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医圣〕〔悍妻来袭:抢个相〕〔重生最强妖兽〕〔兽世种田:妻主大〕〔萌宠娇妻:厉少放〕〔嘿,魔法师〕〔江湖奇功录〕〔我真的是游戏大神〕〔我的尤物总裁老婆〕〔学霸养我吧,我会〕〔符瑶天下〕〔幸孕蜜宠:妖孽Bo〕〔兽神血脉〕〔枭宠狂后〕〔婚路遥遥,遇源而〕〔神话纪元〕〔五神天尊〕〔暖宠无限之娇妻入〕〔我的绝色美女姐姐〕〔黑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593章,他不会死
    <center>

    <td>

    <td>

    <td>

    <tr><table>

    她僵硬在原地,不会哭也不会笑,只有那急遽扩张的瞳孔像是要瞪出来一样,眼白处全是细长缠绕的红血丝,通红的宛若能滴出血。

    林宛白身上还穿着来不及换下来的婚纱,此时发鬓凌乱,夕阳下,刚刚去掐住陆婧雪喉咙的时候发生撕扯,白色的婚纱已经沾染上了不少的血渍,看起来格外的触目惊心,被挡住的车辆看情势的人都探出脑袋望向她,失魂落魄的模样让人都跟着叹气。

    不,不可能

    怎么可能

    林宛白无法相信,明明昨晚两个人还偷偷的躺在床上,隔着小包子相拥而眠,今天是他们两个人的新婚啊

    早上她身披洁白的婚纱,坐在出嫁的床上,听到郑初雨风风火火的上楼喊着“来了来了”,欠着身子往窗外张望,远远的,就看到他一身黑色礼服从白色路虎走下来

    在教堂里,她也是身披洁白的婚纱挽着两位父亲的手,踏着红毯一步一步走向他,他们在神父面前彼此承诺愿意成为对方的夫与妻,在众多亲友和宾客的见证下异口同声许下一生一世的誓言,要健健康康,要平安顺遂,不离不弃,永永远远

    三个小时以前,他们还在酒店房间里温存的说着话,他的醋意和他的霸道,以及他们还商量着晚上的闹洞房要怎么应付,他落在她眉心上吻的温度都恍若还在,这让她怎么相信呢

    警察每个小时都有的可能处理这样的伤亡事件,对此也只能深表遗憾和叹气,对着秦思年点头示意后,便转身离开。

    背后,桑晓瑜慌张的伸出手去喊,“小白”

    私立医院。

    穿着白大褂的妇产科主任,将耳朵上的诊疗器摘下后,拿着血压仪直起身子的说,“各位放心,孕妇和胎儿都没事,只是情绪受到了刺激,心脏太过于激动,才会导致一时供血不足导致昏厥,吊瓶完醒来回家好好休息就没事了”

    妇产科医生也没说过多的话,看着脸色苍白如纸躺在病床上的林宛白心里只有叹息,新婚当天失去了丈夫,无论是放在谁的身上,恐怕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病房里此时围了不少的人,事发现场时所赶到的人都在,没有新人出现婚宴不得不取消,而霍长渊出事的事情,也自然无法瞒住霍陆两家的长辈。

    其余人都暂时留着处理其他事情,陆学林和霍震两个人在医院里。

    陆学林相对来说还好,霍震听到消息的时候就当场厥过去了,还是当场有人做了急救工作掐人中醒过来的,从警局那边又赶过来医院,此时手背上还插着针管,旁边吊着输液架。

    此时听到林宛白和孩子都没事,众人沉痛中俱都有一丝微弱的庆幸。

    若是她再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他们真的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了

    看了眼还在昏睡中的林宛白,示意了下,留着闺蜜桑晓瑜在,其他人都暂时到外面的方厅里说话。

    陆学林颤抖的握住霍震的手,“霍大哥,你节哀”

    “陆老弟”霍震皱纹都抖动起来。

    陆学林懊恼自责不已,心里也难过极了,毕竟如今离去的人不是别人,是他很看好的年轻人以及自己的女婿,恨声说,“怪我,婧雪是我的女儿,是我教女无方,竟然害得长渊,我有愧啊宛白醒来后,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她”

    霍震摇了摇头,他虽痛心,但也不可能分不清对错,“陆老弟,你也别太内疚了,我知道你的心情,这件事也怪不到你头上,只是长渊他还那么年轻,刚刚娶妻,还有那么长的人生路要走啊我坐在婚宴的现场,等着他们一桌桌的来敬酒,等着他带着新婚媳妇来一起喊我一声爸啊”

    最后一个字,霍震都哽咽的哭了出来。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样心情有多么痛苦只有当事人知道,更何况那个人是自己的儿子

    郑初雨哭的泪流满面,“呜呜,长渊哥他怎么会白天的时候他和小白还那么幸福的举行婚礼,怎么会就这么死了这让小白怎么办,让豆豆和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江南,我好难过”

    黎江南和她一样表情伤心,只能将她搂在怀里安慰。

    秦思年抬手狠狠的砸在墙上,多年的好友,他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病房里静默下来,每个人都处于伤心之中,心痛的无法呼吸,有的只是无法忍住的啜泣声。

    再怎么伤心难过却也不得不接受和面对这个事实,霍震站起身来,晃了晃,鬓发更多了不少的白,被次子萧云峥搀扶着,沙哑无力的说,“丧事的事情,我会让人去安排,哪怕连个尸体都找不到,也要立个碑的”

    后事不可能搁置在那里不办,喜事变丧事,霍震哪怕觉得身子已经支撑不住,却也不得不为自己的儿子撑着这口气。

    霍震叹息,想要抬手却是没有抬起来,“冰城的习俗,守夜三天,然后就出殡吧”

    众人听后都默默的低下了头。

    “霍长渊他没死”

    蓦地,有一道沙哑的女音忽然响起。

    闻声望过去,看到躺在病床上的林宛白不知何时醒了,那身染血的婚纱已经换下了,身上穿着病号服,虽然有些宽大,但她手扶在后腰上,能看到肚子微微鼓起的轮廓。

    被桑晓瑜搀扶着,站在门框那,苍白的脸上一双眼睛里有着倔强的执拗,“爸,他没有死”

    “小白”郑初雨哽咽的喃喃。

    林宛白视线在望向自己的每个人脸上扫过,挺了挺背脊,唾沫在嗓子里吞咽,她那双满是红血丝的眼睛竟灼灼亮的惊人,语气是那样笃定,重复着,“霍长渊他没死,他不会死”

    病房门被人突然推开。

    没有看到有人进来,视线往下移,才看到一小坨身影从外面跑进来,直接奔向里面门框那站着的林宛白,软软糯糯的声音有些怯的喊,“妈妈”

    林宛白俯身,把小包子抱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我的神秘老公〕〔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