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病娇宠:黑萌嫡医〕〔召唤师的异常生活〕〔无上升级系统〕〔先婚后爱:闪婚老〕〔玩锤子牧师〕〔重生之都市邪仙〕〔三国美人异传〕〔皇叔大人请宽衣〕〔重生三国当二爷〕〔重生之超级银行系〕〔倾危大秦〕〔三国经销商〕〔朴少快入怀里来〕〔四爷盛宠:娇妃升〕〔门里千秋〕〔被猫攻陷的日子〕〔三国之裴元庆传奇〕〔无限气运主宰〕〔万能电脑包〕〔回到死亡前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红莲魔尊 第一百二十章 大师头,美人胸。
    陆有为楞了一下,反射性的摸了摸头顶。

    那里依然滑溜溜的,什么都没有。

    不止陆有为愣了,在座的几位红莲宗的长老也愣住了,他们何曾想到在红莲宗有有谁敢这么大胆来拍长老的脑门啊!

    陆有为终于反应过来,豁然回过了头,刚一回头,他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酒气,然后他就看见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正醉眼惺忪的看着他。

    而且他嘴里还自来熟的说道:“老王你不地道,参加陆长老收亲传弟子的拜师宴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在座的不由无语,感情这位已经喝的连是谁办拜师宴都搞不清楚了。

    轰,陆有为先天真气运行,一股庞然威严冲着这个络腮胡子压去,同时嘴里冷喝一声:“混账!”

    络腮胡子一个激灵,在威压之下猛然后退三步,然后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他的眼中似乎恢复了几分清明,抬起头来看了看陆有为,他突然面色大变。然后嘟囔道:“陆……陆……陆……陆……”

    就这么一直陆了下去,却是说不出句囫囵话了。

    陆有为感觉一阵腻歪,这个时候大庭广众之下,他要是去跟一个醉汉去计较未免有**份。他仔细记下了这个醉汉的容貌,准备事后让张阳查一下,秋后算账。

    他冷哼一声,不再理会这个醉汉,脸色难看的回了头后,他忍不住又抓了抓自己的头顶。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被那个醉汉拍了一下头之后,他总是感觉头顶有点刺挠。

    想挠!

    然而他不计较,不代表别人不计较。

    因为想要巴结一下主桌位上的诸位长老的缘故,张阳带着他的未婚妻苏梅坐的离着主桌很近的位置。此时那个醉汉正好倒向了他的方向。

    刚才的那一幕被他完完全全看在眼里,于是他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来到醉汉旁边抬脚就踹。

    一边踹,他还一边骂到:“瞎了你的狗眼,你知道刚拍的是谁不,知道不知道?”

    醉汉似乎有些吓傻了,一边徒劳的招架着,一边嘴里不停的道着歉,这幅样子,倒是让周围的旁观者有了几分不忍。

    “好了!”陆长老又挠了一下头顶,然后回头对着徒弟说道:“不知者无罪,就这么算了吧。”

    张阳心中一喜,他对师傅很熟悉,已经从他的眼中看到师父对自己的赞赏。而且熟悉师父性格的他也知道,现在他说的好了,只不过是不让张阳在大庭广众下闹了,但是打听一下这个络腮胡子的来历,还是与必要的。

    事后把他整的越惨,他越能得到师父的欢心。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今天他踹这个醉汉的时候,总是有种奇异的感觉。

    那感觉就是……怎么就那么解恨呢?

    所以即便是陆有为已经叫了停,他还是忍不住又踹了一脚,然后冷喝了一声:“滚!”

    醉汉抬起头来,醉眼惺忪的看了陆长老和张阳一眼,嘴里还不断的说着道歉的话语,动作上却是不慢。他爬起身来,狼狈的逃离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张阳的未婚妻苏梅突然感觉醉汉临走的时候那一眼似乎别有意味。

    似乎有点深深的看一眼的意思。

    但是很快她就被别的东西给吸引了注意力,因为她发现刚才醉汉走的时候,似乎太过匆忙,有个东西从他的身上掉了出来。

    不偏不倚,正掉在张阳的脚下。

    苏梅定睛一看,哇!那是一个芥子袋!

    苏梅下意识的左右看一眼,又看了看张阳。

    见没人注意,她腿往前一伸,小绣鞋啪嗒一下就把芥子袋踩在了脚底。

    然后她不着痕迹的往后抿啊抿……

    一直踩着芥子袋,把腿收了回来。

    这个时候,她得意的想到:“哼,幸亏老娘腿长!”

