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生有幸遇见你〕〔逆天妖妃撩君心〕〔军门燃情:小妻狂〕〔津门风云〕〔农家丑妻:将军,〕〔次元法典〕〔偃者道途〕〔关于我转生变成狐〕〔成为仙兽师的小民〕〔梦回岁月〕〔万亿神豪的生活〕〔传奇,不死〕〔田园娇娘:农门大〕〔暖婚蜜爱:天价老〕〔超神学院之君临诸〕〔厨妻当道:调教总〕〔重生军婚:陆少高〕〔穿越到1931〕〔明星聊天群〕〔修真学霸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四章 尸变
    柱子惊诧的看着我,“收……尸?怎……怎么……收?会不会……”柱子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尽量,你家父的怨气很深。”我沉了口气,继续说道:“你去弄一个红布,要能裹住尸体的,放在棺材里,然后把你家父背进棺材里,然后拿来一碗生糯米,一碗熟糯米,六根白蜡烛,一捆红线”我一连串说出口以后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说:“对了,你先把我让你准备好的大缸拿来我看看。”

    “好,好”柱子连忙答应着跑到院外。

    我见他抬了一口高足有1米3,直径约80厘米的大缸,嚯,好家伙,这柱子真是一个听话的人,让他弄越大越好,这口缸可以说真是足够大了。

    趁他气喘吁吁的从门口挪到院子里时候,我大概目测了一下前面院子这个距离,正好中间呈t字形,原本应该是正方形,结果俩边放着家畜的窝棚,所以现在走人的也就变成了t字型,我指挥柱子把大缸放在了入户门门口,然后在入户门的门槛上拉出一条红线,用符纸写了一道隔魂符,贴在红线上,然后又在家畜的窝棚门口拉上红线,同样在红线上贴上隔魂符。

    “大师,这是……?”柱子不解的看着我。

    “嘘,从现在开始,你只能看,不能出声,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千万别出声,也别答应,让你做就做!明白吗?”我严肃的说道。

    可能是我严肃的表情吓到柱子了,柱子“嗯”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

    我指了指入户门那道红线里面,然后对柱子说:“你站在红线里面,看见什么都不要出声!也不要出那道红线!”

    柱子没有说话,直接走到红线里面,好奇的看着院子的一切。

    我在大缸前面放一个碗,里面装满生糯米,然后插上三炷香,点燃,在三炷香上都栓好红线,红线的另一头放在缸里,随后在自己身上也贴了一张隔魂符,然后开始念道:“天上众神,今因此地阴聚甚多,贫道冒请各位神明,助贫道收服聚阴之物,如有冒犯,三香笑纳,天地之平衡,道之非全也,人非道,道非人,神需维衡也,阴多则世乱,失之衡,吾道借身收之,望众神收,急急如律令!急急如律令!!急急如律令!!!”

    在我一连串念完后,天空突然乌云密布,本来晴朗的天空,一下子阴了起来,这时我感觉我已经失去意识了,眼前什么都看不见了,漆黑一片,随之像睡着了一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恢复了意识,眼前的景象还是一样,唯一不一样的是三炷香烧完了,红线掉在了糯米上,不到1分钟的时间,四周似乎有些轻微的响动,而后响动声越来越大,我看了看周围的情况,眼前的一切让我不可思议,柱子更是下巴都快掉下去了。

    只见四周的土地里钻出了无数条蚯蚓,红黑红黑色的,像一张移动的飞毯,密密麻麻,数量不知道有多少,如果我有密集恐惧症的话,恐怕会直接死掉,那些蚯蚓都钻到糯米上,然后顺着红绳爬进缸里,奇怪的是,那红绳像无比坚硬一样,那么多的蚯蚓爬,都纹丝不动,蚯蚓也像被红绳吸住了一样,无论怎么爬都掉不下去。

