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夜惊婚:总裁掌〕〔甜妻狂想娶:老公〕〔将军夫人在种田〕〔早婚晚宠〕〔绝品野医〕〔护花狂兵〕〔最强小神医〕〔狩妻狂魔:世子妃〕〔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泰山压顶〕〔[综英美]App不能拯〕〔我叫莫里森〕〔异世痞仙〕〔鹰啸长空〕〔绝世神医〕〔猎人之面子果实〕〔巫师纪元〕〔帝国大叔霸道宠〕〔兽世修仙:当神棍〕〔帝国总裁深深爱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596章,久违的一声宛宛
    第596章,久违的一声宛宛

    看到无名指上闪闪亮亮的钻戒,林宛白发出叹声,“真漂亮”

    郑初雨脸上掩饰不住的红晕,眉眼间都是羞涩的神,没有平时那样落落大方,甚至有些扭捏,声音轻快里夹杂着很多甜蜜,“江南他向我求婚了,我答应了”

    林宛白惊讶的睁大眼睛,连声道,“恭喜你啊,终于心愿达成”

    “嘿嘿这就叫做功夫不负苦心人”郑初雨挠了挠脑袋,嘴角都快咧开到耳朵上,“过几天我可能要和他回香港,去见一见黎家的那些长辈们怎么办,丑媳妇见公婆,我好紧张不过也没事,我郑初雨怕过什么,反正黎江南都被我拿下了,绝对也能有魅力征服他们”

    说到最后,又回到那个敢爱敢恨的潇洒模样。

    郑初雨看到她嘴角始终静静的笑容,以及肚子明显鼓出来的轮廓,想到霍长渊已经走了四个月了,只剩下她一个人要照顾儿子和即将要出世的女儿,眼眶顿时涨涨的。

    每次来的时候,郑初雨都有留意到,别墅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她从来没有穿过一天孝服,头上也没有戴过白的小花,在这里继续生活着,恍若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霍长渊也不曾离开

    看到突然垂下脸的小姑娘,林宛白笑着问,“结婚是好事,怎么苦着张脸”

    郑初雨不想让她再提及伤心事,连忙收敛着情绪的摆手,“没有啦,可能是发展的有些太快,我只是突然有点儿恐婚”

    相继送走了陆学林和郑初雨,天也完全降了下来。

    雪依旧没有停,光逆着地上的白雪,开了灯的屋子像是遗世独立的小小城堡。

    因为害怕自己睡觉会不老实手脚碰伤到小ei ei,所以小包子每晚都格外严肃的坚持要自己睡,将他像每晚一样哄睡着,林宛白独自一人坐在窗前发呆。

    从温暖的窗户玻璃看向外面,光影下,雪花在狂舞。

    林宛白抬手托着下巴,微微往上仰,望向窗外的模样宛若以前每次望向他一样,不自觉的呢喃出声,自言自语般,“老公,今天初雨来,说江南向她求婚了,她很快要去香港见丽江的那些长辈了,看她其实挺紧张的,不过小姑娘终于如愿以偿了,真替她高兴啊”

    “哦对,还有小赵和江助,他们两个竟然谈恋爱了”

    举行婚礼的那天,两个人分别作为伴郎和伴娘,倒是没见到有多少的互动,只有在抛完捧花时似乎有见到两人聊得热火朝天,没想到倒是真走到了一起

    林宛白轻笑出了声音,“之前我还动过把江助介绍给小赵的心思呢,没想到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

    只是渐渐的,她鼻子一酸,泪水直直从眼里跌下手背。

    不用担心小包子看到后会紧张害怕,卧室里只有她一个人,没有情绪会被人察觉,她终于可以再无顾忌的放任自己的脆弱全部都暴露出来,想他到控制不住的伤心流泪。

    但林宛白哭得很有节制,就那么一小会儿,然后就哄着鼻子收住了眼泪。

    拿纸将脸上挂着的眼泪全都擦干,林宛白抚着圆滚滚的肚皮,嗡着鼻子说,“镜圆,你粑粑好坏,又惹妈妈流眼泪了,他好讨厌”

    话音落下后,她就感觉肚子里被伸腿踢了一脚。

    低头还能看到鼓起来的一小块,林宛白伸手抚着,哭笑不得的说,“坏丫头,说你粑粑你又不高兴了”

    像是在回应她,又是小小的一脚。

    林宛白突然想到第一次她告诉他有胎动的时候,他眉毛高高挑起的样子,又惊喜又嫉妒,遇到红xin hao灯的时候,在车里就忍不住将大手伸过去,屏气凝神的想要感受闺女的胎动,还有每晚他将耳朵贴在肚子上的模样

    她高高仰起头,否则眼睛又要痛的留出眼泪了。

    这个寂静的夜里,林宛白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可能是哭过的关系,身体疲惫,很快进入了梦乡。

    翻了个身,她感觉到旁边有结实的手臂伸过来,很轻很温柔的揽在她的腰上,像是曾经那样,很小心翼翼的不压到她的肚子,然后用掌心覆盖在上面,温度传来,额头上有他薄唇落下来的吻

    林宛白睁开眼睛,下意识的伸手去摸。

    旁边被窝里的位置空空的,她摸了半天也只有空气,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

    吸了吸有些发堵的鼻子,睡不着了,干脆掀开被子起身,外面天才刚刚亮,晨光从云层中透出来,下了一天一夜的雪终于停了,她怕自己继续待在卧室里想到梦里的情景还会想哭,就套上衣服下楼出了别墅。

    晨光格外的好,下过雪的天气会凉许多,颇有北方冬天干冷的气息。

    地上堆积了比昨天还要厚的一层雪,还没有来得及打扫,雪地棉踩在上面,软绵绵的,印下个深深的轮廓,她用鞋底碾着雪花,看着它们在脚底下融化。

    随后醒来去厨房做早餐的李婶,看到她裹着羽绒服站在院子里,嘴里打到一半的哈欠立即停了,连忙推开窗户直扬手喊着,“林xiao jie,外面太冷了,你千万别冻感冒了,快回屋里吧”

    孕妇最要小心感冒,不像是普通人可以吃药,因为会对胎儿不好,只能硬生生的熬过去,特别痛苦。

    林宛白也深知医生的叮嘱,连忙出声应,“好,我马上进去”

    她扶着肚子,转身抬腿准备往别墅内走时,脚步忽然顿住。

    并不是脚下陷入雪里抬不起来,而是四肢僵硬在了那,瞬间里丧失了所有的力气,冥冥之中,像是感应到什么一般,她迅速却又很小心翼翼的转身,望向门口的方向。

    眼睛难以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瞪的圆圆大大的,嘴里呵出来的白水汽在扩散。

    她屏息着,不敢喘息,一度怀疑自己是否还在梦里,直到那沉静的男音传来。

    “宛宛。”

    久违的一声,林宛白的眼泪迅猛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千亿宝宝:顾爷,〕〔沈浪苏若雪〕〔肉欲娇宠[H 甜宠 〕〔都市易传录〕〔神棍小村医〕〔《365天追妻:老婆〕〔狗带吧青春〕〔大明小书生〕〔爱你纵使繁华一场〕〔后娘[穿越]〕〔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弃妃重生之毒女神〕〔婚心动魄:神秘人〕〔天价宠妻:总裁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