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俊凯:酷酷的虎〕〔正道潜龙〕〔都市超级狂仙〕〔大唐官〕〔深渊主宰系统〕〔神级火爆兵王〕〔壹号卫〕〔若华的小时空直播〕〔随身带着一只鬼〕〔沧海商田〕〔奇迹的召唤师〕〔重生男神系统:楚〕〔超凡玩家〕〔黑夜进化〕〔雷霆之主〕〔量子意志〕〔成神只是开始〕〔仕者生存〕〔星球博物馆〕〔全职武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915章,你心里第真忘掉他了?
    想到他刚刚下车时,像是夜里一个幽魂在飘荡般,桑晓瑜皱了皱眉,伸手轻拽开了门。

    将手心里的钥匙放在玄关柜上,她在门口试探的喊了两声“禽兽”,里面没有动静,犹豫了半晌后,她趿拉着拖鞋往里面走。

    刚刚穿过玄关,便看到斜躺在沙发上的秦思年。

    他皮鞋都没有脱,身上的白大褂亦是,就那么窝在上面,双臂环绕在胸前,下巴几乎是抵在胸口处的,桃花眼紧闭,直到脚步声走到他跟前,才缓缓的睁开。

    只不过速度很慢,像是费了好大力气一样。

    四目相对,桑晓瑜尴尬的解释说,“刚刚下车的时候,车钥匙被我不小心装在兜里了”

    “是吗。”秦思年唇角微动。

    就这么两个字,他似乎很累的样子,喉结滚动了好几下,胸口微微的喘,而且声音还很沙哑。

    见他脸色有些异常,眼神也比之前要涣散了许多,不容易对焦,桑晓瑜皱了皱眉,不禁问,“禽兽,你是不是生病了”

    秦思年手臂扶着沙发背,往上坐起来一些。

    桑晓瑜见状,伸手在他额头上轻搭了下,顿时低呼,“怎么这么烫”

    秦思年晃了晃脑袋,刚刚她的小手贴在皮肤上面,像是热烫的沙漠里终于迎来了一丝清凉,他扯了扯唇角,“可能有些发烧吧,从南非回来后,就一直反复有些感冒,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

    怎么会没什么大事

    桑晓瑜现在蜷缩起手指,上面残留的温度也是高温的吓人,“你这样的话,应该回医院打一阵退烧”

    “我不想再回医院。”秦思年低哑的说了句。

    桑晓瑜心口一紧。

    她知道,他现在不想回医院是因为已经离世的外婆

    桑晓瑜只好转而说,“那家里应该有退烧药吧你吃两片”

    “可能有吧”秦思年一条手臂搭在眉眼上,不舒服的向后仰了仰。

    见状,原本只是进来还完车钥匙就离开的桑晓瑜,捏了捏手指,转身走进了卧室。

    径直走到里面,打开窗户旁边的柜子,在最下面的隔断里找到了医药箱,果然还是放在老位置,她抬眼环顾了一圈,其实从她刚刚进门时就有注意到,房间内的摆设没有变

    哪怕一个细小的物件,也都保留着原来的地方。

    虽然说这半年来他都在援藏,但家里却一尘不染的,不过只是给人感觉少了些人气。

    桑晓瑜咽了咽唾沫,从医药箱里找到了两片退烧药,然后起身又去了趟厨房,接了杯温水出来。

    她俯身过去,将水杯和药片都递了过去,“禽兽,你把药吃了吧”

    “好。”秦思年哑声。

    看着他仰头将药吃下去,桑晓瑜皱眉,“你在沙发躺着不行,你还是回卧室吧”

    “嗯。”秦思年点头,这会儿就像是个牵线木偶,有些木讷的听从着指挥,只不过生病的关系,行动稍微有些迟缓,好半天才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往卧室移动。

    桑晓瑜见他脚步有些虚浮,犹豫两秒后,还是上前搀扶了。

    手指触碰到他结实的小臂上,不知道是不是上面温度的关系,她整颗心都被烫了下,尤其是熟悉的那张越来越近的大床,有太多纠缠的回忆了

    将他搀扶在上面,只脱掉了白大褂和外衣,扯过了旁边的被子。

    见那张英俊的脸上已经出现了更多的潮红,桑晓瑜回身进了洗手间,用凉水浸泡拧了条毛巾出来,叠好放在了他的额头上。

    发烧的缘故,嘴皮上已经起了微白的沫。

    桑晓瑜不禁有些担心,这样情况不去医院的话,不知道药效上来后半夜会不会退烧,若是不退烧的话那就麻烦了,虽然知道他是医生,可如今毕竟是特殊情况

    她纠结再三,最终还是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留了下来,想要等到他退烧以后再走。

    毕竟曾夫妻一场,这种时候有什么能帮上的话就尽量帮一点。

    像是急切的想要向自己证明什么,桑晓瑜这样告诉着自己,然后拉过了把椅子,像是在医院里陪床一样守在大床旁边。

    只是随着时间分秒流逝,外面的夜色越来越深,睡意渐渐来袭。

    桑晓瑜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外面的天竟然不知何时都已经亮了,明亮的晨光从窗户透进来,她陡然一惊,没想到自己竟留了一整夜

    眯了眯眼睛,想要抬起手时,却感受到了阻力。

    低头看去,见她的手和一只大手紧握着,不知道是睡梦里她不小心握着他的,还是他握着她的。

    桑晓瑜咽了咽唾沫,下意识的抬眼朝他望去时,瞬间跌入了那双睁开的桃花眼里。

    里面没有任何的惺忪,似乎比她醒来的要早上许多,挂着几缕细长的红血丝,就那么一瞬不瞬的深邃的望着自己,像是沉静幽深的潭水般。

    桑晓瑜的心头在颤动。

    她深吸了一口气,正有些不知所措时,玄关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张了张嘴,桑晓瑜终于找回了声音,“我去开门”

    话落,她便像是落荒而逃一般的,起身快步往玄关跑去,手指尖触碰到门把手上时,她还做了两个吐息,让自己的情绪镇定下来。

    门打开,外面站着一对男女。

    桑晓瑜微怔的喊人,“燕子,二哥”

    “小鱼”被秦奕年揽着的郝燕看到她,比她反应要大许多。

    这时自她身后传来脚步声,秦思年从卧室里走出来,“二哥二嫂,你们来了”

    虽然声音还有些沙哑,但眼神不再那么涣散,而且脸上的潮红也已经都退了,看样子应该是退烧了。

    两人进了门,秦奕年和秦思年商量老人的后事,郝燕偷偷将她拉到旁边,有些诧异又有些兴奋,“小鱼,你们啊”

    “不是你想的那样”桑晓瑜摇头,有些尴尬的解释,“我昨晚只是听说了外婆的事情赶到了医院,然后禽兽他生病了”郝燕听完她的话,只是问了句,“小鱼,你心里真忘掉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