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恐怖邮差〕〔正牌美女总裁〕〔神级紫荆花牧场〕〔鲛人老师求放过〕〔极品透视仙医〕〔天才萌宝鬼医娘亲〕〔最强后勤〕〔不朽大皇帝〕〔苏妲己之快穿炮灰〕〔英雄少女大召唤〕〔命里缺你:总裁的〕〔创世棍王〕〔寻尸人〕〔魔鬼考卷〕〔洪荒二郎传〕〔重生之逐鹿三国〕〔重生空间:首长的〕〔帝国支撑者〕〔汉末皇戚〕〔天才纨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946章,回你妹
    桑晓瑜毫不迟疑的回答,“我知道,那又如何”

    “那有如何”秦思年胸膛瞬间起伏,他猛地撑着手臂站起来,暴躁的沉喝,“小金鱼,这代表着我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病,是世界卫生组织列为的五大绝症之一,而且它是传染病”

    从桑晓瑜的角度能看到他脖子上凸起的青筋,足足有筷子那么粗,线条和交错点都特别分明。

    她仰着头,无所畏惧的直直迎着他目光,“我不怕”

    秦思年双手猛力的攥成拳头,眉眼间的神色压抑,“你在我身边,随时都可能被我传染”

    “禽兽,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吗”桑晓瑜没好气的翻白眼,叱声道,“亏你还是个医生,这点事情都不懂,虽然是传染性疾病,但它又不是空气传播,更不可能是我接触你就会被传染,只有血液和幸接触,以及母婴的三种途径,你现在就是跟正常人没有什么两样”

    一通的对他吼完后,桑晓瑜轻轻抿起了嘴角。

    视线所及他互虐的手指,叹了口气,她也站了起来,上前一步重新握住他的大手,静静的看着他,“我知道,是致命性的绝症,它无法医治,可是禽兽,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不是么”

    “一个健康的人从感染上到死亡,一般是220年,它会根据传入体内病毒的多少,以及个人健康的差异等等的来决定着病人的存活时间只要你现在好好的保护自己身体,烟就不要再抽了,加强体质,每天都锻炼,注意避免感染其他疾病,一定可以延缓病情的发展你是医生,我相信你可以”

    秦思年桃花眼里难掩诧异。

    她说的这么条条是道,看来是没少研究他的病情。

    心脏震动的同事也不可抑止的疼起来,秦思年的拳头握的更紧,关节处白到发青,他苦笑,“你也说了,存活的时间2到20年,很有可能我再过两年就发病了,这是个未知数,我随时都可能会死”

    桑晓瑜闻言皱眉。

    张了张嘴,脑袋里思忖着有什么更有利可以反驳他的话。

    秦思年桃花眼从她脸上移到雪山,落日的余晖已经一点都扑捉不到了,他的血液也恍若和白茫茫的冰雪一样寒凉。

    除了不需要她的同情,更重要的是不想要连累她。

    他不想要她留在自己身边浪费时间,只一个人了了等待生命的结束即可,若是自己不能陪她走完这一生,那么宁愿像是现在这样放手祝她幸福。

    秦思年眸色像是蘸了浓墨,很深,很黑,“小金鱼,你刚刚问的话,我拒绝。”

    “”桑晓瑜抿嘴。

    她这是告白被拒了

    要知道刚刚她的那句话,在心里酝酿了无数遍才鼓足勇气说出来

    桑晓瑜嘴角线条绷紧,心中各种

    秦思年指尖微动,避开了她的小手,眉眼间的神色也一瞬间都冷漠了下来,“答应的落日陪你看完了,现在你可以回冰城了”

    回去冰城继续她未完成的婚礼,如今另外的一个男人比自己更适合她。

    听完他最后一句话,桑晓瑜顿时黑了脸。

    嘴角抽搐,胸脯激烈的上下起伏,强忍住爆发,以及想要扑过去冲揍他那张英俊的脸的冲动,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回你妹

    一路上回去,桑晓瑜忿忿的将脸扭向车窗外,只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晚上吃饭的时候,她也故意将碗筷弄得兵兵乓乓直响,以宣泄心里面的不痛快,只不过秦思年倒是对她的行为放任,只用那双风流倜傥的桃花眼凝睇着她。

    吃了整整两大碗米饭后,桑晓瑜打了个饱嗝,冷冷瞥了他一眼,就起身抱着睡衣去洗了澡。

    虽然藏区是处于高原地带,但她来了以后倒是没有多少高原反应,尤其晚上睡觉也很好入眠,这会儿躺在枕头上,没多久就觉得昏昏欲睡了。

    或许是她呼吸间,枕头和被褥都是他的雄性气息,让她觉得安心。

    刚闭上眼睛没多久,房门就传来了声响。

    是门锁被压下去的声音

    禽兽

    这个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桑晓瑜用脚趾头猜也知道一定是他。

    心里面直哼哼,白天一直装模作样的,到了晚上果然还是绷不住了吧

    被子下的双手不由自主的紧握,她闭着眼睛继续不动,保持着睡着的姿势,只竖着耳朵听着,门板在一点点被推开,随后是落在地板上沉稳的脚步声。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一想到他半夜摸进自己的房间,桑晓瑜呼吸就乱颤。

    因为是闭着眼睛,所以看不见,所有的只能靠感官,也就越发的紧张,当脚步声停在大床边上,她感觉皮肤的汗毛都因紧张而竖了起来,有灼烫的鼻息喷洒在她的眉眼上。

    蓦地,有薄唇覆盖下来。

    桑晓瑜心口像是装了个青蛙,随时要从里面跳出来。

    她在犹豫着自己要怎么办,要不要继续装睡下去任由他偷袭,还是干脆睁开眼睛好能回应他,就在她准备佯装是被他吻醒睫毛颤动的时候,他却忽然结束了

    秦思年的大手,捧住她的两边脸颊。

    柔软的触感让他舍不得放手,就像是刚刚吻她的时候一样。

    指腹轻动,像是对待自己的小宠物一样,有些留恋,却还是放开了,似乎是为了克制住自己再去触碰她以及亲吻她的冲动,秦思年站起身,并将双手插在了裤兜里。

    白天他没有办法,只能在不被人察觉的黑暗中,悄然释放自己始终压抑的思念和渴望。

    沉稳的脚步声由近渐远的直到消失,最后房门被重新关上了。

    桑晓瑜缓缓睁开眼睛,那道挺拔的身影不在了,她怔怔的望着已经关合的门板,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以及嘴唇,好像还残留着他的味道。

    禽兽

    用力吸了吸鼻子,桑晓瑜眼睛里有湿润滑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重生空间:慕少,〕〔爱上阴间小娇妻〕〔我的微信连三界〕〔权路迷局〕〔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后娘[穿越]〕〔皇后有旨:暴君,〕〔英雄?我早就不当〕〔杀神叶欢〕〔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一欢成瘾:慕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