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妻凶萌:霸道老〕〔女帝强势宠:摄政〕〔清穿之四爷的萌妻〕〔步步为局〕〔独步成仙〕〔神级淘宝店〕〔雾岚〕〔都市最强特种狂龙〕〔君临星空〕〔宠妻狂魔别太坏〕〔红缎军的征途〕〔完美宠婚:老公,〕〔生存的价值〕〔超级寻宝仪〕〔九龙神君〕〔恶魔就在身边〕〔那么大条白素贞〕〔苏醒的神明〕〔三国之熙皇〕〔妖孽小神农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910章,他第一次有求于我
    “哈哈”桑晓瑜差点笑倒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后,她去总编的办公室,结束后中午两人一起吃了饭。

    原本郝燕还跟她有说不完的话,想要继续待在一起,但无奈于早就提前约好的产检,所以只能暂时被开车来的秦淮年接走,两人约定着这两天再聚。

    下午离开电视台后,桑晓瑜去了趟附近的售机票点。

    想要查询一下近几天内有没有飞往南非的航班,没想到竟然没顺利订到票,有两个航班临时取消,如果从别的城市转机的话又会太折腾,售票的人建议她过两天再来。

    没有办法立即回去,工作倒还好说,可以再延长几天假期,她想着至少应该给易祈然打个电话,告诉他一声自己这边的情况。

    桑晓瑜从售票点出来,给对方拨出去了号码。

    只是奇怪的,线路里响起的是系统的女音,提醒着她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桑晓瑜不禁有些纳闷,易祈然很少会有关机的情况,基本是24小时都开着机,哪怕开会或者训练的时候,手机不带在身上,也都是放在宿舍里保持着静音的状态,可以事后给来电的人回拨。

    她又打了一遍,依旧提醒着是关机没有错。

    桑晓瑜耸了耸肩膀,只能等着他开机以后再说了。

    准备走向路边拦车的时候,从旁边的写字楼里走出来一道高大的身影,军靴落在地面上发出沉稳有力的声响。

    桑晓瑜惊讶,“大哥”

    秦奕年穿的其实是一身休闲服,但脚下却还是蹬着那双雷打不动的军靴,看来他这个习惯真的是一直都还没有变,始终因为那句话,无时无刻的穿着。

    像是过来办理什么事情的,腋下还夹着个档案袋。

    “弟妹”秦奕年看到她也很惊诧。

    听到他的称呼,桑晓瑜多少有些不自在,“我现在应该不算是你弟妹了”

    “无妨”秦奕年沉声。

    看了眼她身后,寡言的他又问了句,“自己一个人”

    “嗯”桑晓瑜点头。

    秦奕年闻言,直接示意,“去哪,我送你。”

    桑晓瑜点了点头,不知道是不是他身上那股强烈的军人气场的关系,这样吩咐时,自己几乎是下意识的服从命令一般的跟在了他身后,坐进了那辆挂军牌的吉普车。

    其实她觉得倒也不完全是,因为未婚夫易祈然也同样是军人,但给人的感觉就很温和,和秦奕年不同,在后者面前会不由自主的紧张,应该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不怒自威的气势导致。

    不过除了这个,桑晓瑜上车也有另外的原因,主要是昨晚楼前撞到的那画面太令人印象深刻了。

    “大哥,你和相思”她酝酿的开口。

    提到李相思的名字,秦奕年不苟言笑的脸上果然出现了多余的表情。

    桑晓瑜清了清嗓子,尴尬的继续说,“咳,昨晚你们两个吵架的时候,其实我就在一旁,不小心目睹了全过程”

    她特意强调了不小心,绝对不是故意站在那里偷听

    秦奕年闻言,神色间也有一丝尴尬,似乎喝醉酒对于严格自律的他来说也是罕见的事情,“抱歉,我昨晚喝多了,让你看笑话了”

    “看笑话倒是没有,只是觉得挺唏嘘的”桑晓瑜摇了摇头,小心翼翼的试探,“相思现在有了男朋友,大哥你不会对她因爱生恨吧”

    秦奕年嘴角几不可见的抽搐了下,摇头,“不会。”

    “那就好”桑晓瑜松了口气。

    实在是昨晚秦奕年怒发冲冠的模样实在太血性了,现在她都觉得有些害怕,别说那一拳头砸在水泥柱子上,就是想象的捏下巴也一定很疼

    秦奕年沉默了许久,迟疑的问,“相思她,昨晚有没有偷偷的哭”

    “我不知道,我睡的很早,不过早上我醒来的时候,看到她在浴室里面用毛巾敷眼睛”桑晓瑜抿嘴,思索的回答着。

    说完以后,她看到秦奕年狭长的眼眸里划过一丝心痛。

    桑晓瑜抿了抿嘴角,沉吟的开口,“大哥,虽然我知道你和相思两个人中间隔了很多东西,但是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希望相思能够开心,别太难为了她”

    “嗯。”秦奕年喉结微动。

    从高架桥上行驶下来,桑晓瑜指了指前面,“过了红灯后,大哥,你到前面商场的路边停就行”

    秦奕年点头,暂时在红色信号灯前停了下来。

    向来寡言的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难得主动开了口,“之前南非地震的时候,思年去了吧”

    “嗯”桑晓瑜点了点头,只不过觉得这句话似乎哪里有语病。

    “我这个弟弟很少有事情求我。”秦奕年很短的低笑了一声。

    桑晓瑜听完他接下来的这句话,心里面有些茫然,不太懂是什么意思。秦奕年抽空从烟盒里夹了根烟出来,掉在嘴里点燃,冲着她勾唇继续道,“当时他还人在西、藏,得知南非地震的消息后,就立即给我打了电话动用了直升飞机,才能以最快的时间赶过去这也是从小到

    大,他第一次有求于我”

    “”桑晓瑜惊愕。

    以前的认知被颠覆,她以为他是因为研讨会才去的南非

    没想到竟然专程为了她

    桑晓瑜脑袋里的思绪全部都凌乱起来,想到在南非看到他出现时,他桃花眼里的焦急和担忧,咽了咽唾沫,心里平静的湖面被投入了石子,不断的涟漪一圈圈散开。

    失神间,听到秦奕年在旁边提醒,“弟妹,到了”

    桑晓瑜这才解开安全带,关上车门时后知后觉的说了声,“谢谢”

    进入商场以后,她有些漫无目的的穿梭在各个柜台之间,却是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买,等到傍晚人潮拥挤起来的时候,她恍惚的想起自己的目的。

    本来是想着来孕婴店买个礼盒的,到时送给郝燕,恭喜她喜怀了二胎。买完东西,她从慢吞吞的商场里出来拦了辆出租车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杀神叶欢〕〔权路迷局〕〔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山村透视兵王〕〔沈娴秦如凉〕〔白雅顾凌擎〕〔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放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