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谨言〕〔儒道诸天〕〔快穿之专业打脸指〕〔我穿成了极品婆婆〕〔我家个个是霸总〕〔花都天才医圣〕〔万古第一龙〕〔重生之农门娇女〕〔我在绝地求生捡碎〕〔数风流人物〕〔异界烽火录贰烽云〕〔洪荒之鲲鹏绝不让〕〔从神格开始进化〕〔都市妙手医尊〕〔原始文明:提前登〕〔大唐逍遥驸马爷〕〔证道从遮天开始〕〔肉装法爷会挂机〕〔我的异能是完美复〕〔从渡劫开始无限盗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余烛赋 第二十七章
    <b>最新网址:于烛抬头望去,一个黑衣人屹立在废墟之上,于烛知道眼前的黑衣人就是之前那个救他的黑衣人。

    他放下成温,那个黑衣人扔给他四块炎石,然后蹲下来开始给成温上药。

    于烛吸收了炎石,问:“你为什么不去?”

    “没有什么原因。”黑衣人看向西寻那边,接着说:“再不去他就死了。”

    “他死了不挺好。”于烛说。

    黑衣人并没有抬头,只是这样说道:“仇人被别人杀死和被自己杀死的感觉可是天壤之别。”

    于烛没有回答,直接一招“洪涌”打了过去,自己随后从侧面飞奔过去,十几秒后到达目的地,无恒火散去,西寻竟直接用灵力变成一个护盾,挡住了这一击。

    可被复活的那个东西一口咬在了西寻的左肩上。

    于烛不得不承认他此刻是愤怒的,一切皆因西寻而起,他是自私的,可于烛很久以前便明白,所有的矛盾都是互相触碰了对方的利益而已,他并没有资格去指责西寻,但是该停下来了。

    于烛接着一拳打在护盾上,由于被咬的缘故,西寻的护盾一下子撑不住了,护盾破开的瞬间,他左脚一个前踢,踢中了“霖铃”的额头,“霖铃”被踢开了,但也带走了西寻肩头的一块肉。

    在这同时,于烛一个转身,甩出右脚,直踢太阳穴。用灵力直接来形成护盾是十分消耗灵力的,再加上被咬了一块肉,西寻早已被疼得神志不清,出于战斗本能,他还是用手臂挡住了,但也吃了力道,推出去几米,终究支撑不住,倒在了一片碎石中。

    这时,“霖铃”开始嘶叫了起来,于烛承认这是他听过最刺耳的声音,“霖铃”的肉体开始产生裂缝,红色双眼中透露着一股子的杀虐。

    于烛知道自己的血很难办,必须使出全力,自己吸收的能量并不能打持久战,御青刺也不在身边,只能用仅存的“血量”打最高的“输出”了。

    “霖铃”的双臂几乎膨胀了一倍,同时还像于烛用无恒火一般,将十分醇厚的灵力直接覆盖了全身。

    于烛双手附上无恒火,直接上前一拳打在了它的腹部,却感觉如钢铁一般硬,覆盖在它身上的灵力,也炸了开来,于烛赶紧用手护住脸部。他感觉自己如同一个自大的科学家,对于自己造出了多么恐怖的东西一无所知,且自以为是的认为能够控制住那个东西。将灵力这般运用,这东西还真是奢侈,如果让它修炼功法,恐怕也能成为大能。

    肉搏看来是不行了,于烛的脑海不断翻涌,他必须做出最正确的抉择。

    目前来说,只能干这么自残的勾当了,于烛再次正面冲向“霖铃”。那东西似乎如同一只野兽一般,四肢并用,扑了过来。

    于烛在空中一把掐住它的咽喉,用力摁到碎石之中,尽管那东西身上的灵力不断炸开,于烛忍着伤痛,一只手直接摁在他的脸上,嘴里缓缓说道:“无恒火·洪涌。”

