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婚缠绵:溺宠甜〕〔璇煌〕〔深空燃烧〕〔战鏖天际〕〔透视兵王〕〔极品仙尊混都市〕〔医流狂兵〕〔家谋〕〔民国谍影〕〔盖世仙尊〕〔重生之王爷嫁到〕〔风游无方〕〔大楚昭阳〕〔双魂剑帝〕〔杨小凡〕〔天界战神〕〔醉尘殇1千年〕〔一切从画江湖开始〕〔我吞了一只鲲〕〔少女梦断大河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683章,要不你问问姐夫
    小姨拉着她的手,十分愧疚的看着她,“小鱼,小姨知道你工作不容易,赚的也不多,可要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了,也不会打电话让你回来!家里能凑的钱我都凑了,也都拿出去了,亲戚中也有涉及到的,更不可能借钱了,你看看管你朋友或者同事问一问,能借多少是多少吧!”

    “我会努力想办法的!”桑晓瑜紧紧回握住,咬唇说,“小姨,小姨夫,你们别着急上火,咱们一家人在一起总会有办法的!”

    窗外夜色更深,房子里被低气压笼罩着。

    凌乱的家具全都各归各位,桑晓瑜和小姨收拾到了快半夜,才终于各自回房间躺下,没有心情冲澡,就只是简单洗漱了下。

    翻了个身,哪怕困意来袭她也根本睡不着。

    其实那会儿她只是安抚两位长辈,自己哪里有什么办法呢!

    没和池东分手之前,她所有省吃俭用攒下来的钱全都给了他,上个月刚转正,但电视台这种地方都是死工资不高,如今她卡里的余额又少的可怜。

    至于身旁的朋友,闺蜜林宛白已经和霍总再次分手,而且这次不同于上次,两个人似乎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小白已经有离开冰城的打算了,这种情况下她怎么可能开得了口。

    同事郝燕的话更不可能了,还有个白血病的女儿在住院,而且最近还被抚养权的官司弄得焦头烂额,剩下的只有另外一个闺蜜李相思,可对方在国外经常都是偏远的地方,大多数都联系不上,更何况,远水解不了近渴。

    桑晓瑜不由叹了口气。

    一旁同样没有睡着的蒋珊珊,犹豫的开口,“姐,要不你问问姐夫?”

    秦思年……

    桑晓瑜抿起嘴角。

    刚刚在脑袋里想过那么多个可能,都逐一被否决,她其实就已经想到了他,似乎突然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下意识想到能依靠的人只有他一个。

    可她有些难以启齿,毕竟是涉及到了金钱,更何况两个人又是协议的婚姻,这样让他无条件的拿出来这样一大笔钱,似乎有些过分……

    踌躇了许久,她还是从枕头下面摸出了手机。

    线路接通后,桑晓瑜尴尬的出声,“喂,禽兽……”

    “你找谁?”

    响起的却不是低沉的男音,而是一道女声。

    桑晓瑜一怔,看了看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号码没错,她抿嘴,“我找秦思年!”

    线路里女声很善解人意的回,“他在洗澡呢,你哪位,有什么事吗,我可以帮你转告!”

    嗓子顿时抽紧,桑晓瑜想到傍晚时在医院里看到的画面,她几乎能断定女声就是和他一起坐轿跑离开的人,像是躲瘟疫一样,迅速就将手机给挂断了。

    随即关机塞在了枕头下面,闭上眼睛逼迫自己入眠。

    “姐,姐夫不管吗?”蒋珊珊在旁边紧张的询问。

    桑晓瑜咬住嘴角,黑暗里低声说,“我们自己想办法解决!”

    隔天一大早上,辗转到凌晨刚睡着的桑晓瑜就被嘈杂声惊醒了。

    旁边的表妹和她一样,惺忪着眼睛,匆匆套上衣服两人跑出卧室,就看到昨晚刚刚收拾过的客厅里又是一片狼藉,大门敞开着,好几个中年男女骂骂咧咧的刚走,最后还有人站在门口气呼呼的扬拳头,“老蒋,我们不要利息,把本金还给我们!如果再不把钱给拿回来,我就真要你好看了!”

    “爸,你没事吧?”

    蒋珊珊一瘸一拐的跑过去,生气的直跺那只没受伤的脚,“真是的,还有没有王法了,又不是咱们卷的钱,他们要是再来就报警!”

    “报警有什么用,这是民事纠纷,警察来了也只是劝说,哪里能管得住!”小姨无奈的叹气,起身将地上的垫子捡起来,又摇了摇头,“算了,不收拾了,他们晚上还得来闹!”

