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霄神王〕〔极品合租仙医〕〔宠婚蜜爱,完美娇〕〔龙血武帝〕〔新特工学生〕〔女神的贴身医王〕〔冰山总裁的近身兵〕〔红楼之贾政〕〔仙路至尊〕〔大降头师〕〔寡妇门前好种田〕〔春闺秘闻:厂公一〕〔调香高手〕〔野性为王〕〔孤星刀客〕〔乡村那些事儿〕〔刀客诸天行〕〔春野小农民〕〔萌宝来袭:爹地请〕〔完美宠婚:老公,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972章,出来混迟早要还
    桑晓瑜见状,直接扭头往房间里面走。

    秦思年的两条大长腿终于发挥了该有的优势,大步流星的成功抢在了她前面,并紧扣住了她的双肩,挡住了头顶大片的灯光,将她纳入自己的影子里。

    昨天东窗事发时,她走的太突然。

    秦思年当时真的吓坏了,惊,慌,更多的是害怕,尤其是听到她说要回来找易祈然结婚,他以为自己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看着她坐车离开时几乎万念俱灰。

    他趿拉着单只拖鞋,孤单的像是条狗一样站在楼下。

    秦思年上楼穿鞋拿和钱包,连夜开车去了机场,只不过没赶上她的航班,而且所乘坐的还延误了六个多小时,导致他现在才出现在她面前。

    有小姨子蒋珊珊这个卧底,他已经知道她不是回来找什么易祈然结婚,只是来参加表妹的订婚。

    秦思年其实内心里一直很怕,以为又像是之前那样,要再一次失去她。

    “小金鱼,对不起,我知道是我太自私,不该故意瞒着自己的病情”秦思年大手顺势往下,从她的肩头落在她的小手上,“我只是害怕,怕你得知真相后会离开我”

    英俊的脸上,神色失落又挫败。

    虽然知道他可能刻意伪装的程度也很高,但桑晓瑜看在眼里,还是没出息的心软了。

    桑晓瑜气愤,就差指着他的鼻子骂,“你确定自己是禽兽,而不是白痴吗”

    “我就算是知道你被传染了,我才取消婚礼跑去西藏找你,可我再怎么同情你,再怎么可怜你,我至于那么豁的出去对你以身相许吗”

    桑晓瑜用力翻了个白眼,对他无语极了,有气又恨的解释说,“还有那枚钻戒,是我知道你的病情后,一心想要去找你,当晚就收拾行李去西藏,忘记还给祈然了”

    “我现在知道了”秦思年勾动薄唇。

    看到他桃花眼里越来越灼亮的眸光,像是胜过了外面夜空里的星星,桑晓瑜怎么看都觉得碍眼,也更觉得牙痒痒。

    “你骂我吧”

    “混蛋王八蛋都行,只要你开心”

    桑晓瑜咬牙,“”

    骂她都想家暴他

    秦思年见她腮帮子还微鼓着,也自知心里有愧,大步上前,皮鞋尖都顶在她的脚尖上面,把她往怀里面一搂,“是我不好我现在都知道了,是我自己太患得患失想太多了,如今误会解除,天下太平”

    “飞机延误了六个多小时,很困,我们睡觉吧”

    秦思年说完,就想诱哄着她往身后那张大床上走去。

    桑晓瑜冷笑了声,“睡觉”

    想得美

    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她抓过旁边的枕头,往他那张英俊的脸上砸过去,听到他“嘶”的一声,心里面才解气了不少,把他直接推出了卧室,“你睡沙发”

    随即,将门毫不留情的关上。

    “啪嗒”

    门被落下了锁。

    秦思年抱着怀里的枕头,灰溜溜的摸了摸鼻子。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左右环顾了下,是间很小的套间,外面有个小客厅,还有个小沙发,他走过去躺在上面,小腿一下都是悬在半空中的,极为不舒服。

    深深叹了口气,他双手环抱在胸前。

    外面夜色深沉如水,桃花眼虽然阖上,秦思年却没有睡着,而是这样躺了大概半个小时,确认卧室里面没有动静后,他重新坐了起来,夹着枕头鬼鬼祟祟的走向卧室门口。

    刚刚桑晓瑜在气头上,并没有注意,虽然她将门给反锁了,但是外面还插着钥匙。

    秦思年只要稍稍拧动,锁芯便会解开。

    修长如玉的手指捏着那把小小的钥匙,害怕惊醒里面的人,他小心翼翼的拧开,将门推开一条缝隙,然后放轻着动作,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进去。

    房间里窗帘没有拉,倾泻进来一地皎洁的银辉。

    秦思年在那银辉里,一步步朝着大床靠近,然后掀开被子,准备将睡梦中的她给搂在怀里。

    只是刚触碰到她的肩膀,他的大手就一僵。

    没想到桑晓瑜竟然还没有睡着,扭头看到他后也吓了一跳,他竟然厚颜无耻的偷摸进来,气不打一处来,她回头没好气的吼,“走开”

    秦思年拧眉,因为她脸上还挂着泪水。

    桑晓瑜其实躺下后一直没有睡意,心里面委屈又生气,更多还有对他的埋怨,刚刚就是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所以没有听到动静,直到他大手覆在自己肩膀上才惊觉。

    看到她红肿的眼眶,秦思年在心里骂自己。

    “对不起”

    他再一次的道歉。

    秦思年是真的很内疚,觉得自己很自私,尤其是现在看到她流泪,感觉自己的心都跟着湿润了,那眼泪好像一直流淌进了他的心里。

    无论到什么时候,当女人哭的一瞬间,那么肯定是那个男人的错。

    更何况,这根本就是他的错,无从狡辩。

    秦思年不顾她的挣扎,心疼的将她搂在怀里,一只大手在她后背安抚着,另一只大手捧着她的脸,薄唇在她的眼皮和脸上随着眼泪游走着,吻干着她的泪水。

    感受到他的体温和雄性气息,桑晓瑜眼泪流的更加凶了。

    她握紧小拳头,砸在他的胸口。

    虽然看起来力气挺大的,但其实她真的不舍得下多狠的手。“混蛋禽兽,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担心你”桑晓瑜哽咽的控诉,一声声抱怨,“从知道你患了以后,我偷偷掉了多少次眼泪,又有多害怕你万一不知道哪一天会发病,会死知道误诊后你竟然还瞒着

    我,故意不告诉我,害的我一直还以为你有病每天为你担惊受怕的,又不敢在你面前表现出来,禽兽,你太过分了”

    是,他太过分了

    秦思年难过又心疼的要死,将她每一滴流下来的眼泪,都迅速的吻干,恨不得能将她当做心肝宝贝一样哄,只希望她不要再哭。更紧的将她搂在怀里,薄唇贴在她耳边,他深深忏悔,“秦太太,我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最强军婚:首长,〕〔权路迷局〕〔重生空间:慕少,〕〔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