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艾天晴陆少铭〕〔女神的医品兵王〕〔热血仕途〕〔难道我是神〕〔不科学的圣剑〕〔大汉奸臣〕〔黑衣查妖人〕〔隐宗宝藏〕〔军婚蜜爱:甜妻,〕〔山野小村医〕〔超级纨绔〕〔鸿运〕〔魔法傲世录〕〔变身文娱女皇〕〔虫屋〕〔九龙圣祖〕〔天才高手在都市〕〔游戏姬入侵异世界〕〔宠妃入骨:王爷请〕〔毒医狂妃:暴君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928章,好好跟你丈夫过日子
    桑晓瑜很纳闷,但还是按照他说的做了,等她不明所以的将自己右手伸出去的时候,像是变魔术一样,他将一个小小的圆环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不偏不倚的,正正好好。

    手工的银戒款式素雅,却很精致讨巧,上面刻着两个大写的“ss”。

    两个英文字母并排挨在一起,就好像无论什么时候他们都该在一起一样,低沉的嗓音盘旋在她的头顶:秦太太,这时婚戒,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戴上以后就不许摘下来,知道吗……

    ……

    桑晓瑜眼皮一点点撑开,还有些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思绪恍惚的陷入那份回忆当中,她不知道怎么会好端端的就梦到了这些,或许可能是昨晚看了太多大爷大娘年轻时举行婚礼的旧照片,以及说度蜜月的话,她就想起了他们曾在香格里拉度过的那几天“蜜月”时间。

    眼波微动,是近在咫尺的英俊五官。

    秦思年不知何时醒了,正一条手臂支撑在那,似笑非笑的凝着自己。

    因为距离太近了,呼吸间还能感觉到他若有似无的鼻息。

    桑晓瑜吓了一大跳。

    昨晚明明作为阻隔在两人中间的被子,如今却盖在他们身上,以至于此时竟处于同一个被窝下面的,她浑身毛细孔都骤然张开了下,随之猛地坐起来双手环在身前。

    桑晓瑜紧张又警惕的看着他,见他身上衣服除了有些褶皱外都很完整,直到确定他什么都没做后才勉强放松下来。

    不过那双桃花眼却讳莫如深的望着自己,看的她浑身都有些发毛,“禽兽,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没事!”秦思年忽的勾唇一笑。

    扬起来的弧度,怎么看怎么觉得妖孽!

    “……”桑晓瑜皱眉,总感到他哪里不对,却又找不到原因。

    目光怀疑的朝他望过去,见他湛清的下巴微抬,眸色有些深沉,“你最好把被子重新盖上,否则很容易引人犯罪!”

    “……”桑晓瑜低头看了眼,便顿时满脸通红。

    可能刚刚动作幅度太大的关系,长裙的领口敞开了不少,隐约露出了一片春光,她手忙脚乱的扯过被子遮掩在身上。

    似乎是听到了他们的动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孩子,你们两个醒了没?”

    从房间里面出来,大爷和大娘都起来的很早,厨房里已经有火升起,虽然是平房,但屋子里面也都暖洋洋的,空气中还流淌着饭香。

    大娘笑呵呵的问着两人,“昨晚睡得还好吗?炕太小,睡你们两个人应该会有些挤,真是有些对不住,快过来一起吃点早饭吧!”

    前面那句话桑晓瑜不太想回答,她摇了摇头,“大娘,谢谢您,饭我就不吃了,我还得抓紧赶回去!”

    外面天色已经亮了,生机勃勃的晨光笼罩着大地。

    此时她一心只想要快点回去,昨晚她就那么一声不响的失踪了,还不知道未婚夫易祈然那里怎么样了……

    道别离开时,秦思年从钱包里抽出了些钱,要给大爷大娘算是表达一下谢意,但是两位朴实的说什么都不肯收,只是粗茶淡饭和借宿一宿,都是举手之劳。

    见老两口坚持,他们也只能作罢。

    大爷大娘一直送他们出了院子,从门槛迈出去,大娘将她往旁边拉了两步,“孩子,你们年轻小夫妻容易冲动,吵架拌嘴这都很正常,我看那小伙子人不错,对你也挺好,两人能遇到进入婚姻很不容易,你要多珍惜!”

    昨晚睡觉的时候,她都听自己老伴说了来龙去脉。

    原来他们小夫妻俩是闹了别扭,妻子闹离婚要回娘家,丈夫没办法,只能把车故意丢在了半路上,这才有了后面发生的事,而且这也是昨晚老伴谎称家里没有手机,帮腔促使他们留下的缘故。

    “啊?”桑晓瑜呆住。

    大娘见状,特别的语重心长,“大娘是过来人,听我的没错,回去以后好好跟你丈夫过日子,夫妻之间没有什么事情是过不去的!”

    “……”桑晓瑜听得一脸懵逼。

    这时候单手插兜的秦思年回头,“小金鱼,我们走吧!”

    桑晓瑜点了点头,挥手道别了大爷大娘,两人一起往村口方向走。

    十多分钟到了村口后,秦思年停住脚步,斜昵向她说,“我早上打了电话,等下会有人过来接我们回去!”

    “嗯……”桑晓瑜点头。

    感谢的话她是没办法说出口了,视线不经意瞥过时,瞳孔陡然放大,她盯着他刚刚从裤兜里掏出来的那只大手,“你不是说手机忘带了?”

    掌心之间,赫然握着的是一个苹果手机。

    秦思年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哦,突然又发现带了!”

    桑晓瑜愤怒的瞪向他,正想要骂他无耻时,他蓦地道,“来了!”

    有汽车的喇叭声随之响起,闻声去看,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正朝他们行驶而来,挂着的是军牌,驾驶席上坐着穿军装的秦奕年,不苟言笑的严肃脸。

    她只好抿嘴喊人,“大哥!”

    前后车门相继关上后,吉普车从村庄杨长离开。

    一路上,桑晓瑜都不想说话,全程别过脸看向车窗外,腿侧的手全都攥紧在那。

    秦奕年本身就沉默寡言的话不多,秦思年也没有出声,不过心情一直很不错,手指夹着根烟,冲着车窗外吞云吐雾的,薄唇一直挂着似有若无的弧度。

    回到市里的时候遇到了早高峰,拥堵了一段路,九点多的时候终于停在了公寓楼下。

    吉普车一停稳,桑晓瑜便立即推开车门。

    前面副驾驶的车门也跟着推开,挺拔的身影走到了她面前,桑晓瑜抿了抿嘴角,没有立即扭身走,觉得有些话也该说清楚才对,她吸了口气,“禽兽,昨天的事情我不跟你计较,我就当你一时头脑不清楚!有一点你必须清楚,我们早就离婚了,分开了,希望你能拿出点做前夫的风度来祝福我!”

    “不可能!”秦思年回答的毫不犹豫。

    “你别太过分了!”桑晓瑜咬紧牙。

    秦思年蓦地上前一步,“外婆去世的那晚,你为什么留下?”</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的贴身特助〕〔总裁爹地超级宠〕〔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医世神凰〕〔农门娇女:神秘质〕〔炮灰的沙雕日常[穿〕〔老师太霸道〕〔老子是不周山〕〔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万古丹神〕〔神级魔头系统〕〔人间极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