    缸里的蚯蚓越聚越多,蚯蚓还在继续爬着,就在我担心这口缸够不够用,不够用怎么办的时候,我看见了蚯蚓大部队的结尾,我心理终于舒缓了一口气,心里不断安慰道:“够了,够了,还好,还好,”因为如果不够,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等到最后一批蚯蚓爬进缸里的时候,我把糯米倒进缸里,随即把缸盖上,贴上了事先准备好的镇魂符。然后我小心的观察这缸的情况,因为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这一系列的事情就是在我预料之外的,我完全是凭着《阴法秘术》里面记载的去做,里面没有的也是凭着以前的皮毛来弄的。

    寂静,还是寂静,因为紧张,我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或许是五分钟,或许是十分钟,或许更久……

    就在我要去先开盖子看看里面情况的时候,突然从缸里发出恐怖的“呜呜呜”声,那种声音根本就没听过,不像人被捂住嘴巴发出的呜呜声,也不像昆虫发出的呜呜声,形容不出来,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那种声音。

    我呆住了,看了眼柱子,柱子更是一脸惨白,完全一副“这都是什么啊”的表情望着我……

    呜呜声停了,我有些诧异,停了?怎么回事?我看了看我身上的隔魂符,有它在不怕,脏东西是看不见我的,我已经把我的灵魂隔离开了,我索性走向大缸,手紧握这把手,我明显的看到我手在颤抖,这个时候我的心情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了,有些忐忑,有些惊怕,有些好奇……

    “嚯”我用力的掀开了盖子,像是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样,盖子被我巨大的力量掀开,而由于我的力量用的过猛,把自己翻了个趔趄,站起身,走向缸前,想缸里望去……

    缸里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一团黑糯米粉,看到这团黑糯米粉我算是放心了,因为《阴法秘术》里记载着:阴物,神之吸兮,乃之融也,米则黑,神之弃兮,乃之非融也,米则白,物之死,神附则三日必毙也,则无事也!

    我理解为阴物,在这里就是蚯蚓,神如果吸收了蚯蚓的阴气,蚯蚓就会融入神的体内,糯米就会呈现黑色,神如果放弃了这些蚯蚓,也就是说没有融入神的体内,糯米就会呈现白色,蚯蚓会有尸体在缸内,神附体的人,也就是我,三日内必死无疑,如果是前者,就会无事。

    看来我没有什么大问题了,这时我终于放心了,抬头叫了下柱子,示意他回来把缸挪走。

    柱子看见我的手势,像终于解脱了一样,全身松了一口气,跑过来看着缸里,不解的问道:“那么多蚯蚓呢?哪去了?咦,这黑色的粉末是什么呢?”

    “放下!”我喝令道,我这一声把柱子下的手一哆嗦,“不想死就别碰,你只要把缸挪走就行了,放在西北角。”

    看着柱子笨拙的搬缸,我摇了摇头:“真是个愣头青!”

    “搬好以后去把你家父请到棺材里。”我嘱咐了一声,就开始我真正的收尸了……

    首先我在棺材的东、南、西、北四个角点燃白蜡烛,然后杀死准备好的大公鸡,取出一碗鸡血,把红绳沾满鸡血,绑在四根蜡烛的最下端,形成了一个最外层的困尸阵,现在是下午时分,太阳在西侧,在西侧蜡烛前插上一根棍,倒影目前在西南方中间下一点的位置,这说明现在是下午2点左右,这也是野外用来辨别时间的方法,等到倒影和西面的蜡烛成一条直线的时候,就是阴门开放的时候,也就是阴气最重的时刻,我要在这条线形成之前完成收尸,或者封尸。

    所谓的封尸,就是把尸体的阴气暂时封闭起来,有点像最开始柱子请来那位方士用的法子,但是如果一旦开始收尸,那种法子根本就没有用,封尸是在阴门开放时没有完成收尸所用的法子,就是一种补救办法,暂时封闭一天,第二天继续收尸。

    然后我又在西北角、东北角、东南角、西南角各点燃四根白蜡烛,用沾满鸡血的红绳再次栓在白蜡烛的最下端,当然要盖在棺材上面,作为第二层困尸阵。

    这时,柱子背着他家父过来,我拿开西北角、东北角的红绳,示意他把尸体放进棺材里,等柱子放好以后,我重新栓在白蜡烛上,可能有人会觉得我有点麻烦,怎么不等尸体放好了,在开始布阵?

