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你好,少将大人〕〔入骨暖婚:首席的〕〔冒牌大真人〕〔神医农妻:余生,〕〔原始部落大冒险〕〔请叫吾魔尊大人〕〔神级修复高手〕〔骗嫁之权臣有喜〕〔超杀帝君〕〔新宠千金〕〔为什么会末日〕〔君少心头宝,夫人〕〔超级村医〕〔倾华:医妃天下〕〔我在美漫开超市〕〔宠妻108式:韩少,〕〔农门小厨娘〕〔萌妻十八岁〕〔重生麻辣小军嫂〕〔娇妻太撩火:腹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九章 神秘的脏东西(二)
    看着一点点燃尽的镇魂符,柱子恐惧的表情,我竟然不知道从何下手,脑子一片空白。

    “呼……”镇魂符燃尽,纸人在一点点挪动,虽然步履蹒跚,但却一点点的接近着罗盘,罗盘的指针转速在加快,我以肉眼都可以看得见。

    我突然灵光一现,我可以再请一次神灵,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不尝试怎么知道呢?

    于是我迅速的拿出一个香炉,在地上抓了一把糯米放进去,然后插上了三炷香,把香炉对着十二天神的画像,希望可以请到一位大神,我双膝跪拜,双手合十,双目紧闭,冥心念道:“天上众神,今因此地阴聚甚多,贫道冒请各位神明,助贫道收服聚阴之物,如有冒犯,三香笑纳,天地之平衡,道之非全也,人非道,道非人,神需维衡也,阴多则世乱,失之衡,吾道借身收之,望众神收,急急如律令!急急如律令!!急急如律令!!!”

    在我念完的时候,再次感觉到我失去了意识,然后昏昏沉沉,隐约中又听见了那个女声:“你是我的……你是我的……谁也阻止不了我!哈哈哈哈哈……”。

    我一下惊醒,发现简易床上的柱子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像是被吓傻了,眼前的香炉也翻到在床上,罗盘还在转着,这不过速度放缓了许多,纸人已经不见了,地上的糯米黑了一大片……

    “刚才发生了什么?柱子!”我问道。

    “刚……刚……刚……”柱子磕磕巴巴的始终没有第二个字。

    “快说!别刚……刚的了!”我心急如焚,需要赶紧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柱子咽了口唾沫,说道:“刚……刚才,你念完咒语以后,你就头垂下了,一动不动,然后地上的纸人开始后退了,只不过后退的速度很慢,然……然后你还是低着头,站了起来,冲着纸人说着,大胆孽畜,见本尊竟然不跪!”

    柱子又咽了口唾沫,继续说道:“然后纸人竟然说话了,是个女声,那声音简直凄冷的让人发指!”说到这柱子还打了个冷颤。

    “那个女声说什么?”我追问道。

    “那个……女声说……你是她的,谁也救不了你,你的精气她要定了,小小十二神其中的一个,也敢跟老娘称本尊?然后就笑……”。

    “然后呢?”

    “然后你就说了一声,孽畜受死,就开始飞向纸人了!”柱子说到这有种崇拜的眼光看着我,然后补充道:“真的是飞……”。

    “继续往下说!”我对这个不感兴趣,因为那个真正会飞的人也不是我,我只不过是人家下凡的肉身而已。

    “你在用手在空中疯狂的抽打着纸人的四周,像是你手里拿了什么一样,但是你什么也没拿啊!”柱子说道这还比划了几下,边比划还边说:“就像这样,这样……”。

    “继续往下说!然后呢?”

    “纸人还想被你打中了,纸做的身体竟然流出了黑色的东西,然后也在反击,纸人就飞在了半空中,然后不停的转圈,你后来拿起了一把糯米,攥在手里,接着说了一局我听不懂的咒语,然后摊开手以后,那些糯米竟然变成了红色,你一把全部都扔在了正在转圈的纸人身上,然后纸人……”。柱子又咽了口唾沫,继续说道:“然后纸人就怪叫了几声,就落下来了,落下来以后就变成现在地下的这些黑东西了。”

    “还好……还好!”我舒了口气,这应该算是暂时战胜了那个脏东西了吧!然后我俯下身子,用手捏了捏那些黑东西,我发现这就是纸人烧的灰烬,正当我准备起身的时候,柱子的一句话让我心完全凉了!!

