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荣耀之王〕〔国术武灵系统〕〔穿越:凤起狂魔〕〔飘凌界〕〔聊斋崛起〕〔武尊:庄不凡〕〔重生玩转八零年代〕〔极品公主:暴君,〕〔天才萌宝腹黑娘亲〕〔天工柱国〕〔大明之崇祯大帝〕〔晋颜血〕〔叫我创界神〕〔都市之狂兵归来〕〔绝品道医在都市〕〔天赐追命星〕〔沉默之王〕〔蜜宠不休:二婚总〕〔温水煮大明〕〔盗神之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682章,家里出事了
    桑晓瑜看清楚他手里的东西后一怔。

    被她丢在垃圾桶里的药盒,没想到居然被他给捡起来了,那双桃花眼此时半眯着,脸上神情寻常,只是不知是不是背着光线的关系,眼底的颜色看起来有点凉。

    秦思年瞳孔紧缩,沉声重复了句,“我问你这是什么东西?”

    桑晓瑜被他阴鸷的语气慑到,吓了一跳,药盒上面“4时紧急避孕”几个字非常明显,她悄声吞咽了口唾沫,抿嘴道,“你不是知道……”

    秦思年闻言,似乎一下子变得很火大,这回的语气里已经没有了遮掩,全然都是呵斥,“那你知不知道,这种药非常伤身体,一年做多只能吃两次?你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现在知道了!”桑晓瑜皱眉。

    她又不是医生,当然不会懂这样的事情,对于他的不悦有些莫名其妙。

    秦思年指间收拢,纸质的药盒有些微微扭曲,他隔着一个床的距离,桃花眼望向她,顿了两秒问,“为什么吃药?”

    “你忘了做措施啊!”桑晓瑜回答的几乎不假思索,甚至也有几分理所当然。

    “之前你也吃了?”秦思年指间的力道更紧。

    桑晓瑜抿嘴,很老实的说,“那两次是安全期……”

    秦思年突起的喉结快速滚动了两下,沉默不语的盯着她半晌,蓦地,将药盒狠狠一掼丢回了垃圾桶里,捡起地上的衬衫和外套,“我医院还有事,你自己上班!”

    冷声的丢下这么一句,便不发透着凌厉的迈出了卧室。

    玄关处传来重重的关门声,好像连窗户的玻璃都跟着震颤。

    桑晓瑜独自站在房间里半天才回过神来,空气里昨晚亲密过后的味道还没有完全消散,她摸着空瘪瘪的胃,一脸气愤的坐在床尾。

    什么人呐,睡完不给早饭吃!

    扛着摄像机江南江北跑了快一天,桑晓瑜回到台里交完机器后终于能喘口气,还有半个小时下班,她从兜里摸出手机,看了眼上面半个消息都没有。

    如果按平常来说,秦思年这时已经打电话过来了。

    想到他早上甩门而去,桑晓瑜抿了抿嘴角,转脸看向旁边,“燕子,等会下班我陪你去看糖糖吧!”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郝燕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你不用回家陪你的‘禽兽’,终于有时间分给我了?”

    “谁要陪他啊!”桑晓瑜不自然的嘟嚷。

    下班后,两人直接坐地铁去了私立医院,上次她就是在这里看到郝燕和秦淮年争执的,糖糖被转院到了这里,安排在了儿科最高级的病房。

    她们赶到时,似乎秦淮年才刚刚走,满病房里全都是洋娃娃和玩具。

    穿着病号服的糖糖明显很兴奋,她拉着桑晓瑜的手,不停的跟她讲自己有爸爸了,还拿着玩偶给她讲是爸爸哪天送给她等等的,而旁边的郝燕脸色苍白,女儿的每一声“爸爸”,对她来说都是煎熬。

    出了病房,桑晓瑜叹息的握住郝燕的手。

    郝燕吸了吸鼻子,对着她摇了摇头。

    从电梯里走出来后,郝燕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不少,两人谈论着去附近吃什么晚餐,突然看到了什么,指着某处对她说,“前面好像是秦医生,他旁边……”

    郝燕说到后面突然噤声,脸上表情有些懊恼,试图想要拉着她转移注意力。

    桑晓瑜视线却已经看过去了,前面隔着几步远一辆红色轿跑旁站着的的确是秦思年,已经脱掉了那身白大褂,换上的是身休闲装,而他面前还有位身材婀娜的女人。

    穿着浅色的外套和七分裤,踩着高跟鞋,看起来非常有气质,而且五官也很漂亮,尤其是化了精致的妆容,显得就更加夺人眼球。

    似乎他身边出现的女人,就从未有不好的……

    女人因为是正面对着她们,敏锐的感受到了注目,拿着车钥匙问,“秦医生,认识的人?”

    秦思年闻言,侧头看过来。

    桑晓瑜垂着的手紧攥,忽然觉得历史又再一次的上演,曾经在娱乐会所时也有过类似的戏码。

    只不过不同的是,这次秦思年没有漠然的说不认识,而是径自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我们走吧!”

