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汉女学堂〕〔重生之娇娘军嫂〕〔百花凋零又复苏〕〔一世缠绵:军少放〕〔重生之商界大亨〕〔豪门千金不能惹〕〔极品吞鬼系统〕〔第一宠婚:顾先生〕〔欺诈罗网〕〔重生都市高手〕〔重生三国之孙权大〕〔帝国总裁霸道宠〕〔恶魔驾到:甜心撩〕〔武侠世界轮回者〕〔耐色法神〕〔刀碎星河〕〔百鬼直播〕〔逍遥小道士〕〔残之命〕〔玩美狂兵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六章 走阴
    “这……这……这……”柱子磕磕巴巴的半天说出来第二个字。

    “别这这的了,跟我来,这事儿你得帮我!!”我转身就走到了柱子他爹的尸体旁边,顺势就坐下。

    “帮你?我怎么帮?我也不会啊?”柱子来到我的身边,看了看他爹,又看了看我。

    我拍了拍旁边的土地,说道:“你先坐下,安静一会儿,我需要想一想怎么个走法”。

    “哦!”柱子非常听话的就坐下来,然后一言不发的看着他爹。

    《走阴法》

    阴尸因疑而惑之,子时,道盘于尸首,道魂离本,尸寻而围,亦无,需阴府走之,前者,阴尸眉心血红,十指绕红缠于道指,油灯握道左,道前立米而一香,燃还尸符于碗内,贴定魂符于碗,起风,旁人即燃四香,道后,尸脚,左中,右中,风自停,无风,燃碗香,道心离魂法,道指散,旁若红断,则立取碗香,定魂符贴于道首,碗米围道,香之入道口也,安之!切如法,道见魂,则轻唤名,如应,则心谈,时半香,时过则毙。

    寻无魂,则需道走阴,阴府寻之,惊之阴府,险之阴府,道万思,寻阴府则回魂,三香敬上,方位道之双膝,背之,敬天,敬地,敬罗,旁则红系三香,绕三为一,缺一不可,香燃之,道闭目,心沉丹田,双手合十,道心阴府法,三刻则入,如未,则心不诚,复之,香燃尽前需返魂,如未然则道毙!

    这是《阴法秘术》里面记载的《走阴法》,我理解的就是死尸有冤魂或怨气,但不知道什么原因的,必须要找到其魂魄问出来,要在子时,也就是现在的23点到午夜1点之间,我盘坐在尸体头部上面,我的魂魄需要离开我的本身,在死尸周围寻找,如果没有找到,就需要到阴遭地府找了,当然,先要试试在尸体周围能不能找到,在尸体眉心处用红血点上,把尸体的十指缠上红绳,红绳的另一端缠到我的手指上,左手要拿一盏油灯,我的身前立一碗糯米,插上香,点燃一道还尸符放在碗里,贴一道定魂符在碗上,如果起风了,就点燃四根香,让柱子分别插在我的身后,尸体的脚下,我俩的左边中间和右边中间,风就会停了,如果没有风,就点燃碗里的香,我默念离魂法,我的手指要分散,柱子要时刻的观察红绳,如果红绳断了就立刻取出碗里的香,将定魂符贴在我的脑袋上,糯米洒在我的周围,香就插进我的嘴里,我就平安了,离魂后,如果我见到了柱子他爹的魂魄,就轻轻的呼唤他的名字,他如果有了回应,或者反应,就成功了,我就可以和他爹对话了,时间只有半柱香,也就是现在的15分钟,超过这个时间的话我就完蛋了!

    如果没有找到柱子他爹的魂魄,就需要我去阴遭地府走一趟了,去阴曹地府找,可是非常非常危险的事情,需要我好好思考有没有必要了,如果想好了去,就点燃三炷香,插在我的双膝旁边和后背下面,需要敬天神,敬地神,敬阎罗王,柱子需要将三炷香都用红绳连起来,每一根香都需要缠三圈,只缠三圈,一圈不能少,一圈不能多,香点燃之后,我需要闭上眼睛,心沉丹田,双手合十,心里默念阴府法,不出三刻就可以到达阴曹地府,如果没有效果,就说明我没有诚心的去默念阴府法,需要再来一次,成功后,我需要在三炷香燃尽之前回来,如果没有回来,我也就完蛋了!

    说实话,这俩种办法我哪一个都没有尝试过,有点心惊胆战,按照《阴法秘术》的记载,我如果弄不好就会死翘翘啊,哪怕是哪一个环节弄错,都容易挂掉。

    “唉!”我摇了摇头,苍天呐,我是不是入错行了,这一旦弄错就会出人命,我受不了啊。

    柱子见我一个劲儿的摇头,便小声问道:“怎么了?大师,走……走不了阴吗?”

    我停下来,看了看柱子天真无邪的眼睛,“我他娘的就是上辈子欠你的啊!”我心里骂道。

    “你说话啊,大师,到底行不行啊,不行我们就火化了得了,这也太吓人了!”柱子追问着。

    “火化?办法不错,”我点头道,“然后你家父就起尸,把咱们都吃了是吗?”我无奈的看了看柱子,反正现在离子时还早,还不如逗逗这个傻大个!

