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少,一宠到底!〕〔都市妖孽神豪〕〔官路高手〕〔一见朗少误终身〕〔非完美骑士〕〔神奇牧场〕〔出闺阁记〕〔阴婚之冥王来撩〕〔我的穿越有点问题〕〔斗破之忍术系统〕〔星星的乌托邦〕〔天地圣龙决〕〔缠绵刻骨:霍总的〕〔清丽无双〕〔万界科技系统〕〔英雄联盟之超级红〕〔军婚超宠:长官,〕〔特工狂妻:暴君总〕〔璧妖传〕〔重生西游之齐天大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红莲魔尊 第三百三十章 红莲旧事
    一阵发泄之后,拓跋无忌停了下来,这处空间陡然又陷入了宁静中。

    隔了好久,阵法之中又传出一声嘶鸣:“你……不懂!”

    “是!”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拓跋无忌陡然又开始激动起来:“我不懂!”

    “你真的以为你们这些大人物成天想什么我们都不懂么?”

    “我活了上千年,经历过数百种人生,没见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

    “嘴上说着什么拯救天下,拯救苍生,拯救世界……”

    “可是天下没你,依然山河秀丽。苍生没你,依然繁衍生息。世界没你,依然四季交替。”

    “最终你到底拯救了谁?”

    “你连个牙牙学语的稚龄孩童都拯救不了,你谈那些又有什么意义!”

    儒雅中年男子拓跋无忌神情激动的嘶吼着,但是这处空间的另外上百个穿着供奉服饰的血神子们却是面无表情的维持着七宿阵法。

    一丝不苟,点滴不漏。

    半晌之后,阵法中心处才又传出一声轻微的嘶鸣。

    “星辰界……大劫……将起……你……”

    “星辰界大劫?哈哈哈哈!”拓跋无忌陡然笑了起来。

    笑完之后,拓跋无忌突然变得心平气和。

    “黄龙真人啊黄龙真人,枉你英明一世,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你已经在血色秘境之中困了太久了,久得早就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变化了。”

    “你知道你的那一番星辰界大劫的论调,是怎么被现在的后人所评价的么?”

    “目光狭小、错失良机……土鳖!”

    看着法阵之中继续传来嘶鸣之声,拓跋无忌悠悠的说道:“你所说的星辰界大劫,无非指的就是所谓的天外邪魔的入侵么?”

    “也就是指的当年的大周人皇姜太一以举国之力筑登仙台,在诸天星辰之中斩出的那道星辰裂隙!”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条裂隙的封印是有着衰变周期的,多少年呢,唔,应该是一零二四!”

    “哇,想想还真的没有多少年了啊!”

    “你一定在想,当年的天外邪魔是何等的强大,一夜之间拥有者举国顶尖战力的大周国都被夷为平地。逼得全天下不得不放下干戈,同心协力把那条星辰裂隙给封印。如今他们要是趁着封印衰减的时候卷土重来,那么还有谁是他们的对手呢?”

    “可是你知道么,虽然星辰裂隙被封印了。但是还有一些随机出现的缝隙会不定时的在裂隙周围的产生,这使得一些天外邪魔在这些年里,不断的往我们星辰界中渗透。”

    “星辰界与天外邪魔的争斗从未停止。”

    “这些年,他们在研究我们的时候,我们也在研究他们。”

    “你知道通过这些年研究,我们发现了什么吗?”

    “天外邪魔根本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强大!”

    “知道为什么他们把大周国都毁灭之后,就没有了后续的进攻了么,那是因为当年他们也元气大伤,根本就无力再攻伐星辰界。”

    “麻杆打狼两头怕,我们被他们给吓住的同时,他们也被我们给吓住啦!”

    “我们所有人都错了,对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你的父亲,大周人皇姜太一!”

    “当年要不是你们这些预言家、神棍、不肖子孙,目光短浅之辈齐齐反对,听从人皇姜太一之命,以倾国之力攻入星空裂隙之中,我们星辰界真的有可能打通通往诸天的路径。”

    “毕其功于一役!摆脱持续万年的窘迫宿命,打碎这座虚境不存的星光囚笼!”

    “可惜,功亏一篑……”

    “什么大乾兵家,什么五色魔教,什么佛道儒墨,什么星辰天骄,这些人才是真正的……乱、臣、贼、子!”

    “而其中最大个的那个就是你……黄龙真人!”

