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溺宠俏王妃〕〔疯狂的手游〕〔都市医圣〕〔逃跑皇后神医娘娘〕〔玄医归来〕〔透视兵王在都市〕〔穿到末世要带娃〕〔阴阳化天下〕〔我在东瀛有座道观〕〔自始至终都是你〕〔我是大海皇〕〔奈格里之魂〕〔青春上扬〕〔重生八零:弃妇带〕〔竹马超甜宠:吻安〕〔铁雪云烟〕〔娇妻在上,蜜蜜宠〕〔首席心尖宠:甜心〕〔一世纵宠:首长的〕〔冲天神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588章,老婆我爱你
    第588章,老婆我爱你

    虽然说问题相对任务来说简单的许多,但众人都还是不由自主的屏息,害怕若是一不小心再回答不正确。

    郑初雨不放过能够整霍长渊的机会,也是存心想要报曾经他看不上自己的仇,故意催促道,“快回答,不能犹豫,如果回答错误,就要再罚三个纸条”

    “初夜。”霍长渊扯唇,倒是回答的也毫不犹豫。

    桑晓瑜低头对了眼纸条上的答案,却是眨了眨眼睛,嘀咕起来,“咦,怎么和给的答案不一样呢”

    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里面趴在门板上聆听着外面一举一动的赵姐连忙看向了床上的林宛白。

    林宛白听到霍长渊答案,也是微微一怔。

    那张纸条里她给出来的答案是酒醉后,在她记忆里,他们的初吻应该是在pub里干了大半瓶的烈酒后醉倒的第二天,那时他们还是两个不相干的人,早上在酒店醒来她身上的衣服全都不见了,还被他用语言轻薄了一番,最后还记得他说“昨晚什么都没做,我总得拿回来点什么”,然后他的吻就落了下来

    “不对小白说的不是这个”郑初雨直拍手说。

    “就是初夜。”霍长渊却神色笃定,“那晚她躺在床上没有意识。”

    至于其他再更多的他就不说了,因为吝啬于跟被人分享,只想要自己留着。

    而里面的林宛白听到他的话,羞涩的脑袋都低垂着,看到她脸上的绯红,赵姐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抬手在门上“叩叩”敲了两声。

    这是她们提前商量好的暗号,两声代表着回答是正确的。

    桑晓瑜见状,笑着将纸条揣到兜里,示意旁边的郑初雨,“ok,恭喜你过关继续抽”

    郑初雨再次将玻璃器皿抱上前,霍长渊又抽了一个同样颜色的。

    桑晓瑜一打开,郑初雨便幸灾乐祸起来,“哈哈,这次是任务”

    “什么任务”

    “任务是:现在开始做五百二十个俯卧撑,520,代表我爱你嘛”

    众人听到后,瞬间都哀嚎声一片,“什么五百二十个这未免也太多了吧,你当健身啊”

    郑初雨抬起手以表安抚,扬声道,“安啦,又不是只让长渊哥一个人做,你们这帮接亲团的男士们,都可以跟着一起做嘛,几个人分一分,也就七八十个,小case一句话,娶媳妇就得拿出来诚意”

    其中有人看向黎江南,“江南,这你可得管管了”

    见到对方把黎江南给搬了出来,郑初雨顿时就偃旗息鼓了,没了刚刚的怼人劲,很没出息的垂着脑袋,看了眼他后,红着脸神色之间都是羞涩。

    黎江南看着她低着头,手指掐着裙子上的装饰花朵,站在那里娇羞的模样,不禁心神一荡。

    他清了清嗓子,温声说,“外公认了小白姐当干外孙女,我也算是娘家人。”

    “靠,奸细啊”顿时迎来了一大堆白眼。

    “可是五百二十个也忒多点了,能不能给减一点啊”

    “对啊,减一点吧”

    桑晓瑜捏着纸条,更加不心软的直接道,“再罗嗦的话,那就九百九十九个好了,999,天长地久,寓意更好”

    霍长渊头大的叹了口气,挽起袖口就俯下了身去。

    众人一看他已经拉开平板支撑开始做,包括黎江南,也都认命的一个个并排的开始做,一时间,走廊里全都都剩下异口同声的数起来:“1、2、3、421、22、23”

    几乎都是平时爱健身的,但身上西装还是限制了不少动作,做起来比较吃力。

    一旁扛着摄像机全程记录的摄影师,镜头跟着上上下下的起伏,都觉得跟着气喘吁吁了。

    连原本坐在楼下等着新人奉茶的陆老爷子和陆学林,也都按捺不住的双双上楼跟着下人们一起看热闹了。

    终于都做完了,霍长渊率先站起来,整理着身上的礼服。

    因为他们都没人耍赖,各个都做的很标准,也让人挑不出什么刺来,郑初雨嘿嘿一笑,“胜利就在前方,只剩下最后一个”

    霍长渊沉默不语,直接上前抽最后一张纸条,只希望能快点结束,穿过这道门见到他的新娘。

    桑晓瑜打开纸条后,挑挑眉然后笑了,将纸条直接展现给对面翘首以盼的人看,“这个算是一个问题也算是一个任务,那就是让我们的新郎官霍总,对着里面的新娘子大声告白,说出那三个字,门就可以打开了”

