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冥婚暗宠:冥帝大〕〔买一送二:霸道爹〕〔最强透视狂兵〕〔透视小神农〕〔重生异能萌妻:项〕〔景秀田园:美食农〕〔腹黑魔帝绝宠天材〕〔末日微尘〕〔输出之神〕〔崛起从挽明开始〕〔草根霸图〕〔回到明朝当学霸〕〔荣耀王者之无敌召〕〔光头武僧在都市〕〔白夜宠物店〕〔一世神游〕〔香里〕〔谪仙重生修真〕〔乱入的鬼怪美剧世〕〔华裳素颜为谁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八章 神秘的脏东西
    “啊~~~”我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真舒服啊,这一觉睡的,简直爽歪歪了,我定了定神,看了一眼还在地下打着呼噜的柱子,真是比我还能睡啊!

    我看了眼时间,下午16点了,这一觉直接睡了一天,看来今天也是什么事都办不了了,索性就让柱子睡吧,我得继续学习我的《阴法秘术》,顺便看看有没有关于《阴养术》的介绍或者相关线索。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我在埋头看着《阴法秘术》,而柱子的鼾声也伴有节奏感的响起……

    “吱……”门突然开了,一阵风刮过,我打了个冷颤,不对啊,这风怎么可能刮进巷子呢?就算刮进来,得多大的风才能把门刮开?何况据我透过敞开的门观察,外面并没有风啊,这难道是……阴风?

    《阴法秘术》上记载阴风无因不起,凭我的见识也知道,刮阴风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儿,于是我站起来走到门口看了看,周围并无异样,门外也没有风,三三俩俩的人在穿梭着,奇怪了,难道是我多心了?

    我把门关好,并且插上了插棍,心想:这回你要在刮开,我算你牛x!!

    我刚回到简易床上,“吱……”门又一次刮开了!

    “我x!”我奇了怪了,我刚才明明插上了插棍,怎么又开了?

    这次我没有莽撞的走过去,因为这很不寻常,我十分清楚的记得我插上了插棍,怎么会凭借风的力量把门吹开?就算有足以吹开门的大风,插棍也会起到阻拦的作用,可是刚刚门再次被风吹开的时候,简直就是没有插棍的样子,很随意的就被吹开了。

    现在是下午4点多,鬼魂不应该能出没的,我顺势在简易床边摸出一根白蜡烛,点燃后放在前面的玻璃柜上,我冲着门的方向仔细的观察着白蜡烛,并无异样,蜡烛在顺利的燃烧着,而火苗也没有任何异常。

    我观察了足足有5-6分钟,也没有任何异样,可能是我多心了?于是我再次起身去关门,门被顺利的关上了,就在我回身准备返回简易床的时候,我发现白蜡烛灭了,而门……又……“吱……”的一声开了!!!

    我定在原地,看着玻璃柜上的白蜡烛,目光不自然的移到了玻璃上,因为玻璃可以反光,但通过镜子的反射,我什么也没看到,柱子在我脚下依然“呼……呼……”的打着呼噜,而我站在原地思索着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是我的……哈哈哈哈哈……你是我的……”刺耳的女声又一次轻微的在我耳边响起……

    “谁?你到底是谁?你在哪?”我瞳孔放大,有些恐惧,惊叫的吼着。

    “恩?地震了?”柱子突然跳起来就跑。

    此举更是吓我一跳,望着跑到门外就停下来转身的柱子,我说道:“谁他妈告诉你地震了,赶紧进来!”

    “大师,不是你在我旁边喊地震了?”柱子边往回走边问道。

    “我那是喊你是谁?你在哪?什么地震?你什么听力?”我无奈的回答道。

    被柱子这么一闹,我摇头的回到了简易床上,看着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

    “什么你是谁?你在哪?大师,到底怎么了啊?”柱子在我旁边坐下,也顺着我的目光在四处看着。

    “你去先把门关上,用插棍锁上!”

    “好!”柱子应和了一声,去关门。

    我目睹这柱子整个的关门,锁门,返回的过程,没有一点异常,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柱子在我旁边坐下以后问我:“到底怎么回事啊?大师!”

