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私房医生〕〔神级明星系统〕〔首长老公,上车吗〕〔天命武君〕〔重生之暮雨归来〕〔万界仙帝〕〔太古龙帝诀〕〔魔法骑士〕〔透视小神棍〕〔神医农夫〕〔绝色大明星的贴身〕〔乡村兵王〕〔黑化萌妻,套路深〕〔贴身狂医俏总裁〕〔美女总裁的神级侍〕〔重生八零:弃妇带〕〔修真医仙在都市〕〔诱爱成婚,腹黑老〕〔都市至强仙帝〕〔独家小甜心:恶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略 第231章 博野县衙(中)
    <content>

    “威武……”,一阵‘威武’声中,繆小虎被县衙差役带上大堂。

    仲逸与樊文予端坐堂上,靳睿率两名随从立于一侧,而石成则坐在堂下木椅之上,俨然成了专司记录的‘师爷’。

    许多年后,仲逸依旧会想起这一幕:自己再也不用立于一侧做幕僚,而成了名正言顺的坐堂之人。

    而这个原本属于博野知县祈允的位子,今日却没有他的份儿。

    “为祁知县设坐”,樊文予向堂下望去:“因你之前参与过此案的审理,为避嫌,你只可观审,而不可发言”。

    “是,下官明白”,祁允倒是变得乖了许多。

    不过像他这种人,此刻只是表面谦逊而已,久在衙门混迹,若是被几句话就吓倒,岂能对得起他那张满是人情世故的脸?

    “堂下之人,报上姓名,祖籍何处?所犯何事?从实招来”,一声惊堂木,樊文予终于找回了当年的感觉。

    “小民繆小虎,祖籍博野县、鄱家庄,世代耕农……”,繆小虎应声而答,似乎并不陌生。

    也少了几分胆怯。

    这也难怪,自从发生繆大柱夫妇命案后,繆小虎已历经多个衙门训话,类似的问话,恐怕不止一次吧?

    仲逸细细打量一番,只见堂下一个衣衫整齐、发丝整齐之人,甚至于他的脸庞都有些干净。

    繆小虎从牢狱中提到大堂,按理说应是‘蓬头垢面’、‘衣冠不整’才对。

    仲逸心中暗暗思忖:这些衣衫,或许是刚刚所换,博野县也接到旨意,若想早有安排,有的是时间。

    “这么说,你对杀害繆大柱、繆杨氏夫妇,供认不讳?”,例行公事般的询问之后,繆小虎竟主动承认杀人之事,樊文予这才如此质问。

    “是,繆大柱和繆杨氏皆是我杀的,小民早已承认”,繆小虎说话时,几乎面无表情。

    这时,在堂下观审的博野知县祈允嘴角微微一扬,眼中顿时掠过一道难以琢磨的神色。

    博野知县都在堂下观审,繆小虎自然知道堂上之人来头不小,况且樊文予早就声明:他与仲逸是受朝廷指派,特来重新审理此案。

    依照常理,但凡有冤之人,面对更高的衙门、更高的坐堂之人,本应拼命说出实情,为自己博得最后一丝希望才对。

    那怕是一根救命稻草,也要拼命抓住,可繆小虎明知朝廷有人为他翻案,却为何连一句申辩之言都没有?

    更令人奇怪的是:初入大牢时,繆小虎死不承认,连连喊冤,为何今日却一反常态,全部认下罪名呢?

    此举,既不符合常理。

    掌管刑狱多年,樊文予自知不到水落石出之前,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即便心中疑虑重重,但表面上,依然要坦然自若。

    淡定,是坐堂之人必备之‘功夫’。

    樊文予只是微微皱眉,而后侧脸向仲逸附耳道:“贤弟,我看这里边必定有事儿,还是不小的事儿,你看,接下来,当如何?”。

    仲逸脑中快速旋转,刻意压低声音道:“樊兄莫要担心,你这样问……”。

    咳咳,樊文予再次拍的一声惊堂木。

    “繆小虎,条条律法在,朝廷威严在,公堂之上,不可造次”。

    樊文予厉声喝道:“既是你杀的繆大柱与繆杨氏二人,那你说说,你是如何杀的他们二人?又为何要杀他们?从实招来”。

    “小民与繆大柱家相邻而居,繆大柱之妻繆杨氏颇有几分姿色,平日里,又喜欢卖弄风情,小民至今单身未婚,对那妇人动了心。起初繆杨氏不同意,后来我们二人眉来眼去,所谓日久生情,就勾搭在一起”。

    繆小虎如同背书一般:‘那日我刚入的繆杨氏卧屋没多久,却听到门外传来繆大柱的声音,躲闪不及,被抓个正着。怕事情败露,这才杀了他们夫妇二人’。

    话已至此,仲逸几乎断定:繆小虎在说谎。

    在博野县城外,仲逸已将他在繆家庄所打探的消息,大致告知樊文予,此刻,他这位昔日的知县,如今的刑部主事,当然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发问。

    “那你说说,现场打斗的痕迹是怎么回事?你是如何将他们二人杀死?”,言语间,樊文予双眼紧紧盯住堂下之人。

    在鄱家庄时,仲逸就曾听繆连说过:那杀人现场,在县衙的人勘验之后,又有不少人来过。当时正值盛夏,繆大柱夫妇二人的尸体不能存放太久,之后便掩埋了。

    换句话说:时隔许久,目前,这个杀人现场,已无多少可用的线索。

    离京之时,嘉靖帝曾说过:此案是有人在背后操控,而且是借着律法之名。

    若果真如此,以这张巨大的‘幕后之手’的能量,即便现场有什么蛛丝马迹,恐怕早就被处理的差不多了。

    这正是此案目前最为被动之处。

    这时,一直在微微低头的繆小虎,缓缓抬起头来,他略顿片刻,之后便继续开口道:“当时,我见繆杨氏家中有一把菜刀,随手拿过来便向繆大柱砍去,繆杨氏阻拦,慌乱之中,就将二人砍死了”。

    此时,樊文予心中也明白几分:若真杀了人,对事发现场不会如此轻描淡写。

    繆小虎,他在说谎。

    再次拍木,樊文予开始连连发问。

    “繆大柱也是个体壮力大之人,他为何没有反抗?”。

    “那日,他喝了好多酒,回到家时,醉意还未完全消去,所以我便得手了”。

    “你说是用繆杨氏家中的菜刀将二人砍死,菜刀到底从何而来?是在厨房?还是在繆杨氏卧房中?”。

    “这个……”。

    “若菜刀在厨房,你如何从繆杨氏卧房中到厨房拿的菜刀?难道他们二人都不知道你去厨房拿刀吗?”。

    “这个……”。

    “若是菜刀在繆杨氏房中,你又如何解释:一个妇人,为何要将菜刀放到自己的卧房?”。

    “这个……”。

    繆小虎终于经不过轮番询问,他干脆闭起眼睛,稍作沉默之后,竟大声说道:“时间久了,小民已记不太清,反正人就是我杀的,该怎么办判就判吧”。

    众人眼光皆盯在堂下繆小虎身上,仲逸用余光瞥了一眼坐在一旁观审的知县祈允。

    数米之内,仅此一瞥,仲逸却明显察觉:这位七品知县内心正在放声大笑。

    那是一种狂妄的笑,一种波涛汹涌中,夹杂黑暗与自以为永远不会水落石出的阴森得意之感。</content>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怀了反派的娃[穿书〕〔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总裁太坏,娇妻要〕〔[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