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域科技霸主〕〔肥妞重生:小白老〕〔娱乐超级奶爸〕〔组团穿越到晚明〕〔潜能世界〕〔王者管理局〕〔姚窕淑女,总裁好〕〔带着空间去种田〕〔萌妻宠上天:腹黑〕〔宋末之乱臣贼子〕〔沉默之王〕〔军门枭宠缠绵不休〕〔偏偏要宠你〕〔王牌军婚:靳少请〕〔田园商女:寡妇门〕〔侯门娇:一品毒妻〕〔圣墟(圣虚)〕〔妖女无情:剑神大〕〔仙武高手在都市〕〔尸圣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666章,离我太太远一点
    <center>

    <td>

    <td>

    <td>

    <tr><table>

    秦思年走到电梯前时,从兜里掏出了一根烟点燃,夹在之间慵懒的抽着,等着电梯抵达一楼,他迈着两条长腿从楼里走出来,

    白色的烟雾从他的嘴里吐出。

    桃花眼微眯,不难寻找到停在楼下亮着灯的轿车。

    秦思年将手中的烟蒂掐断,丢在旁边垃圾桶里,单手插兜的走过去,俯身敲了敲旁边副驾驶的车窗玻璃。

    “叩叩”

    里面坐着的池东闻声,欣喜的望过去。

    待看清楚外面站着的人时,脸上表情很快转变,取而代之的是僵硬,车门打开,秦思年已经径自的曲腿坐了进来。

    池东当即皱眉问,“怎么是你”

    “很失望”秦思年用眼尾的余光睨过去。

    池东打量着身旁的男人,这算是第三次的正面接触,比自己年纪要大几岁,可能也就是这个的关系,眉眼间的慵懒都看起来比

    他要成熟几分,尤其是举手投足间的气质,也有些让他望尘莫及。

    因为那不仅仅是身份地位的关系,而是浑然天成的。

    手肘撑在车窗上,秦思年宛若像是他自己的车一样悠然自得,寒暄般的懒懒勾唇,“池先生,你现在是新婚,昨晚上洞房花烛夜

    应该过得很愉快吧”

    “无可奉告”池东脸上神色有些难堪。

    洞房花烛夜五个字敲在他神经上,无疑不提醒着他已经娶了别的女人。

    双手握紧方向盘,手背上有青筋暴起,池东紧紧咬着牙根只能道,“抱歉,我和你之间没有什么好聊的,我来这里也不是见你的

    ,我是来找小鱼的”

    “我知道。”秦思年懒懒勾唇,话锋一转,“不过作为她的合法丈夫,我应该有权利帮她处理一些麻烦。”

    池东愣住,不敢相信的问,“她让你下来的”

    “没错。”

    秦思年眉眼间神色云淡风轻的,脸不红心不跳的睁眼说瞎话,“现在罗敷有夫,使君有妇,小鱼让我转告你:消停儿过你婚后的

    日子,别再来烦她”

    “唔,都已经快九点了,没事的话就早点回去,总在别人家楼下蹲着算什么事,也别让自己家里的新婚妻子担心”秦思年说到

    最后,还像模像样的低头看了眼腕上的名表,语气和脸上的表情如出一辙的假惺惺,似乎是故意的,他又慢条斯理的继续说,“

    我也得上楼了,时间太久她该等着急了,我们两个还要好好享受正常的夫妻生活。”

    池东脸上表情已经完全僵硬掉,双眼泛红,死死的瞪着他。

    “你瞪着我有什么用”秦思年打开车门下车,以绝对的身高优势和气场碾压着车里的人,嗤笑了一声,“自作孽不可活,想要吃

    着碗里瞧着锅里的,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就算你现在后悔也无济于事,早怎么没勒紧自己的裤腰带,劈腿偷情的时候都想什

    么了”

    “我不用你来说教”池东被戳到痛处,低吼出声。

    秦思年掌心撑在车身上,薄唇的弧度全部敛起,桃花眼骤眯,眼神瞬间就冷了下来,“我没那闲工夫给你说教,只是想提醒你,

    离我太太远一点,我这人脾气不大好”

    防盗门传来声响的时候,坐在沙发上对着电视机调台的桑晓瑜,惊诧的扭头去看,“禽兽,你什么时候出去了”

    刚刚那会儿从厨房里出来时,没在客厅里见到他,还以为是在洗手间里,并未多在意。

    “刚刚。”秦思年低头换着拖鞋,淡淡说,“下楼倒了个垃圾。”

    “噢。”桑晓瑜不疑有他。

    旁边的沙发塌陷一小块,秦思年交叠着长腿坐下,刚刚从外面回来的关系,身上还带着夜晚清凉的空气,扑面而来让人心神一

    凛。

    蓦地,想到了之前那通电话,桑晓瑜顿时咽了口唾沫望向他,“那个,禽兽你刚刚下楼”

    “怎么了”秦思年云淡风轻的语气。

    “没事”见状,桑晓瑜摇了摇头没再多说,猜想池东见自己不搭理应该已经走了,只是冲着他弩了弩下巴示意,“果汁给你

    榨好了”

    茶几桌上,放着杯颜色好看的橙汁,特别有营养。

    秦思年没有伸手去端,而是向后懒懒一靠,“你喝吧,我刷完牙了。”

    “”桑晓瑜瞪眼。

    靠,刷完牙了刚才还让她榨果汁

    桑晓瑜磨牙霍霍,只好气恼的将杯子端起,咕咚咕咚自己大口喝起来。

    刚喝到一半时,手里杯子忽然被人给抢走了,桑晓瑜没好气的竖眉瞪过去,“喂,你干嘛,我还没喝完”

    “回房间做更有意思的事。”秦思年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

    桑晓瑜躲开他的魔掌,双臂抱胸的往角落里缩,“昨晚不是做了很多次,为什么还要做”

    秦思年慢条斯理的反驳,“你昨天吃饭,今天怎么还吃饭”

    桑晓瑜被他堵得一时语塞,嘴角抽了抽。

    那能一样吗

    最后,敌不过他的力气,桑晓瑜还是被他像扛麻袋一样扛进了卧室,她发现他总有这样的癖好,每次都喜欢扛着她往床上丢

    铺天盖地的吻,她避无可避。

    衣服全都凌乱了一地,桑晓瑜被他压在身下气喘吁吁,看着他拿出傍晚刚在超市里买来的盒子,撕开铝箔包在她耳边低笑,“秦

    太太,选的不错”

    她伸手挥开他英俊的脸,换来的是破碎的声音。

    毫无意外的,桑晓瑜又被他变着花样折腾了许久,到了后半夜里,似乎是见她真的累到快背过气去,大发慈悲的终于肯放过她

    ,连澡都懒得洗,直接歪在枕头上昏睡过去。

    睡梦中的她不知道,有人拿着温热的湿毛巾给她细细的擦。

    第二天早上吵醒桑晓瑜的不是闹钟,而是震动个不停的手机,她翻了个身,下意识的伸手摸了半天,摸到后没有仔细看就直接

    接起放在了耳边,“喂”

    那边甜蜜的一声思年哥哥传来,她鸡皮疙瘩撒了一地。

    睁开眼睛才发现手里的手机没有她的叮当猫外壳,而是充满男性化深沉的磨砂黑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