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婚甜蜜蜜:总裁〕〔都市之传道宗师〕〔重生之侯门邪妃〕〔天帝剑尊〕〔校花之无敌仙少〕〔原始大厨王〕〔逍遥小村医〕〔卡神世界〕〔极品透视狂兵〕〔仙武帝尊〕〔三国之北境之王〕〔极品吴掌柜〕〔逆血天痕〕〔苍穹武帝〕〔九龙战天决〕〔超级电子工业帝国〕〔绝世神医〕〔极品神医:逆天大〕〔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抗战之最强军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五章 怎么办?
    柱子惊愕的看着我,手足无措,又不敢说话,显得有些慌乱。

    “你跟在我的后面就可以了!”我见柱子这样,命令道。

    这时棺材里的声音越来越大,我也不知道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阴法秘术》里面记载会起尸,可这他奶奶的也没起尸啊,正在我思索是不是哪个步骤不对的时候,忽然柱子的家父从棺材里面坐了起来,是真的坐起来了!!

    虽然我有心理防备,但还是吓了一跳,我回头刚想提醒柱子,见他已经晕过去了,唉!这个愣头青,真是没办法啊。

    我只能在他身上贴上一张隔魂符,以保证他暂时的安全。

    黑狗在东北角开始不断的咆哮着,还别说,这《阴法秘术》里记载的招数还挺好用,柱子的家父听见黑狗的咆哮,又躺下了,然后棺材那边就又是一片死寂,只有黑狗咆哮的声音还在继续……

    不行,我得去看看棺材里面什么情况,于是,我慢慢走近棺材,一步、二步、三步……

    我离着棺材口越来越近,近在咫尺,就在我马上看到里面一切的时候,柱子的家父突然又坐了起来,而且……而且脸就冲着我所在的方位,他的面部离我也就不到1米的距离。

    我看到了一张极度扭曲的脸,脸上的肉已经开始腐烂,驱虫在若隐若现的蠕动,双眼毫无光泽,我第一次见到这种死鱼眼,眼球在不自然的转动,俩只耳朵已经没有了,应该是烂掉在棺材里了,鼻子的肉已经不完整,嘴巴一张一合。

    “我的亲娘啊!”我心里简直就是翻江倒海,苦胆差点吓破,我明显可以闻到柱子家父尸体腐烂的恶臭味道,是从鼻子里和嘴巴里发出来的,那味道,别提了!

    柱子的家父扭动了俩下自己的脖子,然后看了看我,就站起来了,没错……是……是站起来了!!

    我吓得倒退几步,碰到了我之前布置的困尸阵红线,看来黑狗的咆哮对他已经没有作用了,现在我只能祈祷这困尸阵有效果了,我脑子里在飞速的回忆着《阴法秘术》里面的所有内容,能用上的,用不上的,今天都要试一试了,不然我看我今天的小命儿就要交代了。

    我跳出了困尸阵的红线,原地打坐,在自己身上贴了一张隔魂符,先暂且保护一下吧!为自己争取一定的时间。

    柱子的家父跳出了棺材,也在原地不动,但是鼻子却在四处闻着什么……

    我知道,他在闻四周的生灵味道。人和动物都是生灵,都有自己独特的气味,人活一口气,就是指人本身的气味,一切阴物最初是看不见东西的,只能靠闻生灵的味道,来判断其位置,至于抓到生灵做什么就不好说了,一般情况阴物是不伤害生灵的,因为最初级的阴物辨别不出来抓到的是什么生灵,怕殃及家人,所以不会去伤害生灵,所谓最初级的阴物,就是指本体刚刚死亡,才轮回到阴间,又因为阴气过重或一些其他原因导致其不能顺利到达阴曹地府,或者不愿意去阴曹地府,阴兵会让其还阳来完成心愿,一般都是托梦,但一些阴气太重不计后果的灵魂就会破坏规矩,回归本体,变成僵尸、厉鬼还扰乱六界平衡,虽然可以一时得意,但回到阴间会受到重罚,更严重的就是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得超生,受尽各种痛苦千年后将其魂飞魄散,永远消失在六界!

