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国际制造商〕〔万域之王〕〔最强商女:韩少独〕〔女总裁的极品狂兵〕〔暗刀少侠的飞船与〕〔魔翼枪王〕〔天价婚宠:权少赖〕〔独宠小萌妻〕〔天才毒妃:魔君别〕〔狂拽小妻:总裁大〕〔甜婚蜜令:权少宠〕〔第一狂妃:废柴三〕〔我的美女特工老婆〕〔霍少的闪婚暖妻〕〔剑帝龙尊〕〔老公死了我登基〕〔校园狂少〕〔我叫科莱尼〕〔绝色总裁是我老婆〕〔带着仙葫混都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616章,不止一个意外
    第616章,不止一个意外

    女人走过来后,便像是那晚一样,直接亲昵的挽住池东的手臂。

    这已经是无形中在向她宣示着,身旁的男人是属于自己的。

    桑晓瑜漠然的看着,脸上表情不再有任何变化,更没有对他们来说廉价的眼泪涌出,比起之前捉奸的不堪入目,如今的画面已然对她没有冲击性了。

    池东最终收回了抓在她手臂上的手,在身旁女人的眼神示意下,从裤兜里掏出来了一张卡,朝她递了过去。

    “你这是什么意思”桑晓瑜盯着那张卡。

    池东似乎面有踌躇,但在女人咳声的催促下,他迟缓的开口,“小鱼,我知道,我能到国外留学多亏你一直省吃俭用又jian zhi打工,这里面有五万块钱,是这两年来你邮寄给我的,密码是你的生日”

    桑晓瑜不敢置信的瞪向他。

    他拿自己当什么了

    若不是一颗心早已千疮百孔,她真的很想大声质问他的良心到底去哪了

    桑晓瑜像是第一次认识他般的看着他,依旧和曾经校园里一样的干净帅气,可却早已不是她记忆里的男人,没有了那身和她一样经常穿的运动服,取而代之的是手工建材的黑色西装,那样的陌生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桑晓瑜轻笑出声,“收了你的钱,你心里就会好过很多,我才不要池东,你记着,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说完,她便不再多看一眼,对女人的挑衅目光也视若无睹,拉着行李箱便下楼。

    领口一阵清凉,腰上有结实的手臂缠上来。

    她皱眉闭着眼睛,身上男人带给她的感官太过强烈,凌乱的声音已经不受控制,他带来的疼痛随着他的喘息几乎是如影随形。

    不不要了

    可是不管她如何摇头,如何抗拒,仍旧无法挣脱开来那股温热又紧绷的力量,反而换来更多的强取豪夺。

    蓦地,桑晓瑜睁开眼睛。

    机舱内的广播里,空姐甜美的声音正在提醒,“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即将降落,请您回原位坐好,系好安全带,收起小桌板,将座椅靠背调整到正常位置,所有个人电脑及电子设备处于关闭状态,谢谢您的配合adiesaleen”

    桑晓瑜涣散的目光有了焦距,后背一点点渗出凉意。

    她不由抬手环住了自己的身体,有种似梦似真的感觉,竟然会梦到昨晚的画面。

    桑晓瑜摇了摇脑袋,彻底将那残余的碎片清除,真是太惊悚了

    飞机很快下降,在接触到地面滑行了一阵后停稳,所有旅客都排队离开,桑晓瑜跟在人群的后面,在她离开机场一个小时后,另一架从云南飞回冰城的航班刚刚落地。

    出口处再次人潮汹涌起来,秦思年拉着行李箱单手插兜的走在最前面。

    从机场大厅出来,对面不远处停着一辆挂军牌的黑色吉普车,旁边站着个脚踩军靴的男人,身高和他差不多平肩,看起来比他大三岁左右,身材很魁梧,有股血性方刚的气势。

    若说秦思年那双桃花眼给人慵懒不羁的感觉,那么此人便是严肃,尤其沉默不语时,一个眼神都有可能把小孩子给吓哭。

    “大哥”秦思年懒洋洋的喊。

    秦奕年掐断手里的烟,表情虽然严肃,但语气里还是多了些宠溺,“回来了”

    “这次麻烦大哥了”秦思年走过去,拍着自家大哥的肩膀。

    作为秦家的小儿子,虽然和上面两个哥哥是同父异母,十多岁时才被以私生子带回秦家,但他们三兄弟的感情却处的非常好,并没有豪门中所谓的勾心斗角,尤其是两个哥哥,分别比他大三岁和两岁,始终对他不曾有隔阂,而且都是尤为疼爱。

    秦奕年的烟瘾似乎很大,此时已经又点燃了一根,表情稀奇的看向最小的弟弟,“秦少也知道说客气话”

    “二哥还出差呢”秦思年在两个哥哥面前向来爱打哈哈。

    “嗯,估计要月底才回国,我明天也回部队了。”秦奕年点头,吐了口嘴里的烟雾,语重心长道,“思年,我常年在部队,老二又不在家,只有你经常在冰城,如果周末休息没事的时候就回家陪爸吃顿饭”

    “再说吧,我医院太忙”秦思年只是淡淡说了句,将行李箱放到后备箱,绕过车尾坐进了副驾驶。

    秦奕年知道最小的弟弟向来叛逆,虽然跟他们两兄弟处的很好,但和父亲却不亲近,摇头也并未再说什么,打开车门也坐进去。

    发动引擎时,秦奕年随口问了嘴,“怎么搞的,现在那边治安这么差”

    秦思年闻言,桃花眼眯了眯,“没,就是一个意外。”

    现在想起来他嘴角都还忍不住抽搐。

    早上在房间里醒来以后,大床上只剩下他一个人,和他缠绵了整整一晚上的女人早就逃之夭夭,非但如此,他翻了个底朝天,在马桶里找到了漂浮在水面上的钱包。

    一些xian jin倒还好说,银行卡和证件全都冲走了,只剩下空空的钱包。

    这也是他为何会劳师动众的给自己大哥打dian hua,让他帮忙证明了身份回来。

    秦奕年打方向盘转弯时,目光不经意的扫到他的领口,脖子到锁骨的地方,隐约有红色的暧昧抓痕,一看就是女人才会留下的。

    挑了挑眉,他别有深意道,“唔,看来秦少这次去云南,不止一个意外。”

    秦思年闻言,顺势抬手摸了摸脖子。

    不光是脖子上,他冲澡的时候,后背也全部都是抓痕,不疼,但却痒痒的,想到昨晚灵魂深处的战栗感,他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小腹紧绷。

    喉结动了动,秦思年伸手进外衣的口袋,从里面摸出来一条项链,是他早上找钱包的时候,在地毯里捡到的,应该是她留下来的。

    项链的款式很朴素,银质的,没有什么花哨的地方,下面的坠是条手工的小鱼。

    秦思年修长的手指轻弹,那条小鱼便摇晃在他的指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快穿:邪性BOSS,〕〔杀神叶欢〕〔权路迷局〕〔落魄佳人千金难换〕〔贴心萌宝荒唐爹〕〔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婚心动魄:神秘人〕〔宠妻无度:火爆总〕〔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