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府临时工〕〔仙墨奇缘〕〔一号保镖〕〔西游土地爷〕〔大唐第一卧底〕〔超品神才〕〔星盗那些事儿〕〔穿越者退散〕〔火影之旗木家的快〕〔太上剑典〕〔至尊归元〕〔穷山恶水出刁后〕〔蜜恋难断:老公你〕〔孤怎么又绿了〕〔最后一个缝尸匠〕〔都市之妖孽学生〕〔爆笑舰炮手〕〔极品朋友圈〕〔极品美女的贴身王〕〔器焰嚣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略 第324章 鬼火(下)
    ,!

    京城,晚饭前夕。

    僻静小巷、简易院落,客堂、主屋、侧屋……

    小是小了点,不过还算齐全、干净、安静。

    对普通百姓而言,在京城能有这样一处宅院,恐怕睡着都能笑醒。

    不过,此处,既非仇府,更不是将军府。

    仇鸾,这位昔日的太子太保、平虏大将军,此刻,就住在这里。

    所谓富贵易享、贫贱难熬。

    自从被革职以后,仇鸾整日不思饮食、郁郁寡欢,除上茅房,他几乎连路都懒得走。

    为何?身上没劲儿,脸上无光。

    树倒猢狲散,之前跟随仇鸾的那些人早已不知踪影,此刻能留在他身边的,也就是从老家带来的两个仆人,还沾亲带故的。

    毕竟,血浓于水。

    只是不知,这种关系,还能‘浓’多久?

    “老爷,晚饭吃什么?”。

    仆人要开始准备晚饭了。

    “拿上银子,上街去,你们想吃什么,自己去酒楼”。

    仇鸾有气无力的一句:“去吧,回来时,给我打一壶酒”。

    “好吧”。

    两仆人应了一声,缓缓出了大门。

    小院中,仇鸾斜躺在一张木椅之上,呆呆的望着西边的残阳。

    “仇大人,好兴致啊”。

    未听到开门声,一个声音却突然飘来,打破了安静。

    急忙扭过头来,他细细打量着眼前之人。

    “哐当”一声,手中的小茶壶掉在地上。

    仇鸾脸色骤变,缓缓起身的同时,腿脚不由的微微一颤。

    曾经的大将军,却贪生怕死、畏敌如虎,这便是他本来的面目。

    “是你,果真是你”。

    仇鸾缓缓举起手指:“当初的钦差副使,如今的翰林院侍读-----仲逸,仲大人?”。

    仲逸随意找了张木椅,用力抖抖上面的尘土:“怎么?当初,你叫管家仇四拿万两银票,挡我与石大人的道。见了面,自己倒不敢认了?”。

    猛地一怔,仇鸾一下子瘫坐在地。

    他心中再明白不过:他做的那些事儿,仲逸去过大同后,掌握的一清二楚。

    前几日,朝中突然有人弹劾他,想必也是出自这位仲大人吧?

    “哎……”。

    仇鸾一声长叹,心中满是懊悔与惧怕:都怪当初,小看了这年轻的胁林。况且,当时有锦衣卫的千户石成在,也无法动手。

    原本以为,将仲逸打入大牢后,此事就此了结,没想到:他今日还是来了。

    “仲大人,你我往日有仇?”。

    “没有”。

    “近日有冤?”。

    “亦没有”。

    仇鸾一脸惶恐:“那你,为何抓住我不放、往死里逼?”。

    见对方依旧不言语,仇鸾继续道:“我这里还有些银子,要多少?你说个数儿?”。

    看来,他还是没有明白。

    与这种人对话,是辩不出来了。

    不过,仲逸选择此时来见他,自不是为讲道理而来。

    “你可这‘廉耻’二字是怎么写?”。

    仲逸正色道:“向严士蕃贿送财物,谋大同总兵一职;向鞑靼军贿送财物,免攻大同;掠抢我大明百姓财物;将败报变为捷报。条条都是死罪”。

    仇鸾正欲张嘴,却被一双冷冷目光压下,他动动嘴,再次耷拉着脑袋。

    “革职,你不会真以为,就没事了吧?”。

    仲逸望着天际残阳,突然转身喝道:“要取你的性命,易如反掌”。

    “不,你凭什么杀我?圣上都要留我一条性命,你杀不了我”。

    仇鸾一脸崩溃,也顾不了那么多:“朝廷自有法度,没有三法司会审,没有圣上旨意,你……,休想……”。

    “够了”,仲逸反问道:“现在想起朝廷法度了?你贪生怕死、却掠夺民财,致使多少将士枉送性命?多少百姓惨遭蹂躏?那个时候,朝廷的法度那去了?”。

    若圣上真的想放过你,你现在会坐到这里吗?

