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云战〕〔魔性唐僧闹西游〕〔重生年代福宝妻〕〔被影视耽误的歌神〕〔群史争霸〕〔名监督的日常〕〔圣光暴君〕〔圣光骑士〕〔圣光〕〔我真是个律师〕〔系统送我一见钟情〕〔从签到开始百亿神〕〔渣女绝不崩人设〕〔永恒圣王〕〔伯爵大人有点甜〕〔中了偏执霍爷的迷〕〔斗罗之火影乱入〕〔网游之兽医〕〔我的女帝养成计划〕〔我真不是天纵奇才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九天杀 第四章:麻烦不断
    <b>最新网址:一行人进了城门,樱姬回过头,看着跟在后面的古秋,脸色微微一红,说道:“刚才多亏你了。”

    古秋闻言忙道:“不敢当,我的命就是樱老先生所救,替你们打发这些泼皮是应该的。”

    怜若则瞪着大眼睛看着古秋问道:“大哥哥,刚刚为什么他们不敢抓我们呢?”

    古秋未答,而樱堂笑着说道:“因为你古秋哥哥比他们厉害啊。”

    怜若恍然,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古秋哥哥这么厉害啊,那么一定要教我哦。”

    白石城太大了,走了约两个时辰,终于到达了一家名为“灵林堂”的药材铺门口。

    怜若兴奋地和古秋说道:“古秋哥哥,这就是我们家,我们到啦。”

    进屋之后,樱堂让樱姬领着古秋到了一间厢房,把古秋安顿了下来。而自己则把绿灵草种在了后院一隐秘花圃之中。

    饭后,樱姬给古秋送来了热水。古秋躺在木桶中,思绪辗转。

    古秋又想起了白天樱堂的话,玄尊强者竟然可以一己之力击杀数十万海兽,实在太令人震惊了。

    古秋又想起了那手指、黑芒和巨掌,却不知道他们的主人到底又有多强,到底达到了什么级别。

    自己白天凭借在杀戮场凝练出来的杀戮之气惊退了对方,如果对方仅仅就是这几人,倒也不惧,自己已是锻体境大圆满,而对方虽然是武者,但观其气息应不如自己。可对方明显不会善罢甘休,所以还得小心提防。

    古秋拿出父亲给的须弥戒抚摸着,喃喃道:“看来父亲给的功法等过几天身体痊愈了就要及时修炼了,这几天先慢慢熟悉打听这地方的情况再作打算。”

    夜,深夜。

    后院一偏僻角落的小房间中。

    屋子里没有别的颜色,只有黑!

    连月光照进来,都变成一种不吉祥的死灰色。

    他跪在黑色的神龛前,黑色的蒲团上。

    黑色的神幔低垂,没有人能看得见里面供奉的是什么神抵。

    “远祖,您为何要让家族被诅咒万年。我只想我那唯一的孙女樱姬过上平淡的日子,可为何她的身体依旧这般孱弱!”樱堂喃喃低语。

    “都要死完了,死完了,呵呵,哈哈!”樱堂的表情突然变得极度狰狞,诡异!

    第二天一早。

    “古秋哥哥!”怜若门也不敲,推门而进。

    “怎么了,怜若?”古秋早已起床,正在做基本吐纳练习,看到怜若进来问道。

    “我们出海两个月了,你今天陪我和姐姐去坊市逛一逛好不好啊?有好多好吃的喔,我很久没吃了。”

    古秋一听,想到如今出去熟悉熟悉环境也好,就说道:“好的。”

    说罢三人走走停停来到了白石城最热闹的一处坊市,只见里面人头攒动,人声喧哗。

    各种店铺摊位满目,入口处售卖各种生活必须品,坊市深处有售卖武器、药材、各种供给武者所用的高级店铺。

    怜若和樱姬走在前面,古秋则落后约三步走在后面。

    怜若蹦蹦跳跳地看这看那,而古秋也挺感兴趣的,毕竟他只是个十五岁的少年啊。

    一会,怜若递了一串糖葫芦给古秋,古秋拿过来就吃完了。

    怜若问道:“古秋哥哥糖葫芦好吃吗?”

