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阳鬼符〕〔游戏系统异界加载〕〔暖婚眷宠:宝贝,〕〔足球之非凡球衣〕〔哈利波特之罪恶之〕〔情不敢用尽:恐大〕〔天庭小狱卒〕〔一世独尊〕〔明士〕〔重生最强女帝〕〔宝藏海岛主〕〔我拔掉了上帝的网〕〔阴阳论道〕〔重生之国民婚宠〕〔输出之神〕〔缘仙纪〕〔官路青云梯〕〔田园宠妻:小农女〕〔玄幻世界设计师〕〔美食支配异世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681章,这是什么
    “”桑晓瑜哭笑不得。

    明明刚才走的那样潇洒,这会儿却又斤斤计较起来了

    “时间不早了,赶紧回去吧”桑晓瑜扯了扯他的袖子,继续往前走,前面横道有qi che经过,她脚步就停顿了下,等再重新抬起时她忽然低呼了一声,“哎哟”

    低头检查,鞋跟竟然断了。

    她平时不怎么穿太高跟的鞋子,只有三四厘米,怪就怪在步行街上的路是石砖铺成的,鞋跟卡在了空隙里,好在没有扭伤到脚踝,只是走起路来难免困难。

    一瘸一拐走过路口后,身旁的秦思年低头猛吸了两口烟卷,然后掐灭丢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快步上前,背着身子半蹲在了那,两条手臂向后。

    “上来”

    桑晓瑜看着灯光下宽厚的背脊,一时傻住,“啊”

    “我让你上来,我背你走”秦思年侧头催促她。

    桑晓瑜杵在那没动,犹犹豫豫的扭捏着,“不用了吧,我这样也能走,而且应该也没有多远就到停车的地方了”

    秦思年充耳不闻,保持着那个姿势。

    桑晓瑜见状拗不过他,咬唇害羞的爬上了他的背,两条手臂像是猴子一样勾住他脖子,抬高的腿弯被他向后伸的手臂给楼主,很轻巧的站直以后,两条大长腿继续往前。

    全身的重量都放在他身上,桑晓瑜忍不住问,“禽兽,沉不沉啊”

    “该减肥了。”秦思年回了句。

    “”桑晓瑜握爪,自古以来,不管是多大年纪的女人,除了容貌就是对体重方面最为在意的,她羞恼的就要挣扎下来,“放我下来自己走”

    秦思年手臂的力量收紧,将她往上托了托。

    “逗你玩,还可以再重一点,以后多吃”他勾唇,笑意直达眼底,末了又邪气的补充了句,“胖点做的时候摸着手感好”

    桑晓瑜听到前面刚要开心,听到后面顿时臊得慌,就知道他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来

    时间晚的关系,热闹的步行街上人已经不多了。

    趴伏在他的肩膀上,回头望着越来越远的江岸,她情不自禁的就喃喃了声,“以前也有人这样背着我走”

    “前男友”秦思年手臂肌肉僵了僵。

    “嗯。”桑晓瑜不假思索的回。

    这条步行街和大学记忆里重叠,可能是刚刚才从池东嘴里得知背后的真相,倒不是对这段感情有多么的遗憾,只是她觉得有几分感慨从此萧郎是路人的感慨而已。

    其实现在想一想,除了分开时的激烈和不堪,也有不少美好的回忆,毕竟都是青春留下来的印记。

    蓦地,秦思年忽然停住了脚步,随即毫无预兆的松了手。

    只听见“砰”的一声响。

    桑晓瑜结结实实的坐在了地面上,顿时疼的龇牙咧嘴,“喂”

    什么人呐,说扔就给扔下来了

    好歹也是个大活人啊,幸亏她反应灵敏又手脚麻利,不然非得摔成个半残不可

    秦思年双手插兜,眼角眉梢都是故意的神情,连声歉意都没有,冷哼了声就丢下她自己大步往前。

    桑晓瑜不敢置信的瞪着他挺拔的背影,低头揉了揉两边的臀部,感觉尾椎骨都好像被摔得麻了,在心里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撑着手心想要站起来时,却又见已经走出十几步远的秦思年忽然这身。

    阴影重新笼罩下来,他俯身便将她打横抱在了怀里,重新大步,“那他有没有这样抱着你走”

    “没有”桑晓瑜讷讷的摇头。

    夜风吹拂而来,她鬓边的齐肩短发微微轻扬,哪怕步行街上人已经不多,但此举还是吸引了不少人驻足视线,还从未有一个人这样亲昵的姿势抱着她走过这么长的路。

    桑晓瑜垂着脸,睫毛颤动。

    到了停着的黑色卡宴前,她双脚才着地,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五官,想到刚刚他前后的举动,她像是开玩笑一般的询问,语气里藏着几分隐匿的试探,“禽兽,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是。”秦思年吐出一个字。

    桑晓瑜愣住,呼吸好像瞬间都停在那了,她手足无措的拉开了车门钻进去,“咳,赶紧上车吧”

    明明是他自己回答的,怎么反而她倒是害羞了

    秦思年挑了挑眉,看着她蔓延至耳廓的红晕,勾着唇角从车头绕到驾驶席。

    晚上回到家的漫漫长夜,自然不可能被辜负,没有回卧室,桑晓瑜竟然被他压在客厅的沙发里狠狠折腾了一番,最后被抱回床上时意识已经是不清楚的了。

    早上醒来时,浴室里已经传来哗哗的水声。

    桑晓瑜仍旧是扶着腰坐起来的,低头的视线里便是裸的吻痕,想到昨晚他的孟浪,她害臊的简直不愿回忆。

    忽然想到了什么,她动作一顿。

    之前两次他没有做安全措施,但刚好赶上了她的安全期,可是昨晚的话

    桑晓瑜裹着被子跳下床,将被他扯落在客厅入口的拎包从地上捡起来,拉开里面的夹层,有个圆形卡片的小药盒,拆开只有一粒白色的药片。

    这是之前陪郝燕去药店时,她买来以备不时之需的。

    桑晓瑜光着脚跑回卧室,将床头柜上还剩下半的矿泉水拧开,抿了抿嘴,她仰头将药片就着水咽了下去。

    浴室门这时拉开,里面的秦思年连浴巾都没有围,就穿了条平角裤就大肆肆的走出来。

    “醒了”

    秦思年看着她锁骨上一片惹眼的红色痕迹,很是心情不错的抬下巴,“进去洗吧,我去做早餐。”

    “噢”桑晓瑜点头,随手将药盒丢在了垃圾桶里。

    裹着被子往浴室走,路过他身边时,还被他挑眉戏虐了一句,“用不用我陪你”

    桑晓瑜满脸通红,骂了句“liu ang”就迅速钻进了浴室,很快,水声也哗啦啦的传出。二十分钟后,她穿戴整齐的出来,却见原本说要去做早餐的人竟然还在卧室里,只套上了条长裤,着上半身,低眉站在大床的另一侧,手里拿的了个空药盒,眯眼朝她看过来,“这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贴心萌宝荒唐爹〕〔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