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毒妃在上:九皇叔〕〔冥王劫:都市情缘〕〔道影都魂〕〔贴身兵王俏总裁〕〔娇宠农门妻〕〔总裁的不乖前妻安〕〔苏浅沈亦寒〕〔晨曦中的少女〕〔都市超能主宰〕〔NO,军少大人〕〔权门婚宠〕〔如凤令〕〔霸道修仙神医〕〔腹黑神帝,傲娇妃〕〔公子不要怂〕〔狩杀时代〕〔花都修真高手〕〔桐蒿〕〔我在天庭地府插个〕〔佛系影帝实力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红莲魔尊 第二百三十八章 好面子的燕堂主
    “宝儿姐,吴老大在么?”

    刚刚过午,司徒晓明就触动了吴浩洞府的感应阵法,等到阵法被打开,他才发现打开阵法的并不是吴浩,而是他的侍女长钱宝儿。

    虽然钱宝儿只是一个侍女,但是司徒晓明一点都不敢怠慢。

    他可是知道这位吴老大的性情,一般的侍女绝对在他身边呆不长久。这位宝儿姐能够在他这里获得独宠,必有过人之处。

    更何况明明她就一个人而已,还要封上个侍女长的头衔,这其中的意思更是耐人寻味。司徒晓明仅靠脑补,就出现了一系列不得不说的故事。他也越发的不敢得罪宝儿姐了。

    钱宝儿对着司徒晓明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里间让他自己进去。

    司徒晓明拱手一礼,然后径自入内。他已经来了这里不少回,自然不需要客气。

    等到司徒晓明进屋后,钱宝儿却没有跟进去的意思。她在院中徘徊一番,然后坐在了院子中的石凳上。

    这里有一张石桌,围着桌子还摆着几个石凳。钱宝儿坐在那里,突然对着空气小声说道:“好了,今天练习结束。”

    桌子旁边的几个石凳之中,突然有了一个缓缓动了起来。嗖的一下就朝着钱宝儿跳了过来,在半空就化作了一个和石凳一般大小的硕大兔子。

    随着不断的接近钱宝儿,兔子的身体也在不断的变小,等到它跳到钱宝儿怀里的时候,就变成了正常的兔子大小。

    小白惬意的伸了个懒腰,然后开始在心中催眠自己。

    “我只是一只普通的兔子!”

    ……

    “请帖?”

    吴浩拿着司徒晓明送来的请帖反复打量,沉吟了半天,他才开口缓缓开口:“燕北归,金丹强者……”

    司徒晓明送过来的是一个邀请吴浩三天后前去赴宴的请帖。请帖的主人吴浩已经听说过多次了,正是他们丹堂的堂主燕北归。

    燕堂主身为金丹强者,已经成为了丹堂堂主多年,传言他现在已经是丹道宗师。

    此人长期闭关,很少出现在人前,堪称神龙见首不见尾。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邀请吴浩去赴宴。

    吴浩和司徒晓明分析了一下,觉得最大的可能就是最近他们大肆出售犀利丹,引起了丹堂堂主的注意。

    这一段时间,因为药材价格大涨的缘故,市场上的高等丹药非常稀缺,所以吴浩的犀利系列销量大涨。

    虽然有些人畏之如虎,但是也有不少弟子却觉得此丹药性价比很高,小小的一些副作用,他们完全能够承受得起。

    只是不知道这位燕堂主对于犀利丹作何感想,到底是怀着好意还是歹意。

    司徒晓明有一点想不明白,一般来说按照彼此现在的身份,丹堂堂主燕北归想要见吴浩的话,只需要正常传召他前去就可以了,用不着这样郑重其事的邀请。

    对方突然来这一手,反而让人摸不清楚他的心思。

    吴浩听了司徒晓明的疑惑,他的心中反而有了一些底。

    他觉得对方八成是从炼丹的手法上分析出了自己的丹道大师身份。因为当初黎川四友中的王林都能够分析出来,没有道理身为丹道宗师的燕堂主分析不出来。

    如今的他,就如同锥置囊中,有些东西不是那么好隐藏的。

    还好丹道大师这一重身份对于他来说无关紧要,暴露了也就暴露了,没准还能够带动丹药的销量呢。

    ……

    吴浩在揣摩丹堂堂主的心思的时候,丹堂堂主这边也在分析着吴浩。

    “爹,那吴浩不过是苑长老的弟子,对您来说就是个后生晚辈,有什么事情把他叫来问个清楚就是了,为什么还要这么正式的邀请他来赴宴?”