    她轻轻的把一只脚抽出鞋子,脚趾头一勾。

    嗖的一下,芥子袋就往上方飞去。这个时候她的手早已经等在那里,一抓,就把芥子袋牢牢的给抓在手里。

    她不动神色的把芥子袋藏好,心里美滋滋。

    要知道她虽然是张阳的未婚妻,但是张阳正处于丹师的关键上升期,现在练习炼丹消耗颇大,根本没有多少好处能到她的手里。

    顶多就是给她买些好看的衣服或者首饰就顶天了。

    但是修炼中人,那些外物不过是点缀罢了。真把红莲宗传承功法练好了,自然穿什么都好看,所以她对于修炼资源的需求还是蛮大的。

    现在前来拜师宴的都多少有几分身家,刚才那个络腮胡子虽然看上去有些猥琐,但是单单一个芥子袋也价值不菲,更何况里面还不知道有什么东西,苏梅当然不能够无视。

    更何况这可是白捡的,比起她在张阳身上花心思得到的东西更有成就感呢。

    然而,她刚才伸腿的动作终究是有些大了,已经蹭到了张阳的腿上。

    张阳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含笑说道:“小妖精,现在先别撩,晚上再喂饱你!”

    苏梅顿时白了他一眼,娇嗔的骂了一声:“死相!”

    ……

    这里打情骂俏的时候,络腮胡子大汉却是躲在苑府一个无人的房间中不断的往自己身上洒着一种白色的粉末。

    这是去污粉,专门用来消除身上气味的东西。还是吴浩从真正的刘浪那里缴获来的。

    等到再也闻不到身上的气味,络腮胡子的面貌缓缓变幻,现出吴浩的身影。

    从戏班后台出来后,吴浩做了两件事,其中一件就是化身醉汉把指引道标拍在了陆长老的脑门上。

    吴浩觉得,既然有“帝女花”这种大杀器,还是种给先天期的陆长老,这样性价比最高。

    至于张阳之流,没了陆长老他的就是砧板上的肉,现在倒是不急动手。

    至于那几个师兄弟,吴浩暂且不急,早晚有收拾他们的一天。

    当然,他的芥子袋中还有着一件种了道标的礼服呢。吴浩也不会忽视。

    烧了什么的,简直太过浪费了。

    吴浩把礼服装入了一个精金保险箱中。

    这个保险箱还是他前几天收到的贺礼。上面有机关锁,特别适合存放贵重物品。如果不是机关设置者,又不是专业人员,很难短时间打开。

    他把保险箱机关设置好后,又把保险箱放在一个芥子袋中。

    这个芥子袋还是从管家那里缴获的,吴浩正好派上用场。

    然后他在做第一件事情的时候,顺手就把这个“移动指引道标”给丢到了张阳脚底下。

    吴浩知道,任谁发现脚下有个芥子袋,也不会不捡起来看看的。

    而当他发现精金保险箱的时候,更会怀疑其中有贵重物品,自然更舍不得丢掉芥子袋了。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

    有一点吴浩却是万万想不到的。

    张阳太胖了,他肚子挡住视线了……

    吴浩丢在他脚底下的芥子袋,人家根本就没、看、见!

    ……

    苏梅终于借着如厕的借口摆脱了张阳,这个时候她才有机会查看芥子袋中的收获。

    这种芥子袋与更加高级的须弥戒、乾坤镯不同,根本就没有认主手段,所以捡到之后她能够轻易的打开。

    哇!保险箱!苏梅惊喜不已。

    还是精金保险箱!

    尽管现在打不开箱子,看不到里面的东西。但是仅凭脑补苏梅就知道里面一定是好东西。

    只需要她在宴会之后,去一趟器堂,找人给开一下锁,她就能够享受其中的收获了。

    苏梅哼着小曲,把芥子袋别在腰间,感叹今天真是自己的幸运日。

    走了几步后,她突然觉得腰间放着有点不保险。刚才那个络腮胡子不就是别在腰间掉出来的么。

    于是她再次把芥子袋解下来,放在袖子里。

    甩了两下袖子,她还是觉得不太保险啊!有没有什么万无一失,即便真的掉了她也能够第一时间发现的地方呢?

    苏梅犹豫了一下,然后眼前一亮。

    她把芥子袋小心的放在怀中,贴胸而放。

    把束胸一扎,稳如狗!

    感受到胸前芥子袋传来的冰凉感觉,苏梅感觉心中暖烘烘的。

    她仰起头来,得意的想到:“哼!幸亏老娘胸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神医狂妃:邪王的〕〔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