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布衣神相〕〔铁鹰狂少〕〔穿越八零:麻辣小〕〔重回一九九四做学〕〔帝少追缉令,天才〕〔风流乞丐村医〕〔一胎三宝:总裁大〕〔定位寻宝系统〕〔天价妈咪:爹地闪〕〔总裁欲强婚:谁动〕〔一见朗少误终身〕〔天庭小狱卒〕〔女总裁的贴身强兵〕〔无敌神龙养成系统〕〔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医厨妃:陛下,〕〔乾坤之匙〕〔毒液之极限漫威〕〔霹雳江湖之牧天有〕〔秩序之列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939你章,我不能和你结婚了
    见到她的反应,宋佳人全部都了然,叹了口气说,“看来,思年果然没有告诉你”

    “”桑晓瑜皱眉,迷茫又困惑的看着对方。

    宋佳人杏眼隔空看向她,“曾经纽约留学的时候,思年经历的那场绑架,你应该知道吧”“嗯。”桑晓瑜抿嘴,缓缓继续说道,“是你救了他他后来跟我说过,多亏你不顾危险跟踪绑匪并报了警,在他被枪爆头的前一秒救下他,否则他就会被撕票了,事后还连累你遭到报复,受伤住院了半个多

    月。”

    “是的”宋佳人点头。端起咖啡喝了两口,润了润喉咙后才重新出声,“只是不仅仅住院半个多月那么简单,事后我发现自己怀了孕,我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那晚上找我来报复的男人太多了,所以我必须选择打掉孩子,后来

    大出血失去了子宫,我没有办法再怀孕生孩子了”

    “宋小姐,你”桑晓瑜惊怔住。

    虽然宋佳人刻意的轻描淡写,没有说的太具体,但同为女人,她深知这样的事情对一个女人的打击有多大,又会造成怎样毁灭性的伤害。

    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这背后竟然还有这样可骇的事情

    宋佳人继续说道,“思年心里一直很自责和愧疚,认为是因为自己才害的我变成这样,他始终都充满了负罪感,饱受着良心的谴责,所以才想要帮我脱离出和吉森的婚姻中,他觉得这些都是他的责任”“当初他得知真相的时候,我恳求过他,不想再有第三个人知道,他答应了我”宋佳人低叹了口气,替他解释,“我没想到思年始终替我保守着秘密,没有告诉你,我想他应该觉得这对于女人来说是最大的

    污点,又对我有愧,所以才无法开口”

    桑晓瑜呆愣在了座位上。

    像是有细微的羽毛钻进了耳朵里,叫她心里面一个激灵,然后脑子就突然空了。

    得知他们两个竟然分开没有走到一起,宋佳人深觉得是自己的缘故,所以想有必要将事实真相告诉她,不想让他们中间有误会。宋佳人见她脸上表情凝滞在那,红唇动了动,笑容有些苦涩却也认真的说,“桑小姐,早在当年他从纽约离开的时候,他就已经断掉我们的那段情了,而且我甚至觉得,在没遇到你之前,其实没人真正走进

    过他心里,遇到你之后,他心里就再没有过别人”

    桑晓瑜捏着钥匙,失神的站在那。

    直到旁边突然传来一声响动,是安全通道的门被人推开,有位拿着拖把的清洁员躬身在打扫卫生。

    桑晓瑜惊醒的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了家门口,钥匙插在锁芯里。

    和宋佳人喝完咖啡后,两人出了咖啡厅就道了别,她拦了辆出租车便回来了,此时的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还有未婚夫会去接她的这回事。

    拧动门锁,她迟缓的迈步进去。

    脑袋到现在还一片空白,耳边嗡嗡回放着的都是宋佳人的话。

    曾经他一次次的去帮助前女友,桑晓瑜以为他只是拿着报恩当幌子,其实是心里根本放不下那段感情,毕竟两人十五岁就认识了,那么长的岁月和时间不是可以轻易抹去的,可是现在

    她想起曾经自己不止一次的问过他,能不能不要再管宋佳人,第一次他回答说暂时不能,第二次他没有回答。

    因为他有良心债,他必须要还

    桑晓瑜舔了舔嘴唇,心湖像是被投入了一颗又一颗的石子,被搅动的天翻地覆,根本没办法平静下来。

    蓦地,有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屏幕上显示的是好友李相思,她恍惚的接起,“喂”

    线路里,李相思的声音格外的严肃,“小鱼,有件事情我想应该告诉你”

    “什么事”桑晓瑜张了张嘴,有些困惑。

    她们从小一起长大,又是闺蜜又是好友,平常嘻嘻哈哈的时候多,很少有这样严肃的时候,上次这样的时候,还是在电话通知她秦思年外婆去世的时候。“我现在在院里的体检中心,我刚刚看了秦医生的体检报告,也询问了这边的医生,因为他的体检初次显示有异样,怀疑他体内可能携有病毒,所以他抽血又做了筛查,化验结果呈阳性,他被确诊为患

    了,看情况他应该是在南非时被感染的”

    桑晓瑜反应有些迟缓的问,“”

    李相思凝重的回答,“是的,就是我们常说的艾滋病”

    “啪嗒”

    桑晓瑜的手机坠落在地上。

    脑袋里瞬间打起了结,乱成泥泞,无法再去思考,她趔趄的靠在旁边的墙壁上。

    眼里的焦距涣散,脸色渐渐的苍白,她完全呆掉的站在那一动不动,双腿和双脚都麻木的没有知觉。

    眼前忽然浮现出那晚他来找自己时候的样子,行为举止异样,英俊的脸上仿佛蒙着一层灰,沉默且心事重重的,不仅把钻戒赔给她,并保证不会再搞破坏,他还说祝她幸福

    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防盗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的时候,她都忘记了反应。

    易祈然原本想要敲门的,见门没有关就直接推开了,惊讶的看到她就站在玄关处,整个人像僵掉了一般。“小鱼,你怎么自己回来了不是说好结束后给我打电话,在咖啡厅等我回去接你吗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打你电话也一直没人接”易祈然微喘的的说完也同时松了口气,确认她回到家就好,不过

    见她迟迟没有回应自己,不禁问,“小鱼,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易祈然上前伸手轻握她的手,顿时皱眉,“手怎么这么凉”

    “祈然”桑晓瑜干涩的眼球转动。

    她低头,视线落在被他握着的那只手上。

    “小鱼,你怎么了”易祈然发现她的异常,很关心的问。桑晓瑜咽了咽,一点点的将自己的手从未婚夫的手里挣脱出来,然后抬头缓缓对上他的目光,哑声一个字一个字说,“祈然,对不起我不能和你结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奥特曼之最强属性〕〔诱妻入怀:帝少大〕〔萌宝来袭:总裁爹〕〔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