    “变成这些黑东西以后,不知道在哪又传来了那个女声,她说:小小天神,也就会在我法力弱的时候欺负我,打掉我的分身算什么?一个小小天神也敢欺负我邪尊王,待亥时我再来收拾你,然后就是一阵笑声。”

    听完这句话,本来准备起身的我僵在了那里,这尼玛不是说明这个女鬼还会回来吗?而且还是亥时回来,这女鬼法力弱的时候我都需要请天神,这亥时回来,也就是法力最高强的时候回来,我岂不是死定了?

    “柱子!”我缓缓的站起身子,幽幽的说道。

    “怎么了?大师!”

    “如果想活命的话,你就回家吧,我不想连累你……”我坐到了简易床上,点燃一根香烟,许久没有吸烟的我,不得不用香烟来麻痹我这时候五味杂陈的心情。

    “那怎么行?大师是为了我爹的事才碰到的这个什么女鬼,我怎么可能放下你一个人不管,我柱子做不出来,我们一起对抗这个女鬼,大不了就是一死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大师您说,需要我做什么都行,我万死不辞!”

    我看着柱子这份义胆雄心,真的要感动的流泪了,柱子不是什么行内人,遇到这种东西肯定会极度恐惧,本以为柱子会说句保重,撒腿就跑,没想到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还是一个性情中人。

    我从小就没有朋友,可能因为学阴术的关系,周围邻居家的小孩都躲的我远远的,包括长大以后都一直孤单,没有一个朋友,谁都不愿意交一个成天牛鬼蛇神的朋友,看到柱子这份情感,不管真假,我在心里默默的说道:柱子,你就是我这辈子的兄弟了!

    但兄弟你毕竟什么都不会,请我领,我不能看着你跟我一起送死,于是我猛吸了口烟说道:“柱子,你回家吧,你帮不上我什么忙,我不能看着你跟我一起送死!”

    “大师,给我一根烟呗!”

    我递给了柱子一根,柱子接过香烟,坐到了我的旁边,点燃香烟,吸了一口说道:“大师,我柱子这辈子不知道别的,从小我爹就教导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虽然我不太明白什么意思,但我知道有恩就一定要报,您帮我把我爹超度投胎,可谓是帮了我最大的恩情,我柱子不可能看着您送死,就算死,我也得陪着!”说完,柱子又吸了一口烟,眼神坚定的看着我。

    我被这份坚定所打动了,看着柱子的眼神,我明白了,无论今天我说什么,柱子都不会走了,“唉!”我轻叹了口气,然后猛吸了口烟,丢掉剩下的一半香烟,说道:“行,既然你坚定的跟我在一起,我们就一起对抗这个女鬼,无论她是什么尊什么王,都她娘的让她在这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柱子也学我把烟头一扔,吼道:“对,她娘的让她永不超生!!!”

    我握起柱子的手,说道:“今天过后,无论生死,你们都是兄弟,你长于我,我以后就叫你柱子哥,你也别叫我大师了,就叫我文华就好!”

    柱子感动的竟然流泪了,他抹了一把眼泪,哽咽道:“我从小就没有朋友,就知道干活,他们都拿我当傻子耍,可我不傻,我知道他们耍我,没有一个人愿意跟我做朋友,今天大师您居然愿意交我这个朋友,以后你在哪我柱子就在哪,你让我去东,我决不去西!”

    “好好好!不去西,一个大老爷们哭什么呢,赶紧跟我准备准备,这个女鬼还真不好对付!”我看着柱子,虽然嘴上扯开了话题,但我跟柱子还真有点像,都是小时候没有一个朋友,都被抛弃,这就是臭味相投?

