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美食主播〕〔重生灵妻之帝少娇〕〔豪门重生之女皇有〕〔我真的长生不老〕〔战斗吧祖先大人〕〔神级黄金手〕〔文娱之我来也〕〔唐朝好大哥〕〔异能少女重生:帝〕〔修仙之王者归来〕〔金庸绝学异世横行〕〔女总裁的特种保镖〕〔倾世废材:腹黑邪〕〔我的全能世界〕〔天才狂医〕〔崛起美利坚〕〔毒女狂后:邪皇,〕〔神级升级系统〕〔最牛兵王泡总裁〕〔总统蜜蜜宠:影后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656章,今晚留下来吧
    第656章,今晚留下来吧

    秦思年始终保持着那个姿势,久久都不动。

    不知具体过了多久,他才终于睁开了桃花眼,顺势收回了两边的手臂,肌肉已然僵硬到发麻,但他却全然没有在意,而是微微向前倾身,拿起旁边的烟盒夹出根烟叼在嘴里。

    打火机碰碰卡卡的声音,在夜色里更显清晰,蓝色的火苗窜出来。

    烟草气息蔓延拉开时,秦思年低沉的嗓音沙沙的传出,“小金鱼,这是第一个在我手里走的病人。”

    “禽兽”桑晓瑜心头一拧。

    烟雾在他的指尖升腾出一条拜拜的线,无限的扩大后再散开。

    一张英俊逼人的俊容,微微勾起唇角似笑非笑的样子,那双桃花眼仍旧勾人心魄的,却没有一点光芒,落寞的像是身后寂夜里损落的流星黯淡的隐去。

    她知道,他心里面一定很不好过

    秦思年目光眯了眯,不知落在哪一点上,沉默许久后,重新开口,“高中毕业后,我就远赴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之后攻读硕士博士,从医这么多年,做过了无数台大大小小的心脏手术,治疗过很多人,却还从没有一个人从我手里离开,刚刚那个老爷子是第一个没能下来手术台的。”

    “生老病死,或许是人之常情。”秦思年顿了顿,低头看向自己张开的双手,“可能在很多人眼里,医生这个职业对生死早就习以为常,但不同的是,寻常人看到一个垂死之人第一个反应是同情他,而我们的第一个反应却是要救他的命。”

    修长如玉的手,哪怕没有见过他拿手术刀的模样,也能想象的出来,他穿着绿色手术服,专注的站在手术台前。

    即便此时在晦暗不明的月色下,掌心纹路也不甚清晰。

    桑晓瑜轻咬住唇,忽然很心疼他,面对死亡任何人都不可能会无动于衷的,但不同的是他们只能作为旁观者看着,而作为医生的他却必须去救治,身上担负的责任让他没有选择,更没有退路

    都说医生让人从内心感觉到崇拜和仰视,可谁又知道他们背后的艰辛和压力。

    鼻子有些发酸,桑晓瑜轻握住他僵硬的手臂,“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是吗”秦思年转头看向她,瞳孔微缩,似是在寻求一个da an。

    “是”桑晓瑜重重点头,手上的力道更加握紧,像是想用自己来尽可能给他传递力量,“秦思年,你是医生,医生的天职是救死扶伤,把人救活了是尽了本分,但救不活也已经是尽了本分你真的做的很好,很棒,很厉害”

    她丹凤眼明亮的胜过夜空中高挂的悬月,秦思年一瞬不瞬的凝着,将手里燃了长长一截烟灰的香烟狠狠抽了两口,他挑起眉头,低声笑了笑,“不愧是做记者的,安慰起人来也一套一套的”

    “我说的是事实”桑晓瑜哭笑不得的强调。

    “嗯。”秦思年把手里的烟蒂掐灭,弹出去后,眉眼间的紧绷舒缓了不少,低声说了句,“谢谢。”

    拿起旁边的手术帽和口罩,他们竟然在这里已经坐了一个多小时,看到她裹着外套瑟瑟哆嗦的样子,起身将她扯起来,“时间不早了,你是病号,目前还在观察阶段,若是再发烧的话会麻烦,走吧,我送你回病房”

    桑晓瑜乖乖跟着他往住院大楼走,坐了这么久,的确感觉冻得慌。

    穿着病号服,没想到会出来,只套了件单薄的外套,听到护士说完这件事后没多想就跑出来了,他不提还好,这会儿他一提,忍不住吸了吸鼻子,手指尖都感觉冰冰凉凉的。

    蓦地,她被一只大手握住。

    十指相扣,比她在外面待的时间还要长,秦思年的手指更加冰凉,可紧紧包裹着她的,手上温度虽然没有升高,心底却很暖。

    进去住院大楼后,他却没有松开,反而很正大光明的继续牵着,似乎并不怕被被人看见,脚步没有任何犹豫。

    桑晓瑜试图挣了挣,没有挣开不说,被他握的更加紧。

    眼看着就要从大堂走进去,她小声晃了晃提醒,“喂”

    秦思年脚步没有停下的意思,“干什么”

    桑晓瑜咬唇,声音像是蚊子一样又细又轻,“会被人看到”

    “你哪里见不得人”秦思年斜睨向她反问。

    “”桑晓瑜语塞,只好放弃治疗。

    想到之前在电梯里,听到别人议论自己,她一路被他牵着都像是鸵鸟一样害羞的垂着脑袋,好在这时已经是夜里,几乎都没有什么人了,电梯中间也只停了两次。

    等终于回到了病房,桑晓瑜才像活过来一般的抬起头。

    怎么有种大姑娘头回上花轿的感觉

    秦思年扯掉了她身上的外套,给她倒了杯热水,待她喝完,冻红的鼻头缓过来后,冲她弩了驽下巴,“还杵在那做什么,上床睡觉”

    “噢”桑晓瑜点点头。

    趿拉着鞋子走过去,手脚并要爬上了病床,见他没有拉开椅子坐下,而是一副将水杯放下就要离开的模样,不禁问,“禽兽,你要走了”

    “嗯。”秦思年突起的喉结动了动,低头看向兜里摸出来的腕表,“明天早上我还排了一台手术,先回宿舍了,你自己早点睡”

    桑晓瑜像刚刚那样点了点头,拉开被子往下躺。

    秦思年站的位置刚好在灯源下,轮廓的阴影刚好将她遮挡在范围里,还有些残留的烟草气息夹着他的雄性气息一起拂过来,他这会儿情绪已经平静了许多,但从那双桃花眼里还是能找寻到寂寥的踪迹。

    桑晓瑜心里面其实多少是有些内疚的,若不是自己出了溺水的事情,他也不会匆忙在出差途中赶回冰城,如果他依旧待在北京,或许那台抢救手术他就不会去做

    想到他回去自己一个人

    在他转身时,桑晓瑜忍不住抓住了他的袖子,阻止了他的动作,睫毛轻颤的咬唇说,“禽兽,你今晚留下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