    哪怕无恒火并不能伤到他,但那股冲击力在摧残着他的手臂,他依旧直直的挺住了手臂,黑色的火焰直接向四面八方喷去。他感到自己的能量存在不断的流失,流失的很快,但是随之让他感到震惊的是,“霖铃”还在不断的挣扎。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自己的血怎么这么能造孽?于烛脑中闪过这样的问题。赶紧用仅剩的能量凌空飞起,只瞧见那东西毫发无损。

    那东西似乎不会凌空,反而向瘫倒在地上的西寻跑了过去。

    于烛一个向下俯冲,把西寻架在身上。

    那东西十分生气,在他们两个的底下不断地吼叫。

    “现在你总相信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了吧?”于烛说。

    西寻整张脸都隐藏在长发之中,传出这样的声音:“哼哼,为什么不给我一个解脱?”

    “果然你是清醒的,你只是放不下而已。没事,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于烛半开玩笑的说道。

    西寻开始挣扎了起来,一边动一边说:“这一切应该让我来终结。”

    于烛看看他,已经这样了,便说:“你现在还能怎么办?”

    西寻的气息变得逐渐衰弱,头一垂,于烛赶紧扶住,依稀听得见他在说:“把我,把我衣服口袋里的,那个锦囊拿出来,里面有两颗灵丹,喂给我吃。”

    于烛从他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锦囊,上面刺着“霖铃”两个字,于烛突然有了一种触动,拿出那两颗金色丹药后,又将那个锦囊放入他的衣服里面,随后把药丸塞到他的嘴里,让他服下。

    不出两秒,西寻的身体开始发生异变,全身的骨骼开始嘎吱嘎吱的响。又过了一会儿,西寻发话了。

    “让我下去。”

    于烛一松手,西寻直直的落了下去,那东西等待已久,西寻一掌拍在她的天灵盖上,直接将她拍倒在地。

    “霖铃,对不起,死后也不能让你安宁。”西寻望着趴在地上的霖铃,深情的说道。他的脑海中逐渐浮现小时候他们两人在嬉戏的时候,霖铃摔倒在地上,也是这么看着他,仿佛在求助,她还会哭起来,那时候他会说:“很痛吧?我来帮你。”

    而此时,西寻显得很痛苦,说道:“很痛吧?我来帮你。”一闭眼,两行浑浊的泪带着血色缓缓淌下。

    西寻随即双手一挥,天空中出现了三只巨大的手掌,带着红色的灵力,拍了下来。

    于烛赶紧避开,看着那三只手掌落下,那东西似乎知道危机的来临,直接蹦到了半空中,向其他宫殿逃跑而去。

    西寻操控的那三只手掌,追击而去。于烛突然想起庄曛月他们,也跟了过去。

    宫中的士兵以及其他人那是落散而逃。于烛瞧见了庄曛月一伙人,带着一批人在向外逃跑。

    那东西落入了一处宫殿中,西寻收起了三只手掌,也跟了进去。

    于烛先去找了庄曛月他们,了解到他们已经解救了人质,现在可以趁乱逃出去。

    于烛并没有多说,只是让他们快走,自己又再次凌空飞入那宫殿中。

    西寻和那东西已经打了起来,天罡功法果然有用,那东西只能处于防守的状态。随后,三只巨大的手掌直接破开屋顶,一掌接着一掌压住那东西。

    在空中的西寻一抖,落了下去,于烛赶紧接住了他,西寻说:“只能这样了。”

    “可那东西死活还没死绝。”

    (各位有没有注意到我在写霖铃时不同的称呼。一日两更,下午一更,晚上一更,请多多支持,投一下你们宝贵的推荐票ヾ(??▽?)ノ)<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乾定天启〕〔仙人来此〕〔不灭亡者〕〔我的爱情在奔跑〕〔酒剑四方〕〔灵核战纪〕〔源生之主〕〔我只想低调〕〔半吊子的道士〕〔绝世替少〕〔我在天庭做主播〕〔战血王座〕〔这样的口袋妖怪未〕〔煞妃归来之绝杀天〕〔凌依然易谨离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