    古秋吃完还回味着,笑着答道:“嗯,好吃极了。”

    怜若嘿嘿笑着又走开了。

    樱姬来到一处售卖饰物的摊位前,驻足观赏把玩了起来。她拿起一串淡蓝色手链,不知是何材质,看起来却很是淡雅。配上樱姬清冷的性子,倒也是绝配。正当樱姬认真把玩的时候,一爽朗声音从一旁传来。

    “樱姬妹妹,好几个月没见你,我很想你啊。”

    樱姬寻声望去,见到一群人拱着一位衣着不凡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当看清来人时,眉头不由得微微一蹙。

    坊市中立马就有人认出了来人:“原来是江家四少爷,他家可是城南巨富啊。”

    “听说这人自诩城南第一少年公子,很多少女倾慕的对象啊。”

    “人家家里有钱,就是资本,而且还长得英俊,人比人没法比啊。”

    年轻人年龄二十左右,样貌颇为英俊。光洁白皙的脸庞,带着那种高人一等的傲慢。

    他目光炽热地死盯着樱姬走了过来,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慕。

    “江冲请你说话自重一点,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樱姬斥道。

    “樱姬,你知道我一直都很倾慕你,说话不要这么伤人心啊。”

    江冲看了看樱姬手中物件,哈哈一笑,说道:“你这样的绝世美人怎么能买如此粗鄙之物呢?我家在坊市里面开了一家兽核饰品店,里面物件不仅外观绝美,而且还有各种功效,堪称一绝,樱姬妹妹要什么去选便是。”

    “不需要,怜若,我们回家。”樱姬说完就要拉着怜若回家。

    而江冲一挥手,他带的手下就把樱姬和怜若围在里面。

    樱姬见状急了起来,喊道:“江冲,如果没有事就请让开,白石城什么时候让你如此胡作非为了?”

    江冲却并无让开的意思,而是笑眯眯地看着樱姬,像看待落入陷阱的猎物一般。

    他踱步走向樱姬,手中折扇一甩,风度翩翩悠然说道:“樱姬妹妹,哥哥我可是……”

    啪!

    一巴掌!

    竟然,江冲竟然被人一巴掌扇飞了三米远!

    这!

    围观的所有人目瞪口呆!连樱姬和怜若也是呆住了。

    江冲可是南城富商江流之子,江流在南城也是一方豪强,竟然有人当街一句话也不问就打了他儿子!

    “屁话真多。”古秋不耐烦地说道,看都不看倒在地上的江冲一眼,拉着樱姬就往外走。

    江冲似乎半天才反应过来,摸着流血的脸颊,神态几近抓狂,歇斯底里指着古秋叫道:“给我弄死他!”这时哪还有半分翩翩佳公子的模样。

    两个护卫马上就挡住了古秋,古秋飞起两脚把他们直接踹飞,扬长而去。只剩下已近暴走的江冲呆呆坐在地上。

    在围观人群中,有个贼眉鼠眼之人一直冷冷地看着刚刚发生的这一幕,此人分明就是那段三耗子的手下。

    等古秋走远,此人来到江冲面前,道:“江少爷,还认识我吧。”

    江冲看了来人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不就是城南老鼠的手下吗?干嘛?”

    来人也不恼怒,说道:“刚我见江少爷似乎和灵林堂的人发生了一些冲突,那少年不过有些蛮力,江少爷完全可以轻松收拾他们。”

    江冲悻悻道:“没看到我的随从都被打趴了吗?我要回去马上告诉我父亲!”

    来人道:“其实江少爷不用惊动您父亲,您只要告诉您在八爷府做管家的舅舅,这个事情就妥了。”

    江冲道:“我舅舅是八爷府管家,不会随意帮我出头的。”

    来人道:“哈,现在我就告诉江少爷一个秘密,定可让八爷亲自出手,只要八爷一出手,灵林堂定然无法在白石城立足,届时这小妞还不是少爷您手中之物?”

    “哦?什么消息?”江冲好奇道。

    城南,八爷府。

    “你说那灵林堂樱老头有一株绿灵草?”一位三十几岁衣着华丽却面带病色的青年人站在大厅中问道。

    堂下站着的一位管家打扮男子回道:“是的,八爷。刚刚我外甥江冲来报,说有人看到樱堂刚从海外回来,带回了一株绿灵草,那绿灵草是给他孙女养病续命之物。”

    八爷一冷哼,道“绿灵草乃是品阶不低的灵药,岂是灵林堂这种寻常人家可以拥有的。来人!”

    门外立时走进了一位身着军服的男子,恭敬应道:“八爷!”

    “你立刻带人去灵林堂,那樱堂老头有一株绿灵草,帮我要回来。不过行动要注意,这几天父亲府上有两位极为尊贵的客人,不要动静太大!”八爷吩咐道。

    “是!”身着军服之人领命而去。

    古秋三人回到了家,樱姬还是有点惊魂未定,而怜若则是若无其事,好像还很兴奋的样子。

    樱姬叹了一口气,对古秋说道:“古秋,这次又亏你帮忙了,不然还不知道今日如何脱身,那人就是个无赖。”

    古秋看着樱姬,说道:“樱姬姐,这些天多亏你们一家照顾,你千万别说这些话,都是我应该做的,而且还不知道会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呢?”

