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传秘宝〕〔锦绣萌妃〕〔无限幻想之我是阴〕〔超级医生在都市〕〔血色大领主〕〔自始至终都是你〕〔大唐之暴君崛起〕〔超强小神农〕〔那么大条白素贞〕〔那年那蝉那把剑〕〔重回八零:晚安,〕〔军少强宠:萌妻,〕〔婚婚欲睡:总裁宠〕〔汉中王传〕〔荒山情事〕〔穿越变成老爷爷〕〔神厨狂后〕〔绝世神农〕〔渔歌互答〕〔极品最强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96个3章,你再发个毒誓
    “骂够了没?”

    阴影自头顶笼罩下来,伴随着清冽的烟草气息。

    桑晓瑜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看都不看他一眼,可能是觉得心里太压抑了,眼泪流的更加凶,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根本就止不住。

    “没有!”她大声的吼,恶狠狠的继续骂,“混蛋,王八蛋,大混蛋,大王八蛋!”

    翻来覆去的,桑晓瑜就这么几句,不知道是被气的语无伦次了,还是不舍得骂其他的。

    秦思年俯身下来,叹了口气,修长如玉的手指擦着她眼角的泪,最后干脆捏起她的下巴,薄唇一点点的将泪水吻干,微哑的声音里有些懊恼的语气,“抱歉,我收回刚才的话!”

    他其实说完以后,自己也后悔了。

    当时心情太过于低落和压抑的关系,几乎没多想的就脱口而出了,她虽然可能有一定几率被自己感染,但也有可能是健康的,那就势必他会先离开这个世界,所以想让她到时再找别人……

    即便如此,但只要一想他内心里也是千般万般的不愿意。

    秦思年右手掌心覆在她的头顶,桃花眼里有一丝不愿放手的阴鸷,“小金鱼,你是我的女人!我不想你跟别的男人!”

    桑晓瑜吸了吸鼻子,像是恶霸一样用力捏住他英俊的脸,出恶气般的大声哼了下,“如果不想要我跟别的男人,那你就给我好好活着!”

    “我发誓!”秦思年吃痛的直拧眉,没有挣脱,指腹抚摸着她潮湿的眼角,风流倜傥的桃花眼里恢复了慵懒,“我会不再抽烟不再喝酒,调节饮食,加强营养和高蛋白,锻炼身体!有你在我身边陪着,我会努力的好好活着!”

    桑晓瑜心情被平缓了不少,用力捏着他的脸蹂躏了几把后,还是觉得不放心,咬了咬牙,“你再发个毒誓!”

    秦思年轻勾薄唇,没有拒绝,眉眼之间多了一丝邪气,像模像样的举起右手,“好,我发个毒誓,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那么我就……”

    桑晓瑜伸手捂住。

    明明是她让发的毒誓,可听到他真的发,她却又害怕灵验了!

    握起拳头砸在他胸口两下,虽然对他来说无关痛痒,但她至少解气了,紧绷的情绪也都彻底放松下来,“禽兽,就算他们知道又如何,一群白眼狼,也不知道是谁给他们传授技术的!援藏工作暂停了,我们可以去义诊,县城下面还有很多个小山区,各方面都不发达,有很多需要你的人!反正不管到哪里,不管什么时候,都有我陪着你!”

    秦思年挑眉,点头道,“知道了,不丢下你!”

    “……”桑晓瑜嘴角抽了抽。

    明明是她陪着他的,怎么感觉好像反了呢!

    双脚毫无预兆的突然离地,桑晓瑜低呼了一声,被他打横抱在了怀里,大步往卧室方向走,她被吓到,没好气的在他脸上又掐了一把。

    夜深人静,只剩下情人之间的呢喃。

    桑晓瑜紧贴在他的怀里,还有些在意他那会儿的失言,娇声的抱怨,“都怪你!”

    “唔,怪我!”秦思年懒懒勾唇。

    伸手环抱住他精壮的腰,将自己的脸贴在他的胸口,努力更近一些的听着那心跳声,“禽兽,以后你不许再说那样的话了!”

    秦思年手指穿插在她的发丝之间,桃花眼底涟漪般的荡漾开一圈温柔的坚毅之色,“放心,我一定会活成世界上所有患有aids最长久的一个人!”

    桑晓瑜听完他的话,没认出“噗嗤”一声乐了。

    “不过只有一件事很可惜!”秦思年蓦地又说了句。

    “什么事?”桑晓瑜下意识的接话,不过马上就后悔了觉得有诈。

    秦思年桃花眼在黑暗中薄眯,亮着的都是邪气的光,“不能跟你翻云覆雨!”

    桑晓瑜:“……”果然,就知道他没有好话!

    秦思年忽然拉高了被子,“不过,现在倒是可以先满足我一下!”

    桑晓瑜低叫起来:“不要……”

    最后,反抗无效。

    ……

    第二天,桑晓瑜没去上班,她感冒了。

    昨天晚上在阳台吹凉风的关系,头发又没干,导致早上起来的时候咽喉就很痛,各种鼻涕,说话声音也哑哑的。

    秦思年很紧张,虽然她强调只是普通着凉,但仍旧开车载着她去了医院。

    直到确定真的只是着凉而已,他才放心下来,不过也还是验了个血,开了点药回来吃。

    在被窝里被捂了一整天,发了不少汗,桑晓瑜觉得浑身的酸痛感都没有了,整个人也恢复了精神,窗外面的晚阳特别美。

    能听到厨房有油烟机运行的声音,趁她睡着的时候有抽空去超市,好像买了一只老母鸡,在给她炖汤。

    桑晓瑜光是想象着那股鲜味味,就觉得想要流口水。

    她躺的难受,掀开被子下床,害怕再次着凉穿的很厚,放倒一直放在墙角的行李箱,打开后找了双毛线袜子出来,往脚上套的时候,眼角余光瞥到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

    桑晓瑜顿住动作,伸手将小盒子拿过来。

    打开后,里面躺着一枚钻戒。

    随着她手指的微动,钻石的光芒璀璨四射。

    这枚钻戒实际上是秦思年离开冰城时赔给她的,而后她和易祈然谎称自己又找到了,后者似乎没看出来,又或许看出来了并没有戳破,只当做她自己内疚又偷偷花钱补上的。

    除却这其中的曲折,应该还算是易祈然送给她的。

    她当时一心只想要来找他,告诉易祈然没有办法和他结婚了,但是走的太着急,钻戒忘记物归原主了……

    桑晓瑜想着有机会应该还给对方才对,否则她内心也会有所不安,或者可以有时间找个快递,用这样最简洁也最有效的方式。

    重新将盒子扣上,她低头放回行李箱的夹层里。

    卧室门口,有道挺拔的身影不知何时站在那,秦思年身上戴着围裙,想要过来喊她吃饭,没想到她已经下地,桃花眼紧缩的凝在她手里的钻戒上。</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婚心动魄:神秘人〕〔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杀神叶欢〕〔权路迷局〕〔白雅顾凌擎〕〔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幸得相爱,陆少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