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狂妃甜且娇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图鉴〕〔明末枭雄录〕〔大明不可能这么富〕〔武侠大系统〕〔近身狂婿〕〔我为天帝召唤群雄〕〔胖揍星际商人〕〔奋斗在瓦罗兰〕〔西游之绝代凶蟾〕〔大侠请选择〕〔极品医神当赘婿〕〔极品医神当赘婿李〕〔李石川吕紫烟小说〕〔蛮兽骑兵〕〔魔偶天成〕〔大唐逍遥驸马爷〕〔快穿后我被偏执大〕〔我复活了科学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九天杀 第二章:神秘少年
    <b>最新网址:第二章:神秘少年

    一艘巨大的商船行驶在无尽海域外围的一海域上。

    这艘商船长三百米,船上大多是都是常年在各海域间经商和修行之人,其中不乏武者,甚至还有一些冲关境高手。

    甲板上有许多人或是在交谈、或是争执。这时,只听到一个声音突然喊道:“快看,那里飘着一个人!”

    甲板上的人都寻声望去,只见那海面上真有一个人抱着一根木头浮在海面上,似乎还是一个少年,看脸色气息似还有生命迹象。

    接着有思维敏捷之人想起了什么,失声叫道:“看这水流,这人像是从迷雾之海区域漂流而来!”

    甲板上之人听到“迷雾之海”四个字,均感到连呼吸都一窒。

    “天啦,竟然是迷雾之海!那里是真正的死亡区域。”

    “听说无论人兽、修为高低,一入迷雾之海皆无法回头。”

    “迷雾之海神秘诡异,据说里面有上古妖兽和人类都绝对无法踏足的秘境。”

    “这个少年难道真的是从里面出来的?”

    “应该不是吧,从没听说有人可以从里面出来,哪怕,只是一具尸体!”

    很快,漂浮的少年就被船员打捞了起来,放到了甲板之上,当大家看到少年身体时,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少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他全身上下前后布满了陈年伤疤,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

    虽说船上大多也都是刀口舔血之人,但均上了一定年纪,而这少年分明只有十几岁啊!

    这时,一灰衣老者走到少年旁边蹲了下来,仔细望了望少年脸色和气息,然后拿出了一颗回气丸,给少年喂下。

    老者跟四周围观人群说道:“此少年还有救,我带回船舱去了。”言罢,就抱着少年回到了船舱之内。

    船上都是四海闯荡之人,再奇怪的事情也都见了不少,不消三两日,这个少年就慢慢淡出了大家视线。因为对所有人来说,努力修炼提升自己实力和用心经商增加家族实力才是真正最重要的。

    船舱内。

    这是一间不大的船舱,房间随着海水波涛轻轻摇晃着。

    “爷爷,他还没醒么?”一个约莫十二三岁,长得星眼如波、一张芙蓉秀脸双颊红晕的小女孩问刚刚救起少年的老者。

    老者叹了一口气道:“这少年应该受到了极大的创伤,但是他体质异常强大,所以现在看起来应并无大碍,只是陷入了昏迷。”

    老者身旁另站着一年方十七八,身材高挑,端庄娴雅的少女。她乌发如漆,肌肤如玉,娇美无比,容色绝丽。她看了看少年,蹙了蹙眉头,却没有说话。

    躺在床上的少年虽然在昏迷中,却眉头紧锁,似乎陷入了深沉的回忆……

    一个方圆千米的密闭角斗场中,一名黑衣少年手持一把已满是鲜血的弯刀低头站在场中,不断地喘息着。他的脚下遍是残肢断臂尸体,血流成河。

    他抬起头,漠然地环顾四周,地上竟然有上万具年不过十几岁的孩童尸体!

    而站着的,加上自己,还有四个人!

    他用手把已经遮住了脸庞的头发拨开,露出了一张清隽的脸庞.

    他笑了,虽然他刚刚才如死神一样收割一条条性命,虽然他刚刚淡漠的眼神冷得让人心悸,可是他笑了,灿烂地笑了。

    他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眼神明亮。他加快了脚步,向出口走去,口中喃喃道:“父亲母亲,秋儿又可以见到你们了!”

    血刹炼狱岛最中心。

    这是一座幽静、很小院落。

    少年推开大门,兴冲冲地朝里面喊道:“父亲、母亲,秋儿回来了!”