    我还在目不转睛的看着门,回答道:“今晚可能不寻常,你如果害怕就回家吧,这房子可能有脏东西!”

    “啊?是……是鬼吗?”柱子惊讶的问道。

    “有可能,我还不确定!”我继续盯着门,回答道。

    “那……那我还是在这吧,您毕竟是大师,回家我万一碰见什么脏东西,我不完了吗?我啥也不会!”柱子跟我一起看着门,继续问道:“大师,您看着门干什么呢?是等鬼吗?”

    “我看它还会不会继续敞开了!”

    “大师,我去外面挖点土吧!”柱子起身就要往门外走。

    “回来,坐下,挖土干什么?”我喝令道。

    “鬼来了给它吃啊,吃饱了不就走了?”柱子尴尬的站在那,小声的回答着。

    真是猪脑子!!“回来,坐下!!”我懒得跟他废话了。

    “哦!好吧!”柱子安稳的又坐在我的旁边。

    “现在开始,你不要说话了,知道吗?不然就有危险!”我严肃的说道。

    柱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我能确定这个屋子现在肯定有问题,但是我又不知道问题在哪里,说有脏东西吧?又似乎没有,说没有吧?却给我的感觉太异常!现在这个屋子里的气氛异常诡异,空气仿佛都凝结在一起,门依旧是锁着的,没有再打开。

    不行,这么下去熬到天黑可能就遭了,如果到了亥时,脏东西的法力是最高强的时候,可能我和柱子的命都得交代在这里。

    一天有十二个时辰,亥时、子时、丑时、是一天中鬼魂法力最为高强的时候,而六界为了限制鬼魂的为非作歹,也就只给了三个时辰,所以我说什么也不能拖到亥时,这个脏东西就可能在等亥时,因为我这里毕竟是殡葬商店,里面的法器还是有不少的,脏东西还是有些忌惮的。

    说罢,我起身拿起了尘封已久的罗盘,以前只跟爷爷学习过这个东西,还真没用过,具爷爷说这个罗盘很不简单,是中国人的智慧结晶,里面蕴藏着天干地支、生属、六界、风水。很不简单,让我以后有时间慢慢领悟其中的奥秘。

    我拿着罗盘,虽然看不懂罗盘上的文字、符号和图案,但是爷爷告诉过我,罗盘转,则有阴气,鬼魂法力不高强的,罗盘会准确的测出它所在的位置,看着指针就可以知道鬼魂所在的位置,而法力高强的鬼魂,或者多只法力高强鬼魂,罗盘的指针就会不停的旋转,旋转速度越快,周期越长,说明鬼魂的法力越高强。

    我低头看了眼罗盘,我尼玛,这罗盘的指针简直就成陀螺了,这可怎么办?这说明屋子里确实存在脏东西,而且是法力非常强大的脏东西,冷汗就从我的鬓角花落了下来。

    不管了,反正怎么的都是死,想着我就开始布局,我倒要看看这只脏东西的厉害之处。

    我把罗盘放在了地中间,让罗盘接地气,然后在罗盘四周,东、南、西、北四处点燃白蜡烛,用红绳把四根蜡烛相连,做成一个简单的保护形势,白蜡烛作为基柱,红绳作为保护屏障,然后在小屋旁边拿出一袋子的生糯米,铺满所有地面。

    我观察了一下罗盘的情况,指针还是不停的飞转,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我又观察了一下铺满地的生糯米,全部白花花的在地上安然的躺着,并没有哪一处变黑的迹象,看来真是个法力高强的鬼魂。