    “有人给我讲一个盗墓贼的故事,现在我分享给你”。

    望着地上那堆软骨,仲逸如同一个说书人,娓娓道来。

    “在一个僻静小县城,来了一个新知县……后来有了盗墓贼……凶手就在这十人当中……有人屋中自燃……火苗蓝中带紫,其形似骷髅,又似无脸散发厉鬼……”

    仲逸刻意未将后半部分讲出,到此为止。

    “鬼火?你是说鬼火?”。

    仇鸾战战兢兢,言语慌乱:“可是,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残阳渐褪,天边一片红霞,小院如笼罩在一圈暗红之中。

    再细细看看,其形:果真如同一个火苗。

    不,是一片硕大的火海。

    做贼心虚之人,心中有鬼,这个鬼,可将自己吓死。

    见仇鸾不由四下张望起来,仲逸缓缓向前道:“你说,这个小院里,会不会突然自燃起来?那诡异的火苗……”。

    仇鸾一阵哆嗦:‘不会,这里不会有鬼火,我,我没有盗墓’。

    夜幕终于降临,家家户户陆续点上油灯,晚饭也要开始了。

    “你没有盗墓,但多少人因你而入土?”。

    仲逸起身而立,一反常态:“相信,用不了多久,锦衣卫的人会来查你阴谋不轨之事,三法司的人也会核实你贪墨之事,圣上也会维护朝廷法度,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末了,他意味深长道:‘当然,还有被你冤死的人:每个人,都会送你一团诡异的------火苗’。

    “仲大人,你别说了,求你别说了”。

    仇鸾苦苦哀求:“帮我屋里点上灯,就是常用的那种灯,我不想死,不想死”。

    “不想死?”。

    仲逸嘴角微微一扬:“不想死,就再想想,你是如何向严士蕃贿送财物的?你与严氏还有什么勾当?”。

    “慢慢想去吧,若是你能将严氏的罪证指出来,让那些火苗去找他们,哼……”。

    不知何时,大门再次被闭上,仲逸也早已离去。

    小院依旧那般安静,仇鸾却六神无主、似有恍惚。

    不过,此刻,他脑海中一直在徘徊几个字:鬼火、不想死、严氏父子。

    ………………

    回到仲府,仲逸连水都顾不得喝一口。

    更衣、洗漱,洗的那叫一个舒服。

    鬼火自然不会有。

    不过,祛祛晦气,倒是真的。

    “想不到,咱们堂堂的翰林院六品侍读,竟如此胆小?”。

    仲姝已备好饭菜,见仲逸洗的白白净净,不由会心一笑。

    “师姐,不说这事,若不出意外,不久会传出这样一条消息来:仇鸾,忧惧而死”。

    仲逸叹道:‘他罪有应得,不过,若能将严氏供出,也算是我不虚此行了’。

    仲姝夹起一块肉片:“来张嘴,多吃点,说一天,还不累?”。

    仲逸轻轻一推,精神满满道:“有师姐在,我永远不觉累……”。

    咯咯咯,温暖小屋、静静月色,一片祥和。

    多么温馨的一桌晚饭。

    ……

    “有人在敲门?”。

    仲姝向外望去:“晚饭时候来府上,定是蠡县那些故交,总不至于是袁若筠吧?”。

    仲逸缓缓起身向门外走去,才走几步,便听出声音。

    师姐说的没错:是蠡县的故交------樊文予与李序南。

    “二位兄弟,请进吧……”。

    “什么?你要去榆林府做同知?正五品,还一年”。

    刚进门,李序南便向仲逸说了这样一个消息。

    仲逸不解道:“是不是因为上次,那一千两银子的事?不是都解决了吗?”。

    一旁的樊文予,却没有这么大反应,干脆自己动手倒起茶水来。

    不用说,来的时候,李序南已将这个消息告知他。

    “哎呀,我说两位兄弟,你们不要大惊小怪,好不好?”。

    樊文予不以为然道:“知府衙门的同知,无定员、非标配。再说,你只是呆一年,西北虽风沙大,但毕竟六品升五品,一年后再回户部,你也就是五品郎中了”。

    樊文予指着仲逸:“我与李兄,都是五品了,你这个正六品的侍读,也要抓紧啦”。

    被樊文予这么一说,仲逸才缓过神来:“不不不,兄弟我对这个六品侍读,满意的不得了,愿紧紧跟在二位兄长之后”。

    哈哈哈……

    他们那里知道,仲逸心中的所想:却是另外一件事。

    当初外叔公就曾说过,严氏在榆林府插手煤矿,后来到了刑部大牢后,又遇到大理寺的倪庚辉,再次提到榆林府之事。

    上次面圣时,仲逸就曾向朱厚熜请旨:想到榆林府走走。说是为了更好的了解民情。

    同时,榆林府与鞑靼据毗邻,还能了解军情。

    朱厚熜没有当面准允,但也没有拒绝。

    李序南要去榆林府,正好可以帮上大忙。

    如今看来,一定是因为李序南在户部,那被人栽赃的一千两银子之事,以兵部郎中严磬、户部郎中赵谨,以及他们身后的后军都督府都督同知戎一昶的能量。

    要办成此事,也不是什么难事。

    至于李序南由户部六品主事,升为知府衙门五品同知,或许正是为掩人耳目:毕竟,他是高升了,总没有人怀疑,是有人在故意整他吧?

    至于一年之后,李序南再回户部,还要当五品郎中,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榆林府远在西北,天高皇帝远,这一年的时间里,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比如,李序南若办差出了什么差错。比如,他突然发生‘意外’------被人暗杀。

    或许,这也正是严磬等人设法将李序南,调离京城的缘故吧?

    这种事,一般不会立即发生:想必,李序南刚去榆林府时,不会有什么障碍。但越到后面,就越不好说了。

    仲逸暗暗道:看来,我也要尽快安排西北之行了。

    “说了半天,李兄何时启程?”。

    如此一问,李序南一脸苦笑:“年后,年后就走”。

    樊文予再次打趣道:“年后好啊,正好赶上明日的朝廷盛宴”。

    盛宴?

    对啊,明日就是朝廷的------盛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