    说话的是一个妙龄女子,虽然与燕堂主是父女至亲,但是女子执礼甚恭,看上去她应该家教极严。

    坐在上位的燕堂主是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他看上去更像是一位沙场猛将,而不是精于丹道的丹道大师。

    燕堂主坐姿端正,目光沉肃,看上去威严而又端庄。

    “你懂什么?”燕堂主板着个脸训斥道:“那吴浩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为父仔细分析了市面最近流传的他炼制的丹药,现在有八成的把握断定,他已经晋升了丹道大师!”

    “大师?”女子不由得捂住了嘴,不可置信道“怎么可能,他学丹道才多久?”

    “怎么不可能!”络腮胡子燕北归双目圆睁,声如洪钟的道:“有些天才生来就是为了打击别人的,别说晋升大师,就算是半年晋升宗师的你爹也听说过。”

    “可是就算他是丹道大师,您身为丹道宗师,又是前辈强者,也不用这样郑重的邀请他吧?再说咱家这两天不是都没有事情么,为什么非要邀请到三天后呢?”

    “哼!”听着女儿疑惑的问题,燕北归冷哼一声,面无表情的说道:“老夫如何做事还要你教?”

    女子顿时尬坐在那里,不敢再说什么了。

    燕北归依然面无表情,他缓缓站起身来,然后轻声道:“吩咐下去,准备一下三天后的晚宴,按照迎接长老的标准来。”

    说完他就不再理会女儿,径自出了门。

    出门之后,他仪态从容,龙行虎步,家里的下人跟他行礼,他也仅仅是淡淡的点头。

    等到拐过一个拐角之后……

    燕北归神魂之力一转,确定周围没有人注意到这里后,他脸色一塌,出现了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他一手遮着脸,一手捂着肚子,一路小跑的冲着测所的方位跑去。

    一边跑,他的心一边哀叹:“麻蛋,你以为老子想三天后再邀请那王八蛋呀?可是老夫还得拉三天,现在这个样子,如何见人?”

    有时候人戏演的久了,连他自己都会以为是真的了。

    燕北归早已经习惯了人前端庄严肃的样子,正如他已经早已经习惯了被人称作是丹道宗师一般。

    然而……他不是。

    他也会跳脚骂娘,他也爱大碗喝酒,甚至还习惯抠脚……

    但是他不能!

    因为他是丹堂堂主,是金丹高人,是孩子的父亲,是丹道宗师。

    最主要的是他这人……好面子!

    他必须保持这些身份所对应的形象。

    好吧,丹道宗师也不是真的。

    只不过是别人觉得以他的天资和修为,怎么着也应该晋升宗师了。然后别人称呼他为宗师的时候,他也没有否认,于是他就有了宗师之名。

    实际上他还是个丹道大师,距离晋升宗师还差那临门一脚,只不过这个秘密即便是他最亲近的人都不知道。

    因为他已经不公开炼丹很久了。

    为了掩饰他不是宗师的事实,他很少在人前显露踪迹,就是怕有人想让他露一手的时候难以推辞。

    于是宗门中开始流传燕堂主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传说。

    为了不让同行发现端倪,他也很少让自己的丹药流入市场,于是他所炼制的丹药就成了稀缺货,哪怕是他早年还是丹师的时候炼制的普通丹药也被炒到了天价。

    为了不让宗门中发现事实,他总是谎称闭关,让女儿和弟子来安排宗门的炼丹任务。

    于是他高冷的前辈高人,还有一心钻研丹道的丹痴的形象开始在丹堂流传。

    一个谎言需要无数的谎言去遮掩,然而他已经骑虎难下。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感觉自己越来越要撑不下去了,万一哪天东窗事发,他这位前辈高人肯定会成为炼丹界的笑柄!

    要想要解决如今的尴尬境遇,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尽快晋升到丹道宗师。

    可是这又谈何容易?

    每当市场上出现新型丹药,他都要仔细的研究一番,以期在其中找到一些灵感,寻找到晋升宗师的路径。

    只是可惜,明明就是那一线的间隔,却如同天鉴。

    直到某一天,他发现了一种与现有丹药思路迥异的丹药。

    这种丹药叫做犀利丹!

    他照例也想要研究一番,于是就研究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一念情深,万念婚〕〔靳少强宠小逃妻〕〔人生若能两相忘〕〔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她娇软可口[重生]〕〔首席大人,战不休〕〔特品圣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