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梦道剑仙〕〔祖宗显灵啦〕〔绿茵万界商城〕〔修真学霸系统〕〔这个末世有点槽〕〔幻兽进化图鉴〕〔亡灵放牧者〕〔无限大叔在异界〕〔诸天世界自由行〕〔中国密电码〕〔灵魂网络〕〔大唐乐圣〕〔心里有个兵工厂〕〔重生军少小甜妻〕〔我的大小仙女〕〔帝国吃相〕〔马前卒〕〔神荒魔尊〕〔战国之东周崛起〕〔重生之我不想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略 第54章 什么语言?
    “站住,干什么的?要去那里?”,呼呼北风下,山野的一个岔道口处,一名中年男子被迎面的岗哨守卫拦截。

    一个山野村夫,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这等阵势,他急忙走上前去,满脸陪笑道:“兵爷,小的就是前面八里庄的,刚去阿姐家看完小外甥,现在正准备回家呢……”。

    守卫大声喝道:“八里庄?何时住的八里庄?家中还有何人?”。

    那名男子一脸愕然道:“我们几代人一直就住在八里庄,具体什么时间小的也说不清,家中爹娘妻儿,还有祖父母”。

    谁知守卫冷冷道:“等着,等你们八里庄的里长和三名以上老者过来指认,你才可回去”。

    一阵寒风略过,这名男子瞬间整个人都凌乱了。

    ……

    这注定是一个多事之冬。

    沿海数省,各省各府、州、县一片鹤戾恐慌之声,各省都司命人在各个关隘、通道设卡,所截之人除了要核对户册以外,还要各村的里长、老者来认领,说出祖宗十八代才可离去。

    如此风寒天气,如此设关设卡,路上行人立刻少了许多,除了那些实在迫不得已要出门之人战战兢兢上路外,其他人只得老老实实呆在家里,谁愿意趟这趟浑水呢?

    如樊文予所说,其他州县首要举措便是紧闭城门,而后挨家挨户搜查,一时间弄得鸡飞狗跳、怨声载道,可三五日之后皆是一无所获,最后还得再打开城门,进而转向到各山村搜捕。

    如此一来,城中之人松了口气,但一种紧张与恐惧之情,立刻弥漫到了整个山野之中。

    作为直隶下辖的府城,保定府自然也不例外,保定知府命人将城中挨家挨户搜了个遍,甚至连祖坟都要挖出来了。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如此大规模的搜查非但没有找出潜伏下来的倭寇,反倒搅的大伙鸡犬不宁、提心吊胆,连个起码的正常生活都无法保障。

    但若说到蛰伏的倭寇,那可藏身之地多了去了,想想黑山、牛头山当年的山匪就知道了:茫茫山野、幽幽山谷,何处无藏身之地?无非就是提前备些吃食与衣物而已,保命要紧,凑合三五个月根本不是问题。

    蠡县城中的情况与其他地方稍稍不同,虽没有鸡飞蛋打、人人自危,但关闭城门一个月的消息立刻传遍了保定府,城中百姓更是不知所措,虽然表面敢怒不敢言,但心中却在暗暗骂着出这个馊主意的始作俑者。

    大街之上,随处可见差役,家户之中,随时可能被敲开院门。

    “沈大哥,你这是去哪儿呢?”,仲逸看沈尘刚刚回到县衙,急忙走了过去。

    沈尘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还能去哪儿?挨家挨户的搜呗,我现在呀就差点要挖出人家的祖坟了”。

    仲逸笑道:“哦?是吗?那有何收获?战况如何?”。

    沈尘放下手中的佩刀,随手端起一晚凉水咕咚咚的开始喝起来,之后他摸摸嘴巴道:“我说仲老弟,你是真不知还是装不知?这蠡县城中十有八九的人我都认识,怎么可能有蛰伏下来的倭寇呢?咱们做做样子就行了,为何要关闭城门一个月呢?”。

    在一起共事这么久,仲逸知道此刻他是无法说服眼前这位沈捕头的,此事只有他与樊文予知道,短期之内这种误会恐怕是无法避免了。

    他更清楚,接下来的形势会更复杂:一旦城中百姓闹起来,那后果不堪设想了,现在只能挨一天算一天了。

    尽管此举会给大伙带来诸多不便,但蛰伏的倭寇不除,危害就会更大,对此,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

    但此刻,仲逸却只能说道:“此事事关重大,不得有半点含糊,否则上面怪罪下来,樊知县一旦有麻烦,到时事态就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了”。

    二人如此争执不下,仲逸正欲离开沈尘的房间,却见罗英慌里慌张的走了进来。

    “沈大哥,抓到一个疑犯,你快去看看吧”,罗英进门便直接喊开了。

    “走,前面带路”,说着他拿起佩刀奔出门外,仲逸与罗英急忙追了上去。

    城南一个破旧的小院里,数名差役围成一圈,中间坐着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男子,他口中念念有词,脸上却毫无恐慌的神情。

