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武林外传开始的〕〔阴倌法医〕〔梦幻西游之神级大〕〔强宠头号鲜妻:陆〕〔秀色田园农门小妻〕〔外交官的小萌妻〕〔总裁爹地霸道宠〕〔女总裁的贴身强兵〕〔某D级人员的scp生〕〔侯门锦商〕〔海贼之副船长红心〕〔原来学霸开过光〕〔龙纹武印〕〔炽的游戏〕〔古玉迷城之将军墓〕〔同住第1天:校草哥〕〔我师父是鲁班书〕〔重生之修仙妖孽〕〔盛华〕〔洪荒之龙皇逆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3第837章,不是说睡觉么
    m..c o mm..c o mm..c o m嗓子里干的似火烧一样,满满都是绝望的情绪,忽然间,桑晓瑜感觉双脚下面的沙子瞬间松动,像是流水一般往下陷入。

    恍若一个漩涡,盘住了她的双腿,不断的在把她往下拉。

    桑晓瑜惊慌失措,发现沙子下陷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要漫住了她的整个腰间,她双手不停的挣扎,害怕的眼泪直流。

    蓦地,一道挺拔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

    “禽兽”

    对上那双勾人心魄的桃花眼,桑晓瑜心里一喜,激动的几乎哭出了声音。

    秦思年朝她伸出了大手,她努力向前够着,就在她即将要抓住的一瞬间时,猝不及防的又出现了一只白皙的手将他握住。

    桑晓瑜视线顺着那只手往上,吃力的眯着眼睛,终于看清楚了女人的样貌。

    宋佳人

    她怔愣在那,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十指紧扣。

    流沙越来越快,漩涡也越来越深,她喘息也越发的困难,直到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

    桑晓瑜猛地睁开眼睛,额头上都是细密的冷汗。

    望着天花板半晌,涣散的焦距才渐渐回神。

    偏头往窗外看了一眼,已经夜色阑珊,悬月高高挂在半空中,对面的高层只剩下零星的几盏亮着的窗户。

    桑晓瑜回想起刚刚梦到的画面,和现实层层叠叠,她咽了咽唾沫,不禁有些心有余悸。

    无端端的,竟然会做这样的噩梦

    她用力做了两个深呼吸,心神才渐渐平稳了下来,视线从窗外的夜色间收回,看了眼表,竟然已经快十二点了,而身旁的被褥间却是一丝凉意,秦思年竟然还没有回来

    难道是还没有做完手术

    桑晓瑜在心里喃喃自语着,从床头柜上摸起了手机,正想要打个电话或者发个微信询问时,听到玄关处传来动静,有钥匙在锁芯里转动的声音。

    很快,防盗门被打开,有道挺拔的身影渐渐露出。

    桑晓瑜将手机蜷缩在手心里,故意保持着躺着的姿势没有动,想要等会儿他进来的时候,坏心眼的吓一吓他。

    竖着耳朵屏息,黑暗中看着他将车钥匙放在鞋柜上,然后趿拉着拖鞋,两条大长腿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笔直,脚步声越来越近

    就在以为他要跨入卧室时,却是从门口经过,然后渐渐消失。

    桑晓瑜等了半天,也没见他的身影再次出现,皱了皱眉,不禁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摸黑找到了拖鞋穿上。

    环顾了一圈,发现那道挺拔的身影竟然站在厨房外的阳台上,背对着她,一侧肩膀靠在墙壁上,地上的黑影一直斜到没有光的暗角。

    在他的手指间,隐约有猩红的火光。

    空气中有烟草的气息飘散而来,桑晓瑜呼吸滞了一下。

    她都快忘记上一次他抽烟是什么时候了,自从怀孕以后,他就没有再碰过了,如今却深更半夜的躲在这里抽烟,低垂的桃花眼里看不清眸色。

    “禽兽”

    桑晓瑜试探的喊了声。

    秦思年被她的声音惊动,手里抽烟的动作一顿,回头看到是她,像是空在那两秒后才反应过来,连忙将手里抽到半截的烟掐断,用手挥散烟雾以后,又迅速将窗户关上。

    桑晓瑜走过去,听到他有些低沉的烟嗓,“小金鱼,我吵醒你了”

    她摇了摇头,刚刚听到他开门进来的时候,自己其实早就先一步醒来的,只不过没有开灯,可能那会儿他路过卧室门口的时候,以为她是在熟睡。

    阳台没有开灯,只能借着朦胧的月色。

    四目相对,桑晓瑜有些恍惚,那双桃花眼黯淡的像是没有半点光亮,她不由握了握他的大手,犹豫的问,“禽兽,你没事吧”

    “没事”秦思年突起的喉结微动,声音微哑。

    桑晓瑜皱眉,视线在他棱角分明的五官上梭巡,“你是不是太累了,是不是今晚的手术有些棘手”

    “嗯。”秦思年含糊了声。

    光线有些晦暗,桑晓瑜只以为他是遇到了棘手的病情,就像是曾经有过的那一次医闹事件,她不知道能做什么,唯一想着的就是陪着他。

    挪动脚步上前将自己往他怀里依偎进去,双手抱着他精壮的腰身,靠的很近,几乎没有缝隙。

    秦思年有些僵硬的身体,就在她纤细的骨骼里一点点舒缓下来。

    桑晓瑜脸颊蹭在他的胸膛上,低低嘟哝,“禽兽,我刚刚做噩梦了”

    “做了什么噩梦,被吓到了”秦思年拧眉立即问。

    几个零碎的片段进入脑袋里,桑晓瑜点头,“嗯,有点被吓到”仰起的视线里,见他脸部线条有些冷硬,浑身都透露着寂寥的气息,话到嘴边又被她给咽了回去,没有告诉他那个梦,而是故意挑眉道,“我梦见孩子出生以后,是个特别漂亮的混血儿,黄色的卷毛和碧蓝

    色的眼珠,唔,而且还管一位洋帅哥叫爹地”

    秦思年唇角微勾出一抹轻弧。

    不管梦是真的假的,但知道她想要缓解自己的心情。

    从医院回来后,胸腔内的那些窒闷都在她清软的语调里烟消云散,眸光渐渐定下来,扶在她后腰上的大手移到了她的小腹上,忽然喊了声,“秦太太”

    “嗯”桑晓瑜娇憨的抬眼。

    有些微凉的薄唇落下来,唇齿之间,带着些隐隐的烟草气息。

    秦思年吻得有些急,气息有些乱,不过在她仰头回应里,像是被渐渐安抚了一样,掌心揉在她的后背上,恍若恨不得将她填入自己的身体里。

    温存的吻结束,桑晓瑜趴伏在他胸膛上小口喘气。

    除了脸颊通红以外,夜深的关系,困顿之意也再次袭来,她不由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随即脚下就是一轻,秦思年已经打横抱着她大步往卧室走,薄唇轻落在她的眼皮上,“回床上睡觉”

    桑晓瑜两条手臂勾在了他的脖子上,被放下后,就甩掉拖鞋翻身进了被窝里,不过很快又被人给捞了回去上下其手。那点睡意都被他给亲没了,她磨牙嚯嚯,“不是说睡觉么”m..c o mm..c o mm..c o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奥特曼之最强属性〕〔萌宝来袭:总裁爹〕〔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