道:“你是精神病吧?我说几遍了?没有通天河这个站!赶紧走赶紧走!”

    柱子不甘示弱,继续喊着:“什么他妈没有?地图上怎么有?这中国地图上有的地方,就有!你就是不想卖给我,不让我去找神仙!”

    我听了后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赶紧拉着柱子,跟几个保安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家这孩子有精神病!几位海涵啊海涵!”然后就一边拽着柱子,一边跟几个保安抬手示意。

    柱子跟我走道了石墩附近,就跟我说:“他们就是难为人!想要钱!这都什么世道!买个火车票还要送礼!”

    这个柱子真的是一根筋,没跟柱子说明白,疏忽了!这哪有通天河火车站啊?于是我从包里拿出了中国地图,找了找通天河附近的地方,看了一个离通天河比较折中的地方,然后把地图收了起来,回头跟柱子说:“你在这别过去,我去买票!”

    柱子还是一脸不愤的表情,随口“哦”了一声。

    我再次走到售票窗口,弯腰看着售票员。

    售票员一看是我,满脸不削的问道:“怎么?去升仙啊?还是去投胎啊?我叫保安了!”

    我赶紧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家孩子有精神病,你多担待,我们要去玉树,青海玉树!”

    售票员接过钱,然后一边在翻找着火车票,一边说道:“玉树就说玉树,说什么通天河,神仙的!”

    我赶紧赔笑道:“对对对!给您添麻烦了!”

    售票员可能看我态度一直都很好,她的态度也转好了些,拿出了2张火车票,还嘱咐道:“这是到西宁的,你们需要到西宁转车,没有直达玉林的火车!”

    我接过火车票,赶紧道谢,看了一眼手上的火车票,的确是到西宁的,然后叫上了柱子,踏上了去往西宁的征程……

    我的推测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但也只能碰运气了,有柱子这个大块头,虽然傻了点,可是不用担心有什么小偷会偷我们,我可不想这漫长的路程里,柱子叽叽喳喳的在我耳边说个不停,于是我以需要冥思为由,甩给了柱子一本长篇小说,并嘱咐柱子不要打扰我,在我的嘱咐下一路的平静,我也安逸的在火车上度过了几天,这几天我反复的琢磨着那位神秘人说的话,仙灵观,仙乙真人,邪魔王,反复的在我脑海里回想。

    这几天邪魔王好像安静了许久,是不是上次受伤了?找地方恢复元气去了?想到这,我看了看周围,别尼玛在这火车上碰见这个东西,那可就跑也没地儿跑,躲也没地儿躲了。

    “嘶~”我打了个激灵,突然想嘘嘘了!于是我起身走向了火车的厕所,准备去解手。

    “啪!”门被我关了起来,我正在爽歪歪的嘘嘘,突然周围的空气变冷了,气温急剧下降,我不禁打了个冷颤,这火车是开哪去了?开山顶上去了?

    正在我疑惑的时候,突然厕所的窗户上出现了一张女人的脸,只有长长的头发和一张没有五官的脸!!!

    我吓的赶紧提上了裤子,去拽厕所的门,发现门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像被反锁了一样,这尼玛我可什么家伙事儿都没带啊,老子刚想你这邪魔王到哪恢复元气去了,你就给老子出现,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

    我看着离我越来越近的女鬼,突然想起了爷爷的话,乱则静,静则乱,于是我平复了一下心情,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呼出浊气,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我发现那个没有五官的面孔,离我近在咫尺,我的心脏简直就要飞跃出来了,我不由得靠在了门上,从那张脸的方向传来了冰冷的声音:“小子,好久不见啊!有没有想老娘呢?哈哈哈哈哈!”

    我没有回答,心想这一切都是幻觉,她不会把我怎么样的!在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情况下,我只能自我安慰,然后……听天由命!

    那张没有身躯,只剩下一个头颅的脸,又近我一些,然后继续传出冰冷的声音:“别以为你那个什么印记对老娘有作用,只不过老娘当时的功力远远不及过去,才会被那个钟馗留下的印记伤到!现在嘛!哈哈哈哈哈哈!”

    我瞳孔放大,极度的恐惧,因为那张脸已经贴近了我的脸,好像要和我融为一体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诱妻入囚:霸宠重〕〔引凤决〕〔成精后,大佬们抢〕〔总裁的贴身特助〕〔男主多少钱一斤(〕〔重生六零俏媳妇〕〔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成为首富〕〔洪荒之凤族圣皇〕〔名门婚约:霸道总〕〔总裁太坏,娇妻要〕〔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