    “让开,沈头来了”,罗勇看到沈尘后急忙唤其他人让道。

    沈尘上前一步,将那人头发撩起,随后转身便骂道:“你们眼睛瞎了?此人虽是邋遢了些,但长得慈眉善目、黑发黄肤?怎么可能是倭贼呢?”。

    罗勇见状,急忙上前解释道:“谁说不是呢?起初我们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是,你听他说什么?”。

    沈尘望望罗勇,满脸不解道:“说什么了?”。

    这时,只见罗勇轻轻嗓子,双手叉腰,对那人大声道:“说,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家中还有什么人?”。

    那人犹豫片刻,却喃喃道:“@#¥%&#@¥……”。

    沈尘眼珠瞪得老大,一脸愕然道:“这,这是什么情况?”。

    在这蠡县城当了这么多年的捕头,沈尘从未办过这样的差事,一向倔强的他还是有些不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幕。

    他心有不甘道:“说人话,我是蠡县县衙的捕头,快说,你是哪里人,家中还有谁?”。

    那人捋捋蓬乱的头发,用迷茫的眼神望着沈尘,犹豫片刻后却再次开口道:“@#¥%&#@¥……”。

    “看到了吗?他不会说人话,这鸟语肯定是倭贼的语言”,罗勇补充道:“再说了,咱们打小在这蠡县城里晃荡,可是,你曾几时见过这个人,此人一定有问题”。

    冰冷的地面,沈尘竟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片刻之后,他起身挥挥手道:“还愣着干什么?带回县衙吧”。

    看着沈尘发话,差役们便觉得此人存疑已是八九不离十,于是立刻拿出铁链将这可疑之人锁了起来。

    仲逸急忙摆摆手道:“放下,放下,咱们这么多人,还拍他跑了不成?这若是传出去,岂不是让大伙笑话我们县衙的兄弟们无能不是?”。

    听的此言,众人便笑着收起锁链,一本正经的将他带回县衙。

    刚刚安静没多久的蠡县县衙,立刻再次热闹起来。

    大堂之上,樊文予一脸严肃,一声惊堂木下,左右立刻“威武”开来。

    做知县也有段时间了,不过樊文予从未想到自己会审这么一出案子。

    底下那人除了@#¥%&#@¥……,就没有别的了。

    无奈之下,他只得命左右将此人暂且关押起来。

    仲逸心中却是哭笑不得:“看来这关闭城门与大肆搜捕之举确实起了作用,仅凭此人不会说“人话”便将他列为可疑之人,也正是怪难为他们的”。

    樊文予心事重重的回到知县宅,他脸上丝毫没有胜利的喜悦,此人怎么看都不像是那倭贼,差事也就办成这个样子了。

    午后天空飘起一层浮云,嗖嗖北风再起,街上几乎空无一人,就连那些平日里喜欢嚼舌根的大闲人们也只得乖乖的呆在家里,那也不敢去:既不敢出门,也怕说错话。

    几个身影来到县衙,一通鼓声后,樊文予只得再次走回大堂。

    “堂下所跪之人,快快报上名来,因何事来县衙大堂?”,樊文予例行公事道。

    堂下一名老者环视四周,而后唯唯诺诺道:“知县大人,小的是来报案的,小的一家来蠡县办点事,谁知事后小儿不见了,大伙找了半天也不见他的踪影”。

    原来是找人的,樊文予淡淡的说道:“哦,那你说说,你家儿子长的什么样?从何处走失的?”。

    老者比划着自己的脑袋:“小儿二十有六,但打小脑子不好使,言语不清,也不会收拾自己,看着就像是个叫花子,在城南走失的,还望青天大老爷为小的们做主啊”。

    “他叫什么名字,家住何地?家里还有什么人?还有谁可以证明?”。樊文予一口气询问完。

    老者点点头,这几日他在街上已经被问过多次,好在他身边还有几个可以证明自己身世的老者。

    ……

    片刻之后,那名老者便带着他那刚刚才过堂审讯的小儿离开了县衙,身后只留下樊文予一脸的尴尬之色。

    “沈捕头,你当差多年,以后办差机灵着点,不要把什么人都往县衙带”,说完,这位樊知县便怏怏离去。

    看着罗勇一脸尴尬之色,沈尘立刻怒道:“好小子,你当差几年了?以后不要把什么人都给老子往回带,听见了没?”。

    看着沈尘离去的背影,罗氏兄弟长长舒口气,他们急忙转身向仲逸说道:“仲先生,此次太感谢您了,若是当初真把人家给锁了,那沈头现在指不定怎么骂我们呢?”。

    仲逸摇摇头笑而不语。

    这时,罗英一脸不解道:“仲先生,你说这贼寇到底长得什么样?”。

    仲逸仰望灰蒙蒙的天空,深深的叹口气道:“这些人,绝不是那些身着奇异装束,光头扎辫的贼模样,他们在我大明蛰伏多年,表面看与我们这些人并无差别”。

    如此一说,罗勇更是一头雾水:“仲先生,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照这么说,我们这个差事是铁定完成不了?这些人就没一点破绽可寻吗?”。

    仲逸目视前方,意味深长道:“不管他们怎么伪装,总有露出尾巴的那一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都市之造假天王〕〔玄幻时代:超神手〕〔我在万界送外卖〕〔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