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界全能兑换〕〔纵古横今〕〔寒夜刺客〕〔十不全传奇〕〔末日赘婿〕〔青本佳人〕〔落地一把AK47〕〔石敢当传人:捉鬼〕〔往往来来又半生〕〔我是社区主任〕〔血色天途〕〔神秘老公,花样多〕〔如月之珩如日之昇〕〔我的绝代王妃〕〔血色柔情〕〔证道逆风行〕〔北宋最强大少爷〕〔盛夏星晴始慕秦〕〔漫威世界中的幽灵〕〔初夏若雨等花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爱上阴间小娇妻 第一百六十六章 强势
    灰衣老人眸中的异样之色一闪而逝,轻笑一下,随后又专心致志的泡制茶水了。

    我安静的等待着,看着他泡制茶水的手法。

    行云流水,手法不华丽,但是却透露出一种大家风范。

    闻着茶香,看着他的这种手法,都有种令人心旷神怡的感觉。

    没过多久,一杯香茶被灰衣老人推送到了我的面前,我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回味了一会。

    虽然对于茶道不是很了解,但是这杯茶确实不错。

    “好茶,好手段!”

    我眸中灼灼</a>的看着灰衣老人,一杯香茶之中竟然蕴含些许细微的灵魂之力,充分让味蕾绽放,这不是一般的茶道大师能做出来的。

    “取巧而已,孟小友过誉了!”灰衣老人笑着品了一口茶,随后,温声说道:“当年老朽像孟小友这样的年纪的时候,才刚刚接触灵术师。耗费三十年之功,才算是摸清了门道。和老朽相比,孟小友前途无量啊!”

    我笑了笑,没有回应,我知道他肯定还是有下文。

    “像孟小友如此年纪,又有如此资质的人,怎么会待在衡阳城这偏远城池之中?老朽很好奇,不知孟小友可否为老朽解答一下?”灰衣老人微笑问道。

    怎么解释?

    难道要说我本来就不是九州的人,偷渡过来差点挂掉,逼不得已才会留在这里的?

    这样解释的话,除非我脑子进水了!

    “游历世间,被人暗算了,正巧被端木府大小姐相救,这事不提了,丢人!”我随意的笑着说了一句。

    李府肯定这几天已经查清了我是怎么出现在端木府的,我干脆就编了一个谎言,反正他们也无从查起。

    听我这么一说,灰衣老人的眸中闪过一道光芒,叹声说道:“能将一位灵术师偷袭差点毙命,那人实力就有点恐怖了!老朽在这衡阳城待了多年,还真没听说附近有这样的强者,小友的运气还真好,能活着总归是好事!”

    灰衣老人话中有话,明显不信我编的谎言,我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爱信不信,我还要求着你信不成?

    看我没有回应,灰衣老人笑了笑,摇着头说道:“孟小友有这样的天姿和实力,却不骄不躁,难能可贵!不知孟小友师承何处?”

    开始查户口了?

    我故作神秘的笑了笑,随口说道:“没有什么师承,孤家寡人一个!”

    越是这样说,灰衣老人心中肯定越没底,就算是傻子也听出来我是敷衍了。身边跟着的殷空实力不俗,宛若贴身跟班,怎么可能没有背景,至少大部分人都会朝这方面想的。

    我也是故意如此,这样一来,若是能让李府这边忌惮一些,总归是好的。

    我毕竟不能在衡阳城久留,解决了这边的问题之后,就得离开了。到时候万一他们找端木府的麻烦,岂不是因我害了端木府一家。

    织造一个神秘的身份,即使我离开了,李府也不会太过为难端木府的。

    这一切,在来之前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好了。

    听我这么一说,灰衣老人满含深意的笑了笑,轻声说道:“据老朽所知,整个天罗郡,几十座城池中,还真没有孟姓的传承世家</a>。要么就是小友并不姓孟,要么就是小友不是天罗郡的人,老朽猜的可对?”

    我现在对于九州西南这边了解了一些,衡阳城属于天罗郡中的一座小城,人口不过百万。天罗郡若是放在世俗界,绝对算的上是一个比较大的国家了。

    而在西南之地,天罗郡只能算是沧海一粟,连前百名都排不进去。

    这老家伙意味深长的笑容,加上那话语,明显表露着一个讯息,还有第三种可能。

    那就是我在说谎,我根本没有什么深厚的背景!

    想要骗这老狐狸,不容易啊!

    这老家伙的见识之广,超出了我的预料,有点麻烦了。

    我心中急思对策,脸上依旧保持着神秘的笑容,没有吭声。

    若是不能过了这关的话,一旦我离开这里,就没有什么能震慑李府了,到时候李府奈何不了我的时候,就算我现在能强势镇压他们,一旦等我离开,端木府就绝对在劫难逃了。

    就在我心中一筹莫展的时候,我身后的殷空突然冷哼一声,盯着灰衣老人,傲然的淡声说道:“主上想低调而已,天罗郡小小弹丸之地,就算说出名号,你也不一定能知道!”

