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道医天下〕〔大唐不良人〕〔恰红妆〕〔穿越八零:农家军〕〔艾泽拉斯布武〕〔法医颜妃:王爷,〕〔萌妻不服叔〕〔偷个宝宝:总裁娶〕〔汉皇刘备〕〔这穿越要命了〕〔带上洛神去诛妖〕〔王者荣耀与我的传〕〔田园纨绔妻〕〔甜心嫁一送一:总〕〔绝世剑帝〕〔一个盗贼的自我修〕〔我养的宠物都成精〕〔这个时候要装傻〕〔红尘一醉,梦千年〕〔九天星河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略 第289章 听曲儿去
    ,精彩小说免费!

    京城,翰林院。

    “费大人,你看?小的就是问问,怎么说,你与仲大人都是国子监的同窗,后来到了翰林院也走的最近,他如今进了大牢,总该为他做点什么不是?”。

    程默,仲逸在翰林院的跟班,如今仲逸进了大牢,他可着急坏了,奈何能量太小,只能找同在翰林院当差的费思应。

    只是,费思应是个庶吉士,这声‘大人’有点抬高他了。

    “看不出来啊,你小子还是个有情有义的人,自从仲兄弟出身后,好多人唯恐躲还来不及。就冲这一点,我也要全力周旋一番,谁让我与你的仲大人,在国子监时就是同窗呢”。

    费思应拍拍胸脯道:“放心,我爹是礼部郎中,虽说不管刑狱之事,但我也认识三法司的人,放心吧,有消息就告知你”。

    这话不假,不过他认识的人,并非三法司的四品五品官,而是这些人家的少爷、公子哥。

    老百姓结识的人无非还是种地的,作为礼部郎中的儿子,费思应要找几个官宦之后,也不是什么难事。

    酒肉朋友也好,吃喝玩乐也罢,总之: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其实,不用别人提醒,自从仲逸出身后,费思应早就打听过了。

    打听了八百遍了。

    在国子监时,他就发现仲逸才学非凡,后来到了翰林院,二人同为庶吉士,仲逸如今却提前做了正七品的编修,而他依旧还是个庶吉士。

    当时,他确实心中不悦,一种凡人的嫉妒:大家相同的起步,仲逸却走得这么快,而且他可没有五品郎中的老爹。

    后来一想,既然仲逸都已成为正七品的编修,那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怎么说,仲逸升职总比别人升职强。

    毕竟,二人有这层关系在,仲逸不帮他,还能帮谁?

    后来就更不用说了,礼部侍郎袁炜对仲逸也颇为器重,而仲逸在博野县的差事,也是皇帝钦点的,足见圣上的重视。

    总之一句话:仲逸高升了,他费思应自然也跟着沾光,至少不会受害。

    现在仲逸落了难,更不能落井下石,该帮的还是要帮。

    费思应这人不坏,平日好喝好玩,又有一个五品郎中的老爹,这些爱好早就学会了。但做人的底线与弟兄们的情义,还是有的。

    这一点,倒是与袁大头有几分相像。

    ……

    “哥儿几个,好长时间没见了,兄弟请你们过来坐坐”。

    傍晚时分,费思应找了家酒楼,约了几个老友,人到齐后,他便举杯提议:“先说好了,今儿这顿,算我的,想吃什么尽管点,千万不要省银子”。

    “费兄,你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说吧,什么事儿?但凡兄弟们能帮上的,一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几人叽叽喳喳一番保证。

    不用说,但凡酒桌上说出‘赴汤蹈火’之类的话,全无半点可信之处。

    “哎,其实也没什么大事”。

    “这不?翰林院有个同僚叫仲逸,在国子监时我们就曾一起读书,如今他入了大牢,岂能袖手旁观”。

    费思应再次举杯道:“就是想托托你们的老爹,叫他们给牢头、狱卒吩咐一声,千万不要动私刑,好吃好喝不敢说,但不能克扣”。

    “如果在审理案子的时候,能在朝廷准许的范围内给予关照,就再好不过了”。

    “今晚不醉不归,改日,还是这家酒楼,还是兄弟请”。

    费思应这次真舍得下血本。

    “酒菜算什么?费兄,咱们这帮兄弟,什么时候缺过吃喝了?”。

    这话不假,前来赴宴之人,有刑部王郎中的公子、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家的独子、大理寺张寺丞的侄子。

    这帮公子少爷,会缺那口吃的吗?

