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此去红妆不做妃〕〔秘密抢婚:霸道总〕〔恶魔心尖宠:丫头〕〔金牌甜妻:宠婚万〕〔漫威大玩家〕〔开启一九九五〕〔神仙红包群〕〔怒指苍穹〕〔我的老婆是狐仙〕〔我的美女主播姐姐〕〔我的女儿是神偷〕〔纳米时代的战争〕〔都市之最强仙人〕〔灵壶奇缘〕〔快穿:穿来的都是〕〔余你轻缠一世欢〕〔恐怖漫言〕〔末世重生种地空间〕〔籽渔〕〔流芳百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904章,秦先生也在?
    桑晓瑜张了张嘴,想要说不用,葬礼有很多车辆在,她随便跟哪一辆车子回去就行。

    只不过没等她发出声音,秦思年就已经继续说,“你不是要去看林小姐吗刚好我也打算过去,有关遗物的方面,也得拿去交给她”

    从南非满怀祝福的参加闺蜜的婚礼,谁能想象得到,仪式顺利的举行,最后却不是一个appyending。

    桑晓瑜在事发后的这两天里,都是陪在闺蜜身边的。

    听见他这么说,她只好将拒绝的话吞咽了回去,点了点头,“那好吧”

    弯身坐进黑色的卡宴,桑晓瑜系上安全带。

    时隔半年,再坐上这辆车子,她也是感触颇多,毕竟以前他经常载着自己上下班。

    卡宴跟着前面的车队,从墓园行驶离开。

    桑晓瑜看着倒车镜,那些成列的墓碑越来越远,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秦思年侧眸看向她,“林小姐这两天精神状态如何”“不太好”桑晓瑜摇了摇头,脸上表情更加凝重了些许,“虽然她没表现出来什么,情绪看起来很正常,始终不相信霍总真的死了,但她几乎都没怎么睡觉和吃东西,但她又顾忌着肚子里的孩子,硬逼着自

    己努力的吃和睡让人看着真的很难受”

    “我到现在也无法相信长渊死了”秦思年方向盘上的双手紧握,青筋迸出。

    “是啊”桑晓瑜不由喃喃。

    实在是发生的太突然了,其实他们谁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秦思年瞥了她一眼,默了默,忽然低低的笑了下,像是玩笑般的继续问了句,“小金鱼,如果有天我也躺在那里,你会怎么样”

    桑晓瑜心里“咯噔”一声。

    虽然知道他是开玩笑,可听着也让人觉得发毛,哪有人这样比喻的

    桑晓瑜皱眉,“禽兽,你怎么胡言乱语”

    “我是医生,更知道生命有多么的脆弱,每个人早晚都有这么一天,或早或晚罢了”秦思年扯了扯薄唇,幽幽道,“刚刚就是有感而发,随口问一句,想要看看你会有什么反应你应该会伤心吧”

    “会”桑晓瑜迟疑的点头。

    见他眸光里有什么亮起,她抿了抿嘴角,低声说,“不管是谁,只要是身边的任何人,我都会伤心的禽兽,在我心里还是希望你好的。”

    秦思年沉默不语,心里面有苦涩四散而出。

    没有了她自己怎么好

    高架桥上有些堵车,一个多小时后,卡宴才缓缓行驶进别墅内。

    桑晓瑜和秦思年一起下了车,走进别墅,客厅里只有霍家的小少爷在堆着乐高玩,稚嫩的脸上写满了不知愁,童真的他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依旧无忧无虑。

    阿姨说闺蜜林宛白已经睡下了,桑晓瑜上了楼,看到卧室里躺着的人的确睡了,不过也睡得不是很安稳。

    知道他们刚参加完葬礼回来,阿姨有很贴心的准备了饭菜。

    因为闺蜜在楼上睡着,秦思年也不好打扰,只能留下来暂时等着,吃过了午饭,他就去客厅陪小包子了。

    桑晓瑜原本想要上楼去看一眼,手机突然响起,她走到餐厅窗前接了。

    电话是远在南非的易祈然打过来的,这边出了事情对方也是知道的,每次线路里的语气都难掩关切,她听着虽然没有感受到太多的甜蜜,但也是暖暖的。

    易祈然在叹着气,有些懊恼,“小鱼,早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跟你回去好了,这样我还能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没事的,你不用想太多”桑晓瑜领他的那份心意,笑着说。

    “好,只是有些担心你”哪怕隔着线路,易祈然的声音也依旧很温润,“好好安慰你闺蜜,也照顾好自己”

    “嗯,你放心吧”桑晓瑜同样的温声。

    “小金鱼,林小姐醒了”

    身后突然有脚步声传来,伴随着低沉的嗓音。

    桑晓瑜下意识的回头,看到秦思年大步走进餐厅,看到她握着手机,硬生生的停顿了声音。

    线路那端的易祈然似乎也听见了,惊讶的问,“秦先生也在”

    之前在机场的时候,虽然知道他们乘坐一个航班,但并不知道他们是一起回的冰城以及参加婚礼,只以为秦思年是会西、藏,中途转机的关系。

    “啊,是”桑晓瑜忙应了声后,不禁解释了句,“新郎是他的好朋友”

    易祈然闻言笑了,声音温温和和的,“小鱼,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么清楚,我没有那么小心眼他是你前夫,你们有共同的生活圈也不奇怪”

    桑晓瑜也笑了笑,看了眼始终站在身旁的秦思年,她对着手机道,“祈然,那我先不跟你说了,我这边还有事情,你快去接着训练吧,等有时间我再给你打”

    那边似乎又说了些什么,大概是叮嘱类的关心话语,桑晓瑜连连应着,“好,我知道,我会注意身体的”

    挂了电话,桑晓瑜忙越过餐桌走过去,看向楼上问,“小白醒了”

    秦思年点了点头,视线却凝在她的手机上,声音有些沉闷,“你未婚夫的电话”

    “嗯。”桑晓瑜点头,没有避讳。

    “查岗查的倒是很紧”秦思年幽幽的。

    桑晓瑜不知回应点什么,只能微微一笑,然后两人上了楼。

    医院的职工公寓楼。

    洗脸池前,桑晓瑜将脸上的泡沫洗净后,拿过一旁的毛巾覆在眼鼻上,擦着上面的水珠。

    婚礼那天后,她一直都陪着闺蜜林宛白在家里住,对方强调自己没有事,让她不用陪着自己,她看闺蜜态度很坚持,就没有多勉强,来到了李相思这里。

    半年前离开时,桑晓瑜就没有再回那个婚房,如今在冰城反倒是没有她落脚的地方了,只能再次过来暂住,当然,李相思也是双手双脚的欢迎。此时穿着睡衣的李相思大大咧咧的站在旁边,一条腿微翘着,“小鱼,你是不是很快又要回南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穿成软饭男[穿剧]〕〔稻香〕〔大明小书生〕〔小奶狗养成日记-朦〕〔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太古龙神诀〕〔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知青女配已上线〕〔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