    “吃……吃了?不是都烧了吗?怎么还会起尸呢?再说了,你不是说鬼吃土吗?咱们是人,它怎么可能吃咱们呢,给它土吃不就好了吗?”柱子的神情有些紧张了,

    我发现这个傻大个真是好玩儿,于是我开口道:“是呀!鬼是吃土,但你没听过女娲捏人的故事吗?我们其实都是土做的,当初女娲捏人的时候,不就是用土捏的吗?”说完我还抓了一把土搓了搓。

    “原来这个故事是真的啊,我一直以为我妈骗我的呢,”柱子自然自语道:“喔!我想起来了,我小时候有一次玩儿火,突然妈妈回来了,我怕挨骂,就扑通,一屁股坐在火苗上面了,结果火灭了!虽然我屁股有点疼,但真的是土可以灭火的,原来我们真的是土做的啊”柱子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我的妈呀,那是你命大,屁股没给你烧着了就不错了,真是当之无愧的傻大个。

    我看了看时辰,应该差不多该准备了,于是正色道:“柱子,如果不想被吃,就去再准备点香和糯米,然后找一盏油灯,再弄点红绳和鸡血或者狗血都行,”

    “好好,我现在就去,现在就去!”柱子转身就跑进屋了,看来是真相信自己是土了……

    趁着柱子去找这些东西的时间,我好好想想细节,别忘了什么,再想想《阴法秘术》里面的其他内容,说不定到时候能有所帮助,毕竟这弄不好就没命,我可不想英年早逝。

    正在我冥想《阴法秘术》里面的其他内容时,柱子吼我道:“大师,都好了,都准备好了,”

    我看了下时间,才过去半小时,离子时还有好几个小时呢,于是说道:“你先进屋休息会儿吧,我需要安静一会儿,有什么需要我会叫你的!”

    “哦”了一声,柱子转头进屋了。

    真是个听话的好孩子,这傻大个适合当我的小弟,哈哈,我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哎!还是好好冥想一下《阴法秘术》吧,别一会儿自己的命都没了,还小弟呢,

    许久……

    我从《阴法秘术》的回忆中醒来,看了下时间,距离子时还有大概20分钟。

    我站起来在四周走了走,这坐久了,腰酸腿麻呀!正好活动活动,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我奔着房子的方向走过去,看看柱子这小子干嘛呢。

    待我走到窗口一看,这小子都睡着了,也是,这都快23点了,我轻轻的敲了敲窗户,柱子就坐起来了,还别说,这小子觉还挺轻的,有动静儿就能醒,适合道家,我怎么又想歪了呢。

    “大师,是该做法了是吗?”柱子推开窗户,轻轻的问我。

    “嗯,你出来吧,轻点,别惊动家母”我嘱咐道。

    “好,好,”柱子蹑手蹑脚的就下地了。

    我走到了他爹的尸体旁,看了看尸体,并没有什么异样,看来这封尸还不错。

    “大师!我该怎么做?”柱子出来便问道。

    我坐到尸体头上的一块地方,盘坐下来,说道:“你把油灯点燃,先给我,然后把你准备的血放在这。”

    柱子照我说的全部做完后,眼巴巴的看着我,意思就是“接下来呢?”

    我用食指沾了沾血,随口问道:“你这是什么血?鸡的?还是狗的?”

    “鸡的,我又抓了一只,先前那只的血已经都干了,”柱子回答道。

    “哦,去把糯米放在碗里拿来,然后把红绳和香都拿来,”我一边在柱子他爹的眉心处按上鸡血,一边嘱咐道。

    柱子回身就把糯米倒在碗里一些,然后放在我的面前,把红绳和香都递给我。

    “你把红绳缠在你家父的十根手指上,然后另一端缠在我的十根手指上”,我一边说着,一边写着俩道符纸,一张还尸符,一张定魂符。

    这时柱子已经缠好了他爹的那端红绳,我也随即把俩道符递给他,先递给他一张嘱咐道:“这张符纸一会儿在糯米碗里烧掉,”然后递给他另一张,嘱咐道:“这张是一会贴在碗上的,记住一定别弄反了,”因为符纸柱子是不认得的,所以我需要分别递给他,并嘱咐。

    柱子接过符纸,分开放在地上,然后在地上写上记号,抬头问道:“然后呢?”

    “你先把红绳的另一端缠在我的十指上,然后就按我说的把符纸弄好,记住,弄完符纸把香插上,点燃,”我看着柱子说道。

    “好,”柱子满心答应。

    “还有,如果一会起风了,你就需要在拿出四炷香,分别在我的后背下面,你家父的脚下面,还有我俩左和右中间的位置各插四炷香,风就会停,没有风就作罢,”我咽了口唾沫,继续嘱咐道:“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切弄好以后要时时刻刻盯住我和你家父连着的红绳,如果断了,就立马将碗上的定魂符贴在我的额头,然后把香拔出来,碗里的糯米洒在我的周围一圈,把香插进我的嘴里,懂吗?一定要切记!!”我凝重的看着柱子,老子的命可就在你的手里了。

    “嗯,知道了!”柱子也凝重的点了点头。

    一切开始……

    柱子在照我嘱咐的做,而我在十指分散的等柱子点燃所有香……

    “好了!”柱子说了句,就看向我十指和他爹十指相连的红绳。

    我这时闭上眼睛,默念:“魂之未也,操风无论,离心离德,无染之安焉,天尊,地皇,阎罗王,耐道之无法,何安也,六道衡之,非法无者……”

    我心神合一,感觉念着念着,就不由自主的一直在不断的念,而不知过了多久,仿佛不是我在念,又仿佛是我在念,迷迷糊糊的我居然站起来了,而我低头看,另一个我还在坐着继续念着,这……就是成功了?

    这是种什么感觉呢?就像是做梦,又不是在做梦,像是梦游,而且是看着自己梦游,说不上来的那种感觉,就像你是做了个梦,梦见你可以随意走动,并且可以看见自己在床上继续睡觉。

    我抬头望着周围,我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抬头看了看柱子,他还在死死盯着那几根红绳,然后我看向柱子他爹,还是一具尸体,只不过旁边蹲着一个人,低着头,对!!!是一个人!!低着头!!!

    我惊得差点心都飞走了,这尼玛也太吓人了!老子还没见过这东西呢,我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那个低着头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狗带吧青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