    这时,里屋的门打开,一位姿容娴雅的少妇急急走了出来,当看到少年完好地站在院中时,少妇急切地跑了过去,一把抱住少年,脸颊贴着少年脸颊,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少年的脑袋,她用激动甚至颤抖的声音重复着:“秋儿,我的秋儿。”

    少年不明白自己母亲为何这般模样,自己每隔半年就会被岛上的接引使带去那里,去杀人。

    他只知道只要场中剩下四个人,自己就可以回来.对于自己来说,杀人、回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从一出生,这,就是他的世界!

    他不能理解母亲每次看到自己被接引使带走时那焦急、无助、无力、甚至心如死灰的眼神。

    这时,从屋内又走出了一个剑眉星目、身材伟岸的中年男子。

    竟然,这赫然就是曾经名震天洲东域却在二十年前诡秘失踪的修炼天才:古云天!

    少年抬头看到男子走了出来,急忙跑了过去,开心地扑到了男子怀中,双手环抱着男子腰际,高声呼道:“父亲!”

    男子用怜爱的眼神看着少年,任少年抱着自己,过了一小会,男子才说道:“古秋,你跟我先进屋,为父有事和你说。”

    言罢,反身走进了屋中。

    古秋一愣,以前自己回家,肯定是母亲先让自己洗澡再吃上她亲手做的饭菜。但看到父亲如此郑重神色,古秋虽然奇怪,不过也随之跟了进去。

    到了屋内,古云天看着自己儿子,过了一会儿,才深吸了一口气,正色缓缓说道:“秋儿,接下来父亲说的话,你要认认真真地听,一个字也不可忘,你知道吗?”

    “嗯,父亲!”古秋重重点了点头回道,因为他知道父亲说的一定都是对的。

    古云天微微颔首,说道“原本我以为你和为父一样,这辈子再也不可能离开这座岛屿了,要么成为矿奴、要么在修罗场被杀死、要么把灵魂出卖给血刹岛,成为血刹使。直到前几日,为父得到了一个东西,有了它,可以让你离开这里。”

    古秋一听父亲要自己离开,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一样,着急地说道:“父亲,秋儿不走,我不走,我要和父亲母亲在一起!”

    古云天双手轻抚在古秋肩上,继续说道:“秋儿,父亲母亲如今陷在这血刹炼狱岛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供人驱策,没有灵魂,生不如死。为父要你离开,是因为你是父亲母亲的唯一希望,只有你离开了,才有可能救我们出去。你知道吗?你母亲和我也很想你爷爷奶奶。你是我和你母亲逃离的希望,只有在外面,我们一家人才是真正的团聚。难道你要抹杀掉这唯一的机会吗?”

    古秋一听愣住了,这是他从未听过、想过的话。他虽然只有十五岁,但不代表他什么都不懂,其实他比谁都懂,比谁都明白。

    只是他知道自己根本无力改变什么,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像个孩子一样,简简单单和母亲父亲生活在一起,什么也不用想。

    反正,就这样吧!

    可是,这一刻,他看着自己父亲英朗却凝重的脸庞,他看到旁边母亲似乎已不再年轻的容颜,他缓缓抬起头,看着父亲,感受着父亲的期冀,古秋眼神逐渐清明,眼中闪过一丝决然,然后,重重点了点头!

    古云天感受着自己儿子刚刚心境的变化,他笑了。他微笑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赞许地点点了头。

    这一刻,两个男人之间,无声胜有声!

    古云天一挥手,房间内随之多了一层淡黄色的禁制,接着说道:“秋儿,为父前日在一处新矿区的核心区域,挖到了一块石头。这块石头虽然气息看似平和无奇,实则包含着惊天荒古之力!如果为父猜的不错,这可能就是血帝灭度后,精血所化十二块本源石之一!而这座岛屿的禁制和这块石头的力量是一脉同源。一般情况下,只要有人走到了岛屿边缘,就会被禁制带入无尽虚空乱流之中绞为虚无,可只要带上这个石头,就可不触发禁制,直接破开虚空,逃离这座岛屿!”

