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娱乐教父〕〔完美之眼〕〔总裁好坏坏:甜妻〕〔爆米花大导演〕〔妖孽剑仙闯都市〕〔娇妻在上:霸道老〕〔首席的亿万甜妻〕〔大明铁卫〕〔大唐图书馆〕〔我真不是首富〕〔挽明〕〔煮秦〕〔吾皇轻轻宠〕〔孤狼佣兵〕〔腾龙噬空〕〔九转神龙诀〕〔重生之卡片新时代〕〔绝美女神的贴身小〕〔大道归故乡〕〔不出国不许成精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兽889章,禽兽我爱你
    夜色深深。

    窗外绽放的玫瑰已经停歇了,暗夜再次恢复了平静,家家户户的窗户也都重新关上,看完热闹后都继续做着自己的事,只是空气中还能隐隐闻到残留的火药味道。

    房间里没有开灯,桑晓瑜一动不动的站在那,目光隔着玻璃没有焦距的望向远处。

    在她拒绝后,秦思年脸上的神情龟裂。

    视线往下望去,那些烛海也已经都灭掉了,清洁工人正收拾着全部丢进了垃圾桶里。

    玄关传来动静,随后有沉闷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响起,似乎是一直在等着,桑晓瑜侧过身,黑暗中遥遥望过去,那双风流倜傥的桃花眼没有了烛海和烟火的映衬,此时显得格外的黯沉。

    就连他脸上的表情,也都是僵硬的,两侧的咬肌迸出。

    桑晓瑜知道,求婚被拒绝,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会感到很伤自尊。

    “为什么不愿意”

    低沉的嗓音,像是紧紧咬住牙关发出来的。

    桑晓瑜偏头看了眼窗外,不久前夜空中绽放的玫瑰烟火的画面还仿佛盛开在眼前,一朵朵那样绚丽璀璨,她从来没有见过能够绽放出玫瑰的烟花。

    她蠕动嘴角,声音静静的像是流淌的水,“禽兽,不是每次看到烟火我都可以开心。”

    秦思年裤兜里的大手紧握,钻戒铬着他掌心里的纹路。

    桑晓瑜迎着他的视线,轻声继续说,“你千里迢迢的跑来南非,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但是,不可能了”

    “为什么不可能”秦思年上前一大步,像是刚刚一样追问。光线晦暗不明,不过依旧能辨出他英俊的五官轮廓,黯沉的桃花眼紧迫盯着她,“小金鱼,我知道,失去孩子让你心灰意冷了,可我们还会再有孩子,把这个孩子没办法得到的父爱母爱可以寄托给以后的孩

    子,一个不够,我们可以要两个三个甚至更多”

    秦思年继续往前走,离得她更近一些。

    突起的喉结翻动,他的鼻息很沉,试图在游说,“吉森和佳人已经离婚,我和你说过,她恢复自由早就回纽约了,不会再出现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你”

    “那以后呢”桑晓瑜忽然打断他问。

    “以后”秦思年一愣。

    桑晓瑜睫毛颤动,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即便她回纽约了,或者去任何国家,但是如果她很不幸的再遇到第二个吉森呢,你知道后会不管她吗”

    “”秦思年怔忪。

    这个问题,他还真的没有想过。

    即便想还是没想过,他此时却都答不上来,因为他对宋佳人或许早就没有了昔日的爱情,却因愧疚而有责任,那是良心上面的债,若是真的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他不敢笃定的否认说不会

    桑晓瑜见到他沉默,预料到般晦涩的牵了牵嘴角。

    早就如同一潭死水的心里头空荡荡的,苍凉的风席卷着整个胸腔,冰寒又刺骨。

    她低垂着视线,望着牢牢包裹在自己上面的大手,能看到皮肤下面隐隐迸出的青筋,桑晓瑜听见自己的声音从舌尖飘出去,“禽兽,我爱你。”

    秦思年着实震了震,瞳孔也都跟着震颤了两下。

    他脸上的表情都出现了怀疑,一副是否出现幻听的模样,桃花眼里都是不敢置信又惊喜到不知所措的光亮。

    这三个字

    她从来没有说过

    秦思年感觉血液都从脚底板瞬间涌上来,激动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胸腔内的心脏就快要跳出来,柔软中却又隐隐有些不知名的忐忑。

    衬衫下的胸膛剧烈的起伏,没等他从狂喜中找回声音时,桑晓瑜抬头再次迎上了他的眸光,“我爱你的时候,虽然曾想过要逃离冰城,但其实我根本离不开,因为我的心一直都在你身上。”

    “可现在我不爱你了,即便我没有选择来南非还留在冰城,可又有什么要紧,我的心现在已经不在你身上了,你明白吗”

    这转折来的太突然,秦思年似乎都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好不容易才从悬崖爬上来的人,才刚刚冒出个头,没等来得及雀跃欢呼,就被她轻而易举的一脚踢回了深渊里。

    求婚几乎是他的孤注一掷,原以为能够让她回心转意,即便不能,也至少和他分开的决定也能有所松动

    秦思年整个人如同被上了锁一般,矗在那里久久都动弹不得。

    桑晓瑜的心,很早就已经死了。

    随着那个未出世就流逝掉的孩子,一起死了。

    十八岁的时候,桑晓瑜在大学里遇到了池东,那时她初尝懵懂的情感,他们谈了整整五年的恋爱,一度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没想到最后却遭遇到了对方的背叛。

