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野蛮姐姐〕〔地球修炼时代〕〔制霸三国之最强系〕〔重生东汉末年〕〔都市之全能修真〕〔高升〕〔无敌吞天诀〕〔极天至尊〕〔龙组战兵〕〔恰我少年时〕〔废柴小仙:太子,〕〔重生在神话世界〕〔闪婚绝恋,总裁情〕〔魔欲仙缘〕〔魔封九天〕〔超级传奇巨星〕〔钻石王牌之投手归〕〔电弧中的高级玩家〕〔仙藏〕〔重生之折腾年代巧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973章,因为爱你
    桑晓瑜瞪他,“谁是你的秦太太!”

    虽然语气还是蛮横的,但其实已经没有多少杀伤力。

    这样被他搂在怀里哭了一会儿,心里面的委屈和抱怨全都释放了出来,心里面还多了,不过面上,还是表现出了很气恼的模样。

    秦思年眉尾挑高,桃花眼里邪气流转,“在西藏的时候,你跟大姐自称的,这辈子你都别想赖掉!”

    “你无耻!”桑晓瑜锤他。

    “是,我无耻!”秦思年勾唇。

    “你无赖!”桑晓瑜掐他。

    “是,我无赖!”秦思年欣然接受,懒洋洋的。

    抓起她在自己胸口的手,送到薄唇边亲吻,“我无耻和无赖都是因为爱你!”

    “……”桑晓瑜怔住。

    听到最后两个字,她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就在她怀疑是不是自己幻听的时候,秦思年桃花眼深邃的望着她,里面像是有一汪深不见底的漩涡,摄人心魂,“小金鱼,我爱你!”

    雄性气息萦绕在她的眼鼻上,缓慢的落下。

    桑晓瑜怔怔的看着他。

    这是秦思年第一次说这三个字。

    曾经他们分手在南非的时候,她曾经说过一次,但他从来都没有说过。

    这样突如其来的听到,桑晓瑜的呼吸像是被什么轻轻拉扯着,犹如做梦似的,有棉絮一样的东西堵在了心脏上,还有喉咙,她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些什么,模样有些傻。

    秦思年不需要她说什么,捏起她的下巴,覆盖上去。

    两个人静静的吻了一会儿,然后静静的相拥着,享受着温存时刻,谁也不说话,只有一屋子皎洁的银辉。

    ……

    一夜好眠。

    因为昨天追回来的秦思年搅和的,睡得比较晚,第二天醒来自然也就很晚。

    外面冬日的暖阳照的整个房间里都暖洋洋的,也明媚十足,桑晓瑜却不是被这日上三竿的阳光给扰醒的,确切的说,应该是被吻醒的。

    她睁开眼睛时,就看到眼前放大的五官。

    棱角分明,斜飞入鬓的浓眉,风流倜傥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每一样都像是被精心雕塑的完美。

    秦思年做俯卧撑一样,两条手臂在她两侧撑着,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变态体力,感觉自己嘴唇肿胀,应该趁着她睡着的时候,被他轻薄了很久的时间。

    听到动静,他眉毛一下子挑的很高,“唔,小宝贝,你终于醒了?”

    小宝贝……

    桑晓瑜听得一阵恶寒。

    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还是比较习惯他叫自己小金鱼,小宝贝到底是什么鬼!

    那双风流倜傥的桃花眼,此时不但有深邃的光亮烁动,还伴随着很多危险,尤其是看着她的眼神,如同一头饥饿了万年之久的野兽。

    桑晓瑜咽了咽唾沫,莫名有些胆颤,“禽兽,你想干嘛?”

    “你说呢?”秦思年桃花眼薄眯,里面野兽的气息更强了。

    “……”桑晓瑜才不说。

    秦思年薄唇勾出一抹弧度,“我记得自己之前说过,我欠你一个孩子!”

    她当然也记得。

    是之前他们撞到大哥秦奕年和李相思的时候,听到他们之间曾有个孩子,当时他低沉又怅然的说了这样的话,只不过现在放在床上,怎么听都觉得有另一番意思。

    “所以?”她舔了舔嘴唇。

    秦思年笑的更加妖孽,邪气流转,“我得加把劲,还你!”

    “不要,现在是白天!”桑晓瑜摇头如拨浪鼓。

    秦思年呼吸间全是灼烫,“谁规定大白天不允许人家做的?”

    “等等……”

    他哪里可能再等,已经低眉封住了她的声音。

    这一刻他等待的也太久了!

    沸腾起来的血液因为激动全都倒流,他整个人都像是个火球一样,随时随地都能炸开,昨晚的相拥而眠后,他早就饥可难耐,如今终于不用再装下去,也可以不再隐忍。

    秦思年现在只有一个念头。

    想吃肉!

    想吃大肉!

    桑晓瑜原本还半梦半醒,这会儿一丁点睡意都没了,就像是被突然捞上岸的一条鱼,蛊惑在他勾人心魄的桃花眼中。

    耳边,有他低沉又沙哑的声音如影随形,“秦太太,想我吗?”

    桑晓瑜咬住嘴角,才不要说那么羞人的话!

    “快说想我!”

    秦思年却有的是办法让她投降。

    桑晓瑜最后都快要哭出来,软绵绵的求饶带着哭腔,“想,想……”

    床上被子蒙高,空气轻易的就被点燃了。

    两个小时后,桑晓瑜感觉自己彻底像是一条鱼了,离开水里太久,口干舌燥的,而且已经没有力气挣扎,半边脸都埋在枕头里,连手指头动一下都特别困难。

    眼角余光里,是男人肌肉线条纠结的胸膛。

    和她相比较来说,秦思年可谓是神清气爽,甚至甩动打火机点燃了一根事后烟,交叠着长腿在那吞云吐雾,白色的烟雾将他脸萦绕的更加英俊逼人。

    抽完一根烟,秦思年伸手握住她的手腕。

    桑晓瑜顿时满脸警惕,“……禽兽,你又想干嘛?”

    “抱你去洗澡!”秦思年懒洋洋的勾唇,一副好心的模样。

    桑晓瑜却看出来他桃花眼底的那一抹深沉的光亮,看了看浴室的方向,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直摇头拒绝着,“不要……”

    她的抗议哪里有效,而且消耗了太多体力,她根本就没有力气挣扎。

    秦思年直接将她从床上抱起,大步走向浴室。

    浴室的水声流淌了很久,终于停止的时候,门缓缓拉开。

    桑晓瑜重新回到床上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抓紧着身上的被单,咬牙切齿的瞪向他。

    混蛋,就知道他不怀好意!

    坐在床尾拿着毛巾擦短发的秦思年见状,冲她慢悠悠的挑眉,“怎么,还想来?”

    “我没……”桑晓瑜很怂的摇头。

    秦思年笑的宛如没有被猎物喂饱在舔着爪子的豹,将手里的毛巾往旁边沙发上一丢,勾唇朝她扑过去,“别急,我满足你!”

    忍了这么久,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

    今天,她都别想出房间了!

    桑晓瑜整张脸都埋在了枕头里,看着外面一寸寸渐渐短去的夕阳光,眼泪和鼻涕都流出来了。

    呜呜,不想活了……</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