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一路随心〕〔绿茵毁灭者〕〔农女种田:山里汉〕〔国民的岳父〕〔妖后倾城:陛下,〕〔妖妃嫁到:九爷,〕〔竞水楼台先得樾〕〔绝地求生之电竞巅〕〔快穿之女主终结者〕〔乡村兵王〕〔邪王通缉令:傻妃〕〔混元仙佛〕〔妖孽王者〕〔指极〕〔剑鸣九天〕〔圣途职迹〕〔灭天行〕〔全能游泳冠军〕〔武灭阴阳〕〔冥海禁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略 第97章 开业第一天
    盛夏之晨,霞光瑰丽,晨风徐徐、舒爽连连。在这昼长夜短的时节里,人们往往久久不愿早早起床,原本打算天亮便出门,但凡无甚紧要之事,却总难免再懒它一时半会。

    城中那处小院里,仲逸正准备出门,此刻他早已洗漱完毕,匆匆用过早餐之后便向仲姝告辞。

    连日以来他早出晚归,终于是盼的当铺开业,心情激动难耐,哪里还有懒懒的睡意?

    中心街那条宽敞的街道上,已是人来人往,路上所过之人都不由驻足停下望望眼前这家新开的店铺,而后便微微摇头各自走开。

    对于他们来说这京城里时常有新开的铺子,也有刚关门的门面,总之折腾来折腾去,大多都与他们无关。

    不过能在此处赫然矗立起这么大一个当铺,说明东家还是有些势力的,只是来当铺的大多为那无奈之人,即便是富家子弟或家道中落者,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如此大的店铺,想必开支自然不小,而开支巨大必要从中赚取更大的利润,如此一来倒霉的还是当物之人,路人纷纷摇头,心中却是默默讨饶:万万不可来此处。

    当然对于那些有钱无品味之人来说,还是喜欢这大一点的当铺。对于他们来说这真金白银才是最实惠,至于那字画、瓶子、罐子之类的玩物,皆是可有可无。

    捧戏子,得要银子吧?逛窑子,得要银子吧?喝花酒,得要银子吧?去这些地方总不能拿出一副字画、古玩来吧?那还不得被人笑死?

    可字画、玉器、还有什么祖传之物又偏偏那么值钱,而实力太小的铺子压根就拿不出这么多现银来,如此一来,好事便落在这些大当铺的头上。

    当铺获利其主要来自两项:当物付银,不过一般折价不足一半,若是日后来赎,除了之前拿走的银子要还清外,还须付利息。

    若是当场表示要死当,或超过约定期限不来赎当,那便由当铺折价变卖,这种估价往往更低,如此,赚的更多。

    “若一当铺”,门外一个大大的“当”字,进门后可见一个高大的柜台,几套深色的桌椅,再加上那古板的老者,此处总给人一种神秘之感,一向喜好玩闹的袁若筠恐怕是要有些失望了。

    柜台对面是大厅,摆设几张精致的木桌椅,这是招待中等客人所用,当物估价所需些时间,来人可在此等候,一般可享受一壶茶或者一盘点心的待遇。

    若是有更为贵重之物,或者当物一时难辨,便可将来人带到二楼包房慢慢等候,如此既为避免随意进出之人瞥见所当之物,亦可显示当主特殊待遇。

    招待进包房者所用自然是:上好的茶水,上好的点心,甚至赶到饭点时,还有上好的酱肉,上好的酒。

    二楼总共四间包房,每间精心装修,而且间距较大,主要为说话方便。其中一间为罗英晚上休息所用,如此便可防止夜晚有窃贼光临,也免得他从小院与当铺间来回奔走。

    柜台中一名老者用他古板的老调向罗英教着其中的门道,一月以来,除了装修店铺外,就是听他所讲,天天耳濡目染,罗英此刻脑子全是这些东西。

    这名老者姓姜,人称老姜头,其人如名,古板寡言、举止保守,却时有一鸣惊人,真是又老、又辣、又够味儿。

    老姜头是袁若筠托人请到的,只是所托之人并未告知他这个店真正的东家其实不是仲逸,如此一来他便只听仲逸一人之话。东家说甚便是甚,从不犹豫,也不变通,他只坚信一条:东家给自己银子,就要听人家的话。

    此人对字画、古玩尤其玉器颇为内行,平日里更是喜好钻研琢磨稀罕物件,对各种当物估价烂熟于心,如此数年下来,真是个难得的行家,

    只因这老姜头不会奉承,又不懂变通,才不受其他东家待见,一时竟无事可做,儿女皆以成家,原本打算在家安享晚年,没想到有人专门请他出山,这才信心满满来到店中干起老本行。

    对此,他心中暗暗发誓:这是他此生最后一次从业,故此一定要在这“若一当铺”干出点名堂来。

    此时,罗英刚刚收拾完桌椅,正倒了杯热茶喝起来,他是这店中目前唯一的全能伙计,除了老姜头外,他几乎什么事都要管,但其实也什么事都不用管。

    “东家早”,眼尖的老姜头一下子就看到仲逸从门外走了进来。闻声而动的罗英这才转过身来:“仲大哥来了”。

    从“仲先生”到“仲大哥”,这是仲姝特意叮嘱的,否则让别人听到会怎么想:都“仲先生”了,怎么又做起当铺来了?免得解释起来麻烦。

    同样要改变称呼的还有袁若筠,根据那鬼灵精怪的脑袋瓜子,她想出了一个既能随时来这里,又不被别人说三道四的主意:她便是仲逸的“表弟”,姓许,十八岁。

    至于袁若筠女扮男装之事,家中父兄都略知一二,后来也就默许了:毕竟一个女子之身在外多有不便,偏偏她又不愿呆在家中,如此一来既能保护自己,又能为他礼部侍郎的老爹挽回几分颜面。

