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斩龙〕〔我有一个时空门〕〔抱紧系统大腿搞事〕〔从冰与火之歌开始〕〔海贼之掌控矢量〕〔平行宇宙之幻想具〕〔重生八零俏军医〕〔未,未来碎片,片〕〔星囚〕〔超进化之极体〕〔鬼神锦衣卫〕〔我的极品女房东〕〔素月天娇〕〔元末称雄〕〔重生之完美如意〕〔一窝三宝,总裁喜〕〔逆天狂妃:邪王宠〕〔总裁爹地蜜蜜宠〕〔艾泽拉斯死亡轨迹〕〔软味娇妻,帝少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爱上阴间小娇妻 第二百七十五章 你们是自私的
    青衣女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现在有些失态了,深吸一口气,狠狠的瞪了我和冥犼一眼,然后随手一挥,一股青芒笼罩了她和木偶,隔绝了我们的视线。

    我下意识的施展灵魂意念,准备试着穿透那层青芒,可是直接被反弹回来了。

    青衣女接下来和木偶的谈话,似乎不想让我们听到了。

    不过,说实话,青衣女虽然暴怒,但是却让我感觉比之前那漠然的态度好很多,因为这样一来,我才感觉她是个有血有肉的人。

    人有七情六欲,绝情绝欲,那就不能算是一个人了。

    青衣女的情感,并没有被她彻底的斩灭,而是深藏心底,木偶的出现,让她受了很大的刺激,所以才会导致情绪爆发。

    两年前的时候,木偶出手从她手中救了我,不过那时候木偶还是一件死物,主要是因为当时没有使用太多的极品灵石,没有能让隐藏木偶中的那道神</a>秘灵魂苏醒。

    话说回来,那位幻尊,究竟是什么来头?

    我看了一眼冥犼,冥犼活动了一下筋骨,似乎是刚刚才重塑肉身,有点不太习惯的样子。

    “恭喜啊!我还以为那娘们已经把你拆了呢!”我笑眯眯的说道。

    冥犼脸色微微一僵,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轻轻的摇头,叹声说道:“我和你的想法一样,以为也逃不过这一劫了!谁知道她竟然帮我重塑了肉身,我明白她是想利用我,不过我情愿相信羽灵的那部分灵魂记忆还没有被她彻底的融合,所以才会如此……”

    听到他的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哼哼着说道:“真是个痴情的种子!”

    “你我皆是如此!”冥犼回应了一句。

    我苦笑无语</a>。

    若不是为了唐灵,我才不会闲的蛋疼来招惹这娘们呢!

    冥犼看着那片青芒笼罩之地,目光复杂,轻声说道:“七道幻身,只剩下唐灵了!每一道幻身都会经历红尘历练,看破生死,领悟自身的道之后,才算是圆满,才能被她融合……不管怎样,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融合了唐灵!”

    废话,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解决这个麻烦的!

    按照我之前的计划,就是用木偶的恐怖战力直接给这娘们来个狠的。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我也没有想到木偶中的这神秘灵魂竟然和青衣女有关系,看样子还关系不浅似的。

    “这个幻尊……”我皱着眉头看着冥犼,疑惑说道:“是什么来头?”

    听我这么一说,冥犼愣了一下,有些古怪的看了我一眼,说道:“蓝栾没有跟你提及过?”

    闻言,我有些郁闷了。

    蓝栾确实跟我说了很多,但是细细想来,他说的大都是些废话,基本上都是说的关于天外天的事情,很少提及关于九衍宫的情况。

    “他只说这是他炼制的木偶,木偶中有一块灵晶,蕴含着一个九衍宫前辈的灵魂……”我说着从蓝栾那里听来的话,无奈说道:“我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幻尊这个名字!”

    冥犼迟疑了一下,轻声说道:“我也不知道幻尊在九衍宫是什么时代的人物,也不知道他和蓝栾是什么关系,反正蓝栾肯定是他的晚辈。只知道当年我想要突破天地囚笼杀出天外天的时候,见识过他老人家的风姿。那一幕,永生难忘!”

