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弃女重生:至尊邪〕〔隋炀也是帝〕〔狂徒弃少〕〔贴身战龙〕〔史上最强手机地图〕〔造化神宫〕〔王妃神动天下〕〔尘脉〕〔诸天之辉〕〔诗意的情感〕〔大靠山〕〔不败灵主〕〔他改变了大明〕〔穿越之独孤皇后〕〔冰块王爷乐天妃〕〔都市妖孽邪仙〕〔后晋霸主〕〔超神进化时代〕〔穿越八零:帝少老〕〔大癌变时代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792章,来跟你一起睡觉
    m..c o mm..c o mm..c o m心里的默查已经好几百甚至上千个数字了,可是依旧没有任何动静,门板保持着紧紧关合的状态,没有被人推开的迹象。

    翻来覆去的好几次,她犹豫的坐了起来。

    咬了咬牙,她干脆抱起了枕头,趿拉上拖鞋往卧室外面走。

    对面的书房门没有完全关上,留着一条缝隙,朦胧的月光透过窗纱洒进来,隐隐约约,桑晓瑜磨蹭的伸手推开了门。

    光线不明里,她大致辨别出秦思年的五官。

    他是侧身的姿势,浴巾已经扯掉丢在床边的地毯上,薄被盖在腰间,随着他匀长的呼吸,胸膛在上下有节奏的微微起伏。

    还真的睡着了

    桑晓瑜在心里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声。

    她像是那晚潜入时一样,做贼般的抱着枕头挪动脚步,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爬上了床,旁边就传来低沉的嗓音,“秦太太,做什么”

    语气里三分慵懒,七分促狭,却是没有半点睡意。

    桑晓瑜顿时尴尬在那,手指抠着枕套上绣着的镂空花。

    好在他没有像是上次那样开灯,否则她非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到底是羞窘的,她声音像是蚊子一样又低又轻,“我来跟你一起睡觉”

    “哦”秦思年尾音上扬。

    哪怕光线不明,也能看到他那双桃花眼里星星点点的玩味。

    桑晓瑜有些羞愤,紧紧的抱住枕头,没好气的说,“你要是不愿意,那我就回房间了”

    说着,便有些挂不住脸的想要下床,不过被秦思年及时伸出来的大手给扯了回去。

    怀里的枕头被放平的同时,她枕在上面,也被拥入了一堵结实的胸膛间,有薄唇贴在了她的耳廓边上,带着促狭的笑意,“好吧,我满足你”

    桑晓瑜磨牙,气呼呼的仰起脸。

    似乎是感觉到她的瞪视,秦思年明知故问,“看什么”

    “禽兽,你故意的”桑晓瑜说的咬牙切齿。

    不光是指他又在故意装睡,还有他那会儿故意回到书房来睡,就等着让她自己送上门

    “唔。”秦思年懒懒。

    腰间上被一股力量带动,桑晓瑜被他搂的更紧了一些,伏在他的怀里,呼吸间全是他熟悉的雄性气息,手心下面刚好是他的胸口,心脏在有力的跳动着。

    她屏息着,听着他的心跳声和自己的脉搏渐渐变成了同一频率,忍不住轻声的喊他。

    “禽兽”

    她抬起眼睛,越过他突起的喉结向上,“你把我的护照和还给我吧”

    闻言,秦思年顿时一僵。

    搂在她腰间的大手在不停收紧着力道,像是恨不得将她填入自己的身体里一样,眉眼已然阴沉了下来,“小金鱼,你还不死心”

    桑晓瑜吃痛的皱眉,胸腔内的空气都似乎被他给挤压出来了。

    “不是”她连忙摇头,意识到他误会了,连忙轻咬嘴角的解释说,“让你还给我是因为我不会带孩子走了,我们的孩子”

    “你再说一遍”秦思年桃花眼骤眯。

    桑晓瑜翻了个白眼,以为他没有听清楚,但还是耐着性子的重复,“我说,我不会带孩子走了,我们的唔”

    后面未说出的话,全部吞没在他的吻里。

    秦思年的吻有点急,并不温柔,甚至有些弄疼了她,桑晓瑜却没有反抗,任由他攻城略池,全都被他的气息给沾满。

    好不容易被放开,两人呼吸都有些急促。

    桑晓瑜大口喘了几下,轻咬嘴唇,犹豫的开口说,“禽兽,其实我和池东一直都没旧情复燃过”

    秦思年没好气的冷哼了一声,“我知道”

    桑晓瑜惊诧的看向他,见他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很快就恍然大悟了,一定是和郝燕约吃饭的那晚,他用自己的手机给池东打了电话,想必那会儿他就已经知道真相了

    不但如此,他事后竟然还把人拉黑

    桑晓瑜在心里正腹诽他时,下巴又再一次的被捏起。

    秦思年的吻再一次落下,只不过和刚刚不同,没有那么急迫,却同样的激烈,抓握着她的手心贴在自己的胸口处,契合着他每一次有力的心跳声。

    她忍不住奋力的仰起头,配合的让他吻得更加深。

    距离太久的一个缠吻,两人都有些情难自已。

    好几次,桑晓瑜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被刺激的一阵阵卷起,呼吸急促,只觉得眼前晕眩,耳朵里也嗡嗡的。

    当秦思年翻身而上的时候,桑晓瑜才被惊醒,连忙颤声阻止,“别,别压到孩子”

    秦思年闻言,动作也是滞了半拍。

    似乎也是才反应过来,撑在那没有后续的动作,只是用那双已经变了颜色的桃花眼盯着她,像是要将她吃了一样,最终只能恶狠狠的咬了她一口,“谁让你勾引我”

    “我哪有”桑晓瑜无语极了。

    拜托,她比窦娥还冤的好不,前后加起来只说了两三句话而已

    不过晦暗不明的光线里,看到他那张英俊的脸因隐忍而微微扭曲,不禁咬唇,声音害羞,“至少还要一个月”

    再过几天就八周了,床上的那种事情至少要在过了前三个月以后才可以,在这期间是严禁的

    “”秦思年不语。

    桑晓瑜舔了舔嘴唇,强调说,“禽兽,你是医生”

    见他依旧沉默的不吭声,她只好伸手戳了戳他的胸膛。

    秦思年这才从她身上翻身下去,幽幽的丢出一句,“知道了”

    桑晓瑜看着他那张欲求不满的脸,憋住笑,被他重新纳入了怀里,有些依恋的将脸再次贴在了他心脏跳动的地方,下滑的手摸了摸小腹,神色柔和。

    隔天,晨光从窗帘的缝隙间一缕一缕的扑在地板上。

    桑晓瑜睁开惺忪的双眼时,就看到同样刚刚醒来不久的秦思年,宽厚的背脊对着她,正掀开被子起床,动作刻意的放轻,似乎怕吵醒她。

    捡起搭在椅子上的长裤套上,看了眼表,一副打算准备去做早餐的模样。“禽兽”桑晓瑜出声叫住他。m..c o mm..c o mm..c o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杀神叶欢〕〔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快穿:邪性BOSS,〕〔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偷香(杨羽)〕〔婚心动魄:神秘人〕〔老夫少妻的互撩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