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头号军婚:重生辣〕〔杀生扬善录〕〔大宋好相公〕〔一世独尊〕〔恶魔就在身边〕〔腹黑总裁:娇妻,〕〔都市桃色医仙〕〔至尊兵王〕〔绝美女神的贴身小〕〔极品全能狂医〕〔冷王嗜宠:我家王〕〔武御圣帝〕〔娇妻羞羞:男神老〕〔重生直播做网红〕〔八字命师〕〔混元修真录[重生]〕〔杂家宗师〕〔明威天下〕〔文娱图书馆〕〔北洋新军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红莲魔尊 第一百七十七章 周郎妙计
    快马加鞭前往红莲宗的路上,吴浩的心中在滴血。尘缘↘↓网

    他知道这一次可能要和陆家结下不小的仇怨了。

    结仇到不要紧,这样一来就可以让吴浩对付他们对付的更加的心安理得了。

    然而现在让吴浩心有不甘的是,他错失了一个大机会。

    陆家的人都在陆有为坟头那边出殡,不说倾巢而出吧,但是肯定陆家大部分人手都出现在那里。

    现在正是陆家家族本部空虚的时候啊。

    按照吴浩的性格,既然结了仇,那趁着这个机会去陆家逛一圈也是理所当然的。

    丹道世家嘛,想必积蓄不菲。

    然而他现在却是有重任在身,分身乏术。

    他师父苑长老还等着通心草救命呢,每耽搁一分时间,恐怕苑长老就要多出一分危险,吴浩心中掂量了一下,还是觉得得先救师父,于是只能含恨放弃。

    只是……可惜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吴浩为了救师父放弃了如此机会,到时候恐怕就算是跟苑大师说了,苑大师也不会把损失给吴浩报销的。

    “师父啊师父,你可体会到弟子一颗拳拳之心?”吴浩心中长叹道:“弟子这一次损失惨重啊!到以后就算弟子虚报药材预算、隐瞒出丹率、谎报开支,相必师父也不会怪我吧,因为这些都是弟子应得的啊!”

    一路无话,吴浩很快就赶到红莲宗山下,这个时候还没有到酉时,比罗五更给出的期限还要早到半个时辰左右。

    吴浩直接纵马上山。

    乌云果然是宝马,经过一路奔波还是依然精神不减的样子。

    吴浩赶到医堂的时候,罗五更和钟长老还在那里等着,不过其他来听公开课的人却已经被他们打发走了。

    苑长老的病情变化终于打消了罗五更的装逼之心,他开始认真对待起来。

    得到药引后,罗五更飞快的给做了处理,很快一碗冒着馨香气味的汤药就被他调配出来,罗五更稍微一晾置,等到它温度适宜后,就要给苑大师给喂下去。

    然后,他突然皱着眉头说道:“糟糕,苑长老已经不能自主吞咽了,看来得使用特殊手段了。”

    吴浩一听,正要自告奋勇上前喂药,突然听到旁边钟长老说了一声:“我来!”

    吴浩不说话了。

    他眼神怪异的看看自己师父,又看看钟长老,嘴角露出蜜汁微笑。

    只见钟长老走上前去,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一个球形的软囊,软囊上面还连通着透明的导管。

    然后她小心的把汤药灌倒到了软囊里,把导管的一端给深入到了苑长老的喉咙深处。然后她在软囊这边一挤,汤药就被挤压渡到了苑长老的嘴里。

    边操作,她还一边对着吴浩解释道:“这是我们医道专门给重昏迷的病人的渡药手段,安全又卫生!”

    吴浩:“……”

    等到苑长老用过药之后,罗五更就是一阵眼花缭乱的施针。

    在吴浩一阵焦急等待后,罗五更缓缓收针后说道:“好了,没事了,接下来只需要等着苑长老血脉觉醒完成就可以了。”

    吴浩顿时长出了口气。

    ……

    与这边逐渐松缓的氛围不同,陆家的议事厅中气氛沉凝的很。

    陆家族长看着下方坐着的族老们,神色严肃的开口道:“吴家小儿如此辱我陆家,此事绝不能就这么算了,诸位都说说吧,我们应该如何报复回去!”

    说着,他把目光转向了自己左手边一个头发花白的族老。

    咳咳,看着家主望向自己,那族老轻咳两声然后说道:“回家主,我认为咱们应该写一封措辞严厉的谴责信,送上红莲宗,强烈谴责吴浩破坏有为葬礼的恶劣行径!”

    “谴责,谴责,就特么知道谴责!”这位族老的话没说完,就被另一位面相凶悍的族老打断,“人家都上门打脸了,还谴责个屁啊,依我看直接找上红莲宗,逼着他们交人,然后把那小儿带到堂兄的坟前千刀万剐!”

    “不妥!”另一位族老却摇摇头说道:“本来是我们和吴浩的仇怨,扯上红莲宗干什么。我们身在越国,当知道红莲宗水深的很,我们陆家是万万惹不起的。以我看我们还得利用红莲宗里的族中子弟来对付他才行。”

    “那小子在红莲宗有靠山,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这时一个面色阴霾的族老接话道:“以我看就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人若犯我,十倍报之。我们挖了他吴家祖坟,然后再将他母亲捉来,先嘿嘿嘿,再嘿嘿嘿嘿!”

