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鬼豪:邪妃祸〕〔神医弃女〕〔道在阴间〕〔驭兽狂妃:帝尊,〕〔鬼摸山〕〔魔情老公好心急〕〔我的传奇岁月〕〔校医是武林高手〕〔穿越八零俏宝妈〕〔樱花树下的真命天〕〔超神机关师〕〔黑巫师系统〕〔帝国神纪〕〔帝皇在世〕〔斩神绝之君临天下〕〔宦海(科举)〕〔我的头盔有意识〕〔下一个人间〕〔武林盟主叶乙传〕〔都市主宰神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916章,有你陪在他身边
    桑晓瑜像是被问住了。

    她嘴角在蠕动,可是半天却没有发出声音来,直到最后她竟也没有回答出来,那边秦思年和秦淮年兄弟两个已经商量好了接下来后事的处理。

    因为秦思年提出来的一切从简,所以葬礼没有太多繁复的步骤。

    老人的葬礼桑晓瑜自然要参与其中,好好送完老人家的最后一程,她跟着大家一起去了殡仪馆。

    秦奕年前两天就接到任务回了部队里,没有办法前来,不过有二哥秦淮年在,帮忙打理着,葬礼举行的很顺利,除了亲朋好友闻讯赶来的以外,大部分都是医院里的同事。

    他们曾在一起那么久,其中也有大部分她认识的人。

    每位同事都走到墓碑前,为已经与世长辞的老人送上一份告别和悼念,然后转身离开时,都再会对着秦思年说一声节哀。

    秦思年相对来说寡言,或者说很憔悴,脸上布满了哀痛。

    桑晓瑜才回国短短几天的时间,这已经是她参加的第二场葬礼了,不得不说人生无常,她心情也感觉到十分的压抑和难过。

    尤其是看着墓碑上老人的黑白色照片,那样一如既往的慈祥那样温和。

    目光和蔼可亲,眼角纹路里都充满了笑意,就好像没有离开一样。

    桑晓瑜鼻头发酸,眼睛里涌出大片的水雾,一滴一滴控制不住的滑落,液体停留在嘴角处,有咸涩的味道。

    “秦太太!”

    有进行完悼念的人朝她走了过来。

    桑晓瑜闻声抬头,忙用手背擦了擦湿润的眼角,然后便看到了个熟悉的面孔,是秦思年医院里的同事,心外科的女护士吴优,看得出来是从医院赶过来的,因为风衣里面还穿着护士服。

    她们两人算是相识,之前她还给点过鸳鸯谱,把保安小吴介绍给了对方,也不知道现在两人相处的怎么样了!

    遇到熟人,桑晓瑜忙开口,“小吴,好久不见了!”

    “秦太太,我刚刚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你回来太好了!”女护士看到她也很激动。

    自从半年前秦思年突然结束休假回来,申请去了援藏,这半年多的时间里也是没有再看到过她,还猜测着他们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如今在葬礼上看到她,女护士表情不禁有些欣慰,“有你陪在秦医生身边我们就放心了,不然真害怕他会受不了这个打击!”

    “我……”桑晓瑜张了张嘴。

    女护士没有看出她脸色的不对,声音盖过她的,径自道,“让秦医生多看开一点吧,我们大家都知道他很看重自己的外婆,但是老人已经走了,让他别太伤心了!你不知道,当时老人去世的时候我正在跟秦医生汇报一个病人情况,他当时脸上都几乎没有血色了,像是木头一样……我相信有你劝他的话,他会振作的!”

    桑晓瑜再次张了张嘴,想要解释的话却吞咽了回去。

    她轻轻偏头,看向前面不远处的那道挺拔身影。

    立身站在墓碑前,布满血丝的桃花眼始终一瞬不瞬的凝在墓碑上,整个人的身体线条都是僵硬的,视线微移,桑晓瑜也重新望向他旁边的墓碑,对上照片里老人那双慈爱的眼睛,她心里头一阵紧过一阵。

    脑海里突然涌现出某个画面,要被推进手术室里的老人紧紧拉住她的手,语重心长又恳切的和她交代着:小鱼,我把思年交给你了……

    桑晓瑜连续吞咽了两口唾沫。

    她匆匆垂下眼睫,有些不敢再看了。

    兜里的手机这时短促震动了两下,桑晓瑜掏出来,是一条短信。

    未婚夫易祈然发来的,似乎是考虑到她这边可能会比较忙,没有冒然的打电话,而是选择了发信息,对方知道她今天要参加葬礼,这会儿问她进行的怎么样了,她回复还没有结束。

    一个小时后,葬礼结束,医院里的同事也都相继离开,渐渐的人都走的差不多。

    虽然有迷信的说法说孕妇不可以来参加葬礼,但郝燕还是来了,不方便太长时间久待,秦淮年带着她打算先离开,留下来了自己的助理帮忙处理善后的事。

    秦思年哑声,“二哥,谢谢!”

    “跟我有什么客气!”秦淮年皱眉,随即上前拍了拍自己弟弟的肩膀,以一种男人间的安抚。

    郝燕对着她说,“小鱼,那我们先回去了!”

    桑晓瑜点点头,目送着他们驾车离开了墓园。

    最后一位过来悼念的人离开后,不知不觉间墓园里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秦思年还站在墓碑前,影子斜在旁边的草地上,像是座哀伤的山。

    见他久久都不动,桑晓瑜叹了口气,犹豫的走上前。

    扯了扯他的衣袖,她出声提醒,“禽兽,我们走吧……”

    “嗯。”秦思年点头。

    深深凝视了墓碑几秒后,他俯身上前,薄唇轻碰触在照片上,留下了一记很轻的告别吻,然后步履不舍的跟着她一起往山下走。

    老人墓地的选址比较视野辽阔的位置,在半山坡,所以离开时还需要走一段不近的山路,两人并排的身影缓缓移动着,悲恸的情绪还残留在彼此心尖。

    走到了山下,桑晓瑜欲言又止的问,“禽兽,你还好吗?”

    秦思年沉默着没有出声。

    桑晓瑜见状,不禁继续劝说,“外婆都已经下葬了,后事都办理完,以后可以经常来看她!你节哀顺变,别伤心太久了!”

    秦思年凸起的喉结微动,桃花眼里的焦距很慢的对上她,沙哑的问,“如果我说不太好,小金鱼,你会陪陪我吗?”

    “我……”桑晓瑜怔怔。

    正不知如何回答时,眼角余光里蓦地瞥到了什么。

    不远处有辆棕色的宝马停在那里,而驾驶席里明显有人,见她视线望过来,里面的人便推开了车门走下来,浓眉大眼的,虽然没有穿军装,但因为平时训练习惯的关系身板站的很笔直。

    扬了扬车钥匙,正冲着她温润的笑,“小鱼!”

    桑晓瑜看着走过来的人,惊诧的睁大眼睛,“祈然,你怎么……”</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穿成软饭男[穿剧]〕〔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品圣医〕〔大明小书生〕〔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一念情深,万念婚〕〔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太古龙神诀〕〔稻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