    红色的轿跑在夕阳里行驶出医院,很快就消失不见。

    “小鱼,你没事吧?”郝燕试探的问。

    “我能有什么事!”桑晓瑜咬牙,反应有些激动的说,“不是要去对面吃鸭血粉丝吗,我要吃两碗!”

    到了店里后,她也的确是吃了整整两碗鸭血粉丝,直看得郝燕瞪大眼睛,说什么都不让她再来第三碗,还打趣说她这是化醋意为食量了。

    郝燕去结账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桑晓瑜擦了擦嘴,掏出来后看到上面显示的小姨,迟疑了下。

    她努力回想着上次的相亲,她应该表现的不算失礼,而且最后是对方率先离开的,她事后也估摸了,要不就是真有事,要不就是没看上自己。

    不过毕竟还是心虚,所以接的有些小心翼翼,“喂……小姨?”

    线路里沉默了一小会儿,小姨倒是没有开口提相亲的事情,而是匆忙的说了句,“小鱼,家里出事了,你快回来一趟吧!”

    听小姨在电话里说的语气很急,桑晓瑜没敢耽搁,直接就买了当天的汽车票赶回了镇里。

    折腾到了家天色已经降下来了,推开门后,和往常的整洁干净不同,当看到房子里面的场景她顿时惊呆了,“这是出什么事情了?家里遭贼,还是被打劫了?”

    桑晓瑜更倾向于后者,如果只是单纯遭贼的话,应该只是被翻乱而已,不可能这样触目惊心,几乎所有的家具全都不在原位,凌乱一片,好多东西全都碎了。

    小姨坐在沙发上一端正在抹眼泪,而小姨夫坐在另一端,低着头抽烟不说话,旁边还打着石膏的表妹蒋珊珊正拿着纱布往他头上缠。

    看到纱布浸出来红色的血迹,桑晓瑜连忙上前,“小姨夫,你受伤了?是不是歹徒进来时被你撞到,你们打起来了?严不严重,怎么没有去医院呢!”

    “姐,没有被打劫……”蒋珊珊哽咽的表示。

    “那是怎么回事?”桑晓瑜皱眉不解。

    “小鱼,我来跟你说吧!”小姨站起来,眼角还有泪,“都怪你小姨夫!上个月他那个发小来家里,说是给农村里帮人抬钱,找他想看看亲戚朋友有没有愿意的出资的,比存银行利息高,十万块钱一年就给一万块钱的利息!他就跑到他们公司里给宣传了,还信誓旦旦的给人打包票,大家一听有这样的好事统统都来找他了,结果上周他发小的电话就打不通联系不上,拿着几个人的钱就跑了!”

    小姨生气的伸手指着丈夫骂道,“你怎么不吭个声,事情都是你惹出来的,这会儿就知道坐在那抽闷烟,抽烟能解决什么问题啊!我就说不让你烂好心,你偏偏不听!只有咱们自己家也就算了,现在牵连了那么多家人,又是这么大一笔钱怎么办!”

    小姨夫表情很郁闷和痛苦,大口大口的吸烟,“我哪里知道他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们在村里是光屁股长大的发小,以前家里供不起我上大学的时候他没少帮忙,这次他登门来找我帮忙,我哪能推辞!再说农村抬钱很正常,我也是好心,想让大家伙赚钱不是!”

    “赚钱赚钱,人都跑了,连本都要不回来!”小姨气的直呜呜哭。

    “那报警了吗?”桑晓瑜安抚的递上纸巾。

    “怎么没报警,就是因为报警了,才知道人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根本找不到!”小姨摇头,哭着说,“这些人基本都是你小姨夫公司的同事,以前的小化工厂改革的企业公司,大家共事这么多年都知根知底,会拿钱出来也完全都冲着你小姨夫!虽然公安局已经立案了,可钱一时半会追不回来,而且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你小姨夫当时为了帮他发小,还签了个保证书,现在大家要不回来钱自然就都翻脸找他要!家里的这些就是他们打砸的,而且还说明天一早继续来催账!”

    桑晓瑜听到这里终于明白了,怪不得家里会变成这样。

    小姨夫好心办了坏事,也是性格太憨厚和朴实轻易就相信了人,虽说把钱卷走的并不是他,但那么多人都是冲着他来的,如今出了事情自然只能找他,谁家攒钱都不容易。

    桑晓瑜扶着小姨重新坐下,皱眉问,“小姨,一共多少钱啊?”

    “足足有一百多万啊!”小姨说出来时金额的时候嘴角都在抖动。

    “什么,一百多万!”桑晓瑜微睁大眼睛。

    原本只以为三四十万而已,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

    或许对于有钱人家来说这并不算什么,但对于始终生活在镇里的小姨和小姨夫来说,两人有限的工资,估计努力一辈子都不可能会攒的出来,已经是巨额了。</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空间:慕少,〕〔皇后有旨:暴君,〕〔权路迷局〕〔后娘[穿越]〕〔一欢成瘾:慕少,〕〔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沈娴秦如凉〕〔杀神叶欢〕〔霸道帝少请节制〕〔隐婚甜宠:大财阀〕〔军婚如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