    我眉头一挑,问道:“很厉害?和你巅峰时期的战力相比如何?”

    冥犼嘴角抽搐一下,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没有可比性的,他老人家一根手指都能碾死我!天外天的那些混帐,当年仅仅听到他的名头就吓得四处乱窜了,天道如此的霸道,在他老人家面前都不敢放肆,乖得跟兔宝宝似的,斩杀了众多天外天强者……”

    既然他这么强,又怎么会成为一道残魂龟缩在九衍宫之中的呢?

    问出这个问题之后,冥犼紧皱眉头,轻轻摇头,说道:“具体我也不清楚,只知道那次在天外天大肆杀戮之后,他冲出了天外天,似乎很愤怒很狂躁……没过多久,就传来幻尊身陨的消息,紧跟着,九衍宫覆灭,彻底从九州消失了!”

    说到这,冥犼深深</a>的看了我一眼,沉声说道:“九衍宫秘密太多,蓝栾对你有所隐瞒,估计是觉得你实力不足吧!还有,九衍宫不属于九州,据我的猜测,九衍宫历代宗主的目的并不是想让九衍宫在九州重现恢复当年的繁华,而是想冲出这天天地……星空的彼岸,才是九衍宫的家!”

    听冥犼这样说,我沉默了。

    不止是冥犼,我也有了这样的猜测。

    九衍宫不属于九州,九州是不是会崩溃,蓝栾根本不在意。蓝栾的心愿,是想冲破天外天的封锁,带着九衍宫返回曾经的地方,那遥远的星空彼岸。

    我虽然是九衍宫这一代的传承弟子,但是九衍宫的秘密估计牵扯太多,所以蓝栾才会一直没有跟我提及。

    还有就是,对于我前世身份这一点,也是个让我苦恼困惑的地方。

    莫名的成了冥犼等人的希望,想让我带着他们冲破天外天的封锁,太看得起我了吧!

    到现在为止,那脑海深处的封印都没有丝毫松动的痕迹,不搞清楚怎么回事就把我当成了出头鸟和诱饵,这让我心中其实是挺抗拒的。

    不管愿不愿意,在这场席卷整个九州的大风暴,我已经不能独善其身了,只能努力争取我能够争取到的东西。

    “天外天……”我仰望苍穹,喃喃说道:“天地大劫,快到了吧!”

    “快了!”冥犼也是看着苍穹,轻声说道:“天地法则已经开始混乱了,天道之力在汇聚,当空间壁垒完全破碎的时候,就是天地大劫降临之时。到时,九州会不会彻底的崩掉,谁也不知道!”

    我瞥了冥犼一眼,淡声说道:“你们这些人,只求超脱,不管九州生灵涂炭,本质上是自私的!”

    闻言,冥犼并没有反驳我的话,反而轻轻的点点头,说道:“大家都不是圣人,走到这一步,早就没有了什么悲天悯人的心态,要不然的话,谈何上逆伐仙,还说什么逆天而为?”

    说到这,他顿了一下,看着我,轻叹说道:“你和我们不一样,你的亲人爱人是你的羁绊,最主要的是,你这一世从普通人到现在这境界,蜕变的时间太短了……”

    他的话没说完,但是我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强者一路走来,都会有一颗强大的内心,那强大的内心历练形成,必定是一段孤独的旅程。

    我只用了短短几年的时间,完成了别人数百年甚至更长时间的修行,拥有了现在这样的实力,亲人等依旧在,虽然心性发生了些许的变化,但是我依旧是我,没有彻底的成为那种冷漠的人。

    简单来说,我和冥犼他们最大的区别在于,他们已经在九州待的够久了,已经在这九州的囚笼中憋得时间太长了,迫不及待的想要打破这天地桎梏了。

    而我则暂时没有这样的感受,所以看待某些问题的方式有着很大的差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