    樱姬说道:“明着来应该不会,白石城总归是有规矩的,城主叶星不会看到自己管辖的地盘乱糟糟的。”

    怜若则瞪着大眼睛望着古秋道:“古秋哥哥,你好厉害喔,我真的想习武。”

    古秋摸了摸怜若小脑袋,说道:“我连修行的门还没进呢?怜若以后要学可以找个厉害的师傅。”说罢就回后院练功去了。

    过了约一个时辰,突然,一队兵士冲进了灵林堂大门,为首之人正是刚刚八爷府中领命而来的王军尉。耳朵都很小,鼻子却很大,几乎占据了一张脸的三分之一,将眼睛都挤到耳朵旁边去了。但他的目光却很恶毒而锐利,就象是响尾蛇的眼睛。

    王军尉一进门就大声喝道:“樱堂掌柜速速出来。”

    樱堂见状大惊,急忙迎了上去,陪着笑脸说道:“军尉大人来小店有何事?”

    王军尉居高临下地说道:“听说你从海外得到了一株绿灵草,八爷要了。”

    一旁的樱沙一听要绿灵草,当即着急说道:“不瞒大人,我这女儿从一出生体质就孱弱,所以每年我父亲都得带她到沧海海域的弭药岛去泡一次万灵药浴,并且交易一株绿灵草带回种植,定期摘取叶片熬成汁液给樱姬续命啊!军尉大人,除了绿灵草,其他的都好商量。”

    王军尉一摆手,不耐烦地说道:“八爷只要绿灵草,不要再啰嗦,只说拿还是不拿,不拿我们就自己去取。”

    樱沙还想说话,王军尉一挥手,两个大汉上来就架住了樱沙,而在一旁柜台帮忙的樱姬、怜若却被另外两个军士拦住了。

    眼见王军尉就要往后院走去,樱堂想到绿灵草就在后院,急忙朝王军尉扑去,却被王军尉抓住衣领,一把推倒地上。

    “不识抬举!”王军尉冷哼一声。

    “你们,你们就完全不讲道理明抢吗?”樱姬在柜台后方喊道。

    “在白石城,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规矩。在城南,八爷就是规矩!”王军尉瞟了一眼樱姬,不屑地说道。

    “哼,我们去找绿灵草!”王军尉说完抬脚就往后院走去。

    就几个眨眼的功夫。

    “啊…啊,你是何人!放开我。”后院竟然传来王军尉凄厉的叫喊。

    变故陡生!

    刚刚不可一世的王军尉竟然被一个少年揪着头发拖了回来!这时的王军尉满头大汗如雨,脸已痛得变形。

    准备跟着王军尉进后院的四个兵士见到大惊,火速冲了上去要制服少年,没想到少年飞起几脚,几名兵士瞬间都被踢得倒飞而去!

    所有军士和王军尉大骇,惊叫道:“锻体境武者!”

    当下谁都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这少年竟然是一名锻体境武者!樱堂一家也是大惊,没想到自己随手所救之人,是一名锻体武者!这灵草看样子暂时是保住了,所有人都暂时松了一口气。

    古秋揪着王军尉头发,拖到了大厅,然后把他按着半跪在地上,淡漠说道“刚刚你自己说的,谁的拳头大谁就是道理,那么现在我要弄死你,我有没有道理?”

    王军尉悲愤至极,没想到自己堂堂一军尉,现在像只死狗一样被一个束发少年按在地上。可又是万分无奈,此人可是一个锻体境武者!

    白石城千万人口,武者不过数百人。随便一个武者可以到真正的豪门当个护卫队长或者军队里当个都尉,比自己这个军尉地位高了一大截,何况,此人还如此年少。这个世界强者为尊,对方比自己强,这口气就得咽!

    王军尉当即告饶道:“小的不知有武者大人在此,多有得罪,不过我也只是奉命行事,希望大人放小的一马,小的马上退走。”

    古秋望向樱堂,樱堂连忙点头,古秋就松开了王军尉的头发。王军尉哗的一声,溜到门口,喊道:“走!”

    所有军士一咕噜跑出了灵林堂大门,深怕落在后面。

    等出了门口,王军尉给身旁一人使了个眼色,那人喏了一声而去,过了一小会又跑了回来。

    王军尉阴森问道:“妥了没有?”

    来人小声说道:“军尉大人,已经办妥!”

    王军尉恶毒地说:“这下他们插翅难飞,赶紧回去禀告八爷,让八爷派遣统领前来缉拿贼人!”<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谁叫游戏策划欣赏〕〔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无上龙神陆鸣〕〔苏黎陆宴北〕〔皇后是朕的黑月光〕〔三分钟女主〕〔我只能看见属性面〕〔冷王宠妻秦偃月免〕〔萌宝来袭:爹地,〕〔头号男秘〕〔煞妃归来之绝杀天〕〔晚间星辰慕黎明〕〔小没良心白灵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