    只不过或许是那个时候太年轻,受伤后很快就能够爬起来,之后,她遇到了秦思年。

    婚姻前后的纠缠加起来也长达近五年的时间,虽然有过不少的幸福时光,但想起来还是太过短暂了,终究仍逃不过一场镜花水月,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次的伤疤有多深。

    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桑晓瑜耗用了十年的时间,却都是痴心错付,她实在是有些心力交瘁,对于感情不再抱有任何希望,或者可以说已经望而却步了,一心只想要解脱

    因为是人就会害怕受伤,一个人,能够承受的伤真的有限。“我很累,不管是五年前的池东还是五年后的你,都让我感到很疲惫,甚至感觉到很崩溃我真的不想要再跟你在一起,每一秒对我来说都很煎熬,我只想要有自己的新开始,忘掉过去的一切在这里好好生

    活”桑晓瑜说完后低下了头。

    垂着的两只手分别抬起,左手指腹覆在了右手无名指的圆环上,银戒在黑暗中泛着清冷的光泽。

    其实早就应该还给他的

    桑晓瑜将圆环摘下后,伸手抓握住了他的,然后一点点将掌心摊开,将其放在上面。

    收回手的同时,她看向他,眼角在细微的抖,低低的声音仿佛过尽了千山万水的坎坷:“思年,就算我求你,放了我吧”

    秦思年桃花眼里从迷惘,渐渐变成了绝望。

    心脏全部沉下去,沉进泥潭,彻底的再看不到一点光。

    清晨,太阳光从窗户斜进来。

    桑晓瑜抱着枕头从隔壁慢吞吞的走回来,一穿过玄关,空气中便闻到隐隐约约的烟草气息。

    视线从紧闭的卧室门移开,她看了眼半敞开的窗户,又低头看了看沙发旁的垃圾桶,里面堆积着无数个烟头,想必昨晚自己离开以后,他应该抽了很久的烟。

    桑晓瑜将枕头放在沙发上,走到厨房倒了杯水。

    温热的水流从嗓子蔓延至胃里,她抬手按住了两边发疼的太阳穴。

    转身想要从冰箱里翻出点东西吃,打开后,便有两个纸盒的牛奶坠落下来,噼里啪啦的,紧接着又有几根香蕉,里面的景象令她大吃一惊。

    每一层都被食物填充的满满当当,几乎都没有办法正常的开关门。

    就在她还处于震慑当中,玄关处传来了声响。

    桑晓瑜下意识的回头,惊讶看到那道挺拔的身影正走过来,她回来时看到卧室门是紧闭着的,还以为他没有起来,没想到他竟然一大清早就出门了

    看模样似乎去了超市,不仅手里拎着两个满满的购物袋,怀里还抱了个纸袋。

    桑晓瑜想到冰箱里的那些东西,一定也都是他买回来的。秦思年已经迈着长腿走过来,将购物袋放在半圆形的吧台上,扯唇说,“小金鱼,我把冰箱给你填满了,又额外多买了些方便长期储存的食物,若是你吃不惯这边的东西,可是尝试着自己弄一点简单的,里

    面还有两本中文的菜谱”

    他开口的声音,很难忽略掉的沙哑。

    像是抽太多烟和没有睡好的关系,因为他眼窝深陷,眼睑下方有明显的青色,桃花眼里弥漫着细长的红血丝,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憔悴。

    桑晓瑜微抿起嘴角,沉默不语。秦思年打开着购物袋,低眉似是在检查着还有没有什么漏掉的东西,一遍又一遍的,反反复复,低沉沙沙的嗓音继续,“你一个人在这里,这边的太阳不比国内会很毒烈,多注意防晒,否则会晒伤皮肤,还

    有天凉的时候就多加衣,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去医院,千万别挺着,一些基本的常用药我都给你买了”“虽然说南非相对其他非洲区域还算比较,但治安也还是会乱一点,尤其是到了晚上,尽量能别出去就别出去,若是出去的话也要找个同事陪着,遇到危险这边的报警电话时10111记得每天吃早饭,

    晚上睡觉的时候锁好门,自己照顾好自己”

    听着他絮叨的话语,桑晓瑜不禁皱眉,不由张了张嘴,“禽兽,你”秦思年风流倜傥的桃花眼抬起,里面尽是拉长的灰败之色,薄唇很浅的勾动,眸里却没有任何笑意,声音低哑的像是从喉咙深处发出来的,“你昨天说的话,我都懂了,会尊重你的决定,你要分开就分开吧

    ,放心,我以后不会再纠缠你。”

    “嗯,谢谢”桑晓瑜愣了愣。

    秦思年薄唇晦涩的扯了两下,随即转身走向了客厅。

    拉起了立在斗柜旁边的行李箱,眸光幽深的望向她,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缓慢且艰涩的开口,“小金鱼,我走了”

    桑晓瑜双手缩在袖子里蜷缩,蠕动嘴角,“再见。”

    “再见。”秦思年扯唇。

    他们彼此都知道,这两个字便是道别了。

    不光是简单异议上的道别,还有对他们那段感情和婚姻的道别。挺拔的身影,随着沉闷的脚步声,很快消失在了玄关处,最后只留下闷闷的一声关门响,然后再无声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