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斩龙〕〔我有一个时空门〕〔抱紧系统大腿搞事〕〔从冰与火之歌开始〕〔海贼之掌控矢量〕〔平行宇宙之幻想具〕〔重生八零俏军医〕〔未,未来碎片,片〕〔星囚〕〔超进化之极体〕〔鬼神锦衣卫〕〔我的极品女房东〕〔素月天娇〕〔元末称雄〕〔重生之完美如意〕〔一窝三宝,总裁喜〕〔逆天狂妃:邪王宠〕〔总裁爹地蜜蜜宠〕〔艾泽拉斯死亡轨迹〕〔软味娇妻,帝少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爱上阴间小娇妻 第一百一十八章 这谁家倒霉孩子?
    我来到了小男孩的身边,看着身前不远处嘶吼疯狂的父亲,忍不住担忧的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小男孩笑了笑,很轻松的说道:“你父亲实力不行,想要融合这里的力量,被那股力量支配了!别担心,不是什么大问题,你应该庆幸你父亲在这里待的时间不长,如果在这里再待上三五个月的话,就算是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他了!”

    话音落,不等我回应,小男孩手轻轻一招。

    被无形力量捆缚的父亲,飘到我们面前,小男孩的手直接按在了父亲的头颅上。

    紧跟着,小男孩的身上传出一股淡淡的诡异力量,直接涌入父亲的体内,他笑着说道:“帮你父亲稳固这股力量,增强他的实力,也算是还你那十株灵花灵草的人情了!”

    小男孩说这话的时候,我怔怔的看着他。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小男孩身上传出的那股淡淡的诡异力量。

    这样的力量气息,让我感到很熟悉。

    第一次来孟家的时候,来到这片埋骨地,我感应到埋骨地下方似乎有股诡异的恐怖力量,那时候给我的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似的,让我心悸不已。

    而此时小男孩身上的那力量气息,和埋骨地下方的那股力量,简直是同源的存在。

    他和埋骨地下方的那股力量,是什么关系?

    还有,孟家三祖当初也是从那里走出来的,孟家三祖明显知道小男孩的身份,但是却告诫我不让我在小男孩面前提及他,这又是怎么回事?

    孟家三祖和小男孩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在我想着这些问题的时候,父亲身上的那股凶残暴戾气息正在急速减退,眸中猩红疯狂的色彩也在渐渐消退,眸中一阵迷茫,正在慢慢的恢复神智。

    爷爷也赶了过来,一脸紧张担忧的看着父亲,感应到父亲身上的那股子负面气息正在消退,爷爷才松了一口气。

    几个呼吸之后,父亲身上的暴戾之气尽退,目光也清明起来,怔怔的看着我和爷爷,似乎想说点什么。

    而就在此时,小男孩输送进父亲体内的那股诡异力量猛地增强了几分。

    “噗~”父亲狂喷了一大口污血,血液呈黑色,腥臭无比。

    喷完那口血之后,父亲很干脆的晕了过去。

    小男孩收手,爷爷急忙抱住晕倒的父亲。

    “行了,没问题了,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了!”

    小男孩随口说了一句,不等我们回应,他的目光再次看向那埋骨地的中心处,脸上露出些许莫名的笑容,轻声说道:“还有一个,资质不错,可惜太贪心了!”

    我知道他说的是那孟宇珩,当初孟宇珩跟父亲一样进入了这片埋骨地,也是想提升自己的实力,主要就是想对付我。

    听小男孩现在这话的意思,似乎孟宇珩在那下面搞出了什么令小男孩很不满的事情来。

    紧跟着,小男孩像刚刚一样,直接对着那埋骨地中心处轻轻一抓。

    蓦地,一股浓郁的黑雾从中心之地冲出,那样的气势,比父亲强烈数倍。

    黑雾之中,孟宇珩的身影赫然在其中,他身上煞气浓郁,残暴气息比父亲刚刚还要厚重几倍,但是他双眸清明,明显没有被那股诡异的力量侵袭。

    除此之外,孟宇珩的怀中,抱着一个人头大小的坛子,那浓郁的诡异力量,就是从那坛子中散发出来的。

    坛子中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东西,明明是一件死物,但是却给人一种强烈生命力的感觉,很诡异。

    当孟宇珩抱着这个坛子出现之后,这片巨大的坟地躁动了。

    那些坟墓纷纷裂开,传来了阵阵嘶吼之声,似乎是孟家曾经死去的那些人都被吸引了,对那个坛子有强烈的渴望。

    看到这一幕,孟宇珩眸中闪烁精芒,一步踏在大地上,爆喝一声:“封!”

