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小地主〕〔风袭〕〔穿成美男子〕〔至尊小神医〕〔透视小神棍〕〔冰与火之凛冬已至〕〔巨星守宠首长妻〕〔仙八传〕〔都市之纨绔恶少〕〔从零开始的末世生〕〔小姐姐的贴身保镖〕〔俗世仙途〕〔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无限作死之最强教〕〔轮回劫之落凡尘〕〔龙魂战神〕〔有龙〕〔未来手机〕〔往事越千年〕〔为什么会末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879章,哭能有什么用
    秦思年见她没有太多惺忪之意,哑声问,“是不是睡不着了”

    “嗯。”桑晓瑜点了点头。

    秦思年闻言,突起的喉结很缓慢的上下滚动,五指互虐般的不停收紧,“小金鱼,对不起,是我没能救回孩子,没有保护好孩子”

    “对不起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嘛”桑晓瑜低笑出了声。

    她没想到,自己此时还能拿电视剧的台词过来说笑。

    秦思年身形僵凝在椅子上,像是雕塑一般。

    桑晓瑜见状不由轻吁出了一口气,手心隔着薄薄的病号服的棉质布料,贴在小腹上,缓缓出声,“禽兽,你别太伤心了它没都已经没了,你再怎么难过,也没办法了”

    又是这样安慰的话

    像是她那天醒来时一样,自知始终都是她表现的出奇平静,反过来还安慰他两句。

    秦思年视线垂落,胸前内有情绪在横冲直撞着,胸膛也微微起伏。“曾经在香格里拉寺庙里许下的愿望真的很灵,只不过可惜的是,它却跟我们没有缘分”桑晓瑜说到这里顿了顿,藏在腿侧的另外一只手在用力的蜷缩,抠紧,“禽兽,那天我上洗手间的时候,听到护士在

    背后议论说,好像是个女孩儿你最喜欢女孩儿了”

    喉咙在不停的收紧,秦思年像是有些受不了的压抑出声,“小金鱼,你想哭就哭,发泄出来不要这样一直强忍着”

    其实她这样失去了孩子,属于还在月子里,是不能哭的,会伤眼睛,可是他看着她这样如此平静的模样实在受不了。

    桑晓瑜轻轻摇头,“哭什么啊哭能有什么用。”

    别过脸看向窗外面,这会儿银白色的月光皎洁,映衬着深灰色的夜空,像是哭过一样。

    像是被触动到一样,她最终还是没忍住。

    咸涩的泪水,到底还是挣出了眼眶。

    一滴,又一滴。

    桑晓瑜没有恸哭出声,也没有嚎啕大哭,只是眼泪不停往下流,湿润了整张脸,然而这样无声无息的流泪却是最悲凉,让人看着心脏都揪紧着痛。

    秦思年俯身,将她搂在怀里,薄唇随着她的泪水周移。

    桑晓瑜没有推开他,任由着他的动作,待眼泪终于停止后,她抬眼再次望向窗外。

    这样哭过一场又能怎么样呢

    不像是小孩子受了委屈,每次闹完脾气后哭过就可以欢快的重新来过,可是有些东西永远都没办法重来,比如时间,比如心,比如那条小小的生命

    桑晓瑜嘴角动了动,“禽兽,我想出院了”

    秦思年闻言,便立即说,“如果你不愿意待在这里的话,等天亮上班了我去找叶主任,然后我们就回家”

    家

    听到这个字,她的心里竟平生出一丝抵抗。

    桑晓瑜摇了摇头,“我不会回去”

    秦思年拧眉,那双桃花眼紧迫不已的凝睇向她。

    “我不想要再跟你待在同一个屋檐下,更不想要再跟你躺在同一张床上”桑晓瑜睫毛动了动,刚刚哭过后的声音有些沙沙的。

    秦思年掌心互虐的收拢,眉眼间的神色渐渐妥协下来,“好,你不想,那么我可以睡在书房”

    “不用麻烦了,我去相思那里住。”桑晓瑜却是说道,声音很低很轻,没有情绪,“禽兽,那天我说的话,并不是一时之气,是认真的我们两讫,分开吧”

    他明明抱着她在怀里,近在咫尺,却像是隔着千山万水那样遥远。

    秦思年浑身的血液凝固住,遍体生寒。

    天亮后,走廊里又重新恢复了嘈杂的声音。

    夜里之后两个人都分别躺回了床上,但是谁都没有睡,桑晓瑜像是之前一样侧身的姿势,哪怕没有回头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那两道灼灼的眸光。

    早上醒来后,秦思年便去办理了出院手续。

    可能是因为内部人员,不到十分钟,就都办理妥当了。

    他推门进来的时候,桑晓瑜已经换下了病号服,正将这两天的日用品和换洗的衣服装进包里,跟在后面一同进来的,还有妇产科主任。“秦太太,回去好好休养,虽然这不是但也是坐月子,女人这时候最需要好好养,不然以后会落下很多毛病”妇产科主任说到这里看向秦思年,笑着道,“记得有什么累的事情都使唤小秦去做如果哪

    里不舒服,也及时过来找我,或者打电话”

    桑晓瑜抿嘴,“辛苦您了,叶主任”

    “不辛苦”妇产科主任摆了摆手,微微叹息,“小秦,秦太太,你们两个都还年轻,虽然这一胎没有保住很可惜,但是你身体底子不差,好好休养个半年左右,还可以在重新怀的”

    桑晓瑜垂下眼睛,秦思年亦是沉默。

    妇产科主任以为他们两个只是单纯的沉浸在失去孩子的痛苦中,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交代了两句出院后的注意事项,就带着随行的护士离开了。

    桑晓瑜将拎包的拉链拉上,正要提起时,一只大手握过来。

    秦思年挺拔的身形屹立在她身旁,“小金鱼,你一定要去李医生那里”

    桑晓瑜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指缝间抽出,脸上是无可商榷的坚定表情,语气淡淡的说,“你若是愿意的话,就送我过去,不愿意的话,我可以打个车过去”

    秦思年修长如玉的手指捏着包袋,最终拎了起来,大步走出病房。

    桑晓瑜跟在他后面。

    黑色的卡宴从私立医院行驶离开,行驶上了高架桥。

    没用多长时间,就开进了一片高层楼附近,这里其实她也不算有多陌生,是私立医院内部投资建设的大楼,基本大部分住户都是专门用来作为员工宿舍的。

    以前他们没有搬进所谓的婚房前,秦思年也都住在这边的宿舍里。

    李相思回国入职后,就一直都住在这里。

    因为之前就有商量好,卡宴行驶进去的时候,李相思就已经早早的抱着肩膀等在了楼下,看到他们后,远远的招着手。卡宴渐渐停稳,以很慢的车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穿成软饭男[穿剧]〕〔稻香〕〔大明小书生〕〔萌宝来袭:总裁爹〕〔小奶狗养成日记-朦〕〔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太古龙神诀〕〔特品圣医〕〔知青女配已上线〕〔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