    古云天顿了顿,继续说道:“秋儿,因为修罗场要觉醒你们的杀戮本能、生死决斗意识,所以禁止你们现在习练功法玄技。没有修习过功法,所以你的实力还只是锻体境大圆满,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你的根基才无比扎实浑厚。而且你在此地出生、成长,体内自有一股血煞之力,诸邪避退.加上你在修罗场生存这么久,战斗已成为了你的本能.所以,只要你修炼不辍,将来定可有一番作为。”

    古云天从怀中取出一个戒指,递给了古秋,说道:“秋儿,所谓芥子化须弥,这是一个上品须弥储物戒,可以存放十倍于这个房间的物品.里面有一些极品灵石和一个灵魂玉简,灵魂玉简里有一部我们家族至高的功法和一些为父要对你说的话,日后你出去再听。这个上品须弥戒和灵石在外界都是极为珍贵之物,在没有自保之力之前,切勿暴露!你出去后,我也不知道你会出现在什么地方,不过一定要记住,没有强大的实力,切莫回家族。因为为父的陷落和你爷爷的失踪,恐怕背后都有惊天阴谋,我们都只是棋子。”

    接着古云天一运气,房间里的禁制又多了一层,这时他才拿出一个东西。

    这是一块红色的石头,约莫两个巴掌大小,看起来平淡无奇,并无太多特殊的地方。古云天用双手把它托到了面前,随后收回双手,就让石头这么悬浮着。

    古云天对古秋说道:“秋儿,为父现在要将这块石头打入你的气海之中。”

    古云天玄气外放,纯金血脉之光爆发,传承器焰印闪动,一股强大的力量包裹住源石。

    玄气不断在清除源石的杂质,源石不断变小,最终被压缩至米粒大小,可颜色却更加艳丽,犹如魔神之血。

    细看之下,米粒表面有血纹流动,犹如活物一般。

    古云天轻喝一声,双手一推,便将源石打入了古秋气海之内。

    做完这一切,古云天脸色苍白了几分,休息了一下,对古秋说道:“秋儿,我已将源石打入了你体内,它不仅可以让你离开这里,里面更是蕴含了连我都无法想象的禁忌神力,如果有朝一日你能够将他驱使,那定可成为一方至尊。”

    古秋看着这一切,有点慌慌地喃了一句:“父亲。”

    古云天看着自己儿子,微微一笑,右手抚摸着小脑袋,深情说道:“秋儿,以前你在修罗场杀戮是逼不得已,因为不是你杀人,就是你被杀。而到了外面,要在杀伐果断的同时记住不能滥杀甚至嗜杀,否则难成大道!”

    古云天敛容正视自己的儿子,道:“秋儿,在今天之前,我们的生命都很卑微。可是,从现在开始。”古云天顿了顿。

    “你的生命将属于你自己!”

    “我的生命将属于我自己!”古秋双拳不由得紧握,在心中把父亲的话重复了一遍。他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父亲。

    但是他知道,这一刻,将永远烙印在了自己灵魂里!

    “秋儿,你记住,我们古家在天洲东域,建立的势力叫…”

    “轰隆!”一巨大声响突然从岛屿中央传出,只是一瞬间,古秋就被一股无法阻挡的力量从屋顶吸走。

    古云天和妻子凌落雅脸色大变,赶紧推门追出,可一出房门,只见整个岛屿血气弥漫冲天,连天空也变成了红色,而遥望那岛屿最中心,古秋正被一团诡异的血雾包裹着。

    古秋脸色煞白、表情扭曲似乎极为痛苦。

    这时,古秋见到了自己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震撼一幕:那一道似能吞天噬地黑芒、那一根魔压万界的血色巨指、还有那一只裁决寰宇的金色巨掌!

    当他被送进空间裂缝的那一刻,还看到了自己父亲瞬间苍老的脸庞,听到母亲那无助、凄厉的哭喊,看到了他们绝望的眼神……

    但就在这一刻!

    古云天挖到源石地点下方两万米处.

    连血色巨指都不知道,竟然有一块残破的墓碑斜立在那无尽之暗中,而墓碑上面有三滴真魔之血突然显现!<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我只能看见属性面〕〔虎婿小说免费全文〕〔陆先生,你是我的〕〔娇妻还小,大叔宠〕〔穿越之兽世种田记〕〔爹地债主我来了免〕〔医药空间:农女夜〕〔重生之嫡女有点毒〕〔顾云黛赵元璟〕〔叶凡〕〔靳总宠妻有度〕〔头号男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