    “行啦,说吧,还想去哪玩儿?”。

    放下酒杯,费思应拍拍桌子:干脆豁出去了。

    “那还用说,当然是去穆一虹那儿,喝喝酒,听听曲儿,酒楼的饭菜,吃的什么劲儿?”。

    “先说好,不见穆一虹,不说你那个仲兄弟的事儿”。

    此言一出,众人立刻附议,其中一人更起劲儿:“实不相瞒,来这儿之前,我们都约好了,你看着办吧”。

    都约好了?还看着办个屁。

    反正只要说去见穆一虹,费思应比谁都上心。

    ……

    夜幕下,一处静谧的小宅院,红红灯笼规规矩矩挂起,茶香四溢、檀香缭绕,没有书香之气,却依旧令人着迷。

    院中,一名少女正缓缓走来,手中一只木盘,盘中四只酒杯,一壶好酒。

    “诸位在此先品茶,我家小姐稍后就到”。

    丫鬟香儿见来人,立刻上前迎接。

    晚饭后,费思应等一行人四人来到穆一虹住处,对于他们来说这才是真正喝酒说笑的地方。

    至于那琴音与词曲,压根就不重要。

    那公子哥说的没错,他确实约好了。

    看来,今晚听曲儿的就他们四人了。

    片刻之后,穆一虹如期而出。

    台下立刻一阵欢呼之声,这几乎是他们的惯例:先是欢呼,再是一副静静的‘陶醉’,之后便是喝茶、喝酒,最后恋恋不舍离去。

    只是,这里喝酒不能贪杯,只是助助兴,几人一小壶,若是多了,反而煞了风景。

    为何?穆一虹只是抚琴、唱曲儿,而来这里的,又大多是衙门里的大小头头。

    谁也不能坏了规矩。

    一帘秋水月溶溶,酒樽空。懒听琵琶江上,泪湿芙蓉……

    美人、美酒,好茶、好曲儿。

    可惜,有这帮人在,再好的景儿,也都变味了。

    这场面:穆一虹却只顾着抚琴,台下之人只顾着喝茶,时不时的交谈几句,而丫鬟香儿呢,只顾端茶倒水、倒酒。

    各家各忙各的,互不影响,倒也省事了。

    “费兄,方才只顾着喝酒,这会儿倒想起来了”。

    数曲之后,琴音渐渐低了下来,按照惯例,台下也该说笑一番了。

    “你说的是前些日子才被任命为钦差副使的仲逸吧?”

    “对啊,他还是你们翰林院的七品编修,够厉害的”。

    “那还用说,人家在博野县繆大柱夫妇被杀一案中立了大功”。

    “噔……”的一声,一根琴弦绷断,台上琴音骤停。

    费思应等人忙着说笑,压根就没察觉。

    穆一虹双眉紧皱,轻轻将食指含在嘴中。

    “小姐,要不我出去说一声,今晚就到这儿,大不了少算点银子”。

    来到后屋,丫鬟香儿正为穆一虹包起受伤的手指。

    “不行,若突然终止,他们势必会认为我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甚至会以为我与仲大人有什么关系,这样反而节外生枝”。

    穆一虹打小出门在外,又没有爹娘在身边,最知人间冷暖,又天天与这些有权势的人物打交道,对人情世故更是深有体会。

    ‘香儿,我这手?今晚恐怕不能抚琴,但唱曲儿还是可以的’。

    穆一虹叮嘱道:“待会儿,好好向这些人敬几杯酒”。

    末了,她特意说道:“尤其那个叫费思应的,他也在翰林院,就问他,他一定知道内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重生六零俏媳妇〕〔网游之十倍暴击〕〔英雄?我早就不当〕〔诱婚攻略:高冷老〕〔洪荒之凤族圣皇〕〔战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