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溺宠俏王妃〕〔疯狂的手游〕〔都市医圣〕〔逃跑皇后神医娘娘〕〔玄医归来〕〔透视兵王在都市〕〔穿到末世要带娃〕〔阴阳化天下〕〔我在东瀛有座道观〕〔自始至终都是你〕〔我是大海皇〕〔奈格里之魂〕〔青春上扬〕〔重生八零:弃妇带〕〔竹马超甜宠:吻安〕〔铁雪云烟〕〔娇妻在上,蜜蜜宠〕〔首席心尖宠:甜心〕〔一世纵宠:首长的〕〔冲天神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641章,为何而松?
    第641章,为何而松

    “噢”桑晓瑜下意识的应,拿着针管颠颠跑过去。

    只是临到了床前坐下时,她才意识到哪里不对,反应很大的一下子站起来,指着他发颤的说,“你你让我帮你脱裤子”

    “你激动什么,又不是让你耍liu ang”秦思年侧躺在床上,懒洋洋的说。

    “可是你”桑晓瑜满脸通红。

    秦思年打断她的话,眉眼间神色一本正经,语气也是不疾不徐的,“没吃过猪肉总看过猪跑吧肌肉注射懂不懂”

    “”桑晓瑜语塞。

    似乎以前小时候她感冒发烧不退的时候,小姨带她去镇里的医院,医生也是给她打的屁股针,记得还哭鼻子被表妹蒋珊珊笑话好久来着,而他是医生,说的话应该不会有假

    “我是病人,自己给自己注射已经很困难,你不帮我脱,我怎么打针”秦思年眉间渐渐拢起,不动声色的看着她表情里出现的纠结,等了两秒,蓦地沉声道,“看什么,还不过来帮忙”

    似乎是这会儿说了太多话的关系,嗓音沙哑的已经完全变了调。

    桑晓瑜被他这么一喝,倒是没脾气了,闷头的走上前。

    其实肌肉注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除了臀部以外,还可以选择上臂三角肌的位置,只不过秦思年故意没说,直接选择了后者,尤其是看到她现在红透了耳根子低头在面前,他桃花眼里都是得逞的光。

    桑晓瑜把手里针管递给他,空出来的手,呼出口气朝他腰间伸过去。

    穿的是居家服,下面松垮的长裤是抽绳的,明明只要拽几下就能解开,她却觉得费了好大的力气,嗓子眼里发干,身体里的血液流过脉络一跳一跳的。

    终于,桑晓瑜把他的长裤褪掉了半截。

    然后是里面的内裤

    桑晓瑜感觉嗓子眼里都烧起来了,恍若感冒发烧的不是他,应该是自己才对,指尖隔着布料碰触到他肌肤上面,温度烫的她呼吸困难。

    扒男的裤衩,好像是她上幼儿园恶作剧时才会做的事

    秦思年手朝测后面伸着,指尖比划,“别全脱了,露出来一边就行”

    “知道了”桑晓瑜闷声。

    几乎在露出皮肤的瞬间,她便慌忙的扭过脸,磕巴的说,“脱、脱完了你可以打针了”

    空气里,似乎有针管推出空气的水声。

    桑晓瑜屏息等待着,扭的脖子都快僵硬了,迟迟不见他出声和有任何动作,声音发颤的问,“喂,禽兽,你到底好没好啊”

    “好了。”

    过了许久,才听到他缓缓丢出两个字。

    桑晓瑜试探的回过头,就看到他保持着那个妖娆的姿势,手里按着医药棉签在针眼上,一双桃花眼正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她松开拽着平角裤边缘的手,羞恼的弹跳起来,“你自己穿”

    抓起丢在床上的针管,桑晓瑜落荒而逃般的跑出了卧室,在洗手间里用凉水洗了个脸以后,她才磨蹭的走回来。

    秦思年已经穿戴整齐重新躺了回去,不过因为刚刚打完退烧针的缘故,他依旧是侧躺的姿势。

    桑晓瑜搬了把椅子坐在旁边,不禁问,“大概得多久能见效”

    “半个小时左右。”秦思年桃花眼一阖。

    “嗯”桑晓瑜点点头。

    卧室里安静了下来,似乎是打过退烧针的关系,秦思年渐渐昏睡了过去,窗外面的太阳一寸寸短去,玫瑰色的晚霞渐渐洋洒在房间的每个角落里。

    秦思年压麻的手臂动了动,睁开眼时看到她依旧坐在那,似乎是玩手游被对方队伍推掉了防御塔,正气得呲牙把shou ji往膝盖上一贯低咒了句。

    听到动静,桑晓瑜抬头便和他四目相对。

    “把你吵醒了”

    秦思年摇头,撑着手臂坐起来靠着床头,“我以为你回去了。”

    桑晓瑜撇了撇嘴,她倒是想回去,不过是放心不下,害怕万一退烧针再不管用的话,他自己一个人在家真出点什么事情怎么办,索性就留下来等着了。

    将shou ji塞回口袋,她欠身将手覆在他的额头上。

    手心和手指都软绵绵的,很舒服,秦思年像是个小孩子一样没动。

    他甚至希望,能够这样保持的再久一点

    桑晓瑜又贴了帖自己的脑门,松了口气,温度已经退下来了不少,应该是退烧针起作用了,而且看他俊脸上的红淡了,桃花眼也不再那么木讷。

    坐回去时,听到他突然低声说了句,“已经很久没有人在生病时候守着我了。”

    下意识的,直觉告诉她会是个女人

    桑晓瑜顿了顿,抿嘴问,“以前有”

    “我妈。”秦思年缓缓说。

    桑晓瑜一愣,不知为何,心里忽然觉得而有些不好受。

    因为在他这样回答的时候,她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心里一松,为何而松

    为了掩饰心中的异样,桑晓瑜接着问,“那你妈妈呢”

    问出口的瞬间,其实她才发现自己对他的了解真的是微乎其微,除了知道他的职业是医生,私下里所有的人都称他一声秦少,以及有个手术完住在医院里的外婆,其余的什么都一概不知。

    秦思年目光从她脸上移开,不知落在哪个角落里,半晌,才吐出来两个字,“死了。”

    “肺源性心脏病,很严重,发病那年我还很小,在救护车赶来送往医院的路上,人就不行了,我当时就在她旁边,她一直拉着我的手,可是半句话都没能留下来。”

    桑晓瑜怔怔的看着他,没想到会听到的回答,心里面顿时很内疚。

    她也是很小的时候失去父母的,甚至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她几乎是感同身受,知道面对世界上最亲的人离开是什么样的感觉,虽然他说起这些时声音很淡,像是在说着别人的事,可他的身体肌肉却很僵硬。

    桑晓瑜咬唇,喃喃出声,“对不起”

    秦思年闻言侧过头,见她正低垂着眼睛,双手无措的交握在膝盖上,神情尽是懊恼和自责,心里不禁一暖,勾唇叱了声,“傻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总裁的贴身特助〕〔大明小书生〕〔引凤决〕〔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稻香〕〔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绝色乡野〕〔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