    说着,殷空恭敬的对我说道:“主上,干脆就告诉他吧,也省的被人看扁了!您这段时间在这里发生的事情,老爷那边还不知道,若是知道您在这里被偷袭重伤垂死的话,老爷一怒之下毁掉天罗郡数十城都只不过是一念</a>之间的事情而已……”

    靠,你他妈在说什么啊?我怎么有点听不懂了!

    殷空这牛皮吹得太大了,我怔怔的看着他,一时间都有点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我只是想震慑一下李府而已,可是你这吹得也太离谱了吧?就算我想圆场也没法圆啊!

    果不其然,灰衣老人听了殷空这话之后,脸色顿时变得有点古怪了,眼神中的质疑已经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来了。

    唉,我还想着怎么骗这老狐狸呢!没想到殷空这时候拆台拆的这么狠?

    我有些无力的挥挥手,很是无奈的瞥了殷空一眼,叹声说道:“随你便,想说就说吧!”

    吹吧,使劲吹!

    殷空给我一个隐晦的眼神,似乎信心十足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底气。

    随后,殷空上前一步,傲然的看着灰衣老人,嘴角带着些许的不屑,轻声说道:“你见多识广是吧?不知道你认不认识这个?”

    话音落,殷空的手指直接插进我面前的石桌中,快速的在上面刻画了一个怪异的图案。

    像是一个复杂的文字,又像是一种奇怪生灵的轮廓,这什么玩意?

    我心中疑惑的同时,保持着淡然的神情,高深莫测。

    就让殷空耍去吧,我也不问了!

    灰衣老人看到殷空画的图案之后,先是一愣,然后紧皱眉头,打量一阵之后,用一种狐疑的目光看着殷空,似乎在思考着殷空是不是骗他,随便画了个古怪图案出来。

    “抱歉!”灰衣老人轻轻摇头,语气有点淡,怀疑之色更重了,说道:“老朽根本不认识……”

    话未说完,突然有股细微的波动传来,那股波动来自李府的深处。

    虽然细微,但是我和殷空的瞳眸皆是一缩,下意识的对视一眼。

    这难道就是李府的底牌?!

    好强!

    有点出乎预料了,仅仅从这股波动中隐隐感应到的力量,就算比不上孟家三祖、古长生那个境界,但是比我巅峰的时期也不遑多让了。

    那股细微的波动传进了灰衣老人的身体内,灰衣老人身体猛地一颤,一双眸中突然闪过些许妖异的光芒,整个人的气质瞬间一变,有些阴冷起来。

    灰衣老人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一双眸子冷冷的扫过我们,最后定格在石桌上的那道图案上面,喃喃说道:“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中州万妖谷的特有图案吧!你们是万妖谷的人?”

    现在坐在我们面前的灰衣老人,肯定是被某位强者暂时控制,这位才是李府的真正底蕴所在,见识也不是灰衣老人可比的。

    问题是,万妖谷又是什么鬼地方?

    殷空怎么会知道万妖谷的特殊图案?

    面对灰衣老人的询问,殷空没有回话,直接将自身的妖气释放出来,同时还拿出了那风雷羽扇,气势挺唬人的。

    也不用言语解释了,这已经就是最好的解释了!

    感应到殷空身上的浓浓妖气,加上殷空手中那散发着强烈波动的风雷羽扇,灰衣老人瞳眸猛地一缩,缓缓的点点头。

    “身为贴身仆人,都能拥有一柄妖器,看来这位小友在万妖谷中的地位不低啊!”

    灰衣老人看着我,眸光闪烁,沉声说道:“只不过,为何小友身上却没有丝毫的妖气存在呢?”

    没等我回应,殷空冷哼一声,面对这神秘强者丝毫不退让,冷喝道:“你算什么东西?我家主上的秘密也是你能打探的?是不是把主上那一脉的修炼秘法说出来你才甘心?主上敢说,你敢听吗?”

    很强势,我很喜欢!

    如果殷空背在身后的那只手没有颤抖的那么厉害的话,就更完美了!

    这么久以来,还真没发现殷空忽悠人还真有一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千亿宝宝:顾爷,〕〔重生逆袭:这个学〕〔神棍小村医〕〔后娘[穿越]〕〔萌宝来袭:总裁爹〕〔萌宝当道:妈咪要〕〔娇妻还小,总裁要〕〔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盛宠:总裁的〕〔帝国总裁深深爱〕〔神厨狂后〕〔沈浪苏若雪〕〔贴心萌宝荒唐爹〕〔特种兵王在山村〕〔沈娴秦如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