    可是看着柱子他爹这架势,可不像是不想伤害生灵的模样,因为他闻到了黑狗的气息,正在向黑狗所在的东北角走去……

    “我靠!连二郎神的神犬都敢下手,这真是想消失在六界啊!”我低骂了一句,虽然现在柱子他爹是奔着黑狗去的,但这也说明他就是想消灭一切啊,我可不相信他会走到黑狗那坐下和狗聊天,我得赶紧想想办法,要不今天这个村子可能就完了!!!

    黑狗还在狂叫着,柱子他爹正在顺着黑狗的方向走去,走到了第一层困尸阵,是位于东和北两个点的第一层沾了鸡血的红绳,我紧紧盯着柱子他爹的腿,想知道这困尸阵到底有没有用,如果有用还好,如果没用可怎么办?有用的话又会坚持多久?

    我心思非常乱,死死的盯着那个红绳……

    碰到了……

    当触碰的一瞬间,柱子的爹突然向后退了一大步,随即触碰点呈黑色,深深的印在了柱子他爹的腿上……

    好用!!

    我心里的第一个想法!

    给我争取时间的机会到了!

    我赶紧写了一张镇尸符,怪叫了一声就冲向了柱子他爹,至于怪叫……可能是我第一次见这东西!

    他爹此时正在重新走向黑狗的方向,听到我的怪叫声停下了!

    “我靠!这没有耳朵还能听到?”我心里在骂娘啊,本以为道士嘛!贴符不都得叫一声俩声的?电视剧里也是这么演的啊,小说也是这么写的,尼玛轮到我这怎么成自杀一吼了??

    柱子他爹刚转过身来,就被我的镇尸符贴到了!

    果然……他爹不动了!

    好用!好用!都好用!我刚想拍手称快!就注意到镇尸符一点点在缓慢的燃尽,我的表情僵住了!这是什么鬼??

    难道不好用?我吓得赶紧退出困尸阵,别燃尽了在把我抓住撕碎了!

    还好镇尸符燃烧的速度比较缓慢,我便迅速的回忆着《阴法秘术》,希望赶紧想起来一些有效的办法,看着镇尸符的燃尽速度,我脑袋里根本回忆不出来任何的东西,因为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那张小小的符纸上面。

    怎么办?怎么办?这是我脑海里唯一能想到的东西。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符纸燃尽了!!

    柱子的家父立马恢复了移动,在向我所在的方向闻着,因为他知道这个方位一定有生灵,而且是一个会隐藏气味的生灵。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我早晚会被发现的”我心里突然想到了爷爷曾经教导过家父一句话:“乱则静,静则乱。乱而乱则勿乱,静而静则勿静。”

    这是爷爷教导家父的话,此时想起来还真是能用到,反正现在柱子他爹也出不来,闻不到我的气味,离阴门大开时间还早,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原地打坐,静心!!

    “收魂法、真传拘魂咒、拘魂帖式、菩提灌顶之法、血魂收、魂叫法……”一堆《阴法秘术》里面记载,我所能想起的道术一个一个在脑海里飞速穿过,“招式”“用途”“忌讳”等等全部在从脑海里掠过……

    时间一点点过去……就在我静心冥想的时候,突然有个办法涌上心头,我可以先用《封尸法》将其封住,然后在走阴,去一次阴间,会一会这个柱子爹,问问他到底想怎么样?怨尸嘛,无非不就是满足他的要求,把他的怨气消除不就可以解决了?我真是太聪明了,简直被自己的聪明震惊到了!看来爷爷说的没错,乱的时候心不要乱,要静,才会有办法!

    我睁开眼睛,只见柱子他爹已经突破了困尸阵的第一层防线,在第二层左右徘徊,距离我也就半米左右,刚刚如果我不静下心来冥想,今天真是要交代在这了,这个村子恐怕也要交代在这了!

    《封尸法》

    阴尸起乱,适初,尔等六辰,以香为号,尸则四方红,壮鸡血,壮黑狗血,混之,红浸半香,阴米生三,三香分散,以地支生属,敬天,敬地,敬罗,天则午马,地则丑牛,罗则酉鸡,敬半香,尸无恙则红困全身,米泼身,封之,尸惊则三香烧尸,尸定,红困全身,米泼身,封之!