    “”霍长渊薄唇抿起。

    坐在房间里面的林宛白,双手紧握着,一颗心也都跟着踢在半空。

    她其实都不知道纸条里面到底都有什么,除了一些问题,是先前郑初雨拿笔一个个询问她的,知道有俯卧撑任务的时候,她都替霍长渊捏了把汗。

    抢亲堵门等习俗图的就是一个热闹,林宛白清楚,她们心里面都有数,只是为了气氛更活跃,并不会出一些烂俗甚至是不雅的招数,所以还是并不担心的。

    当听到最后一个时,她紧张中又很期待。

    那三个字她曾经对他说过,虽然他也曾在四年前有跟她无意中提到过“喜欢”二字,但没有像她那样跟自己告白过,不禁竖着耳朵,也和外面的人一样迫切想要听到。

    “霍总,快点说啊,说了你就能抱媳妇了”桑晓瑜好心催促着。

    郑初雨兴奋的在原地直跳,“就是啊,长渊哥,就三个字,大声吼出来就行,让我们都听见”

    在众人摩拳擦掌都八卦目光的等待下,霍长渊薄唇却始终抿的很紧,半晌后,突起的喉结动了动,说了句,“等我酝酿一下。”

    说完,便瞥了眼身旁的秦思年,然后大步往后面走,一副真的要好好酝酿的样子。

    “不是吧,霍总,你不会害羞了吧”小赵踮起脚,用手做喇叭扩在嘴巴上。

    接收到信号的秦思年,朝着左右两边的江放和黎江南示意,三人都很有默契的上前,暂时拖延住面前的三人团。

    林宛白在里面左等右等了半晌,也都没有听到那三个字,心里面也焦急的够呛,甚至都有些忍不住想要从床上下来,也想要跟赵姐一样趴在门板上听,害怕万一声音太小自己会错过。

    正忐忑的咬唇时,敞开的窗户忽然传来声响,视线看过去,霍长渊高大的身影已然动作灵活的跳进来。

    林宛白捂住嘴巴,下一秒就摇头笑了。

    她差点忘了,昨晚和今早他就从这个窗户爬上爬下的。

    见他所谓的酝酿其实是缓兵之计,而是自己干脆用最直接的方法越窗而入的来找她,林宛白觉得的确很符合他的性格,不过没听到那三个字,心里面也多少有一点点小失落。

    霍长渊看到身披婚纱坐在床上等待自己来接她的新婚娇妻时,脚步一顿,胸腔内心脏跳得震动。

    几个箭步,他就已经到了她的跟前。

    虽然之前就已经看到过她将自己亲手挑选的婚纱穿在身上,但此时再次见到,依旧移不开视线,圣洁的白纱,衬托着她容颜如花,而目光里充满了对他的爱意。

    霍长渊俯身在她面前,掌心贴在她的脸上,薄唇落在她的耳廓,“这话我只说一次,只说给你一个人听。”

    “老婆,我爱你”

    林宛白一怔,跌入他沉敛幽深的眼眸里,随即甜甜的笑了。

    清晨活力迸发的阳光里,霍长渊黑色的礼服挺拔逼人,林宛白白色婚纱洁白梦幻,两个人一个坐在床上仰头眉眼弯弯,一个俯身薄唇轻勾,脉脉深情的望着彼此。

    这是他们一生最静好的时刻。

    门外郑初雨意识到不对,叫了声“糟糕”,回身便连忙将门给推开。

    果然,里面的赵姐正双手交握在身前像是欣赏一幅画一样欣赏着,至于说要去酝酿的霍长渊已然出现在房间里面,此时正将床上的林宛白打横抱起,大步走向门口。

    门口的接亲团看到他成功将林宛白抱在怀里后,顿时呼声一片:“新娘子出来啦”

    浩浩荡荡的接亲队伍,从陆家老宅,一路上沿着冰城最繁华的街道来到了教堂,彩带和气球漫天飞舞,等候在门口的宾客们每个人都送上了最真挚的祝福。

    吉时到,所有宾客都等候在教堂里。

    林勇毅昨天晚上已经提前回国,跋山涉水就是为了来参加自己女儿的婚礼。

    此时和陆学林两个男人,作为父亲共同带领她入场,虽然彼此没有交谈一句,只是微微点头,但目光里都有着对彼此的嫉妒与羡慕,只因为那个长眠底下却始终盘旋在心中叫楚楚的女孩子

    林宛白感到很幸福,被两个父亲左右呵护着,步入婚姻的殿堂。

    婚礼进行曲响起,大门缓缓被打开。

    一身婚纱的林宛白左右手挽着两位父亲的手臂,踩上红色的长毯,尽头那里,有像是白杨一样顶天立地站着的高大身影,是她的丈夫,今后洗手走完一生的男人。

    一步两步三步

    林宛白挺着微鼓的肚子,每一步都走的那样稳,每一眼都只有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总裁的贴身特助〕〔大明小书生〕〔引凤决〕〔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稻香〕〔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绝色乡野〕〔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