    话音落,自他的身上爆发出了一股强横的力量,横扫整片山坳,众多裂开的坟墓再次闭合,不甘的怒吼渐渐消散,埋骨地恢复了平静。

    这样的力量,确实有点惊人了。

    孟家众多老人一脸震惊,不少人的脸上露出惊喜之色,明显是属于孟宇珩那股势力的。

    可是,此时老家主却高兴不起来,反而有着深深</a>的担忧和紧张之色,目光不时的瞥向小男孩这边。

    孟宇珩的实力现在固然很厉害,绝对是整个孟家最厉害的人了,就算跟我交手,我也没有把握能击败他。但是,面对小男孩,那就不一样了。

    孟宇珩此时志得意满,傲气</a>冲霄,一副王者</a>的架势,朝我们这边大步走来。

    他没有看孟家的那些老人,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老家主焦急的给他狂使眼色,来到了我的面前。

    无视身边的小男孩,孟宇珩脸上露出高傲的笑容,用一种高高在上的语气对我说道:“堂弟,第一次见面啊!上次没死,真的算你命大!不过,这一次,你想要活着离开孟家,就有点悬了……”

    他有资格说这样的话,以他此时的力量,孟家之中谁还能是他的对手</a>!

    强大的力量,带来的不仅仅是野心,也有狂妄。他现在已经毫不掩饰杀我的心了,因为他绝对没有必要在掩饰什么了。

    “混帐,你在胡说什么!”

    还没等我回应,身后老家主已经爆喝出声,很是气愤焦急的样子,吼道:“子辰是家族的守护者,就算你以后坐上家主的位置,也不能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赶紧道歉!”

    老家主明面上是训斥孟宇珩,但是实际上所有人都明白,老家主是为了保他。

    可是,现在的孟宇珩已经不是以前的孟宇珩了,他根本没有注意到老家主的焦急神态和话语中隐藏的意思。

    狂妄,已经蒙蔽了他的心智。

    “我向他道歉?”孟宇珩冷笑,扫视了老家主等孟家老人一眼,狂笑着说道:“他够资格吗?什么狗屁返祖血脉,什么狗屁的家主的守护者,以我现在的力量,捏死他和捏死一只蚂蚁有什么区别?现在的孟家太弱了,爷爷,您老也该退位休息了!以后,孟家在我的带领下,绝对能重振曾经的威名……”

    孟宇珩的一番话,不止让老家主气的脸色煞白,孟家不少老人也是脸色难看。而二爷</a>爷和爷爷等人,则是面色古怪的看着孟宇珩,隐隐有种幸灾乐祸之意。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开口的小男孩轻叹了一声,淡淡的看了一眼孟宇珩,轻声说道:“带领孟家重振曾经的辉煌?你够资格吗?就凭你怀里的那玩意?天真!”

    闻言,孟宇珩微皱眉头,目光森冷的看着小男孩,冷冷说道:“这谁家倒霉孩子?怎么没见过?”

    孟宇珩的这句话一说出口,老家主等一些老人的脸色彻底没了血色,其中还有几位老人嘴角抽搐的喃喃说着‘完了’‘惹大祸了’之类的话。

    小男孩眉头一挑,瞥了孟宇珩一眼,没有吭声。

    老家主这时候老脸抽搐,又急又气,手脚发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孟宇珩也没有理会小男孩了,摸着怀中的那个坛子,像是抚摸着什么心爱之物似的,眸中明亮,难掩其兴奋激动之色。

    “这里面的东西,绝对能让我的实力再次提升,甚至有可能达到始祖的境界!”

    孟宇珩双眸灼灼</a>,狂笑着说道:“到时候,别说是在世俗界了,就算是妖族那边,又能有几人是我的对手</a>?二十年前那个女人给咱们孟家带来的耻辱,我必将血洗,藉此宣告我孟家的强势崛起,到时候……”

    “白痴!”小男孩直接打断了孟宇珩的话,一脸嘲讽的模样。

    孟宇珩脸色有点黑了,目光森冷的看着小男孩,杀气腾腾的说道:“你想死吗?”

    “嗯!”小男孩很干脆的点点头,一双大眼睛看着孟宇珩,嘴角挂起一抹微笑,轻声说道:“想死很多年了,一直没死掉,要不,你成全我一下试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