    “万万不可!”他话音还没落,其中一个女性族老就大惊失色的叫道:“你们不了解那吴梦瑜的情况,老身当年还在丹堂混迹的时候却是对于她的事情略知一二的,这人出身奇月谷吴家,万万动不得啊!”

    嘶~

    这族老话音刚落,议事厅里就是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

    登时所有的族老完全沉默了下来,再也没有人提起刚才那个话题了。

    “这吴浩竟然出身奇月谷吴家,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是报仇无望了。”陆家族长不由懊恼的说道。

    “这就不好说了。”那位女性族老如是说道:“据我所知,当年吴梦瑜不知道犯了什么大错,不仅她被赶出了吴家,甚至连累的她那整整一个支脉都被吴家除名。吴家人从来都对此事讳莫如深,谁也不知道他们对这人究竟是什么态度。”

    “或许吴家真的不会再管她的死活了,但是我们陆家是赌不起的。”

    一时之间,又是一阵死寂的沉默。

    “诸位前辈可否听在下一言!”

    这时候,寂静的议事厅中突然响起一个清朗的声音。

    众人循声望去,就发现发出声音的是下首坐着的一个葛袍青年。

    陆族长看到这个青年,双眼一亮说道:“周贤侄但说无妨。”

    他对于这个青年这么客气是因为这个青年身份特殊。

    这并不是他陆家之人,而是陆家丹道宗师陆思凡的亲传弟子。这一次陆思凡没空回来,却是这位弟子代替他来陆家参加葬礼。

    周姓青年微微一笑,然后说道:“周某对于奇月谷吴家的规矩略知一二。虽然那吴梦瑜已经被赶出吴家,但是诸位要对付她难免会伤及吴家的脸面,恐怕会有些不妥。不过那吴浩就不同了,这人出生的时候,她母亲已经在吴家除名,所以他应该连吴家的族谱都不曾上过,根本就不能算是吴家之人。这种人的死活,按照吴家的家规是不会管的。”

    “诸位就算仍然有所顾忌,我们只需要让那姓吴的生不如死就好,也不一定非要要了他的性命。”

    陆族长的眉头舒展了一下,但是紧接着又蹙紧,然后叹道:“可是,让他生不如死又谈何容易,周贤侄可有良策?”

    周姓青年自信的笑了。

    “周某恰有一策。可以让他丹感全失,师徒反目,身败名裂,天才变废柴啊!”

    听着周姓青年居然有良策,在场众人都打起了精神,聚精会神的等着他的下文。

    周姓青年见此,微微一笑,挺直了腰板说道:“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鲛人一身是宝,他们所织就的鲛绡,遇水不湿,是良好的法衣材料。他们的眼泪所化的珍珠,是绝佳的炼丹药材。还有鲛人所熬制的鲛人油,乃是极品燃料,一滴即可燃烧数日不灭。”

    青年看到众人一头雾水的样子,不由加快了语速说道:“只可惜由于人们捕杀严重,鲛人已经数量稀少了。就算是还有鲛人族群,也躲到了大海深处,平常难得一见。然而一身是宝的鲛人身上,却有着一样东西让天下丹师谈之色变,那就是鲛人的泪腺。”

    “据说鲛人泪腺是鲛人悲惨命运的源泉,其中隐藏着上天对于鲛人的诅咒。而对于丹师来说,鲛人泪腺却有着让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作用,那就是能够消除丹师的丹感!”

    周姓说道这里,在场的众人无不心底一寒!

    陆家是丹道世家,才更加的清楚明白。对于丹师来说,如果失去了丹感,那真的是比杀了他还难受。

    想到这里,在场众人看着周姓青年的目光顿时多了几分顾忌和防范。

    周姓青年依然毫无所觉的说道:“周某当初机缘巧合,曾经在一场拍卖中购得鲛人头颅一个。如今其他位置已经熬油使用,唯有泪腺被留下来,被周某研磨成了粉末。这种粉末遇水即溶,只要想办法给那姓吴的服下……嘿嘿!”

    众人沉默了一下,然后那个面容阴霾的老者“啪”的拍了一下手大叫道:“妙啊!只要是姓吴的没有了丹感,他在丹道上就算是废了。到时候想必苑晨睿也不会再看重一个废材。更加重要的是,丹道大师的亲传弟子若失没了丹感,那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果然是让他们师徒反目,身败名裂的绝佳之策啊!”

    陆家族长也缓缓的点了点头,然后他说道:“我调查过那吴浩,此人阴险狡诈,连黑炎族人的刺客都在他的手里失手过。周贤侄的方法好是好,但是我们应该怎么把鲛人泪腺喂给那家伙呢。”

    一时之间,在场之人又是面面相觑,半天也没有什么好提议。

    就是周姓青年也思索了良久,他才试探的开口说道:“是人就有弱点,我看那吴浩正是年少慕艾之时,或许可以尝试一下……美人计!”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认准以下其他均为仿冒↓

    (.. = < r=://..>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神医狂妃:邪王的〕〔沈娴秦如凉〕〔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