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婚甜蜜蜜:总裁〕〔都市之传道宗师〕〔重生之侯门邪妃〕〔天帝剑尊〕〔校花之无敌仙少〕〔原始大厨王〕〔逍遥小村医〕〔卡神世界〕〔极品透视狂兵〕〔仙武帝尊〕〔三国之北境之王〕〔极品吴掌柜〕〔逆血天痕〕〔苍穹武帝〕〔九龙战天决〕〔超级电子工业帝国〕〔绝世神医〕〔极品神医:逆天大〕〔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抗战之最强军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三章 布阵,收尸
    蚯蚓这种动物大家都知道,是一种益虫,可以从软土地,会使植物容易吸收养分和水分,但是它在我们家的《阴法秘术》里记载的却是:蚯蚓,软体无脊椎动物,喜阴气,多则阴重,需提防。

    很好理解,就是告诉你蚯蚓喜欢阴气,多了则说明阴气重,这大汉家附近显然都是蚯蚓,我看了看大汉说道:“去准备一口缸,越大越好,要有盖子,然后去再买些香和糯米,要在太阳落山前半小时内回来!”

    “这就去,这就去!”大汉虽然不解,但还是答应下来,回头跑向自行车,可以看出是全力在骑。

    大汉走后,我在周围又仔细观察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只是土有些硬,随即便走进了院子,当走进院子顿时感觉院子明显空气中有些丝丝凉意,说不好有多么冷,但是我能感觉出来一丝丝的凉意,这就是阴气在作祟,空气中存在着大量的阴气,有阴气自然就会有凉气,我在院子里细细的观察起来。

    我发现这个院子就是一种普通农家院的布局,鸡鸭鹅狗的舍子就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院子,可是所有的动物都不叫,一点声音都没有,都只是东看看西看看,这很奇怪,在《阴法秘术》里并没有记载这些家畜不叫是怎么回事,我索性也就不看了,直接走进屋内。

    这是一个简单的茅草房,左右两扇窗户,中间入户门,刚进入户门里面是灶台,灶台边上放着干柴,再往里是两个入户门,分别是两个卧室,尸体停放在左卧室里,放在屋子里的炕上,炕上的最东侧坐着一位老奶奶,应该是大汉的家母,身边放着一些白蜡烛,应该是续火用的,家母刚要起身,我示意其不要动,不要出声。

    我转身看向尸体,尸体是坐西朝东,身上穿着丧服,尸体头部上面有个小阳台,阳台窗户是连接房屋中间的走廊,此时的白蜡烛正在燃烧,火光昏忽不定,尸体周围用红线缠着,红线与尸体接触部分明显有转黑色的迹象,没有接触到的部分却没有变化,此时尸体的眼睛是睁开的,眼睛里的瞳孔已经淡去,只剩下白白的眼白。

    我把尸体的眼睛用手捂上,然后尸体的眼睛就闭上了,我拿出几粒糯米放在眼皮上,然后把准备好的红绳替换了已经有些发黑的红绳,这时我发现原本白白的糯米粒居然有些淡黑色,看来离尸变不远了,我叹了口气,然后坐到了老奶奶的身旁。

    “老奶奶,节哀顺变啊,别太伤心!”我坐下后说道。

    “不伤心,人早晚会走的,何况我还有柱子孝顺我呢,只是这老不死的怎么死了都不让我娘俩省心呢?”老奶奶哀怨的说道。

    想必柱子就是那位大汉吧!“别担心,老奶奶,我会处理好的。”我安抚道。又问:“大爷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

    “他的心愿就是让柱子娶一房妻室,唉,没想到啊,这老头子最后还是恨呐!”老奶奶长叹了口气。

    恨??无风不起浪,人死后只有怨气极重,才会化为厉鬼,才会尸变,这是事出有因呐!

    “奶奶,请详细说说,愿闻其详!”我口气亲切了几分。

    老奶奶又长叹口气,说道:“柱子天生就是一个实心眼子,对谁都好,宁愿自己吃亏都当成是好事,还总把吃亏是福挂在嘴边,我们家穷,我这肚子还偏偏不争气,生了个男娃,生娃那天别人就说以后这男娃娶不起媳妇,全村都拿这事当茶余饭后的笑柄,我家那老头子倔强的很,自从柱子长大那年起,就拼命的干活,不光自己家的地,别人家干不了的地,他也承包过来自己干,每年都跟打了鸡血一样,收入呢,也随之增加,虽然收入增加了,但他说了,这钱是给娃娶媳妇用的,不能用到别的地方,所以你也看到了,我家的房子还是茅草房。”

    “然后呢?”我继续问道。

    “家里的积蓄虽然越来越多,可柱子实心眼全村都知道,大家都说谁家媳妇嫁给柱子就要倒霉一辈子,因为不会处事,以后什么事也办不成,日子怎么可能过好呢,人家送礼他不送,他偏偏说该怎么回事就是怎么回事,你送礼也是那么回事,唉,这孩子也倔强,随他爹了!”