    空间之中再次陷入了寂静之中,过了许久,阵法之中才传来幽幽的一声叹息。

    “唉……儒家嘴炮,攻心为要!看来这些年里你真的学了不少东西。”

    声音清冷干净,如同清涧山泉,哪里还有半点刚才的挣扎嘶鸣的样子。

    听到阵法中传出来的声音,拓跋无忌顿了一下,然后轻轻的点了点脑袋说道:“唔,封镇压制开始减弱了么,看来该换班了!”

    他的话音刚落,就有上百个形貌各异的人影来到了这处空间之中。

    原本的上百个维持阵法的人熟练的撤了下来,然后后来上百个人有序的替换上去。

    这种事情,他们就如同做了千百遍一样熟练,分工有序,丝毫不乱。

    很快原本维持阵法的人就一个个的退出了这片空间出去休息,剩下的那些刚刚来的生力军把一个个的符文打入到阵法里,使得阵法的光芒再一次闪耀出来,里面顿时又传出了一声凄厉的凤鸣之声。

    “呵呵!”拓跋无忌看到这种情况笑了起来,然后喃喃道:“天下苍生,星辰诸天,是非对错,忠奸善恶,这些关我鸟事!”

    “我只要……自己的女儿而已。”

    阵法之中很快又传出一阵阵嘶吼回应他。

    “拓跋无忌,你化人为妖,逆炼旱魃,有干天和,必遭天忌。旱魃将成之日,就是道劫来临之时。你的计划注定功亏一篑,死在黎明的头一天晚上!”

    拓跋无忌冷冷一笑:“死到临头,还想乱我心绪。真正遭天忌的是你,冢中枯骨,盗天借命,不知修身养德,反而谋害妇孺,合该有此报应。老夫就是你的道劫!”

    “那是你咎由自取!”阵法中的声音高昂的几分:“是你把五色神教引向了绝路,就是为了一本血神经,我们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结果却得到一部非拓跋氏血脉不能习之的废物功法!”

    “那本是我拓跋家祖传之物,只是后人不肖,失落在天极渊中。说实话这种功法有血脉限制当年我也没有想到。”

    拓跋无忌咬牙说道:“但是我更万万想不到的是黄龙真人你!你居然如此不要面皮,诈死托生,借七星之阵瞒天过海,投入莺莺的腹中去夺舍香云。”

    “是为了血神经和我拓跋氏的血脉吧……传出去你就不怕遭天下人耻笑,毁了你一世英名!”

    “管老夫叫爹,亏你还能够叫的出口,你亲爹早就被你给坑死啦。老夫如何还敢收如此不孝之女!”

    阵法中的声音沉寂了许久,终于又传出一声虚弱的叹息:“你是……如何发现的?”

    “哼!”拓跋无忌冷哼一声:“在你‘临死’之际,把全副身家交给莺莺,又留下心腹帮她建立势力的时候我就有所怀疑了。”

    “事有反常必有妖,你有门人弟子,有心腹爱将,为何却把最重要的东西留给一个侍女,还是一个已经出嫁了的侍女?”

    “什么情同姐妹,这种事情也就莺莺会相信吧!可惜我当时虽然发现了不对劲,却没有把你的下限想象的如此之低。直到你渐渐的吸收她一身的精血元气……”

    “嘿嘿,所谓长老会制度,这就是你用来制衡我们夫妻的后手么?那时红莲宗到处都是你的人,你一定觉得就算我们夫妻发现了,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吧!”

    “只是我拓跋家传承久远,知道很多鲜为人知的秘闻。你一定想不到红莲宗是建立在一座上古封妖之地。”

    “你出身黄莲道,奇尸密冢对你的吸引力那是天生的。若不是有着虚境凤凰的吸引,如何能够骗的你元神离开我女儿的身体。”

    “没想到你倒也果断,发现进入了老夫的陷阱之后,居然开始尝试元神与凤凰融为一体。嘿嘿,真是无知者无畏。尝到上古封妖之阵的滋味了吧!”

    “虚境又如何,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虚境,不过是砧板上的肉罢了。香云现在灵智未生,只有本能,想要炼化你自然需要悠久的岁月。可是我还有红莲宗的徒子徒孙们。他们就像是兵蚁和工蚁,自然会为蚁后准备好一切!”

    “而且这些蚂蚁之中总有些个儿头大的,即便是老夫也会觉得惊艳。”

    “如此蚁多咬死象,你还能够撑得了多久呢?”

    “看看香云今天的表现吧,如此短的时间就完成了炼化。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她已经找到了规律,不再凭本能行事了。她离着灵智复苏不远矣!”

    “用不了多久……你的血肉、你的元神、你的所有的所有,都将会成为资粮。帮助香云重新唤醒失去的真灵!”

    “这些都是你欠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神医狂妃:邪王的〕〔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