    这就是《阴法秘术》里面记载的封尸法,翻译过来就是阴尸,也就是柱子他爹,起尸了,这个封印法只适用于初级尸变,也就是刚刚尸变不久,封印时间最多六个时辰,也就是十二个小时,要立香为准,因为过去没有手表,只能立香,在尸体四周绕上红线,要用壮年鸡血,壮年黑狗血混合搅拌,红线浸入里面半柱香的时间,阴米,也就是糯米三两,三炷香分散以天干地支十二生肖为地图,把尸体作为地图中心在地上布置,三柱香要分别敬天神,地神,以及阎罗王,天神方位是天干地支里的对应十二生肖的位置,午和马在这里正好融合一个位置,地神方位是天干地支里的对应十二生肖的位置,丑和牛在这里正好融合在一个位置,阎罗王的方位是天干地支里的对应十二生肖的位置,酉和鸡在这里正好融合在一个位置,并不是所有天干地支都对应相应的生肖的,一定要利用好才会取得效果,把三炷香分别插在这三个位置上,这时候尸体无异样,就用浸泡好的红线捆住全身,生糯米泼全身,就封住了,尸体有异样了,就用刚才的三炷香烧尸体,烧到尸体不动,然后用红线捆住全身,生糯米泼全身,也就封住了!

    说做就做,趁现在我隔魂符还好用,我首先用镇魂符暂时定住了柱子他爹,然后迅速在尸体周围布置好红线,以尸体为中心布置好三炷香的位置,点燃,然后我去取了半碗鸡血,而后就奔着黑狗走去……

    黑狗似乎明白了什么,疯狂的咆哮着,它这顿咆哮,我还真不敢轻易接近,万一给我一口怎么办?怨尸没收,先得个狂犬病。

    我想了想,还得“智取”,为了柱子,你就别怪我了啊,我顺手拿起了旁边的棍子,准备“智取”!

    “咣咣咣”三下,完美“智取”,黑子“嗷呜”一声,倒地不起了,我顺势拿起碗取血。

    取血完成后,我回头看了一眼柱子他爹,镇魂符已经燃尽,但柱子他爹一动不动,可能是因为周围红线或者是那三根香的关系,还好不动,如果乱动我都不知道怎么办!

    我取了一些红线放在了碗里,然后静坐在地上,现在能做的就是等三炷香烧到一半了……

    “这……这……”柱子终于清醒的说了这俩个字,然后又晕过去了。

    对于不懂得阴法秘术和阴阳之道的人来说,见怪不怪了!

    过了许久,三炷香终于燃烧到一半,我立马上前把浸泡好的红线缠到了柱子他爹的身上,柱子他爹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我继续把血倒在了他身上,反正这玩意留着也没什么用,最后把生糯米泼在他爹身上……

    只见柱子他爹“轰”的一声,直挺挺的倒地了,一动不动!

    我的心也“轰”的一声落地了,终于喘了一口气,应该是成功了,我随即上前查看情况。

    柱子他爹的眼睛已经闭上了,鼻子和嘴巴也不再有恶臭传出来了……

    “成功了!”我兴奋的大叫一声,这可是我第一次经历这么惊心动魄的事儿!

    “什么成功了?”柱子揉了揉脑袋,可能是被我一吼惊醒了。

    “成功的把你家父暂时的封印起来了”我又舒了口气。

    “暂……暂时?”柱子诧异的看着我,“那不是还会诈尸吗?”

    “所以我们接下来要想办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这种事情只能消除你家父的怨气才能彻底解决。”我一边看着柱子他爹一遍说道。

    “可我们不知道我家父的怨气到底是什么啊?”柱子站起身子,急迫的追问道。

    “所以我要问一问你家父,到底是什么怨气”我转头看向柱子。

    “问?怎么问?这人都死了!开什么玩笑”柱子像泄了气的皮球,又坐到了地上。

    “走阴!!”我坚定的说道。

    “走阴??什么叫走阴?”柱子惊讶的看着我。

    “就是……我去阴间问一问你父亲,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凝重的回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重生盛宠:总裁的〕〔独宠娇妻(重生)〕〔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纨绔医妃:世子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