    我插嘴道:“实心眼儿不是挺好吗?现在的社会就这缺少这种人”

    “可如果都不是实心眼,就你实心眼,大家就会把你看作是另类,是异己,是笑柄,记得是柱子23岁那年,邻村的王媒婆要介绍给柱子一房妻室,那女方家里也是普通农民,家庭也不富裕,我觉得正好跟我家门当户对,就应了下来,约隔天让俩个孩子见见,第二天俩个孩子见过,柱子觉得挺好,那个女孩也同意,家里就准备喜事,我们老两口也是非常高兴,东忙西忙的,忙了大概有3,4天吧,女方家突然给信儿说不同意了,我和我家那口子就非常奇怪,俩个孩子都相中了,怎么就不同意了呢?本想去对方家问一问,结果对方家直接让媒人捎话,我们家柱子不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你听听这叫什么话呢?”

    “您认为是村里人笑柄的事?”我插嘴道。

    “不是这个还能是啥?后来呀,又陆续相亲过几次,也都吹了,”老奶奶叹气道。

    “也是因为这个?”

    “对,都不想找一个不会办事只会干活的人,因为跟了你就等于跟了一个一辈子只会出苦力的男人”老奶奶说到这里,已经忍不住的抹眼泪了。

    “现在村里还拿这事当笑柄吗?”我有些气愤了。

    “是啊,一直都是,”老奶奶抹了一把眼泪。

    “大爷的怨气就因为这个吗?”我疑问道。

    “小部分原因吧,我觉得主要原因是因为柱子最后这个媳妇”。

    “柱子结婚了?”

    “是的,这个媳妇是隔壁村老齐家三姑娘,也是经过媒人介绍的,媒人说,那姑娘什么都不嫌弃,就看中的是柱子的傻劲儿,说以后肯定会享福,那老齐家也同意,就结婚了,”

    “这不算了了您二老的心愿了吗?”我不解道。

    “一开始我们老两口也是这么想的,也高兴坏了,寻思终身大事终于解决了,对方的什么要求我们都答应了,因为人家姑娘毕竟比我们家柱子小十几岁,”

    “都什么要求?”我赶紧追问。

    “五千元彩礼,婚房要单独房间,黄金三大件,要电视!”老奶奶回答道。

    “五千元???”我惊诧道,这在当时那个年代可以说是天文数字,

    “是啊,整整五千元,是我们老两口一辈子的积蓄,可以说是我们用心血换来的,但为了柱子,值了,毕竟也是给柱子攒的。”

    “后来呢?”

    “刚结婚的时候小俩口还挺恩爱的,做饭,下地干活都粘在一起,可过了大概三个月,那媳妇跑了,影子都不见,柱子他爹当时就气病了,我也烙下了这起不来炕的毛病,”老奶奶眼神十分愤怒。

    “那没去找吗?是故意跑的?还是让人拐跑的?没去老齐家问问?”我一连串的问出了好几个问题。

    “我们老两口都起不来了,让柱子去的,柱子回来说,老齐家说了,姑娘嫁给你们家了,他们管不着了,也不知道人去哪了,”

    “老齐家真不知道吗?”我不可置信。

    “能不知道吗?次月就盖了三间大瓦房!”老奶奶提起这些有点激动。

    我赶紧安抚住老奶奶,问道“这不是明显的骗婚吗?那柱子不去找吗?”

    “我们都跟柱子说了,他说人家姑娘毕竟跟我过了许久,也算失去青春了,都不吃亏,再说了,吃亏是福!老爷子一听当时就气晕过去了,在就没醒来!”老奶奶已经老泪纵横。

    “这柱子,太……”往下我没说,怕火上浇油,不过这家伙倒真是太气人了,简直是傻到一定境界了,那老齐家明显的骗婚,他还当自己占了便宜??人家姑娘陪她睡几宿,说几天甜言蜜语就把他糊弄的晕头转向了?这个世界上还真有这么傻的人?

    据我分析,这老爷子的怨气大部分是老齐家,小部分是村里人的笑柄,因为老爷子认为柱子娶不上媳妇跟村里人长期以来拿柱子当笑柄有不可分割的原因。

    这是柱子从外面回来了,边走进院子边喊:“大师,我回来了,都买好了,棺材也送来了”。

    我顺着窗户看去,正是柱子进来了,后面还跟着几个大汉抬着棺材。

    我安慰老奶奶几句,转身走出茅草房。

    “大师,这棺材放哪?”柱子挠头笑呵呵的问我。

    “你还有脸笑?真是没心没肺的玩意,就放在院子中间就行,去找俩个红色的凳子放在棺材下面。”我站在入户门口气呼呼的看着柱子,语气也不怎么好。

    柱子有些莫名其妙,低头像小孩似的答应了一声就跑向后院。不一会就拿出俩个红色的小木凳放在棺材下面,然后几个大汉小心的放下棺材,就走了。

    我走近棺材,观察起来,是红木的,当时比较常见的棺材,也是最普通的棺材,摸起来手感不错,看来制作这口棺材的人也是位大师。

    我走了俩圈,柱子问我:“大师,接下来咱们干什么?”、

    我依旧抚摸着棺材四周,说道:“布阵,收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重生盛宠:总裁的〕〔独宠娇妻(重生)〕〔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纨绔医妃:世子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