    阵法一定要在尸体放进去之前布好一层,最少要把最外侧的困尸阵布好,否则尸体放进去你拿什么困住?这时候尸变了怎么办?所以一定要最少布好一层困尸阵。

    我观察了一下尸体,眼睛闭着,眼皮上的糯米像粘在上面一样,柱子背来一路那么大的动作都没有掉,只不过糯米已经呈现黑紫色,而且有金属光泽,我知道这糯米已经快镇不住了,索性就不镇了。我伸手拿开糯米,当我拿开糯米的一瞬间,尸体的眼睛就睁开了,还挺吓人的,像自己睁开的一样。还好尸体目前没有尸变的征兆,我继续着布阵……

    现在已经布置好俩层困尸阵了,为了保险起见,我需要布置最后一层困尸阵,以保证万无一失,我先在尸体周围撒上糯米,然后在东北角拴好一直黑狗,东北角是二郎神下凡的地方,我布置一条黑狗是冒充哮天犬,一旦尸变,狗会狂叫,从东北角传来狗叫声,冤魂会认为二郎神下凡,一般的冤魂因为没有道行,会十分惧怕这些神物,这只狗就是我最后的困尸阵法!

    等我布置好这一切的时候,我已经满头大汗了,坐在地上喘着气……

    “现在么办?”柱子在我后面弯着腰问我。

    “等!”我喘着粗气回道。

    “等什么?”

    “等你家父尸变!!”我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拍拍我旁边的土地,示意他坐下。

    “尸……尸变??真……真的会……尸变吗??”柱子瞳孔放大,声音颤抖的问我,并没有坐下。

    “你先坐下。”我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对于这种不明白道家和玄学的人,都是这么惊讶。

    柱子坐下来,向我边上凑了凑,说道:“大师,那会不会把我们俩吃了啊,”

    “你家父会吃人吗?食人族?还是土鳖族偷渡过来的?”我气的白他一眼。

    “那……那到都不是,可是,鬼不吃人吗?”柱子一脸认真的看着我。

    “鬼是鬼,食人族是食人族,难道你家父是饿死的吗?醒来就要吃东西?你家父现在只不过是怨气很重,不愿意去投胎,我们帮他平了怨,他就会去投胎了,”我看他一脸认真的表情,真是无可奈何。

    “哦,那就好,不……不吃人就好,那大师,你说鬼吃什么呢?”

    “…………”我真的是被他的天真无邪所打败了,“你是不是没吃饭?屋子里有熟糯米,你去吃点吧!”我真的被他气笑了。

    “我不饿,大师,你说,鬼吃什么呢?”柱子还是一脸天真无邪的看着我。

    看来我真的是需要随便说一些东西了,要不他会打破砂锅问到底,“鬼吃土!”我随口说了一句。

    “哦!”柱子终于不再问了,时间也一分一秒的过着。

    我在回想着《阴法秘术》里面记载的一点一滴,柱子居然发出了隐隐的鼾声,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棺材里面有动静了,我和柱子同时惊醒,我是从《阴法秘术》的思想中惊醒,柱子是从周公那里惊醒。

    “咚!咚!!咚!!!”棺材发出一声声轻微的咚咚声,因为气氛和环境的原因,虽然声音不大,但是足够引起我俩的注意,柱子看向我,表情明显是在问我“怎么办”,可能是蚯蚓的事情,他自觉的没有出一点声音,我小声的在他耳边说道:“开始尸变了!准备收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老子是不周山〕〔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