    只是这时间久了,袁若筠的举止确实与男子有几分相像,神似胜形似,如此恰好可以弥补她那学艺不经的装扮之术:发束一扎,摇头晃脑,大踏步的走姿,加上那咄咄逼人的“气势”,举止干脆、从不拖泥带水,还真像那么回事。

    至于外人,乍一看是个男子,便没有了多看几眼的兴趣,真是个皆大欢喜的选择。

    对于仲逸来说,他对此事是极为赞同的,毕竟这个若一当铺是袁若筠所开,故此没有理由拒绝她来此处,若是有外人盯上,那也绝不会想到这眼前的女子,就是堂堂礼部侍郎袁炜的宝贝女儿。

    如此,岂不是一举两得?

    万事开头难,好不容易开起了店铺,可眼下一个客人都没有,一直到午后皆是店中的三人。

    刚刚用过晚饭的罗英正昏昏欲睡,老姜头精气神尚好,估计是茶水喝多了,只得皱皱眉头走向后院茅厕中。

    一楼靠北还有一间包房,这便是仲逸这个东家平日里偶尔休息所用,当然当初他之所以特意留出这个包房,还有一层考虑:“那便是为了应付袁若筠这位真正东家突然来此,如若不然,她在这大厅里一闹,谁还敢来做买卖?”。

    “有人吗?”,一名男子四下张望,朝柜台喊来,罗英见老姜头去了后院,他急忙上前招呼。

    “呶,看看,这个能当多少银子?”,说着那人将包袱扔到罗英面前。

    罗英急忙接过包袱,缓缓打开却见一套奇怪的衣服:色彩斑斓,宽宽大大,上面还有些奇怪的刺绣,总之一般人平日里根本不会穿。

    “这个?”,罗英见好不容易来了个生意,却又一时没了主意:“你等一下,我给你叫人去”。

    那男子讥笑起来:“你到底行不行?还叫人去,就这还开什么当铺?”。

    这时,老姜头刚从侧门走出来,罗英急忙将东西给他。

    才看一眼,老姜头的脸上立刻变得难看起来:拿走,不收。

    见老姜头这么一说,罗英立刻用同样的口吻对那男子嚷开:“拿走,不收”。

    那男子却不依不饶,似乎非要将此物当掉不可:“难道是我看错了?这不是写着若一当铺吗?怎么回事?”。

    老姜头脸上不悦之色未减,嘴里忿忿道:“当铺有‘三不当’,神袍戏衣不当、旗锣伞扇不当、低潮首饰不当,这个规矩你不知道吗?这件分明是改装过的戏服,你这是成心的吧?”。

    这话好像老姜头给他说过,怎么一时给忘了?只顾着忙上门的生意,没想到被人戏耍了,罗英细细一看,这才发现确是改装过的戏服。

    “奶奶的,找茬儿是不是?”,罗英立刻上前一步将那男子肩膀扣住,此乃他在衙门捕贼时所用,仅此一扣,那人便动弹不得,挣扎一番后急忙求饶。

    “老虎不发威,当老子这店可欺是不是?”,罗英那县衙差役的脾气立刻上来:“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同行还是冤家?”。

    一向不喜惹事的老姜头见状这才上前制止:“算了,算了,咱们是做买卖的,和气生财嘛”。

    那男子趁机脱开,摸摸肩膀,嘴里却还是念念有词:“这是要打人了?开黑店是不是?把你们东家叫来,信不信我喊人了?”,说着他便朝门外望去。

    “这位兄弟,有话好说嘛,你坏了本店的规矩,怎么却自己喊起冤来了?”,不知何时,仲逸已站到他的身后,那男子才扭头过来,差点被吓倒。

    他还要理会,却见仲逸冷冷道:“现在走还来得及,不管你是谁派来的,上门的都是客,我叫仲逸,是这里的东家,有什么事直接找我便是”。

    那人下意识摸摸肩膀,心里想着:“这伙计身手如此了得,东家看上去更凶,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撤了再说吧”。

    那人走后,老姜头叹口气,感慨道:“这同行是冤家,自古如此,只是打探对方实力或者抬价也算说的过去,坏了行业的规矩可就不太好了”。

    仲逸对此不甚清楚,老姜头便上前劝阻:“东家莫要动火,这拆台是常有的事,况且你方才那般强硬,这位小兄弟身手不错,相信他们不会再来了”。

    既是如此,仲逸便不以为然,想必这店铺才刚刚开业,来个探虚实的也不难理解,只是这些虾兵蟹将不足为虑,若真是有人打这当铺的主意,那便不会派这么个窝囊废来了。

    “姜伯不必多虑”,仲逸脸上立刻轻松起来:“你安心看着店铺便是,有人眼红也不足为虑”。

    三人正在说话间,却见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连声招呼都未打,便将手中的一块玉放到柜台:“看看这个,能当多少钱?”。

    老姜头取出一小块布巾,将玉拿起,细细端详着:“此玉虽算不得上类,但品相还算过的去,纹路也算清晰,十两银子,如何?”。

    那年轻人连看都未看便直接开口:“一两银子,我就当一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乱伦大杂烩〕〔LOL之职业噩梦〕〔冷酷总裁霸爱妻〕〔怀了反派的娃[穿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