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世独尊〕〔次元学园〕〔重生之九尾凶猫〕〔诸天仙武〕〔一棍碎天〕〔独宠萌妃:腹黑世〕〔辣手神医〕〔真神战纪〕〔医痞农女:山里汉〕〔帝妃临天〕〔毒嫡至上:太子,〕〔侠者江湖〕〔欢迎加入作死小队〕〔绝世元尊〕〔古玩大亨〕〔妙手小村医〕〔历史上的第一海战〕〔重生肥妻:首长大〕〔暖婚百分百总裁别〕〔武侠世界侠客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显然可证,我喜欢你 30.第三十节课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百日誓师过后,高三每个班都做了一张志愿大学表,红底黑字,很是醒目鲜明,就贴在黑板报右边,用以督促大家奋发努力。

    周菡萏名字后面填了南大,在一众目标中不算突出,毕竟是文科重点班,大家都卯着一股劲,不缺壮志雄心,也渴望出人头地,连齐嘉佳都毫无羞耻心地选了“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

    志向表一经张贴,她没少收到吴恙的冷嘲热讽,齐嘉佳充耳不闻,还把企鹅签名改成了“清华男神我来啦”,故意拿来气吴恙。

    而吴恙对此也做出反击,他把自己网名改成了未来清华男神,齐嘉佳看见了,笑着大骂不要脸。

    周菡萏觉得他俩特逗,像苦闷日子里闪烁在她身旁的光点。

    春节过后,她与林老师极少聊天,偶有沟通也是学习相关。但周菡萏并不认为这是什么竹篮打水、重降冰点,自打确定考南大后,她信心暴涨,仿佛有了坚不可摧的盔甲,拨开迷雾见灯塔,只要还在他所在的地方,她就有无限机会。

    至少除夕那晚,他没有说,我建议你往更大更远的一线城市考——以此来婉拒她。

    他愿意她留在这儿。

    还有比这更让人振奋的事了吗?

    新绿抽芽,鸟儿衔来了春光,日渐融暖的三月里,高三迎来了一模考试。

    为了检测大家一轮复习的水平高下,这次出卷较难。考试结束后,班里大多面色不佳,有女生已如亲历高考般抹起了泪。

    周菡萏的同桌也椅子上发愣,她刚跟英语课代表对完完形填空答案,似乎错得多了点,还有些缓不回神。

    周菡萏收拾着书包,刚要走,她见静坐许久的张芸已经摘下眼镜,两手撑脸,抽着鼻子,似乎在哭。

    周菡萏微微一怔,把书包揣回抽屉,坐了回去,也没多问,轻拍了两下她后背。

    张芸突然吼起来:“别碰我!”

    一瞬间,许多人朝这张望。

    周菡萏被吓住,讪讪收回了手,还是极小声地安慰说:“别哭,只是一模啊。”

    张芸突地放下手,朝她侧过身来,满脸通红目眦欲裂瞪她:“你现在成绩好了!你当然不用担心了!”

    被她这么一冲,周菡萏血往大脑涌,脸如火烧,一时间挤不出一个字。

    此时齐嘉佳刚好走来想叫周菡萏一块儿回去,见朋友被欺,大步走上前去,用比张芸还大三倍的嗓门喊道:

    “难怪你成绩越来越差!嫉妒烧了心!哪有功夫学习!”

    张芸站起身,单手撑着桌子:“关你屁事啊,差生没资格说话。”

    如火上浇油,齐嘉佳直接拿手指她:“我怎么没资格说话了?你成绩好又怎么样,就你那思想,你那情商,考得上名校也没多大出息,活在阴沟里见不得人好,一身恶心味,谁敢接近你?”

    张芸没料到她如此刻薄:“你说什么呢。”

    “我在评价下水道啊,”齐嘉佳摇头晃脑,可气人了:“每天仰望星空咬牙切齿可累了吧。”

    “闭上你臭嘴。”

    “谁先开腔的。”

    “不是你朋友假好心我能这样?”

    “假好心?我看你才是小人之心。”

    ……

    两人越吵越大声,争得脸红脖子粗,几个相熟的女同学围过来劝架,周菡萏也在一旁摇头,扯着齐嘉佳胳膊。

    吴恙跟过来阻止齐嘉佳:“你少说两句。”

    齐嘉佳偏脸看向吴恙,原先还理直气壮的她,忽的红了眼:“她能骂周菡萏,我为什么不能骂她?”

    “没关系的,别吵了……好不好?”周菡萏语气近乎乞求。

    齐嘉佳长吁一口气,也不想让朋友为难,怪不情愿地收了脾气,掸掸衣服:“我们走。”

    周菡萏松气,挎上包刚要掉头离开。

    张芸忽地大声说:“知道周菡萏齐嘉佳成绩为什么进步这么快吗——?”

    班上人竖起耳朵,眼神好奇。

    张芸忽然讥诮笑起来:“林老师每周末偷偷给她们姐妹两个开小灶,仗着长得好看勾引老师,你们有这种特殊待遇吗?”