    “怎么准备?让我怎么做?”柱子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看了眼时间,现在是晚上7点,距离亥时还有俩个小时,我还有一定的冥想时间,这个女鬼曾经说过,她是邪尊王,我得先去翻翻《阴法秘术》,看看里面有没有关于邪尊王的记载,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何况我一个半吊子。

    我想了想,一些基本的降鬼东西应该是必须的,譬如鸡血什么的,于是我跟柱子说道:“你还是去买一只大公鸡,一只黑狗,一袋糯米,一捆红绳,一些白蜡烛,还有……”。符纸和铜板我这里有,我思索了一会继续道:“在买些生油回来就可以了。”

    “好嘞!”柱子应了一声就往外面走。

    “现在外面已经黑了,你看看能买到什么就买什么,买不到就算了,别找太晚,危险!”我嘱咐道。

    柱子点了点头,就开门出去了。

    柱子走后,我拿出《阴法秘术》翻阅着,希望能找到关于邪尊王的一丝线索。

    我翻着翻着突然发现了一段记载文字,上面是这样写的:六界皆空,神乃大,衡之在律,反之则罚,冥受控于神,仙听从于神,人则受拜于神,妖于魔企于替神之,勾于冥,些许冥王容于妖魔,自封为天,冥为罗,其下为邪魔,邪尊,二者危于神,神则罚罗,奈法缺之,二者思于人之阳气,升起法力,寻觅至久,奈于神之,神怒,贬于其位,破其法,二者残于有二,妄吸之人,常其阳以升之法。

    看到这里,我似乎明白了怎么回事,看来这本《阴法秘术》真是至宝,古往今来的一些事情都有记载,这个翻译过来就是说:六界本来非常平衡的生存,神是最大的,大家都遵守着神规定的规矩,违反了就要惩罚,冥界归神所掌控,仙界听从神的,人界则是崇拜神的,妖界和魔界不安于现状,企图自己当神,于是勾结冥界一些妖魔,自己封为最大!冥界的最高首领是阎罗王,其下有二位护法,是邪魔王和邪尊王,二位护法想取替神,被神知道了以后,惩罚了阎罗王,二位护法听信于妖魔的挑唆和诱导,还是挑战了神界,可是怎么会是神的对手呢?二位惨败后,就想着去人间索取阳气,因为人间的阳气可以提高二位的法力,寻觅很久,后来被神知道了,神大怒,把邪魔王和邪尊王的职位就罢免了,还废除了二位的法力,废除以后二位只剩下二成法力了,到现在还想着吸取人间的阳气提升自己的法力。

    可是没有找到如何对付这邪魔王的记载啊,我又不是神,我现在知道她是个什么玩意了,有什么用啊,我挠了挠脑袋,继续翻阅着。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门被推开,柱子抱着一大堆东西走了进来,左手牵着一只大黑狗,右手还抓一只鸡,身上挂着红绳等等,我抬头看了一眼,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仓库,要什么有什么。

    “你一次就都拿回来了?”我诧异的问道。

    “嗯!我怕耽误事儿,就让老板都帮我装下了,能挂的挂脖子上,能揣的就揣口袋里,装了半天,总算是都能装下了!”柱子一边往地方放东西,一边说着。

    “厉害!厉害!我的柱子哥真厉害!”我是真赞不绝口。

    柱子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哪里哪里,我可不厉害,这……鸡和这狗栓哪?”

    我思索了一会说道:“不用栓,关上门别让它跑了就行。”因为我看了一圈我这屋子里,没有什么地方能栓动物了。

    “就这么撒开吗?”柱子疑问道。

    “对,关上门,就行了。”我起身伸了一个懒腰,然后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快8点了,还有一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

    “好,那接下来做什么?”柱子问道。

    “决一死战!!”我看着柱子,坚定的回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六零俏媳妇〕〔诱婚攻略:高冷老〕〔网游之十倍暴击〕〔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诱妻入囚:霸宠重〕〔武道战神〕〔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