    我不得不把我挂在墙上的一面黄布拽了下来,那是一尊十二天神的画像,画像里面画着神后、大吉、功曹、太冲、天罡、太乙、胜光、小吉、传送、从魁、河魁、登明。

    老子就不信你他娘的连天神都不怕,你法力高强,一位可能不怕,这可是十二位天神。

    我看了看画像,然后看了看地面和罗盘,屋子里依然没有任何动静,地面也是很平静的躺着白花花的糯米,罗盘依旧飞速的旋转着……

    这罗盘是不是坏了?正当我怀疑罗盘的时候,突然我放在角落里的丧葬品堆有了动静儿。

    我迅速的写了一张煞魂符,然后握在手里,看着那个角落,等着那个脏东西出来,老子先给你一张煞魂符尝尝,看看你到底法力高强到什么程度。

    “唰唰……”响了几声,突然从殡葬堆里穿出了一张纸人,是那种画好的男童,面无表情的站在糯米上,而它脚下的糯米早已漆黑无比。

    “嗖……”一张煞魂符飞了过去,“大胆孽畜,见了十二天神,胆敢不跪!!看符!!”我的声音随即响起。

    只见煞魂符精准无误的打到了纸人的身上,而一触即燃,符咒迅速的燃烧后,化为灰烬,纸人身上留下了一个黑印记。

    纸人停了片刻,一点点的在移动,而它移动的方向就是罗盘,难道它想毁了我们家祖传的罗盘?

    我看了下时间,现在是下午5点多,快到6点了,还不是鬼魂法术高强的时候,必须要趁现在,如果在拖3个多小时,那可就糟了,想到这,我又迅速的写了一张镇魂符,然后飞速的扔了过去,符纸依然准确无误的打到了纸人身上。

    当符纸触碰到纸人的时候,纸人的行动就戛然而止,我终于舒了口气,心想:还是这个镇魂符没给老子丢脸。

    于是我赶紧思索下一步该怎么办?光靠符纸也不是个办法。

    片刻过后,符纸开始一点点燃烧了,我知道,这是倒计时,当符纸燃尽的时候,就解除封印了。

    我转头看向柱子,柱子已经目瞪口呆了,双手捂住嘴巴,全身颤抖。

    我赶紧开口道:“别吃惊了,开门,赶紧走!”

    柱子也没有答话,大步流星的就跑向了门口,还带飞了很多生糯米。

    我看着这个惊弓之鸟,别没等脏东西把我罗盘弄坏,你先来一脚,那可就悲催了,于是我怒喊道:“我的罗盘,我靠,你看着点。”

    柱子跑到了门口,疯狂的拔开了插棍,然后拼命的拽门,可门就像一张死板一样,无论柱子怎么拽,都是无济于事,纹丝不动!!

    我低头看了看已经烧的接近一半的符纸,又抬头看了看还在疯狂拽门的柱子,无奈的说道:“没用了,你回来吧,它是不想让我们出去,我们出不去了!”

    柱子停止了拽门的动作,回头竟然两泪纵横的看着我,双腿在剧烈的颤抖。

    “你他妈能不能有点出息,看你五大三粗的,怎么这个胆量比地下的糯米还小?”我继续说道:“你站在那里更危险,赶紧回来,坐在床上,别出声!”

    柱子又飞快的跑了回来,带起一阵糯米。

    “哎,我的罗盘,你看着点行吗?罗盘一点被你踩了,咱俩今天都得没命。”我真是无语到极点,这简直就是个莽夫!

    柱子一边点头,一边坐到了床上,然后身子蹭了蹭,挪到了画像下面,双手继续捂住嘴巴。

    你他娘的都到床上了,点头有用吗?要踩早踩到了。

    没有时间管这个莽夫了,看着即将燃尽的镇魂符,我的脑袋在飞速的旋转,看着那个面无表情的纸人,我知道,那一定不是那个脏东西的真身,只是一个简单的法术,就让我对付的如此费劲,即便我消灭了这个纸人,接下来的真身我该怎么办?就凭我这三脚猫的法术?我真有点害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亿万甜婚:老公,〕〔幸得相爱,陆少深〕〔农家小辣妻〕〔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权路迷局〕〔山村透视兵王〕〔桃运小农民〕〔肉欲娇宠[H 甜宠 〕〔妖孽王爷绝宠狂妄〕〔甜婚第一宠:总裁〕〔重生国民男神:九〕〔小村韵事〕〔论总受如何正确护〕〔独宠101次:总裁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