    周菡萏顿足,偌大的恐惧如飓风来袭,她呼吸不能。

    齐嘉佳暴怒回身,冲回去,“说什么呢你!怎么偷偷补课?!在学校怎么算偷偷补课?”

    “给别人补了吗?以还以为你和吴恙多好,吃着碗里瞧着锅里,你怎么不找吴恙给你补?蛇鼠一窝,把做鸡那套搁学校,以为自己很高贵吗?”

    齐嘉佳捏紧拳头,还未开口,突地一片影子闪过。

    根本来不及阻止,张芸一声惨叫,桌脚摩擦磕撞,吱嘎作响。轰咚巨响过后,椅子砸到地面,张芸已经被吴恙拽出座位,一路拖向走廊。

    班里尖叫起伏,却无人阻拦,有学生冲出了教室。

    张芸被揪着领口,呼吸困难,惊惧到面无血色。

    等到外面,吴恙才撒开她,张芸周身脱力,一下坐倒在地,大口喘着气。

    吴恙面色阴沉,似山雨将来,居高临下看着她:“你再说一遍试试?”

    张芸嘴唇颤抖,扬眸看他半晌,再发不出一个字,捂住了脸,嚎啕大哭。

    “你们干什么呢!”班主任收到报讯,快步赶了过来。

    林老师和政治老师也跟在她后边,面色同样焦急。

    追出去的周菡萏立在原处,心惊肉跳,如坠冰窖,整个人无法动弹。

    ——

    之后,一切变得失控,又仿佛在意料之中。

    张芸和吴恙连续几天都没有再来上课。

    周一,张芸的母亲就带着一张省立医院精神科的证明大闹高三办公室,坐在那里哭着求个说法。

    与此同时,同城媒体也以此大做文章,不惜用上“高三学霸怒揍同班女生,是压力大还是人品差”这样惊爆眼球的标题,整个陵中被推向风口浪尖。

    愈是名气显赫的学校,愈是容不得一点瑕疵,哪怕这“瑕疵”事出有因。

    就这样,以讹传讹,三人成虎,更多的家长开始担心自己孩子的在校人身安全,开始给校领导施压。

    班主任大概从学生口中了解到当日状况,向学校反映后,林老师也去了趟校长办公室。

    这一切,周菡萏都是从班里同学口中得知。齐嘉佳连续几天都趴在座位上,像颓败的花,没了生气。

    她安慰朋友无果,自己也心神不宁,寝食难安,担心齐嘉佳,担心吴恙,也担心林老师。

    可她也不敢去问,一切祸根是她,她甚至想,自己来替他们承受这一切。

    虽然林老师似乎并未受到影响,课上形貌如常,可周菡萏还是不敢再看他了,心底只有深深惭愧和懊悔。

    晚上回家吃饭,一旁看报纸的爸爸都轻描淡写问了句:“你们学校什么事啊,都要高考了,这群学生都不安分,是你们班吗?”

    周菡萏瞬间红眼,搁了筷子,撂下一句“你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就跑回房间,甩上门。

    她趴在桌上无声痛哭了一场,像要把这几天的压抑全部宣泄。

    哭累了,周菡萏擤了擤鼻子,取出手机,迟疑片刻,还是给林老师发了消息。

    “林老师,对不起。”

    林老师很快回了,语气如置身事外,毫不知情:怎么了?

    周菡萏详细解释,描述了当天所有事,末了还在道歉,一个劲道歉,说罪都在她。

    林老师耐心听她说完,还是回了三个字:我知道。

    周菡萏再次涌出泪花。

    他又说:你们班主任都和我说了。

    周菡萏胡乱抹着泪:同学都说你还被校长约谈了。

    林老师发了一个大笑表情,也送来了令她心安的话语:

    “是我自己去找校长的,”

    “补课并无不妥,别班也有数学基础较薄弱的学生在我这里补习。况且我也没收费,纯属个人意愿。”

    “学校迫于压力想给吴恙处分,我是去替他求情的。”

    “明天应该会出结果,只是通报批评,不会记档,你别担心了,也劝劝你朋友。”

    “专注眼下,端正坚持,努力恪守这两点才是最重要的。”

    ——

    和周菡萏道了晚安,林渊给妹妹发了条消息:谢了。

    林羡鱼回道:举手之劳。

    林渊说:也代我向陆医师道声谢。

    林羡鱼:免了,他还想谢你呢,本来就是他手底下小医生开假证,就算是亲戚也不能这啊。他今天在科里大发雷霆,把那小医生吓蔫了,估计回去一说,那学生家长也不敢去闹事了。只希望你那些学生都能考个北大清华的,对得起你的用心良苦情深义重。

    林渊似是想起某人某事,只笑了笑回:考南大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杀神叶欢〕〔权路迷局〕〔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沈娴秦如凉〕〔山村透视兵王〕〔婚心计,老公轻点〕〔霍长渊林宛白〕〔婚心动魄:神秘人〕〔放纵〕〔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