    早饭桑晓瑜煮了面,除了她和表妹勉强吃了点以外,两位长辈都没有胃口,几乎没动就放下了筷子。

    以往温馨的家被蒙上了阴影,这件事情闹的,他们已经没办法去上班,只能躲在家里,连门都不敢出,隔着防盗门都能听到走廊里邻居们传来的议论声。

    桑晓瑜吃过早饭后就始终没闲着,手机都快打没电了。

    她跟总编提了家里的难处,好说歹说总算是预支出来了三个月的工资,又分别找了朋友,甚至把大学同学能联系上的全都联系了一遍,勉强凑够了十万块。

    可即使这样,也只是杯水车薪,更何况欠人的也总归是要还的。

    手机放下没多久,忽然响起来,屏幕上面显示着“禽兽”两个字,桑晓瑜几乎瞬间指尖就碰向绿色的接听键,只是想到昨晚的女声后,又收了回来。

    咬了咬牙,她直接给挂断了,紧接着打来,她再次挂断。

    秦思年其实某种程度上也不是多有耐心的人,像是现在,在她连续挂断两次以后,就没有第三次了。

    桑晓瑜去洗手间里用凉水洗了把脸,出来的时候,听到玄关处传来声响,抬头刚好看到表妹正扶着墙一瘸一拐的蹦跳着进来。

    “珊珊,你干什么去了?”她不禁问。

    “没干什么啊!”蒋珊珊脸上神情很不自然,闷头就往卧室里钻。

    桑晓瑜深色疑惑,觉得表妹的行为很反常,擦了手跟在了后面,门被推开时,表妹迅速将双手背在身后,像是在藏什么东西。

    “珊珊,你手里拿着是什么?”她皱眉问,见表妹不吭声,眼神心虚的闪烁着,她不禁上前,“给我看看!”

    从表妹的手心里,桑晓瑜将东西抢过来。

    东西不是别的,只是楼道或者街头巷尾经常看到的那种广告小贴纸,当她打开看清楚上面的文字时,顿时睁大了眼睛,高价求购健康肾源?

    桑晓瑜低呼出声,“卖肾?”

    “姐,你小点声,别被爸妈听见!”蒋珊珊连忙将门给繁琐上。

    “珊珊,你这是要干嘛?你撕这种小广告做什么!”桑晓瑜拿着广告质问道。

    蒋珊珊低头交错着手,“我听同学说卖肾能换钱,这上面写着高价,我就琢磨着想打电话问问!”

    桑晓瑜听得气不打一处来,瞪眼骂她,“问什么问,你不知道非法倒卖是会被抓起来的吗,大学你都白念了?”

    “我当然知道这不合法,可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啊!”蒋珊珊扁嘴,眼圈一瞬就红了,“姐,你不知道,他们这些人每天都来催着爸他还钱,你没回来的时候,妈都被气晕过去一次了,要是再不解决的话,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桑晓瑜沉默了。

    蒋珊珊开始游说她,“姐,你就让我打电话问问吧,我想谈个高价!人身体里不是有两个肾呢么,我都已经上网查过了,如果肾脏都健康的话,捐出去一个是没有关系的,对身体不会有什么影响,因为有一个肾也能够维持一个人肾脏排泄和分泌功能,充其量会影响些抵抗力,人会变得虚弱一点,但只要以后特别小心,增强体质就好了!”

    若是平常的话,桑晓瑜非得把表妹骂个狗血淋头,可如今……

    她回头望了眼门板,想到对面卧室里的两个长辈,心里就一阵阵难受,自己很小的时候就失去父母了,被小姨和小姨夫把她带回家视若己出的抚养长大,除了亲情也有恩情在。

    紧握起手心,阻止了表妹伸手拿广告的动作,看到她右腿上的石膏都还没有拆,桑晓瑜咬了咬牙说,“你才刚刚念大一,年纪还小,这种事情就算要去的话也是我去!”

    她中午没有吃饭,一直到快傍晚的时候才从外面回来。

    小姨和小姨夫都为了接下来的日子愁眉苦脸着,倒是也没有注意到她们两个孩子在密谋着什么。

    第二天早上,桑晓瑜穿戴整齐的出门。

    蒋珊珊不放心的追出了门外,“姐,你还真的要去啊?”

    桑晓瑜拍了拍表妹的手,嘱咐着说,“珊珊,我估计我今晚够呛能回来了,到时小姨和小姨夫那你先帮我随便找个借口敷衍过去,估计他们这会儿正犯愁着也不会多问,等拿到钱后我会给你打电话!”

    昨天她出去抽了血化验配型,没想到晚上的时候就来消息说配型成功了,而且对方愿意出比市场价格高出一倍的金额,只要求一点要立刻。

    虽然对这方面没有任何的经验,但一般手术完都没办法轻易活动,至少当天是回不来,要在病床上躺着的。

    “姐……”蒋珊珊听得更加紧张。

    “我先走了!”桑晓瑜笑了笑,往出深吐了一口气。

    没有再多说,她就转身往楼下快步走了。

    蒋珊珊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越想越觉得心里不踏实,有些后悔昨天自己的冲动,原本是自己想这样做的,没想到最后反而表姐去了……

    防盗门关上,蒋珊珊思前想后,看向对着窗外沉默犯愁的父母,她扶着墙快步跳回了卧室,犹豫了两三秒,她还是掏出手机偷偷拨了电话,“姐夫!”</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